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秒心动

乔故

晚一秒心动

这些年,他经历过很多,吃过许多苦,也变得八面玲珑,圆滑起来,他真的改变了很多,只有心里那个人,从来没有变过。

这么多年,一如初见。

1

江晚晚十八岁靠一部清宫剧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顾清野还在各个热播剧里跑龙套,演小角色。

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许久,顾清野好不容易接到一个男二号的角色,他也算争气,靠那个角色小火了一把,经纪人趁热打铁,替他接了许多合适他外形的角色,一路走来,顾清野成为了今年最红的流量小生。

江晚晚因为生病息影两年,却仍旧红得经久不衰,她对顾清野唯一的印象就是长得不错,名字有些奇怪。

江晚晚出道早,国民度高,他们那时候出道靠的是真本事,不比现在,歌手能来演戏,偶像也能来演戏,姿色不错的网红演一两部小成本网剧也能自称是演员了。

以她的咖位其实已经很久不演电视剧了,但架不住经纪公司掉进了钱眼儿里,她休养两年复出竟然是靠一部电视剧,好在制作还算不错,又是清宫剧,所以现在网上的讨论度很高。

女主角早已经官宣了是她,其余角色反倒还没定好。她国民度高,这次剧本也好,又是名导执导,所以上至才拿了视帝的实力派演员,下至刚冒尖的新人,人人都想来分一口羹。

营销号带头吃瓜,都在猜测这次的男主角究竟花落谁家,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落在了顾清野头上。

网上自然是叫骂多过叫好。

江晚晚第一次见顾清野,还是在剧组片场,他如今正当红,却没什么架子,主动过来和她打招呼。夏季,天气热得很,演员们却穿着厚厚的戏服,江晚晚热得难受,懒得搭理人。她一向懒散,来同她打招呼的导演也好,普通小群演也好,她都一视同仁,提不起什么兴趣,自然也不可能热络,久而久之就有说她耍大牌的传言。

顾清野见江晚晚懒懒的,笑了笑递给她一盒薄荷糖,说:“现在天气热,这个吃了挺舒服的。”

江晚晚听了慢悠悠地坐起来,摘掉几乎挡住半个脸的墨镜,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然后看着他问:“你是,顾清野?”

顾清野是如今银幕上最受喜欢的人,阳光、温暖,是时下最受追捧的类型,明明已经二十七岁,笑起来竟然带着一股少年气息。

顾清野点点头,说:“是,以后麻烦江老师多多指教了。”

江晚晚晃了晃神,顾清野明明和那人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却叫她平白想起了故人,她蹙了蹙眉,莫名有些烦躁,说:“不必叫什么老师,说实话,我比你还小一岁呢。”

江晚晚出道早,已经在银屏上活跃了十多年,可仔细算算,她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六岁。

顾清野听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好,晚晚。”

这样的称呼却也太过亲昵,江晚晚蹙着细眉才要反驳,导演却走过来对她说:“晚晚,看来你已经和清野认识了,还怕你们不熟悉,要慢慢习惯呢。”

江晚晚老早就换上了戏服,没什么好不习惯的,她虽然性子散漫,却一向敬业。导演同她讲了今天的戏份,解释说:“你和清野是第一次合作,为了让你们赶快熟悉起来,所以咱们先拍后面的感情戏。”

江晚晚点了点头,其实她的感情戏也不多,虽然顾清野是男主,但这部剧是大女主戏,她是一番,所以侧重点都在她身上。

顾清野不是科班出身,江晚晚还担心和他搭戏会不顺利,可竟然出乎她的意料,顾清野成名以前曾演过许多不知名的小角色,也算是一种磨炼,接她的戏竟然也不会被压住。

江晚晚对顾清野改观挺快,整个剧组对顾清野的印象都还不错,他如今虽然当红,却完全没有一点儿架子,有小群演红着脸来问他要签名他也都笑着答应。甚至有群演壮着胆子问他戏要怎么演,顾清野也都耐心地有问必答。

江晚晚在一旁补防晒,见状道:“你倒是空闲时间多,台词都记住了吗?”

意识到江晚晚在和他说话,顾清野愣了愣,然后点点头,说:“早就记下了。”

他们拍戏时尚且算合拍,只是私下總没有什么话聊,江晚晚见他紧张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调侃道:“你很怕我?”

