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线女保镖

娇好

脱线女保镖

简介:宋唯一是人气漫画家许晔的贴身保镖,她陪着许晔出入机场,参加各种活动,兢兢业业地工作,负责许晔的人身安全,压根儿没料到许晔会得寸进尺,竟然还要求她对他的心负责,这明明不是女保镖该做的事情!

1

“小心!小心!”

“别挤!别挤!”

S城的机场内,宋唯一像老母鸡护崽一样张开手臂,挡住汹涌而来的人群,而被宋唯一等一众保镖保护着前行的男人正戴着蓝牙耳机,双手插兜朝安检口走去。

被里里外外围住的男人不是当红的男演员,也不是新出道的男团偶像,而是最近火起来的漫画家——许晔。

前不久微博上连载的漫画《乌鸦恋人》就是他的处女作,因为有趣的剧情和出众的画功,这部作品发布没多久就爆红了,之后许晔更是凭借高学历和高颜值吸粉无数,于是很快就从不知名的小画手跃升为人气漫画家。

粉丝们眼看许晔就要检票离去,像老母亲叮嘱孩子一样,不知疲倦地朝许晔喊着:“记得好好休息,好好吃饭!”

许晔转身朝粉丝们鞠了一躬,示意他们回去,这才准备登机。

花钱请来的临时保镖也都各自散去,只有宋唯一跟着许晔上了飞机。飞机上,宋唯一卸下全副装备,终于露出她的样貌。

许晔的助理大路看着她摘下来的口罩、帽子和墨鏡,笑道:“小宋比阿晔捂得还要严实。”

“那可不,我怕抢了老板的光芒。”宋唯一嬉皮笑脸地说道。

这话换作谁来说都惹人嫌弃,偏偏宋唯一有资格这么说。她虽身为身手不凡的女保镖,但生来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天生的桃花眼,一笑就露出来的梨涡,随时都能摄人心魄。

靠在椅背上假寐的许晔听到她说的话,没开口反驳,他睁开眼瞥了眼有说有笑的两个人,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要睡了。”

宋唯一会意,立马捂上嘴示意不再说话,还摆手让大路安静下来。大路笑着点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许晔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开口说道:“大路,我跟你换个位置,窗边有光,睡不着。”

大路瞄了眼他手里的眼罩,默默地站起身,和他换了位置。

坐到宋唯一和大路中间的许晔,心情总算舒畅了,他把脸侧向宋唯一的方向,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宋唯一,好好保护我,我要睡觉了。”

见宋唯一点头如捣蒜,许晔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2

从S城回来后,许晔开始闭关创作新的作品。他习惯独立创作,自己构思剧情,自己画,所以连漫画的脚本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

这天,许晔正在专心写脚本,听见门铃响,以为是大路,打开门看却到拎着外卖的宋唯一,他猛地把门关上。站在门口的宋唯一还没反应过来,门又打开了,重新出现的许晔已经打理好了头发,他似漫不经心地问她:“你怎么来了?”

宋唯一举起手里的外卖,对他笑道:“来投喂你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差点儿让好不容易克制住紧张的许晔破功,他迅速转过身,随手一指,说:“那你放到餐桌上吧。”

宋唯一见他肯让自己进去,就颠儿颠儿地跟在他身后,进屋看到他沙发上的平板和笔,激动地问道:“已经开始画新作品了吗?”

