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心跳(6)

纪十年

脸红心跳(6)

【上期回顾】

连夜翻墙,秦殊蹲守在某少女楼下,坐等投喂。贺风生满脸狐疑,问:“有那么饿吗?

他微微一笑:“没有。”只是,思她朝与暮。

再看徐晚晚的微博,傻姑娘参与问卷调查:你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徐晚晚:母胎单身,没有初吻,呜呜呜。

秦殊心尖一烫:是初吻……吗?

不久之前,她拉着他的领口,柔软的唇擦过他的唇瓣……那一次,是初吻。

人群前排,黎煜悠然地站着,优雅地抱臂。联想起周遭的窃窃私语,再结合刚刚的朗诵……徐晚晚耳边“嗡”的一声巨响,死了死了!这是什么天大的误会?她怎么躺着也能把锅背?

意外太紧凑、太密集,以至于徐晚晚哑口无言。她机械地转头,目光与苏黎对上,后者果然也没好到哪里去——是了,徐晚晚本来是来找苏黎,本来是约她去看电影,谁能想到,全校这么多堂选修课,黎煜偏偏也选这堂!

命运的小玩笑,落在凡人头上,果然令人想哭。

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要把苏黎拉下水吗?徐晚晚欲哭无泪,示意苏黎不要冒头,再收回视线时……看着一脸盎然浅笑的黎煜,少女小徐瑟瑟发抖,右手却骤然一疼。

扼住自己的加重了好几分的力道,徐晚晚诧异地看去,撞进秦殊阴云密布的眼里。

秦殊视线沉沉,周身散发着冷意。

徐晚晚怔了怔,就是这一瞬,她没法把他同往日的可乐系少年联系在一起——

可是,这样的秦殊,分明是似曾相识的。那年夏天,在互联网大赛上斩获第一的秦殊;站在领奖台睥睨天下的秦殊;操纵键盘拼杀于荒野,一夜击杀敌手十三次的秦殊……这样的秦殊,回来了吗?

周遭明明很吵闹的声音,于这一刻却消散于无形。

秦殊扯着嘴角冷笑,道:“徐晚晚——”不在意周围,不在意所有人,甚至于,不在意黎煜,秦殊靠近她的耳郭,生硬地咬字道,“你刚刚在看谁?”他面色冰冷,眼底透着的光却煞是清亮。徐晚晚仰头看着,脑子极其艰难地转动起来……刚刚?哦!少女眨着大眼睛,老实巴交地答道:“黎……黎煜啊。”

手腕突然被扼紧,徐晚晚亲眼所见,控住自己的那只手青筋暴起。

这是用了多少力道,还有,她是哪里得罪这位小祖宗了?

徐晚晚只差嗷嗷喊疼,余光不经意地一扫,连疼都喊不出口了——几米开外,原本安安静静地站在人堆里的黎煜,抱着双臂,往前走了一步,俨然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她心尖一抖,越来越怕。这是什么戏码?这又是什么重逢?眼前这位小祖宗还没解决,那边那位大少爷来凑什么热闹?!

瞥着一步步走近的黎煜,徐晚晚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道:“快快快!松手松手!”

不松手怎么跑?不跑留这儿过年?

可秦殊半点儿没有放开的意思,她着急上火,他却只是面色沉沉,暗自磨牙。

徐晚晚抖着嗓子求饶:“小殊!殊哥!再、再……再待下去,事情就闹大了!”

C大群众以吃瓜闻名,校园论坛上,十几号瓜农勤勤恳恳地开荒,以至于八卦页面硕果累累……徐晚晚一阵心慌,焦虑道:“这样的会面,我会不会上头条?”

如此担忧、如此悲壮的时刻,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

秦殊俯身,挡住她亮着光看向某人的视线。一窗之隔,他在她鼻尖处停住,哑声开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事情闹大?”

不过是论坛,不过是首页,不过就是头条而已,秦殊眼眸一低,缓缓地吐字:“试试?”