顾清野摇摇头,才想说什么,又听见江晚晚说:“你对那些群演倒是挺有耐心的。”

顾清野笑了笑,然后抬起头看她,轻声说:“我成名前做群演时,也曾得到过贵人的指导。”

2

江晚晚听见他的话,想起一些陈年旧事,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已经再提不起兴趣,只弯了弯嘴角,淡淡地道:“是吗?”

顾清野见她这个模样,大概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好在小助理这时过来叫他们拍下一场戏。

这场戏主要侧重的是江晚晚,一场火灾的戏,让她饰演的角色性格转变彻底认清现实,是整部剧重要的转折点,也算是一场大戏。

江晚晚咖位大,这样危险的戏份原本不用她亲自上场的,只是她敬业,道具组事先已经检查过许多次,拍摄时却仍旧出了意外。搭建场景的新材料导致火势蔓延速度超过了预期,瞬间火光漫天,顾清野冲进火场时,江晚晚已经因为吸入过多的一氧化碳晕倒在地,好在剧组早已经准备了应急预案,灭火设施一应俱全,火势很快被遏制,继而被扑灭了。

顾清野叫着江晚晚的名字却无人答应,他找了好久,才在房屋的一处角落里看见她的身影。顾清野蹙眉,然后抱起江晚晚准备送她去医院。她已经彻底陷入昏迷,眉头微微蹙着,再出片场的路上顾清野都在叫着她的名字:“晚晚,江晚晚!”

“江晚晚,醒一醒!”

她终于有了些微意识,谁在叫她?她用尽力气才能微微掀开眼皮,仿佛又看到那人凌厉的棱角,剑眉、星目以及薄唇。她嘴唇干燥,喉咙火辣辣地痛,好半天才挣扎着出声:“付……付连山。”

江晚晚的意识已经不清晰,她挣扎着以为大声叫出来的名字,在现实中也不过是一句小小的呢喃声,只是再小的声音,却还是让顾清野听见了,他步子一顿,有一瞬的愣怔,但到底没有停下脚步。

经纪人拦了又拦也没拦住顾清野,只能扯着嗓子道:“不能让别人送吗?外面有狗仔!”

可顾清野一颗心全扑在江晚晚身上,哪儿还听得进去别的声音?

江晚晚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网络上早已经炸翻了锅,她的粉丝后援会极其愤怒,诘问剧作方为什么不事先检查好道具,为什么要艺人拍这么危险的戏份,连带顾清野的名字也在热搜上挂了好久,只是对他都是一致好评,毕竟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冒险逆行闯进了火场。

顾清野看见热搜,提不起什么兴致,转过头问经纪人:“公司帮我买热搜了吗?”

经纪人天哥点了点头,说:“买了两三个,你和江晚晚竟然有了些CP粉,那张图出了圈很多人嗑,主要是想趁这个机会稳固一下你的人设和粉丝。而且先前你接这部戏不是很多人质疑吗?现在正好趁这件事宣传一下。”

“撤了吧。”

天哥愣了愣,问:“什么?”

“撤了吧。”顾清野说,“我不想叫她觉得我在利用她。”

顾清野出道就一直跟着天哥,他以前的一些事情天哥也清楚。天哥看着顾清野,摇了摇头,说:“这次的热搜我帮你撤掉,只是你如果再这样感情用事,不仅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别人。”

顾清野当然知道天哥说的“别人”指的是谁,他沉默了好久才说:“我知道了。”

天哥回过头看着他,说:“江晚晚已经醒了,你要去看看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说:“不了。”

天哥终于满意地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说:“好,这才是以前那个对着我说‘我要红的顾清野。”

3

为防狗仔跟拍,顾清野是趁夜从另一个通道离开的。只是与此同时,也有人趁着夜色偷偷地进来。

江晚晚还没睡,她这两年一直睡眠不好,靠药物才能入睡,现在她身体不好,医生建议她先停止服用别的药物,所以她辗转反侧了许久也睡不着,索性起床打开了电视。

好巧不巧,播放的竟然是顾清野前段时间的上星剧,他演得不错,江晚晚看得认真,所以病房里进了别的人她都没有察觉。

“晚晚。”

江晚晚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去按铃,等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却愣了愣。

“付连山?”她叫他的名字,嘴角却扯出嘲弄的笑,“你怎么来了?”