“还没,正在构思剧情。”许晔打开外卖,发现是他喜欢吃的奶油意面,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那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完成?”宋唯一紧追不舍地问道。

“还不确定,还在写脚本,没那么快的。”许晔嚼着面条回答道。

宋唯一点了点头,在桌边坐下撑起手肘托腮看着他。许晔吃得认真,全然没发觉嘴角边沾满了面酱,浅棕色的面酱在他雪白的肌肤上尤为明显。他的皮肤怎么能跟婴儿的皮肤一样毫无瑕疵呢?宋唯一托着腮看着,完全入了迷。

许晔见她不说话,抬眸看过去,发现她含情脉脉的眼神,“喀喀喀……”他激动得差点儿被面噎住。

从进门到现在,宋唯一问的问题都是关于他新作品的,看似是对他的新作品感兴趣,但许晔并不这么想。她是他的粉丝,想看他的新作品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她为了这个目的特意来他家就很不正常。

而她此时此刻的眼神更是出卖了她,许晔恍然大悟,宋唯一该不会是喜欢他,打算跟他表白吧?是了是了!粉丝很容易爱上自己偶像的!

许晔放下筷子,看向坐在对面的宋唯一,问道:“说吧,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他打算给她一次机会,成全她的喜欢。

“你怎么知道?”宋唯一没料到这么快就露出了马脚,她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吞吞吐吐地问道,“真的……真的想说什么都可以吗?”

果然跟他猜的一样。许晔会心一笑,忍不住诱导她:“当然,而且我不会拒绝你的。”

宋唯一嘴唇翕动,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大着胆子说道:“老板,你什么时候给我发工资?已经拖了半个月了。”

就这?许晔好半天没缓过神来,他看着她真诚的眼神,气不打一处来,敢情她根本没有打算跟他表白?

宋唯一虽然察觉出他的不满,但为了工资,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老板,你就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分上,把工资给我吧!”

许晔揉了揉眉心,打开手机给她转钱。他并不是故意拖欠宋唯一的工资,而是忘了发工资的日期。之前他的身边只有大路,大路是他的发小,向来不催他工资的事情,所以他一般想起来就结一次,倒是忘了新录用了她。

许晔发完钱,看到宋唯一展露的笑颜,一时又觉得心疼:“你还要养弟弟和妹妹吗?”

“啊?”宋唯一反应过来,咧嘴笑道,“不是不是,是我养的小猫和一只五十来岁的老乌龟,它们两个吃的东西可贵了,我都快养不起了。”

敢情这就是所谓的“上有老,下有小”?许晔的脸色沉了下来,偏偏宋唯一浑然不知,还得寸进尺地说道:“老板,我看你发朋友圈说打算去健身,看在我这么穷的分上,你不如再雇我当健身教练吧,打包价,很便宜的。”

许晔看她撩起袖子秀肱二头肌,阴沉的脸顿时红成猪肝色,他忙拦住她的手,生怕她下一秒就掀起衣服给他看马甲线,于是直接把她轰了出去。

3

“这一组,做三十个。”

傍晚,健身房里,许晔做完最后一组哑铃,满头大汗,双颊泛红,像极了新鲜多汁的水蜜桃。

宋唯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水珠从他湿润的唇边滑落到分明的下颌线,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唇。许晔察觉到她的视线,打量了一眼自己,问她:“怎么了?”

偷看被当场抓包,宋唯一一时间手足无措,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看你还有力气,不如加时再练练?”

许晔面如黑炭,他就不该在得知她为了赚钱要做武术替身时,一时心软答应雇她做健身教练,这厮为了赚钱,天天想给他加时。

“不加!”许晔不容分说地拒绝道。

“老板,我这是为了你好。前不久,柠檬公司有个画手就因为久坐不运动,颈椎出了问题,现在被迫停更了。奇彩公司之前也爆出过画手过劳死的消息,你这个行业要多运动。”宋唯一苦口婆心地劝着,“欸,这么一说,三大动漫公司,除了‘漫心,其他两家都出过这样的事儿呢!”