眼看着他无意识地轻咬下唇,徐晚晚呼吸一顿:怎么大?哦不,怎么试?

满心满眼都是他嫣红的唇,而那样性感的薄唇,还有几分要凑近的意味……

她呼吸猛地顿住,然后缓缓地吐息。每一次,每一秒,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淡淡的雪松木冷香,隐隐的,徐晚晚觉得有些缺氧……手脚无力的那一刹那,一个奇奇怪怪的念头冲破土壤、跃上心头——那张唇,一定比云朵还软……

嗯?徐晚晚晕乎乎地想,会不会也很甜?

那个人、那张唇、那一缕缕炙热的呼吸,越来越近……

少女耳根烧红,心脏“怦怦怦”地跳,她抿了抿莹润的唇瓣,然后,猛地回过神来,被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吓得腿软。

徐晚晚两眼一黑,往地上一滑,脚踝擦过墙壁,刺痛传来。来不及皱眉,眼看自己就要摔在地上,徐晚晚哀戚地闭上了眼,心想,这回彻底完了。可是,她没有下坠,没有摔下窗台,预计的疼痛一分一毫也没有传来。电光石火间,左右手同时被攫住,一股力道强势,是秦殊,她不意外;另一股力道……忍着脚踝的疼痛,她踩稳窗台,猛地睁开眼看去——

黎煜?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紧紧握住她左腕的人,怎么会是黎煜?

她心内轰然一响,右腕不松反紧。

黎煜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这姑娘的出场,好像永远不会平平淡淡,随机偶遇也好,精心策划也好,一点儿举动就能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的心随之七上八下,许许多多的念头涌上心头,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你吓死我了。”

——在黎家庄园也好,在阶梯教室的窗口也罢,徐晚晚,你下一秒会做什么,好像是谜。

少女一脸惊愕,何尝不是被嚇得够呛?

眼前,黎煜眉头紧皱道:“小晚,你还好吗?”

如果说突然冲出来是条件反射,攫住手臂是情急为之,那么,“小晚”算什么?

绯闻男主角迎头撞见八卦女主角,并且还出手救场,吃瓜群众看得兴味盎然,拍着桌子起哄。徐晚晚心乱如麻,下一刻,秦殊拽着的手却突然松开了。

紧跟着,她呼吸一滞,抬头看去,少年一身白衣,抱着手臂,表情真真可以说得上是……是什么?

徐晚晚心底一凉——是冷眼旁观。

浑浑噩噩地被黎煜拉到教室里,徐晚晚的脚踝突然一阵刺痛,险些没站稳,再缓过神来时,肩膀已经被黎煜扶住,他问:“怎么了?”

徐晚晚偏头看去,男生高大而清俊,比窗口拂过的风还暖,比照进教室的阳光还璀璨,她一阵恍惚,心底冒出一道声音:明明跟从前一模一样。

是的,明明一样,可为什么……

少女急切地摇头,想把纷杂的念头甩远:“我……我没事的。”说着,她匆忙地往后退一步。黎煜了然一笑,按住了她的脚踝道:“都擦破皮了,还说没事?”

男生屈膝弯腰,少女临窗而立,光是这幅画面都能让人群沸腾起来。果然,起哄声越来越大,一记漂亮的口哨破空响起。

黎煜挺直脊背,往她所在的方向走了一步。到这一刻,终于有人带头喊:“在一起!在一起!”拍桌子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齐刷刷的,震耳欲聋。

怎么现在的他,好像有一点儿喜欢看她慌乱?在垂眸的一瞬间,黎煜自信如高高在上的远古神祇,嘴角悄悄地勾起。

然而,这个笑容围观群众看到了,徐晚晚看到了,远处冷眼旁观的那个人,当然也看到了。视线缓慢地掠过人群,最终撤回,秦殊打开讲台上的可乐罐,一口接一口地喝光。他喉结滑动,往日甘甜的味道沿着唇舌一路滑下,除了冰冷,毫无知觉。

