戒不掉的瘾

时巫

戒不掉的瘾

文章简介:林声声一生清冷,偏偏对程野付出满腔热血。

他在一个黄昏,用义无反顾的姿态闯进她的生命里,从此,他成了她的月亮,她的星光,她要向他奔去,既使遍地荆棘也在无所畏惧。

在芝加哥漫天的风雪里,他终于对她伸出了手……

你是我这一生,戒不掉的瘾。——程野

【01】

芝加哥初雪那天,林声声拉着她来时的那个银灰色行李箱,从奥黑尔机场登机回国。

来的时候那个人没来接她,走的时候,他应该也不会来送她了。

喜欢程野十年,紧追不舍十年,第十年的年末,林声声终于放弃了。

飞机起飞的时候,林声声吃了一片感冒药。

困倦在细微的轰鸣声中袭来,林声声戴上眼罩,在黑暗中,沉入过往多年的梦境里。

“程野,等飞机着陆,我就再也不想你了。”

【02】

喜欢程野的第一年,林声声十八岁。

夏日热浪袭人,她站在程家门前,边拍门边吼:“程野!你说我一毕业就让我当你女朋友,你说话不算话!”

有邻居来看热闹:“小姑娘又来了,他今天答应你没有?”

林声声一脸愤慨:“瞧瞧他,门都不开,不想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话音刚落,林声声身后的门毫无预兆地打开,一只大手伸出来,将门口的少女一把拖了进去,又把门“嘭”的一声关上。

门内,程野双手抱臂靠在窗旁,表情无奈地道:“你又在毁我清誉。”

林声声坐在柔软的地毯里,耍赖道:“反正你不履行承诺我就不走了。”

程野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从冰箱里翻出一盒雪糕和一盒奶糖,又打开电视的卡通频道,吩咐林声声:“别客气,当自己家。”

林声声险些气炸:“谁还看卡通片啊?!”

在程野眼里,她一个十八岁的青春少女,仿佛只是从未长大的三岁孩童?

林声声气鼓鼓的,像一只被惹恼的小猫,跟在他身后,从客厅,到书房,锲而不舍地喋喋不休。

直到程野走进画室开始画畫,林声声才安静下来。

他的画室五彩斑斓,兴起的时候,他甚至拿着颜料往墙上泼涂,但底色是白的。

这个男人喜欢画画,理应热爱世上所有的颜色,但他对白色有一种执念,就好像他明知自己涂涂画画容易把衣服染上颜色,却总固执地穿一件白衬衫。

他坐在画板前,衬衫的袖口卷起,露出一道十厘米长的伤疤。

林声声盯着那道疤,忽然开口:“还疼吗?”

程野头也不回地道:“小伤。”

林声声知道这不是小伤,因为他受伤的时候,她也在场。

她微微颤抖地伸出手,捂住了那条狰狞的伤疤,声音郑重得像在宣誓:“为我受的伤,我会记一辈子的。”

【03】

程野总说,他在学校后巷救下林声声,纯属意外。

他毕业多年,那天忽然想回母校逛逛,就在学校后巷看见被流氓围堵的林声声。

据程野说,当时被堵在后巷的林声声简直弱小无助又可怜。

他英雄情结发作,扯开领带,丢下西装,活动着手腕和脖颈,面无表情地一头扎进流氓堆里开始挥拳。

没多久,流氓们就屁滚尿流地从后巷逃走了,而他右手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林声声看着他熟练地拿出手帕按压止血,浑身都是木的。

程野怕吓着林声声,开口逗她:“怎么?被哥哥帅到了?”

林声声反应迟钝地点了点头。

程野在纨绔子弟圈里混迹多年,一开起玩笑来就没个边:“行啊,那等你毕业了,让你当哥哥的女朋友。”

后来程野的手臂缝了二十三针。

缝完针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坚持陪同的林声声表情郑重地开口:“你……等我毕业。”

那时程野背对着医院外墙下落的夕阳,忍着笑应了下来:“好啊。”

林声声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特别显小,如今女孩子们的偶像一月一换,热情不过三分钟,程野权当她是一时冲动,并未当真。