付连山穿着黑西装,他个子高、气场大,站在病房里似乎连空气都开始稀薄起来。江晚晚觉得难受,她其实已经很久没和付连山见面了,仔细想想,上次相见,已经是两年前,她却还记得那时付连山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说:“晚晚,你想要的,我永远无法给你。”

连语气都记得那样清楚。

她因为那件事一蹶不振,息影两年,对外宣称是身体原因,可其实哪里是生病,分明是情伤。

江晚晚从往事里抽身出来,付连山同她一起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内容,说:“顾清野的剧,我记得你这次搭档的男主角就是他。”

江晚晚蹙了蹙眉,她是极标致的长相,前些年演电影,影评人都说她是老天赏饭,几乎是无死角的脸,可塑性也高,演技更是没得说。只是现在她刚死里逃生,脸色难看,憔悴了许多。

“晚晚,”付连山看着她的面容,似乎有些动容,轻声问,“这两年你还好吗?”

江晚晚朝他粲然一笑,说:“托您的福,还死不了。”

付连山如今企业越做越大,几乎没人再敢这样和他说话,他忍了又忍,才道:“晚晚,我们之间,非得如此吗?连普通朋友也做不了吗?”

江晚晚实在想笑,伸出手理了理耳边凌乱的头发,说:“付先生,没有人探望普通朋友是在深夜来的,也没有人探望普通朋友还得躲着藏着。付连山,你既想在我这边讨好,又不想得罪你家那位,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

付连山离开时是带着怒气的,江晚晚有些恍惚,再看电视剧也已经提不起兴趣了。她站在小阳台上看星星,楼下不远处停了一辆车,里面的身影有些眼熟,竟然像是顾清野。

江晚晚低头笑了笑,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肯定是看顾清野的电视剧入了魔,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导演给江晚晚放了假,让她休养一个月,她总觉得并没有那样严重,偏偏经纪公司如今也紧张得很,她只得乖乖躺在医院。

后援会的粉丝,剧组的人,还有圈内好友,都陆陆续续地来探望她,最后一个来的人,是顾清野。

他脸上戴着口罩,鸭舌帽压得很低,應该是他的私人行程,并没有和经纪人商量。

他带了一只小奶猫来,等摘掉口罩,他对着她笑了笑,说:“这是我姐姐家的小奶猫,她出差没人养,能请你帮忙照顾一下吗?”

哪里是请她帮忙,明明是怕她一个人无聊,替她找的乐子。

江晚晚有些动容,想了想,说:“顾清野,你人很不错,以后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顾清野听见她的话,愣了愣,说:“晚晚,以前有人和我说过同样的话。”

4

江晚晚在医院足足待了一个月才出院,因为那只猫,她和顾清野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

顾清野人很不错,常常照顾着江晚晚,可小助理最近总是愁眉不展,时不时叹一口气。江晚晚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怎么开解,或许是小助理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她皱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小助理是为她工作的,她摸了摸下巴,思忖着自己应该不算难相处才对。

她看着小助理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模样,说:“小王啊,你去帮我买个酸梅汁吧。”

江晚晚说完,就见小助理一脸惊喜地点了点头,说:“好的,晚晚姐,您稍等。”

小助理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把酸梅汁买回来了,江晚晚喝了一口,却皱了皱眉,随口问道:“怎么不如以前好喝了?”

小助理如临大敌,说:“怎么会呢?就是您以前常喝的那一家呀。”

只是不等江晚晚说话,小助理又道:“一定是您最近喝顾老师准备的喝多了,所以才不习惯以前的。”

江晚晚听了小助理的话,才发现好像真的是她说的那么回事。天气炎热,顾清野总是合时宜地递上冰镇绿豆汤,还贴心地少放糖,就连她最近在片场吃的饭菜,都是顾清野亲手准备的。

江晚晚咬了咬唇,对着小助理小声说:“我最近是不是真的太麻烦顾清野了?”

岂止啊!小助理有苦难言,您就差把顾老师变成您的助理了,以至于他最近总是担心自己失业。

闻言,江晚晚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正好到了中午的饭点,顾清野带了保温盒来和她一起吃饭,他说:“昨天你说想吃水煮鱼,我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江晚晚接过顾清野递过来的筷子,说了声“谢谢”,想了想,说:“你以后就不用帮我准备吃的了,我叫小王帮我准备就好了。”

小助理在身后听得非常满意,一边点头一边想,就应该这样,不然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失业了。

只是顾清野愣了愣,他将筷子搁下,说:“为什么?我做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江晚晚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我只是很怕麻烦你。”

“那没事儿。”顾清野迅速接了话说,“晚晚,我从没觉得你麻烦。”

小助理听得只想冲上去捂顾清野的嘴——顾老师,您能不能把自己的位置摆端正?您是来演戏的,不是来给我们晚晚姐做保姆的,这明明是我的事儿!