最后一滴可乐染上角唇,他缓缓舔过。

万众欢腾里,秦殊举起书本,“啪”的一声响,沉重的大部头砸在讲台上。

欢呼声、嬉笑声、口哨声一齐消失。

——万籁俱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講台上,那个人站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神色淡淡的,一身肃穆。

男生、女生们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秦殊这才冷冷地开口:“不上课?不考试?不毕业了吗?”他抱着臂,视线冰冷地扫向台下,如锋的眉头扬起,声音像是来自冰窖。

一连三击,逼得在座的学生一片沉寂。

秦殊的视线直接从徐晚晚身上掠过,不看她,此时此刻,他一点儿也不想看她……

秦殊垂眸,嗓音极低,低得好似落进尘埃里:“所有人,自习。”说完,他将双手插进裤袋里,转身就走。

秦殊周身线条冷峻,眼角的光依旧漫不经心,只是,前排有女生敏锐地察觉到,这样周身散发冷意的他,跟不久之前讲台上那个气势如锋的人,跟那个光芒万丈的男生分明不一样!太冷,也太扎眼。

黎煜那个活泼跳脱的同桌率先忍不住了,扬声道:“学长!别这么不近人情嘛!”

阶梯教室门口,秦殊的脚步停了一刻。

“别人倒追成功,我们身为吃瓜群众还不是喜闻乐见嘛。”男生把玩着徐晚晚扔的纸团,悠哉地折成纸飞机道,“再说,成不成还没个准,我们起一下哄,不就是开个……”话没说完,秦殊突然转身,凝视着他,目光沉沉。

男生哽了一下,愣愣地补充完后两个字:“玩笑。”

秦殊面容沉静,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神冰冷,让前排看清的同学不寒而栗。虽说只是选修课的代课学长,可到底是天才秦殊,谁敢这样嬉皮笑脸?大家在心底略有犹豫,要不要为这家伙默哀三秒?就在屏息之际,众人惊愕地看到,秦殊站在原地,嘴角扬起,竟是……笑了?

“计算机系三年级一班的陈小野同学……”秦殊笑如春风,声音清越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本学期旷课三次,迟到两次,早退一次,上周随堂检测六十一分,最基础的填空题错误率高达百分之四十,更重要的是,你是数学系,我是计算机系。”单手拨过花名册,秦殊幽幽的目光抬起,道:“所以,谁是你的学长?”

一记绝杀,阶梯教室里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陈小野的嘴唇有些抖,道:“我……我都说了,只是开玩笑!”

至如此程度,对手仍未断气,是个扛打的,秦殊不怒反笑。

“陈同学……”

面对突如其来的温柔,大男生有些愣神,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如果我是你……”秦殊弹了弹手中的花名册,指尖状似无意地掠过成绩,他抬眸一笑,道:“我就不开玩笑。”

秦殊火力全开,教室陷入一片沉寂,可就是这样的当口,教室之内,众人的手机里,微信群中消息不断,内容无一例外:这样的学长,我可以!

秦殊不可以,目光所及之处,徐晚晚和那个人站在一起,只是看一眼,只是余光扫过,只是感觉到她和他在一起的气息,他一星半点儿都不可以。

她无辜的眼神、红透的脸颊,像咒语,像蛊毒,一遍遍地在脑海中盘旋……秦殊沉着脸往外走,触到教室大门时,“咔”的一声响,他手指无意识地收紧。

犹豫了三秒,教室的大门终究还是被摔上。

徐晚晚良久才回过神:他就这样走了?

除了苏黎,满场自习的学生心思都系在那家伙身上,哪有人在意她?是啊,他多吸引人啊,雷厉风行,自信不移,对她还冷漠如冰!