但在林声声看来,约好毕业就当程野女朋友这件事,她是当人生大事来决定的,而且当时她距离毕业,只有一百天了。

从那以后,留了联系方式的程野开始收到林声声的倒计时信息,每天一条,特别准时,直到她顺利毕业。

程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原来有些女孩不撞南墙不回头,夸父追日般一往无前。

他无可奈何,却又不敢有任何拒绝的行为,毕竟她要高考了,这在他看来才是真正的人生大事。

如今林声声高考结束,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画室的白色窗纱隐约透着日光,程野在阴影里,拉开林声声盖在伤疤上的手,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说等你毕业就让你当我女朋友,是假的。”

眼前的女孩子没有说话,明明和他一样蹲在阴影里,可她干净纯粹得像是会发光,程野忍不住撇开眼睛,去看窗外那真正耀眼的太阳。

他的声音很诚恳,也很残忍:“但林声声,我不喜欢你,这是真的。”

【04】

林声声认为,程野不喜欢她这件事,才是个谎言。就算目前不是谎言,也即将变成一个谎言。所以,即使女朋友的身份没有被承认,她还是选择留在了程野的身边。

大学的功课对林声声来说很轻松,她按着课表上课,课余打工,再余下的时间,她会去找程野。

程野是传说中的纨绔子弟,高雅的东西他什么都懂一点儿,混圈子,喜欢玩表,也有固定的玩乐地点。

林声声第一次偷偷跟着他去一家高级会所的时候,被会所的保安拦在外头,穿着黑西服戴着黑色耳机的保安对她说:“抱歉小姐,我们只对会员开放。”

那阵势唬得林声声以为程野参与了什么犯罪团伙,吓得她差儿报警。

但最后她只是打了程野的电话,苦口婆心地劝他回头是岸,程野得知始末,哭笑不得地出来把人接了进去。

林声声拘谨地看着里头奢华的装修,嘟囔着:“你笑我做什么?我又没来过这种地方。”

走在前面带路的程野顿了顿脚步,欲言又止,最后却什么都没说,沉默着推开了面前包厢的大门。

林声声跟在程野后头进去,便听到有人起哄:“嚯,程少爷总算破戒了,还以为你要打一辈子光棍呢。”

林声声从程野身后探出头,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随后,那人又笑着看向程野:“哎,你这转变有点儿大啊。”

程野连丝笑容都不给对方,只是轻蔑道:“关你什么事?”

那一个晚上,林声声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作一掷千金。

程野的朋友非富即贵,又都爱玩儿,聚在一起什么都敢说,带在身边的女伴个个妆容精致,争妍斗丽。

他们谈机械表,谈夏天要去哪个国家避暑,谈股市,谈某某为了追一个模特砸了多少钱。

话题五花八门,可林声声大部分时间是听不懂的,她也没怎么听,她的目光全落在程野身上。

包厢里灯光有些昏暗,程野西装革履,衣袖间腕表精致,林声声不知道牌子,但也懂得是价值不菲的。

程野这一身行头不知道抵她多长时间的生活费,林声声感觉莫名懊恼,又为灯光下言笑晏晏的男人心动。

程野很容易喝醉,红着一张脸使劲地揉头发。林声声连忙背起自己的包,拉着程野说:“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包厢里不知是谁嗤笑一声道:“喝醉了就回家?妹妹,我们的节目才刚开始呢!”

林声声充耳不闻,一群人也不帮忙,看着娇娇小小的林声声把这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架起来,脚步踉跄地往外走。

她走得艰难,程野也不配合,他被架得烦了,忽然一扭身,将林声声整个压在了墙上。

这个娱乐会所连走廊的灯光都这么暧昧,光影浅浅地浮在程野的眼睑上,显得他多情又动人。

他的头越来越低,林声声几乎以为他就要吻下来了,下一刻,他的唇却险险擦过她的脸,落在她的耳边,声音里都带着迷糊。

“你看到了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声声愣了一下,身前的重量却骤然消失,她抬眼,就看见包厢里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单手架住了程野,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认识一下,我叫苏恒,程野的发小。”

【05】

林声声后来才知道,苏恒与程野从小一起长大,但他们不是朋友,而是仇人。

可世上的事大多讽刺,敌人偏偏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苏恒熟知程野的一切,程野爱吃杭州菜,程野家里有一百三十二块表,程野是跆拳道红黑带,但小时候曾被一个小女生打得屁滚尿流。

苏恒手里夹着烟,单手握着方向盘,车窗半敞着,街道上初秋的风争先恐后地灌进来,吹乱了林声声的头发,而程野已经睡着,醺红着脸,眼睫毛不停地颤动,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