许晔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宋唯一诅咒他就算了,还提起他最不想听到的公司——“漫心”。

漫心动漫公司是国内最出名的三大动漫公司之一,其名气和实力遥遥领先于其他两家公司,但许晔对它没有好感,因為他最引以为傲的作品——《乌鸦恋人》被“漫心”毫不留情面地否定过。

其实,许晔之前看过“漫心”的很多作品,也是“漫心”的忠实粉丝,他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漫心”上连载。所以他完成《乌鸦恋人》后,只投给了“漫心”的编辑。

在满怀期望的等待中,他收到的不是过稿消息,而是满是嫌弃的退稿回复,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漫心”编辑发给他的回信上写着:“不要拿这种画稿来浪费我的时间。”更可笑的是,《乌鸦恋人》在微博上红了后,“漫心”的编辑为了利益想跟他签约,还谎称之前的回复是不小心发错了的。

“没有爆出来不代表没有。”许晔面无表情地说道。

宋唯一没察觉出他心情的变化,自顾自地说道:“应该不会吧?‘漫心是大公司,我听说他们家的画手不仅福利好,压力也小。”

许晔挑眉看看她,道:“以后别在我面前提‘漫心。”他甩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许晔的表情写在脸上,这次显然是真的动怒了。宋唯一不敢再多嘴,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离开了健身房。

4

许晔闭关后,多了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天,他打算去自己长期资助的流浪动物救助中心看看。

宋唯一收到消息后赶到许晔身边,没见到大路,她不免诧异,毕竟许晔之前的私人行程都会带上大路。许晔像是知道她想要问什么,径自解释道:“大路最近忙着谈恋爱,没时间。”他没跟宋唯一说实话,其实他是故意不让大路来的。

宋唯一没有多想,乖乖地跟着许晔去了救助中心。

爱亲近人的狗狗们看到许晔和宋唯一,团团将他们围住撒娇。宋唯一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她小时候被狗咬过,心里有阴影。许晔没留意到她的反应,他摸着其中一只狗狗的头认真地听工作人员作介绍。

救助中心时不时会有爱心人士来投喂流浪动物,除了许晔和宋唯一,今天还来了两位女生,她们恰好是许晔的粉丝,看到许晔出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许晔大大你好,我们是你的粉丝。”两个女生争着凑到许晔身旁说,“我们买了几袋狗粮,放在车子的后备厢里,太重拿不过来,你能不能帮我们一起搬进来呀?”

粉丝请他帮忙无非是想借此机会多跟他接触,许晔没少遇到这种情况,除了个别无理的要求,他一般都会答应。许晔正准备开口说好,宋唯一抢先一步说道:“老板,你别搬了,我力气大,我帮她们搬。”然后忙不迭地拉着她们去干活了。

许晔看她没用几分钟就把狗粮搬了进去,不禁勾起了嘴角,她今天倒是积极。

两位粉丝不甘心错过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回来后,她们又邀请许晔一起去给猫梳毛。

“许晔大大,我们还需要一个人手,你也过来吧!”

“我来我来!”宋唯一撂下最后一袋狗粮,急急忙忙把手举了起来,压根儿没给许晔答应的机会。

许晔眯着眼看她,眼里满是探究,不过也就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就猜到宋唯一今天为什么这么反常了,他看着宋唯一拉着粉丝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了。

两位粉丝对他的喜欢溢于言表,明眼人都看得见,宋唯一显然也不例外,她又是拦着他去搬狗粮,又是挡着他去给猫梳毛,摆明就是不想让他跟粉丝有过多的接触。许晔心想,宋唯一果然心里有他,恐怕是碍于诸多因素,才不敢把这份喜欢说出口,既然如此,那他勉为其难找个机会跟她告白好了。

而兴高采烈离开的宋唯一,不知道许晔已经胡思乱想到这种境界,她不过是想找借口离狗狗远点儿罢了。猫棚里,宋唯一蹲着身子给小猫梳毛,猫咪享受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她紧绷的心也慢慢放松下来。

5

许晔的告白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新的一轮签售会又开始了。

签售会现场,宋唯一找大路核对完现场流程的安排,还跟他谈论起签售会宣传存在的问题。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许多大路之前没发现的问题,大路跟发现宝似的连连夸赞她。两个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全然没察觉到许晔慢慢蹙起的眉头。