徐晚晚冲苏黎摇摇头,示意自己先走了。一切回头再说吧,她现在心思已经乱到不能再乱了。

走廊悠长又空寂,明明外面阳光正盛,泥土芬芳,正是人间最好的时候,可是,她为什么一点儿美好都感觉不到?徐晚晚郁闷地踢了一脚石头,心里空落落的,鼻尖也有些泛酸。

她正垂着头,身后冷不丁地响起脚步声,紧接着,低沉的男声传来:“小晚!”

刚刚悬起的心,又重重地放了下来。她的手腕突然被拽住,黎煜皱眉道:“我送你去医务室。”

就脚踝那点儿擦伤,还要去医务室吗?徐晚晚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我回去的路上买个创可贴……”话还没说完,肩膀被握住,黎煜道:“我跟你一起去,嗯?”好听的嗓音传入耳郭,手上被他握着的地方却是一片凉意。冰凉的触感透过肌肤,一层层地渗入骨血里。徐晚晚后退一步,道:“不了吧。”

黎煜的手顿在空中,像是不可置信,像是始料未及。

徐晚晚回过神,道:“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黎煜站定,眼眸眯起,声音骤然一低:“你在讨厌我?”

瞬间,周遭的空气也跟着冷起来,他往前一步,看着她低垂的眉眼,道:“小晚,你讨厌我吗?”

徐晚晚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道:“不不不。”

黎煜嘴角勾起,原本顿在空中的手抬高,撑到了她身后的墙壁上,似是懒倦,又似是深沉。他俯身,凝视着她嫣然的脸颊。

两人距离极近,近到可以看清对方睫毛的颤动。黎煜低笑,这一刻,他承认,女孩子乖巧摇头的模样,很大程度地取悦了他。

下一秒,徐晚晚忽地抬起视线。两道目光交汇,像是悬在心头的疑惑突然释然,她握紧的手慢慢松开,道:“我不讨厌你,但是——”

黎煜笑意渐浓,偏头静待回答。

徐晚晚认真地说:“我也不喜欢你。还有,今天的事情,是意外,也是误会。”眼前,少女仰着头一字一句道,“我现在可能无法跟你解释清楚,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多想。”

最好的夏日,最好的艳阳天里,有一道惊雷却分明劈在了耳畔,“轰隆”一声响,惊得他半晌无法动弹。黎煜撑在墙上的手指突然收紧,同一时刻,他心头涌上一抹复杂的情绪。他强迫自己回过神,却只看到少女宁静无波的目光,刚才,她说什么?

徐晚晚说:“黎煜,你很好,很耀眼,在人群中发着光,我喜欢的却不是这些。我喜欢你的温柔,喜欢面对我的追逐,你轻轻一笑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以为这样的喜欢会持续很久,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黎煜呼吸一滞,女孩子神色却出奇的淡然,她继续道:“我不知道压垮这份喜欢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是忽冷忽热,是犹豫迟疑,是权衡利弊,还是在黎家花园里,我见过的那个女孩子……”

你读过那句诗吗?一定读过的。

——如果我爱你,绝不像攀缘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这一瞬,课本上的诗句跃然于脑海中,徐晚晚微微一笑,道:“那些都不重要了,我是喜欢过你,曾经一腔热忱,也曾真心实意,可是,我现在知道了,我决不能因此弄丢自己。”

到这一刻,徐晚晚终于明白,为什么几次三番地撞见黎煜,他芝兰玉树,光华璀璨,与从前一模一样,她却只觉得遥远……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觉得松了一口气,怪不得她觉得释怀。

少女站得笔直,轻声道:“我想明白了,谢谢你。”

手轻轻握住,温热的小手包裹住他冰冷的肌肤,黎煜眼中有诧异一闪而过,眼前,徐晚晚笑容甜美,道:“不管怎么样,很高兴认识你。”

黎煜的手松开又收紧,眼中的光晦暗不明。像他这样的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在计较与谋算中长大,见惯了走一步算十步的人生,做惯了权衡利弊的事,却从未遇过这样简单明澈的人。

哪有人把喜欢与不喜欢如此摊在明面上?哪有人把主动权甘心交付于他人?哪有人这样傻乎乎地拒绝唾手可得的温柔?更重要的是,哪有人像她一样,这世上,哪还有第二徐晚晚,会跟他说“以后呀,如果可以的话,对不喜欢的女孩,就直截了当地拒绝吧,不要给人追逐的机会,不要找她看球,不要和她约定长途旅行,最善良的方式是拒绝得快准狠”这样的的话?