江晚晚听了顾清野的话,抬起头撞进他温柔的眼眸里,她心下微微一动,笑了笑,说:“顾清野,以前有人说我是麻烦精。”

顾清野对上她的目光,也笑了笑,说:“我不怕麻烦,我和他不一样。而且,晚晚,你很好,一点儿也不麻烦。”

他的话好像意有所指,江晚晚一时慌张,连忙将目光挪开,竟然觉得耳根子都有些烫。

过了好久,她才偷偷掀起眼皮看顾清野,总觉得奇怪,以前明明觉得顾清野是好拿捏的,怎么现在她觉得自己才是好拿捏的那一个呢?

5

江晚晚的戏份在冬天杀青,可导演又要她补拍一场落水的戏,经纪人不同意,江晚晚却说没事儿,反正拍完就能好好休息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拍完那场戏以后她就感冒了,经纪人埋怨她,说:“早和你说了你不听,请个替身而已,多容易的事,你非要自己下水。”

江晚晚鼻子有些堵,脑袋也昏昏沉沉的,说:“本來也不是多辛苦的事,是我这几年被你们娇惯得太过了。”

她是童星出身,大红以前也吃过许多苦头,被导演奚落,被同期的演员排挤,以前能吃的苦,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经纪人说不过她,只能任由着她去。

她脑子昏昏沉沉的,送走了经纪人就躺上床睡了过去。江晚晚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她被敲门声惊醒的时候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透过可视门铃的屏幕,看见了戴着鸭舌帽的顾清野。

他怎么来了?江晚晚的身体比脑子行动更快,手已经触上了门把手拧开了门。

“有事吗?”

顾清野低头看着她,确认她无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哑着嗓子说:“导演说庆功宴联系不上你,我也给你打了许多电话,你都没接。”

江晚晚这才想起还有庆功宴,抓了把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身体不太舒服,睡着了,可能没听见……”

她剩余的话因为顾清野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咽了下去。

他俯身抱住她,大概是在外面站得太久,他身上也带了非常浓重的凉意。

江晚晚觉得自己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瞬间几乎无法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顾清野,你做什么?”

顾清野抱着江晚晚,却不敢太用力,像是极力克制,连声音都带了微微的颤抖。

“我联系不上你,所以很担心……”

江晚晚心头悸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推开他,只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轻声说:“我没事的。”

其实,顾清野很早就见过江晚晚。

早在许多年前,也就是江晚晚大火的那一年,他那时候在横店跑龙套,有时也做替身,母亲早就指着他额头骂过他的,叫他别做青天白日梦。可顾清野不信,一狠心一个人南下,籍籍无名过了好多年。

江晚晚那时演亡国公主,他做男主角的替身,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人人都想着红,都想着往上爬,那是名利场,谁会在意一个替身呢?

可江晚晚会。

她递给受伤的他一管药膏,他看着那管药膏有些愣怔,一抬头就对上了江晚晚微笑的脸,她笑吟吟地说:“你脸上受伤了,用这个不会留疤,你长得这样好看,又肯吃苦,以后一定会红的。”

顾清野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伸手将药膏接过来,那管药膏他一直没舍得用。这些年里,他一直关注她,看她的消息,她的新闻,看她一路风光,星途璀璨。

后来又过了许多年,他终于光明正大地来到她面前,和她演对手戏,对她说:“你好,我是顾清野。”

6

顾清野终于松开了江晚晚,他低头看她的面容,才开始懊恼自己刚才的失礼。

江晚晚低着头有些害羞,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自己以为的那句话。她抬起头看顾清野,发现他竟然有些走神,她皱了皱眉,有些恼,说:“顾清野,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莫名其妙地跑到我家来,又莫名其妙地抱我这么久,现在竟然不想负责?”

顾清野被她一连串的话问得愣了愣,听清她说什么时终于忍不住笑了,只是一瞬又淡了下来,轻声问:“我知道你住院那天付连山来看过你,他走以后你站在小阳台外看了好久的星星,那天夜里夜风那么凉,你又穿得那么单薄……”

他眼睛深邃,看她的眼神十分认真。他沉默了一会儿,兜兜转转说了这么一大串也只是想问:“晚晚,你当时在想什么呢?”

是在想付连山,还是从前的旧事?

是忘了付连山,还是夜里辗转反侧始终忘不了付连山?