许晔冷冷地咳了几声,吩咐宋唯一:“你去问问负责人外面的安保做好没。”宋唯一微微颔首,出去检查现场的安排工作了。

外面,粉丝们早早地排好了队伍,宋唯一绕场走了几圈,没有发现问题,正准备返回后台,身穿蓝格子衣服的男人突然挡在她面前,喊她的名字。

宋唯一没想到方明易会来,还把她认出来了,她明明里三层外三层罩得严严实实。

“宋唯一,你真的要抛下我不管吗?”方明易一开口,周围的人纷纷露出好奇的目光,看向宋唯一。

宋唯一窘迫地低下头,她左躲右闪,拉着方明易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气恼地问道:“你来干吗?”

“我来干吗你还不知道吗?你现在有许晔是不是就想放弃我了?你明明知道我离不开你!”

方明易不过是个刚成年的男孩子,委屈巴巴的样子惹得宋唯一十分心疼,原先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她忙低声哄他。

许晔没想到自己上个厕所出来就听见宋唯一对一个男生温声细语地说:“我当然不会抛下你,你乖乖回去,我迟早会回去的。”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忍住怒意朝宋唯一喊道:“宋唯一,你过来。”

宋唯一听到许晔的声音,吓得哆嗦了一下,她不知道刚刚还在后台的许晔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偏偏方明易瞧见了许晔,还怒气冲冲地瞪他。她急得冷汗直冒,生怕方明易对许晔说些什么,于是丢下一句:“老板,我送个朋友出去,等下就来。”然后没等许晔开口说话,就自顾自地拉着方明易往大门口走去。

许晔站在原地,看着宋唯一渐行渐远的背影,深棕色的眼眸暗了下来,宛若死水般沉寂。

哄走方明易后,宋唯一忐忑不安地回到许晔身旁。许晔见她回来,什么话都没说。她本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直到签售会结束,在回酒店的车上,许晔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刚刚那人叫什么?”

宋唯一呼吸一窒,许晔该不会知道方明易的身份了吧?要是他知道方明易是漫心公司的画手,那她的身份岂不是迟早也会暴露?宋唯一深知此时此刻绝对不能说出方明易的笔名,她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他叫方明易,怎么了?你认识吗?”

许晔没说认识,只闷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谈的男朋友?”

宋唯一呆愣住,她没料到会产生这种误会,差点儿把刚编好的谎话都忘了,于是磕磕巴巴地回答道:“他不是、不是我的男朋友!他之前在我这里学过跆拳道,今天见到我就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许晔冷笑了一声,显然不相信她的话,他用不带一点儿温度的眼睛扫了她一眼,问道:“是吗?原来现在学跆拳道的学生和老师之间,会说那么肉麻的话呀?”

难怪他会无缘无故产生这种误会,原来他听到她和方明易说的话了!宋唯一的心态崩了,被老板当面揭穿谎言,她还能干下去吗?见过大风大浪的宋唯一清楚地意识到,现在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撒谎了!于是她马上镇定下来,面不改色地看着他,说道:“如果我跟你说在特殊情况下是会的,你相信吗?”

闻言,许晔的心口就像被棉花堵住一样难受,他气她不说真话,又气她和别人暧昧,但质问的话终究一个字都没说出口,因为他没有资格。许晔心情烦躁地拿起手机,微信上堆满了从昨晚到现在的消息,他随意地扫了一眼,正巧看到漫心公司名叫“栗子”的编辑又给他发来签约的消息,他紧皱着眉心把她拉黑,闷声说道:“我要下车,在路边停车。”然后看了一眼宋唯一,赌气似的威胁道,“谁也别跟来!”

宋唯一其实没想跟下去,许晔一下车,她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忙对司机说道:“快开车!”生怕他反悔似的。

坐在副驾驶位上看戏的大路笑出了声,他同情地看了一眼被甩在身后的许晔,笑道:“小宋,你该不会还没发现阿晔的心思吧?”