她说:“黎煜,你放弃过我,现在,我也放弃你了。”

直到离开,少女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

黎煜呆呆地看着,忽然失笑。曾经,他以为自己掌握了全部的主动权,他以为余生很长,他有许多时间去遇见,去抉择,去犹豫,去迟疑……徐晚晚也好,心上的白月光也好,他以为,只要回头,她们都在原地。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时不我待,有的人离开了,不会再回来。

俏丽的背影成为视线中小小的一个点儿,黎煜靠在墙边,久久地看着阴沉的天。

徐晚晚一番话说得很酷,可转身之后,她越想越像漏气的皮球,缓缓地泄了气。

不是因为那个人放棄了她,也不是因为她放弃了那个人,而是,她发现漫漫青春里,太多人在感情里权衡利弊。像黎煜,她能理解他的迟疑与犹豫;像顾家姐妹,她能理解她们眼中的不屑;像黎家庄园里的所有人,她能明白他们衡量般配的标准……只是,万事不可细想,细想之后,依旧会觉得薄凉。

爱情,真的如同考试一般,要择优录取吗?像她这样容不得沙子的性子,往后余生,真的能遇见喜欢的人吗?

光是想想,就很怅然,脑袋一下一下地蹭在墙壁上,徐晚晚整个人感觉烦透了。

少女脚一跺,拍着脸颊给自己打气:“坚强坚强!勇敢勇敢!”话音落下,她迈着矫健的步伐往前走,只是,万万没想到,刚一转角,就被白墙之后的人影吓得魂飞魄散——秦殊斜倚在墙边,慵懒地抱臂,端的是眉目疏淡,风流倜傥。

徐晚晚嘴角哆嗦了一下,那是什么眼神,那又是什么表情?更重要的是,他在这儿站多久了?

徐晚晚恶狠狠地瞪过去。秦殊眼皮一掀,沉着脸看她,半天也不说话。

这一早上,他的心如坐过山车,忽上忽下的。那个人追出来,那个人握着她的肩膀,那个人看她的眼神里有温柔的光……这一切,都让他想一走了之。

是忍了多少怒火,掐了多少次拳头,才能站在白墙后,等到徐晚晚的放弃?秦殊看着她,眼底浪潮汹涌。

几分钟之前,徐晚晚还和那个人站在一起;几分钟以前,远远看去,她还被那个人揽在怀里;几分钟之前,在这逼仄的方寸之地,秦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慌张……

而现在,那些陌生的、不受管控的情绪,在一点儿点儿地消散。

少年眼眸依旧清亮,嘴角有若隐若现的弧度。

那一抹没忍住的笑,看得徐晚晚太阳穴突突直跳:这人见到了多少?

她怒火滔滔地抬起目光。原本是凶狠,后来,连她自己也有些失神,这家伙,什么时候高成这样了?一米八三?还是一米八五?她踮着脚,好像也够不到……不对,够什么够!

少女一脚踹上他膝盖,道:“神经!变态!偷听狂!”说完,她一叉腰,拔腿就走。

她打定主意转身走人,用的就是八匹马都拉不回的架势,可谁知道手臂会突然被拽住?徐晚晚被他拉回来,沉沉地撞进一个怀抱。下巴抵上他胸口,少女吃痛,当即就要挣扎,两只小爪子却突然被扣住,秦殊大掌控住她的腰,将人牢牢地固定在身前……原本只打算治一治张牙舞爪的小怪兽,可触及不盈一握的纤腰,他心尖泛起细细密密的酥软。

秦殊呼吸一滞,哑声开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就在她疑惑之际,男声慵慵懒懒,在耳边传来:“你放心。”

放心什么?也没听到多少?还是,他也是刚刚来,无意撞个正着?