林声声在后视镜里和苏恒对视,不闪不避。

半晌,苏恒笑了一声:“你这个姑娘挺倔,明知你不会听的,但我还是想劝……”

林声声沉默了一路,此时终于开口:“明知我不会听,那你就别说了。”

苏恒大笑起来,但还是把剩下的话说出了口:“你得不到他的,他心里有人了。”

林声声在苏恒开口的时候将车窗彻底打开,风声呼呼,把苏恒的声音卷到了后面,这样她就可以当作听不到了。

林声声很聪明,她解数学题的时候比班上任何男生都要快,可是她妈妈总告诉她,在感情上,女孩子还是傻一点儿比较好。

林声声已经装傻很久了,在她第一次踏进程野家的时候,在她第一次看见程野往墙上泼水彩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他的家里到处都有那个人的身影,儿时的合照,用过一半的粉红猫橡皮擦,年代久远的布偶和芭比,小女孩过家家的水晶皇冠,卡通的OK绷,还有色彩斑斓的发绳,一件一件,像展览品一样陈列在柜子里。

好在,林声声除了在程野画里看见过那个人的剪影,從未见过真人。

林声声用她解数学题的思维推断,这个人要么已经不在世上,要么去了远方,要么已嫁作人妇,反正,这个人不在程野身边。

看不见的对手,没有什么好可怕的。林声声是这样想的。

车在程野家楼下停下,苏恒边把程野架出来,边问她:“你怎么什么都不问?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林声声一路都没吭声,走到公寓门前,她把程野从苏恒怀里接过来,声音淡淡地说:“剩下的我来就好。”

程野玩乐的朋友很多,可是林声声知道,他从没邀请任何一个人来过家里。

苏恒愣了下,把人交给林声声,道:“下次别自己动手了,会所其实有醉酒服务的。”

林声声抬眼看他,像是在问他刚才为什么不说。

苏恒哈哈大笑:“这不是想了解一下你吗?小姑娘,你真有趣,我们做个朋友。”

林声声没有应答,挡着苏恒的目光在门上摁下密码。

在她转身把门关上之前,苏恒忽然踏前一步,抬手拉住了门。

他的声音有些哑,目光却落在程野身上:“真的不试试?和我做朋友有很多好处。”

林声声默不作声地把门关上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她整个人忽然被翻转过来,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程野抵在了门上。

他的眼睛映着窗外的人间灯火,亮得吓人。

林声声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的,又听到了多少,可他一言不发,只是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来。

那是林声声的初吻,没有想象中的温柔缱绻,只有疯狂的攻城略地,直至她口腔里出现了血腥味,忍不住痛哼出声,眼前人才仿佛惊醒似的猛地撒手后退。

程野于黑暗中缓缓地跌坐在沙发上,抬手遮住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声:“对不起,我醉了。”

林声声松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她多怕他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林声声想,幸好,幸好!

【06】

电影里有许多一吻定情的桥段,可惜到林声声这里就失了效。

程野非但没有和她定情,还越发将她拒之门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林声声考试在即,虽然忙着复习功课,也仍记挂着那个夜里的吻,每每想起就面红耳赤。

她照镜子的时候总想,那天晚上她的脸一定熟透了,可是夜色那样暗,程野一定什么也看不见。

考试结束后,她把羞涩的心情藏起来,准备重整旗鼓。

她到程野家找他,恰好遇见他出门,多日不见,他依旧是西装革履,腕表精致。

好事的邻居和他打招呼:“哎,你的小女友又来找你了。”

程野哂笑:“没有,她是我的朋友,就爱和我开玩笑。”

邻居听了朝他笑笑,扬扬眉。

林声声无奈极了,第一次见面,他让她管他叫哥哥,她告白以后,他就成了朋友。

她照旧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嘟囔:“程野,你变得太快了。”

程野脚步如风地往外走:“所以你别再喜欢我,没准哪一天,我就变得你不认识了。”

他头也不回地钻进他的保时捷,林声声敏捷地溜到另一边,想要钻进副驾驶座,可程野眼疾手快地摁了锁车键。

林声声第一次没能拉开车门,顿在了那里。

窗户打开,程野眉目精致的脸露出来,他眉头微皱道:“今天不行。”