宋唯一听了有些晃神,问:“你说什么?”

6

经过大路的“点化”,再结合许晔的反应,宋唯一如梦初醒——许晔喜欢她。得知这个事实的宋唯一陷入了苦恼,这简直比撒谎被当面揭穿还要难办!

宋唯一对许晔不是没有好感,她喜欢有虎牙的男生,喜欢皮肤白的男生,也喜欢画漫画的男生,而这些许晔恰好统统满足,她顾虑的是她的真实身份。

宋唯一也叫“栗子”,她是漫心公司的漫画编辑,曾经无情地将许晔的作品退掉过。

当初,她在邮箱里收到了不符合收稿要求的漫画,客客气气地退掉了,结果对方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连续几天将改名后的原作品重复地给她发来,恶意增加她的工作负担。她不免生气,于是义正辞严地写了封退稿邮件,还将对方拉黑了。

在气头上的她根本没发现自己发错了人,直到后来又收到相同的漫画,她才反应过来,忙把许晔从黑名单里拉出来,自然而然看到了火爆网络的《乌鸦恋人》。她追悔莫及,一心想挽回,可许晔已经对她不理不睬了。无奈之下,她听闻许晔要招保镖,于是二话不说报了名。

许晔对栗子和漫心公司恨之入骨,现如今连微信都拉黑了,她不敢想如果许晔知道她就是栗子,知道她拐弯抹角地来欺骗他,他会气成什么样。宋唯一深知捂紧小马甲的重要性,她不敢冒险,所以她决定装傻,可许晔显然连装傻的机会都不给她。

周末傍晚,许晔最后一场签售会圆满落幕,一行三人收拾好,准备去餐厅吃饭。因为地摊经济的活跃,路上遇到不少摆摊的生意人,许晔的脚步停在飞镖摊位前,他喊住宋唯一,说:“你玩儿飞镖不是很厉害吗?来试一试吧,我想要看看神秘大礼。”

宋唯一随着他的视线看到摊位上写着:正中靶心就可以获得一份神秘大礼。她也好奇,于是撸起袖子玩儿了起来,扔出去的飞镖“唰唰唰”几下几乎全中红心。

摊位的老板高兴得直鼓掌,完全没有因为遇到高手会亏本而伤心,还喜笑颜开地夸她:“小姑娘,厉害呀!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拿奖品。”

宋唯一见老板迫不及待的样子,心想奖品肯定不值什么钱,但她看许晔一脸期待,不忍心打击他,只好憋住心里话。

老板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后面拿出一个大大的礼品盒,擱到宋唯一的面前:“小姑娘,这份大礼就是你的了。”

看着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本来不带一点儿期待的宋唯一一下子就被吊起了胃口,她搓了搓手,急急忙忙地打开。盒子里没有她意想之中的奖品,而是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恭喜小主获得“许晔女朋友”卡,从即刻起,你就是许晔的女朋友啦!该卡自动生效,终生有效哦!

宋唯一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许晔挖的坑!她急忙丢开卡片,想说不要了,可摊位老板早就溜了。她抬头去看,不仅看不到摊位老板的身影,就连跟来的大路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附近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她只好硬着头皮跟旁边的许晔说道:“这个奖品太贵重了,我感觉自己配不上。”

“你凭实力赢的,怎么配不上?”许晔捡起她丢开的卡片塞回她手里,看着她的眼睛道,“我知道你喜欢我,喜欢我就早点儿说,因为我也喜欢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满脸愕然的宋唯一看到了他露出的两颗虎牙,小小的、尖尖的,她的心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原先做好的心理防线统统被击垮,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没有。”

许晔低头凑到宋唯一面前,看着她慢慢红起来的脸颊,心里跟明镜似的,笑道:“没有什么?”