徐晚晚悬着一颗心等待下文,眼前,秦殊下巴扬起,如神般倨傲,声音清越,道:“我是不会因为你眼瞎过,就嫌弃你的。”

她脑筋再是转得缓慢,到这一刻也能回过神来,就这,他还是在骂她呢!

徐晚晚强忍住跳脚的冲动,咬紧后槽牙道:“你给我放开!”

嗅着她发丝间的柑橘香气,他心神微微荡漾。秦殊眼眸一转,明知故问:“怎么了,嗯?”

徐晚晚抬起脑袋,一下就看到他眼中的光,这家伙,讨人厌起来都这么好看?她气不打一处来,霍地将人推开,扭头就走,身后的人没忍住,低声一笑。

到底还是气不过,徐晚晚停住动作,几步折回去,再补上一脚。两次踹到同一个地方,秦殊扶着墙壁哼道:“哎——喂!”

“我讨厌你!”徐晚晚瞪他一眼,三步并作两步地下了楼,脚重重地踩在台阶上,心中一阵快意,只当踩在他欠揍的脸上。身后传来慵懒声调,秦殊道:“讨厌我什么?”

气都气死了。徐晚晚右脚顿在空中,一秒之后改换方向,狠狠地踢上墙,紧接着,她“哎哟”一声叫唤,捧着受伤的脚踝,疼得脸快绿了。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如此宽广的墙壁,一踢也能蹭到踝关节的擦伤!徐晚晚双眼一闭,额上冷汗直冒。

手腕被扼住,秦殊脸色一沉,道:“徐晚晚,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儿?”声色俱厉。

他单膝跪下,目光触及脚踝上那块猩红的伤口时,忍着怒火道:“刚刚擦伤的?”

徐晚晚单脚往后跳,道:“不……不关你的事。”脚踝再次被捉住,温度透过肌肤传来,明明只是温热,她心头却骤然一烫。这像什么样子?她刚刚还被偷听、被嘲笑、被吼得凄凄惨惨,现在……饶是再疼,徐晚晚依旧下巴一扬,道:“你见死不救好了,你隔岸观火好了,你坐收渔翁之利好了……我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秦殊脸色一沉,三五秒后,他反应过来,这一串的词,是在指责阶梯教室里,他不管不顾,掉头就走?秦殊觉得好气又好笑,想掐着徐晚晚的耳朵,看看她脑子里到底进了多少水,可眼前这家伙明显不让,即便是疼到泪花泛滥,她还跟个小白兔似的,一步步地往后跳,一副要跟他划清界限的样子。

秦殊缓缓地直起身子,薄唇紧抿。徐晚晚犹不自知,挥舞着小手,一副要闹决裂的样子,道:“疼死我算啦!”她手臂一扬,在兩人之间画下楚河汉界,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往后,我跟你一点儿点儿关系都没有——”

话音不过刚落,秦殊眼中闪过冷光,稍纵即逝。徐晚晚恶从胆边生,撑着扶手单脚往台阶下跳,她就不信了,今天还蹦不回去?

她刚一动作,眼前骤然一道阴影落下。秦殊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去,手臂一抬……

徐晚晚眼前天旋地转,一句惊呼都来不及出口,就被人一把扛上了肩膀。

三秒之后,徐晚晚回过神,嗓子眼都在颤抖:“啊!你……你干什么啊!”扛人跟扛麻袋还是要有点儿区别的吧?更重要的是,他要扛她去哪里啊?

在她身下,秦殊半点也没有搭理人的意思,径自下了楼,一拐弯踏上林荫路。

虽然是早课时间,虽然一路上人烟稀少,但……这也很荒诞的好不好!徐晚晚羞愤地捂住脸,透过指缝去看,路径越来越熟悉,往前两百米就是操场,之后一转弯就到医务室!