自从林声声上了大学,她就黏着他了,在他出门的时候死皮赖脸地跟着,他虽然嘴巴上赶她,可是实际行动并没有多拒绝。

她非要跟着,他就带着她走,开车去兜风,去天文馆看星星,去美术馆看油画,去米其林餐厅吃贵得要死的法国菜。

虽然他全程都不说话,除了必要的吃喝,都只当她是透明人,他输密码开锁的时候甚至都不避讳她。

林声声越靠近程野,越觉得他真是个寂寞的人,虽然有许多玩伴,但也只是玩伴。

她觉得能这样寂静无声地陪在他身边,已经很好了。

可程野今天却告诉她,不行。

程野的保时捷不消几秒就从眼前消失了,林声声能嗅到空气里隐约的木质香,是程野留下来的。

可她记得,程野不喜欢用香水。

她没有犹豫太久,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第一次打了苏恒的电话。

苏恒来得很快,单手架在车窗上,带着笑意看她:“哦,我还以为你真的不介意呢。”

林声声的手有些发抖,她此时此刻才终于愿意承认,原来看不见的对手最可怕。

她没有辩解,沉默着上了苏恒的车。

苏恒车开得又稳又快,他像只猎豹一样疾驰在马路上,连带看林声声的目光都带着危险。

林声声原意只是想远远地看一眼程野,她会在满足了好奇心之后,继续回去装傻。

可苏恒没有这个打算,他把车停在一间雅致的茶舍门口,不顾林声声的反对,拖着她就往里走。

在一间日式装潢的包厢前,苏恒拉开门,将她推了进去。

林聲声这个不速之客打断了几个人的谈话,程野坐在其中,对着她扬了扬眉毛。

其中有些见过林声声的,当即打趣:“哟,都找到这儿来了,可真黏人呀!”

程野还未开口说话,旁边一只白嫩的手忽然搭上了他的手臂,林声声顺着那只手看过去,几乎什么都不用问,就知道,那就是程野心里的那个人。

一看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女生,像只骄傲昂首的天鹅,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矜贵。更重要的是她漂亮,非常的漂亮,像极了程野泼在白色墙壁上那些潋滟夺目的颜色。

林声声听见她问:“阿野,你女朋友?”

她莫名心虚,忍不住抢答:“我只是他的朋友。”

在座几个人忍不住笑起来,那个漂亮的女人也笑了:“哦,我和他一起长大的,怎么不知道他居然还有个隐形朋友?”

林声声面红耳热,半点儿不敢去看程野的脸色,她转身想逃,还没踏出门口,就被一双大手摁住了肩膀,强行将她又旋了回去。

苏恒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身后,言笑晏晏道:“我女朋友比较调皮,喜欢开玩笑。”

说着,他转向那个女生:“余嘉蔚,我们也好久不见了。”

那一刻,林声声惊奇地看见方才还艳丽不可方物的人,脸色骤然灰败。

而下一刻,程野骤然站起来,挡在了余嘉蔚面前,声音低沉冰冷:“你们先回去吧。”

林声声清楚地听见,他用的是“你们”,这句话是对她和苏恒说的。

那日阳光遍地,她身在温暖的室内,却只觉得寒风凛冽地贯穿身体,在心脏上狠狠地割开了一个洞。

【07】

林声声是被苏恒搂着走出茶舍的,她没有办法,倘若她不靠苏恒支撑,很可能就会直接瘫软在地。

苏恒送她回学校,把车泊在林荫道下,抬手点烟:“看到了吗?他永远对余嘉蔚死心塌地,你赢不了的。”

林声声颤抖着抬起手,她想用力打向苏恒,拳头落在他身上,却软绵无力。

她怒吼:“关你什么事?!”

苏恒挑眉:“程野没告诉你吗?我从小到大最喜欢抢他的东西,我们就是这样反目成仇的。”

林声声没有再听他说下去,她跳下车,摔上车门,走得跌跌撞撞。

她没有回宿舍,在校园里胡乱逛到天色黑透,才行尸走肉般地往宿舍走去。

宿舍楼下的灯光昏黄,林声声常看到许多男生站在灯下等女朋友,她偷偷幻想过程野站在那里等她的场景,可今天这个幻影太真实,真实得林声声怀疑自己是不是难过到生病了。

然而那个幻影看见了她,大步走过来停在她跟前,低头看着她,而后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林声声其实没想哭的,可是听见程野叹气的那个瞬间,委屈忽然如同大雨倾盆,她捂着脸哭出声来:“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明明是你要我做你女朋友的,明明是你说话不算话,程野,你浑蛋!”