许晔的脸离宋唯一很近,她能感受得到他的气息落在她的肌肤上,她羞得连连往后退,解释道:“没有喜欢——”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了。

许晔吻得很轻,像羽毛轻轻掠过她的唇,这个吻结束得很快,但是唇瓣上酥酥麻麻的感觉惹得宋唯一蠢蠢欲动,她恍恍惚惚听见许晔说道:“宋唯一,不许撒谎。”一句话让她彻底败下阵来,饶是她再怎么善于掩藏,面对许晔的告白,她还是迟疑了。

7

宋唯一成为许晔女友的第一天,许晔满心欢喜,在朋友圈里发了张飞镖摊位的照片,还配上文字:女朋友玩儿飞镖好厉害,一下子就赢了大奖,羡慕!

大家纷纷给他点赞,知情人士大路看到后,果断给他发了“不要脸”的表情。

宋唯一成为许晔女友一周后,他们去滑雪场滑雪,当天许晔在朋友圈发动态:女朋友滑雪好厉害,滑雪场好多人问她是不是滑雪教练,想让她教一下,而她统统回绝了,她只想陪我。”

这段时间,许晔频繁秀恩爱,朋友圈的朋友们早已习以为常,纷纷麻木地点个赞,不再评论。而知情人士大路照旧给他发了个“不要脸”的表情,明明是许晔吃醋,帮小宋拒绝的!

这天,许晔像往常一样约宋唯一出去玩儿。

“明天光明广场有漫展,去不去看?”

宋唯一内心“咯噔”了一下,说:“明天漫展第一天,肯定很多人去,不是举办三天吗?我们后天再去吧!”许晔当然说好,宋唯一高兴地挽起他的手臂,说:“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天好好休息,后天一起去玩儿!”

按照约定,漫展第一天,许晔果真没去,他闲得无聊在网上看漫展的消息,偶然刷到一张路人发的图片,图片里有个戴口罩的女生十分眼熟,许晔慢慢放大图片,没过几秒,立马从床上弹起来,这不是宋唯一吗?!

许晔忙把图发给宋唯一看,可迟迟没有收到她的回复,他耐不住好奇,去了漫展,根据图片的信息很快找到了展位。

展位上,“漫心”二字赫然入目,许晔看着戴着口罩的宋唯一忙前忙后,熟练地招呼前来的粉丝,帮她们跟作者拍照,而坐在她旁边的作者就是许晔上次见过的男人——宋唯一口中跟她学跆拳道的学生。果然当时她说的是假话,那个叫方明易的男人很明显是“漫心”最近新捧的画手。许晔杵在人群中,听见有人问宋唯一:“栗子姐姐,我能不能跟你合个影?”他顿时了然,宋唯一就是漫心的编辑——栗子,难怪她在他身边从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还熟悉签售会的各种安排,并且总是在他耳边夸赞“漫心”……

回忆里的种种细思极恐,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地在骗他!

“我叫宋唯一,是许晔大大的头号粉丝,今天来应聘保镖,就是担心其他人不能好好保护他,我想好好保护他。”

“我会跆拳道、泰拳和散打,擅长飞镖和射箭,能力不比男的差,真的!要是不信,我现在可以出去跟外面的大哥们打一架证明一下!”

许晔想起初见宋唯一的那一天,她来应聘他的贴身保镖,满脸真诚地说出这番话,让躲在暗处的他再也挪不开步伐。他不过是顺道来看看招的保镖是什么样的,怎么也没料到会有女生来应聘。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扎着高马尾笑盈盈地站在那儿,扬起的嘴角边有两个可爱的梨涡,明明是美艳夺目的长相,笑起来却天真烂漫,他的心泛起涟漪,看她的目光迟迟不愿移开。

因为这一眼,他动了心,把原本不合适这个岗位的她留在了身边。因为喜欢,他从未怀疑过她说的话,他相信她是他的粉丝,她是真的一心想要保护他,而现在赤裸裸摆在许晔面前的事实,将所有的信任土崩瓦解。