光是看着,她就很崩溃,道:“我不要去医务室!不要打针!不要吃药!”

秦殊脚步未停,充耳不闻。

徐晚晚心尖颤抖,道:“我宁愿忍着疼啊,你杀了我吧!”太激动,有泪沿着脸颊滑落,啪嗒,落在他宽厚的肩膀上。

秦殊一怔,听她哀号:“你再走一步!我跟你绝交!绝交!”

一秒之内,少年面沉如水,眼底寒气弥漫。就这样生生地顿住脚步,秦殊哑声道:“你说什么?”哪顾得了他问什么,徐晚晚抽抽噎噎,小声道:“我不要被扛着,也不要去看医生,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如……”

“不如什么?”秦殊目光森冷,重复道。

徐晚晚哽哽咽咽,没有回答。

秦殊嘲讽地扯起嘴角,道:“不如跟黎煜一起走?”还是,不如让黎煜带着一起去医务室?不是怕医生怕得要命?不是怕疼怕到不行?不是一闻到消毒水气味就浑身紧绷、冷汗涔涔?怎么,那个人是黎煜就可以?

少年面色阴沉——是了,心上人在身旁,总好过跟他做伴。

明明是怒气正盛,可肩上细小的哽咽声,却能轻而易举地让他心头烦乱。秦殊沉下一口气,朝长椅走去,将人放下来。

操场上阳光灿烂,篮球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敲在他心上。秦殊居高临下地看去,少女垂着脑袋,肩膀一颤一颤的,一副难过又可怜的模样。

他心头一揪,扯松衣领,问:“哭什么?”

情绪没控制住,态度谈不上多友善。

这一天太起伏跌宕,一会儿被感动,一会儿爬窗子,一会儿被误会……这会儿,被吼得瑟缩,徐晚晚抬起目光,一双泪眼,就这样映入少年眼底。

光是看着,他都觉得喘不过气。

不过三秒,秦殊别开眼,徐晚晚的声音传来:“我……不要你管!”

声音虽低,咬字却清晰,他听得笑了:是!当然如此!伤了不要他管,哭了不要他管,失恋不要他管,往后余生……也不要他管!呼吸渐冷,缓慢悠长,他偏头,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然后扭头就走。

球场上喧闹依旧,天空雁过无痕,初夏的风带着凉意,直直地刺到心底,少年离开的脚步带着克制与怒意。

——不要回头。

——不要管她。

——不要停下步伐。

秦殊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这次,谁先低头,谁是软骨头。

狠话已经在心底撂了无数遍,拳头也捏了无数遍,忍住了无数次揍人的冲动,可脑海里不受控制地,一遍遍地闪过她眼圈通红的样子,心尖泛起细细密密的情绪,像疼痛,更像是酸涩……秦殊一派茫然,只觉得陌生至极。

右手不自觉地摸到胸口,慌乱的心跳声一下下地传来……

终于,秦殊的脚步停在十字路口。

“该死!”

他低咒一声,指关节被骤然掐响。

徐晚晚坐在长椅上,心头堵了一口气:走就走,谁怕谁?脑袋再度垂了下去,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双白色球鞋。徐晚晚猛地抬起视线,眼前,少年逆光站着,眉目清朗,面色不善,可即便是这样,操场一角,仍有路过的女生偷偷在看。

走的了人,还回来干什么?她咬紧牙,没好气地扭头。

秦殊见状,嘴角下沉得更厉害了。

日光下,两人一动不动地对峙,最终,秦殊敛眉,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

少女姿势没变,只是偷偷地一瞥。

秦殊将她的小姿态收入眼底,不耐烦地沉下一口气,手上晃了一下。

徐晚晚“哼”了一声,不管不顾的小样,看得秦殊倒吸一口冷气,下一刻,他眼眸眯起,将一包药膏整个儿地塞进她手心里。

“哎——你!”徐晚晚的话不过刚出口,脑袋一抬,却只看到他的背影。

那个人脊背挺拔,如青松,更如遥不可及的山。不知怎么的,她心头一紧,喃喃道:“原来已经走了啊……”