程野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他找不到纸巾,只能胡乱把自己的衣袖递给她。

林声声不接,他沉默了一瞬,往前一步,把她圈进了怀里。

林声声向来知道程野的衣装昂贵,可这回她只想不管不顾,把眼泪鼻涕都往他衣服上蹭。

程野像哄小孩一样拍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

路过的同学把他们当成闹别扭的小情侣,可林声声莫名心慌,这个拥抱没能安慰她,反而让她越哭越凶。

那晚林声声站得双脚发麻,哭得声音嘶哑,才终于听见程野缓缓开口:“林声声,对不起。”

林声声挣扎了一下,她很想阻止程野继续说下去,因为只要那句话没说出口,他们之间就不会有别离。

可程野仿佛洞悉了她的想法,他把她抱得更紧,声音随着雪花落在她耳边。

他说:“我要去美国了,我这个浑蛋,你就忘了吧。”

那天恰好下了冬日里的第一场雪,林声声木然地看着程野踩着雪一步步走远,忽然铆起劲儿来,跑着追过去,用力喊:“程野,我会去找你的!你要去美国,那我就去美国找你!”

林声声跑得太急,踩着雪水仰面滑到。夜空落下白色的小雪点儿,落在她的眼睛里,冷得她用力闭上了眼睛。

往后林声声不断地回想起这个场景,她在雪地里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而程野渐行渐远,没有回头。

【08】

程野去了芝加哥。

他走之前给林声声留了最后一条信息:“苏恒不是什么好人,离他远点儿。”

林声声没有听,因为世上只有苏恒会给她提供程野的消息。

苏恒告诉她,程野是和余嘉蔚一起走的,他和家人反目,放弃了继承权,带着他所有的财产,远走他乡,去投资余嘉蔚的事业。

林声声知道的,程野不是为了什么事业,他只是为了能待在余嘉蔚的身边,自他懂事开始,便在收集余嘉蔚身边的那些小东西,这份感情日久天长,根深蒂固,他一定很爱她。

程野离开之后,林声声天天给他写信,可程野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她连发个邮件都会被退回。

后来她干脆买了厚厚的笔记本,一笔一画,把千丝万缕的心情都记在纸上。

她想,等再见到程野,她就把这些都拿给他看。

一直写到第四年,她大学毕业,成功考上了研究生,她要去美国了,她可以去找程野了。

她把这些年来写的笔记本带在身边,装满了整整一个二十一寸的行李箱。

来送她的人只有苏恒。

这些年来,苏恒上位极快,有时林声声甚至能在财经和娱乐新闻上看见他的名字。苏恒也不避讳:“我和程野向来是竞争对手,外公的事业,在我们两个之间二选一,如果他不走的话,这些东西就是他的了。”

林声声早已知悉真相,程野与苏恒其实是表兄弟,在事业上是竞争对手,感情上亦是。

苏恒因为外公不喜欢,早早放弃了余嘉蔚,而程野不一样,他这些年来初心未改,宁可放弃所有,也要跟着她去芝加哥。

林声声走进安检口之前,苏恒喊了她一声,说:“即使他現在已经不是从前的程野了,你也不后悔吗?”

林声声没有应答,从初见程野的第一面,她往后的人生就已经确认好了,到程野身边去,如果可以,嫁给他!

苏恒没再问,他说:“我告诉他你去找他了,算是我给你的送别礼物吧。”

林声声说了一句“谢谢”,转身进了安检口。

【09】

苏恒说,程野是知道她要去芝加哥的,航班起飞的时间,降落的时间,程野一清二楚。

可林声声在奥黑尔机场从天亮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到他来。

这个国家她无亲无故,无依无靠,唯一认识的人就是他,可他没有来。

林声声拖着她的行李箱,终究还是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没关系,我等得起。”

程野不来找她,她就去找程野,反正这种事情,她也做过不下百次了。

等林声声按着苏恒给的地址去到程野住的地方时,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恒说程野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那是一间廉价的公寓,程野就蜗居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

房间逼仄,窗口窄小,只有一张老旧的床垫,除此之外就是程野的画板和颜料。

程野消瘦了一圈,向来形容整洁的他穿着老旧的T恤,下巴上长满胡须,他撑在门框上凝视着她,只说了两个字:“愚蠢。”