8

宋唯一看到解雇合同是在展会结束后,她忙完展会的事情,切了微信小号,才看到许晔发来的消息。手机脱离她的手心,“吧嗒”一声掉落在地。

宋唯一按照许晔的吩咐赶到他家时,已经是深夜,他急匆匆找她谈解约的架势,让宋唯一愈加不安。她在门口踌躇徘徊,始终没有勇气敲门,最后还是许晔打开门,冷冰冰地问她:“你打算在门口站多久?”她才小心翼翼地进去。

屋内,尴尬沉重的气氛充斥在各个角落,宋唯一局促地站着,不敢先开口,还是许晔率先打破沉默,沉声问她:“没什么想说的吗?”

宋唯一知晓他大概已经知道真相,不然也不会提出解约,她攥着衣摆始终不敢看他,低着头怯怯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骗你。”

简简单单的道歉,没有一句多余的解释,让还在期待她会请求原谅的许晔更加难受,他一言不发,把合同丢到沙发上。

宋唯一抬眸看他,他的一双寒眸紧盯着她,她以为他是想迫不及待地跟她解约,生怕忤逆他的意思再让他生厌,立马拿起合同,看都没看就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

许晔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怒意再也抑制不住,他抢过合同丢在地上,一把抓起她的手,把她带进自己怀里,捧着她的脸用力地吻住。

他将所有的情绪化成暴风雨般的吻尽数落下,她的呼吸全被夺去,直到她实在撑不住,软绵绵地倒进沙发里,他才停下来。

他抱着她喃喃问道:“宋唯一,为什么你这样骗我,我还是忍不住喜欢你?”

原来猜到来龙去脉的许晔虽然生气,可从没萌生过让宋唯一离开他身边的想法。他遇上她时一见钟情,爱上她后无法自拔,就算她再怎么骗他欺他,就算她从未跟他说过半句真话,哪怕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也不是真心的,他也会原谅她。

宋唯一听到他说的话,之前的不安瞬间消失,她艰难地抽出被他束缚在怀里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道:“我也喜欢你。”

接着,她告诉他那封邮件是个误会,也跟他解释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始末。一开始,她确实是为了弥补工作上的疏忽而去应聘他的贴身保镖,她谎称是他的粉丝,旁敲侧击提及“漫心”,留意他新作品的进展,都是为了达成签约的目的。

但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她慢慢对他产生了别的情愫,不知不觉地关注他。他笑的时候会露出尖尖的虎牙来,她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他生气的时候像奓毛的猫,龇牙咧嘴看似很凶,但只要她顺着他的意,他的气很快就消了。

她告诉许晔,她动机不纯地接近他是真的,难以控制地喜欢上他也是真的。许晔的心底炸开了花,他抬头看她,眨着满是光的双眸道:“宋唯一,我说过,不许撒谎。”

“我没……”她未说完的话彻底淹没在缠绵的吻里。

番外

许晔签约“漫心”后,很快就进了宋唯一的作者群,他的到来,顿时让原本安静的群沸腾起来。大家纷纷表示欢迎,唯有方明易看他不顺眼,想要給他一个下马威。

“@许晔,你认识栗子没几个月吧?”

方明易的群名是网名,许晔没多想,诚实地回答道:“半年不到。”

“那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在群里问我,我跟栗子认识快三年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扰栗子了。”

许晔这时反应过来这人是在显摆,他回应道:“那倒不必,我问我女朋友很方便的。”

方明易气得当场自闭,宋唯一竟然跟许晔在一起了!

这事后来也不是什么秘密,许晔新作出来的当天,就正式在社交平台上官宣了,而社交平台也因此差点儿瘫痪。

宋唯一担心恋情会影响他的前途,不免担忧地问:“你怎么选今天公布?”

许晔拥着她,笑道:“因为今天发布作品,大家对我的关注度比任何时候都要高,我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喜欢你。”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脱线女保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