江晚晚听了顾清野的话,才想起那天夜里和他相似的身影,原来那个楼下的人真是顾清野。只是她那天夜里到底在想什么呢?她想了许多,从最开始和付连山在一起开始想,最后竟然想到了顾清野。

她记得顾清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非常紧张,藏在身后的手都忍不住发抖。还有那天的大火,他冲进来救她……他十足的温柔,对她又十分体贴,许多次,江晚晚都在心里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喜欢她呢?

只是不等江晚晚说话,顾清野又说:“只是晚晚,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江晚晚对上顾清野的眼神,脸颊竟然红了又红,好半天才小声道:“不愿意还让你抱?”

江晚晚早知道这段恋情瞒不住,可没想到最先找到她的竟然是付连山,他已经是动了大怒的模样,说:“江晚晚,你如今倒十分有本事,演部戏还能交个男朋友?”

江晚晚实在不知道他有什么资格冲她发火,她笑了笑,说:“付先生,你是以什么立场问我呢?”

付连山被她气得连连说了几个好,她转身就要走,却听见付连山在她背后说,“江晚晚,你别忘了,是谁把你捧到如今这个地位的。”

威胁?

付连山这样说,江晚晚也真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认真地看着付连山的面容。明明是她从前爱慕的、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如今竟然觉得这样陌生。

江晚晚勾了勾唇,说:“付连山,我从前竟然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现在想起来……也怪叫人恶心的。”

说完,她转身离去,再不顾付连山在她身后说了什么。

江晚晚出来时,天已经灰蒙蒙的了,远处的乌云黑压压一大片。

“江小姐,能和你谈谈吗?”

她抬起头,看着来人愣了愣,是顾清野的经纪人,她曾经见过的。

7

天哥找顾清野谈话,他看着面前沉默不言的顾清野,说:“清野,你知道你身上挂了多少个代言吗?一旦你的恋情曝光,影响你的商业价值,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吗?”

天价违约金,粉丝脱粉回踩,顾清野知道的。他低头沉思了好久才说:“随便吧。”

天哥被他气得不轻,还想说什么却又听见顾清野继续道:“这些年我所做的一切努力,我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靠近她,我不会放弃的。”

天哥沉默着看了顾清野好久,终于叹了口气,说:“你先回去吧,公司那边我暂时帮你瞒着。”

直到顾清野走了好久以后,江晚晚才从暗处出来,天哥给她倒茶,叹了口气,说:“您都听见了吧。”

江晚晚喝了口茶,苦涩的味道從舌尖弥漫开来,她点了点头,说:“听到了,所以呢?”

她看着天哥,说:“你是想要我主动离开他,是吗?”

天哥看着江晚晚,观察她的表情,却拿捏不准她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咬了咬牙,说:“是,江小姐,我希望您能离开他。顾清野这样的草根出身,凭借自己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艺人和你不一样。”

江晚晚有些想笑,将茶盏搁回原处,问:“有什么不一样?”

天哥看了她一眼,说:“江小姐,恕我直言,您童星出身,十八岁就大火,此后又一直有人力捧,或许根本不知道像顾清野这样的艺人,能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

“您各个奖项都拿了——大满贯,也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您,您年轻却有资历,可顾清野不一样。他没有资本撑腰,实力也不算多拔尖,他输不起。他虽然想做演员,可您也知道他的境况,比起演员他更像偶像,他只有粉丝,他靠着粉丝,靠着阳光、温暖的男友人设吸引流量,一路走到今天,他当然可以喜欢您,只是不能没有职业操守,他赚这一份钱,就不能对不起代言的商家和粉丝。”

江晚晚没有说话,看着不远处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久,她才对上天哥的眼神,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会放弃顾清野的。”

江晚晚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可她看着顾清野竟然觉得有些不忍心。

诚如天哥所言,顾清野还在上升期,别的男艺人这时候都兢兢业业害怕出错。经纪人也和她说,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像顾清野这样的偶像,有很多非常极端的粉丝,她们把顾清野当星星,当光来追逐,她们用自己的想象力美化顾清野,容不得他一丝的不完美。

江晚晚有些失神,轻声问:“那怎么办呢?”

“等。”经纪人说,“等他的粉丝长大,意识到顾清野不是完美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吃喝拉撒,会有喜欢的人。或者等顾清野成长,等到他不再是偶像,等到他走到和你一样的高度。”

顾清野最近回来总是一脸倦容,江晚晚看着他竟然觉得有些难过,她轻轻抱住他,说:“我们就先分开吧。”

顾清野僵了僵,好久说不出话来,只能轻声问:“为什么?”