余嘉蔚的生意失败,他所有的投资都输得精光,却没有因此获得爱情。余嘉蔚留下一纸道歉信,转身去到了别人身边。

程野什么都没有了,他最爱的那些机械表,一件一件地变卖,唯独是他手上那款圆桌骑士,他没舍得,因为那是余嘉蔚送他的最后一件礼物。

他说这些的时候表情麻木,林声声却在心里生出了强烈的不忍,她扑上去,一把抱住了程野。

“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我长大了,我也跟你走到这儿了,你不能再出尔反尔了。”

怀里的姑娘已经不似以前瘦小,程野恍惚了很久,才想起当年,意气风发的他在一个黄昏许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诺言。

他说:“行啊,那等你毕业了,让你当哥哥的女朋友。”

如今,距离她毕业,已经过了整整四年。

他没动,也没说话,天花板上暖黄色的灯泡不住地摇晃,摇得人头晕眼花。

林声声就是在这个时候抬起头,带着她所有决绝的勇气,吻了眼前这个男人。

她微微颤抖,用已经成熟诱人的声音,说着天真的话:“程野,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女朋友了。”

程野仿佛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长久地看着她,而她和他对视,不闪不避。

过了许久,他终于叹出一口气,如同数年前的雪夜,可这次他没有转身就走,他只是捧着林声声的脸,俯首吻她。

窄小的窗外是同样昏黄的路灯,看不见月亮,更遑论星光,可林声声的眼睛是亮的。

整整四年,她想,她的爱情终于尘埃落定了。

【10】

林声声在学校附近找了房子,拉着程野搬进去住,她依旧在繁忙的课业外努力打工。

让她欣慰的是,程野没有颓废太久,大约是她这个女朋友让他肩上又有了责任,他开始联系画廊,售卖他的画作。

他的风格小众但鲜明,很快便售出几幅,虽然价格不高,却足以让林声声高兴上一整天。

她拉着程野去逛街,在打折店红着脸给他挑衣服,她深知他从来生活优渥,何曾这样落魄,她为他挑选一件纯白T恤,抬眼看他:“等我毕业了,赚到钱了,我给你买更好的。”

她这样说着,自己却穿着廉价的旧衣服,连化妆品都不舍得用,她想到的只有他。

彼时背景喧哗,人来人往,可程野低头看她时,世界骤然安静,她在他眼里看到了动容,还有这么多年来,她期待许久的爱意。

他的声音是颤抖的:“声声,从没有人像你这样爱我。”

林声声忍着心头的震动,笑着问他:“我都爱了你这么多年了,你才知道吗?”

程野没再说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林声声莫名觉得,他和她的十指紧扣像是一种承诺,这个男人,应该是她的了。

往后的日子幸福得如在云端,程野像一匹黑马,在画家圈里风头越来越盛,不过两年多的时间,他便得到投资,在富人区开了一间艺术画廊,售卖自己和他人的画。

他从前便是个风雅的人,一时间如鱼得水,很快便从廉价的出租房里搬了出来,住进了租金昂贵的复式小楼。

林声声偶尔也出入他混迹的上流场合,会有人举杯对她微笑,喊她一声“程太太”。

她仓皇地转头,望向一旁的程野,程野的眼睛里五光十色,都是笑意:“看我做什么?人家叫你呢。”

林声声呆滞片刻,忍了忍,终究没压抑住上扬的嘴角。

后来林声声会想,倘若苏恒没有出现,或许,她会装着傻,继续心满意足地当她的“程太太”。

【11】

苏恒出现在一个冬日的黄昏,他夹着烟,站在林声声的学校门口,笑着和她打招呼。

纵使苏恒与程野不睦,可这些年来,是苏恒支撑着她走了过来,林声声请他吃饭,和他寒暄,告诉他,她和程野历经艰辛,或许就要修成正果。

苏恒笑笑,也不答话,只是在离别时骤然叫住她:“林声声,不问我为什么来?”

林声声顿了顿,没有说话。

苏恒笑了笑:“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为了爱情老是装傻,值得吗?”