怎么,这就走了?少女的脑袋越垂越低,抠住纸袋的手指、泛着白的关节,显示了内心的躁动……

回寝室的路上,沿途人声吵闹,满目喧嚣,她连抬起眼皮的劲儿都没有。回到寝室,徐晚晚径自往上铺躺去,声色沉沉地回答苏黎的问题。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不要担心,爬窗户只是意外而已。”

“我就是想约你看电影,就是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喜。”

就像过去二十一年来,她收到的惊喜那样……打开钱夹看见橘子音乐节的限定票;电脑崩溃了,有人熬着夜翻墙赶来帮她重装系统;还有,多少年前,留堂罚站时,她哭唧唧的时候,一抬头,刚刚好见到围墙之上,两个人像蘑菇一样蹲点等她……

做这些的人,是她的朋友,是贺风生和……秦殊。

想起那个人,她心头闷闷的,难受。

细细碎碎地回答着问题,没多久,床上的人沉沉睡去。

苏黎看了一眼她不甚安稳的睡颜,叹了一口气。这么复杂的一天,这么艰难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不过,是为了……邀请她看电影吗?是网上说的,那部一票难求的电影……

苏黎的手指收紧,眼里亮着细碎的光,嘴角浮出温软笑意。

贺风生笑不出来。他一连两天被秦殊拉着打拳,几乎筋疲力尽,再一瞥旁边的家伙,跟充了满格电一样凌虐沙袋。感受到目光,秦殊转过头来问:“歇够了没?”拳击靶被丢过来,他眉峰一挑,道:“再给你三十秒!”

贺风生望着天,陡然生出一种自己是靶子的错觉——原来,徐晚晚每次被丢上拳击台,战战兢兢不是盖的,瑟瑟发抖不是装的。想到徐晚晚,他眉飞色舞道:“咱俩打罗汉拳有什么意思,我打电话叫徐晚晚……”

“砰”的一声巨响,秦殊一记重拳落在沙袋上,比日常狠,比往昔充满杀气。

贺风生手一软,新款定制机落在地上,屏幕碎成八瓣。

秦殊停手,冷冷地睇他一眼。

贺风生倒退一步,一时间,不知道该心疼手机,还是心疼自己。

贺风生做好了被揍的准备,有了躺床上三天不下来的预期,眼前,秦公子面色阴沉,却迟迟没有动作,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逃跑之际,秦殊一扔拳套,翻身下了台。

灯光之下,少年汗水淋漓,一口喝完了冰可乐,声色冷淡道:“你刚说什么?”

贺风生在一秒之内反应过来,这是……吵架了?

还有,就他倆还会吵架?

小贺公子眼睛睁得大如铜铃:往日,护着她的是秦殊,让着她的是秦殊,无可奈何宠着她的还是秦殊……从幼儿园到今天,就他们仨,脸红脖子粗的时刻当然有,可哪一次,秦殊不是笑眯眯地站到了徐晚晚一边?

贺风生脸色犹疑不定,在危险的边缘试探:“你们……”

“咔”,秦殊掐紧可乐罐。

贺风生小身板一抖,求生欲强烈地往后一退。

【上市预告】

与“小青梅”冷战的每一天,秦殊都得忍几百遍,不去看她朋友圈,不去翻她微博,偌大的校园里,就算跟她迎面遇到,也要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可是事实证明,忍过八百次的心,只要遇到“徐晚晚”三个字就会失控,他病了,这场病是她的名字。

我一惯傲娇,只为你心软。我一生不羁,遇你才服输——

这样的我,怎么可能许你跟旁人告白?

《脸红心跳》即将撒糖上市!官方QQ读者群请锁定:519118588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脸红心跳(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