她忍不住想哭,说:“我不想让你后悔。”

是真的不想他后悔,他还年轻,还有无限可能。

江晚晚虽然这样想,却又在心里忍不住遗憾。他努力这么久才来到她面前,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他,他们才在一起这样短暂的时光,却又要分开。

她说:“顾清野,谢谢你那么努力来到我面前,我心里觉得很高兴,所以这一次换我来等你,多久都等。”

8

江晚晚远赴国外,对外宣称是求学。

她所在的国家和国内有时差,她深更半夜看国内的直播时觉得有些恍惚。竟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江晚晚透过手机屏幕看顾清野,他比以前瘦了很多,穿着黑西装,步子沉稳,面对镁光灯谈吐大方。

和江晚晚分开的第四个年头,他又提名了影帝。顾清野已经三十出头,整个人越发显得成熟稳重。

江晚晚买最早一班的航班回国,她受邀作为神秘嘉宾颁发影帝奖项,然后她念出了他的名字。

顾清野一步一步从台下走上来,故人依旧,却恍若隔世。他接过话筒,如今应对这样的场面已经得心应手。

这是他第三次提名影帝,但此前似乎总是差了一点儿运气,到今年才真正拿下这个奖项。

顾清野拿了影帝,江晚晚比他还高兴,在后台几次热泪盈眶,只是她仔细想想,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顾清野到底是为什么对她这么冷淡呢?

江晚晚朝顾清野那边望去,他那里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人人都忙着祝贺他。江晚晚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也不能全怪顾清野不来找她,只是他现在实在是脱不开身。

颁奖礼后,顾清野剧组庆功,也顺便拉上了江晚晚。只是她沉寂四年,人气早已大不如前,如今又有顾清野这样炙手可热的影帝在,哪儿还有人顾得上她?

别人顾不上她也就算了,问题是顾清野为什么也不考虑她的感受?她只得一个人坐在一旁喝闷酒。席间,有导演打趣顾清野,说:“清野年岁也不小了,这几年拼事业就没打算找个女朋友吗?”

江晚晚听到这个忽然来了劲儿,连忙竖起耳朵听,却见顾清野淡淡瞥了她一眼,说:“我有女朋友了。”

江晚晚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

不可能,不可能才对,他明明那么喜欢她,而且他的每一条新闻她都看过,他一心都在工作上,连绯闻都少之又少,怎么可能呢?

可他明明对她这样冷漠,江晚晚只觉得自己太蠢了,又骄傲又自大,她凭什么笃定顾清野就会等她这么久呢?

随即,她听见席间有人调侃道:“原来我们顾影帝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啊!”

江晚晚原本兴冲冲地回国,可现在只有灰溜溜地离开。只是她刚离席没多久,顾清野也借口出来了。江晚晚气大得很,说出来的话也酸:“你来做什么?你女朋友不生气吗?”

顾清野淡淡地看着她,但到底没绷住,笑了出来,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自己的醋也吃?”

江晚晚又气又委屈,撇了撇嘴差点儿哭出来,说:“还说喜欢我,那之前跟我装什么?我还以为你是个负心汉呢!”

顾清野看了她好久,然后叹了一口气,才轻轻抱住她,说:“因为我气你离开那么久,可我更气我自己,从前没有能力留住你。”

“晚晚,我很想你。”

江晚晚鼻子一酸,縮在他怀里,小声说:“顾清野,我也好想你……”

9

顾清野和江晚晚的恋情上了热搜,有CP粉在底下激动地发言,说:“我四年前就嗑这对儿了!”

竟然已经过去四年了。

江晚晚总觉得抱歉,对顾清野说:“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顾清野挑了挑眉,问:“什么意思?”

她将手轻轻落在他脸上,说:“好像一直是你在靠近我,我什么也没做过。”

顾清野听了她的话,沉默了好久才轻声说:“晚晚,你什么也不用做。以后也不用再为我停滞,你只要做你自己,我会永远爱你。”

他说完这些话,发现她并没有回应,低头一看,她竟然已经睡过去了。顾清野哑然失笑,却又忍不住拨弄她额前的碎头发。

他想起了一些和江晚晚有关的往事。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第一次和她说话的时候;第一次拥抱她、吻她的时候;以及他下定决心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这些年,他经历过很多,吃过许多苦,也变得八面玲珑,圆滑起来,他真的改变了很多,只有心里那个人,从来没有变过。

这么多年,一如初见。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晚一秒心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