林声声没有问,可苏恒就是苏恒,他总是不顾你的意愿,便把你推至抉择的边缘。

他说:“是余嘉蔚让我来的,她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如今声名狼藉,国内是回不去了,喊我过来,是希望我还能接受她。”

苏恒说:“我拒绝了她,你知道她下一个会去找谁,他向来是她最后的底牌……”

林声声斩钉截铁地打断:“他不会。”

苏恒笑了:“但愿如此。”

苏恒离开后,林声声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人一旦拥有,便更害怕失去,有一日,她从抽屉里翻出来那块余嘉蔚送的圆桌骑士,用开玩笑的语气问程野:“把你的手表卖了,给我换一枚戒指好吗?”

彼时程野正在作画,手上的笔没有抓稳,划出了一道黑线,他笑着将目光挪开道:“我们今时今日,还需靠卖表换钱吗?”

林声声捏着衣角的手不住收紧,紧到颤抖,最终缓缓松开。

这块表是余嘉蔚留给他的,在最穷困潦倒时他都不舍得卖掉,如今依旧。

她将手表收起来,日复一日地想,没事的,这世上只有自己最爱他,程野不会走的。

时间会让人把一个想法变成信念,可林声声没来得及,因为余嘉蔚到底找来了。

那是林声声研究生毕业前夕,她匆匆来画廊找程野一同去庆祝,却在进门的前一刻,看见里头一抹红色的身影。

程野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穿着廉价衣衫的落魄男人,他此刻即使不是西装革履,也仪表堂堂,和余嘉蔚站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

她站在玻璃门后,看着程野言笑晏晏,抬手从表盒里取出那块圆桌骑士,亲手戴在余嘉蔚腕间。

林声声太知道那块手表的意义,它不是婚戒,却胜似婚戒。

世界忽然雷声隆隆,林声声看着余嘉蔚仰起头,朝程野走近了一步。

她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吻或是一个拥抱,因为她毫不犹豫地转头离开,脚步匆匆,比当年来时更加急切。

她再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与其再次看着程野离开,那么这次,让她留一点儿尊严,让她先走。

她只带了证件和随身衣物便奔赴机场。临走前,她举笔数秒,有千言万语想说,最终也只留下了一句话:“我回国了。”

原来她和程野,这就是终点了。

【12】

到达国内时,已是黄昏。机场人潮汹涌,林声声在大厅里坐了许久,有些不知何去何从。

大约是感冒药的副作用,她耳鸣得厉害,厉害得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听到程野的声音,近在身旁:“林声声。”

如果此刻的声音依旧如同虚幻,那么下一秒结实的拥抱却让她瞬间回到现实。

不是幻觉,程野当真从芝加哥追过来了。

他从未试过将她抱得如此紧,气急败坏地质问:“你跑什么?学什么偶像剧说跑就跑!”

林声声谨记答应过自己的事情,她推开他:“她来了,我就该走了。”

程野不管不顾地将人又摁回怀里:“我看过监控,知道你来过画廊,你也得看完再走啊!”

他无奈地说:“林声声,我把那表还给她了,也把这些年自以为是的感情还给她了。”

林声声在程野的怀里有些发蒙,可他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声声,我一直认为感情要从一而终,所以小时候喜欢的人,我便要求自己要喜欢一辈子。可是在你来到我生命里以后,我开始动摇,也开始害怕了。我怕违背自己的承诺,所以当初余嘉蔚来找我时,我为了证明自己的坚定,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语速很快:“你来芝加哥,我不敢去接你,是我害怕承认,原来即使我远走他国,即使我在我自以为爱着的人身旁,也会想起你。”

“在你出现在芝加哥的那个夜里,我知道自己对你已经上瘾了,再也戒不掉了。”

程野放开她,打开那个看起来格外笨重的行李箱,里面是一个又一个老旧的日记本,是那些年林声声写给他的信。

程野抬眼看着她道:“我都看了,还有……程太太,我欠你的那枚戒指,不需要用别人送的手表来换,我和她不会再有任何纠葛。”

当时到了芝加哥以后,林声声就将这些东西装箱存放,她从未想过他会去看。更没有想过,最后他会在完璧归赵的同时,在其中放入一枚闪亮的钻戒。

他的声音鄭重,如同起誓:“声声,我爱你。”

林声声没有说话,呆立许久后,她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行李箱滑轮“咕噜咕噜”转动的声音,还有男人急忙跟上的脚步声。

这些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安心,仿佛回到那个夕阳如血的午后,年轻的男人对她说:“到我身边来,别怕。”

她再也不怕了。

因为这一次,她终于可以确定,这一生,她的爱情都会跟在她身后,再不离弃。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戒不掉的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