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殿下

鱼十青

冷面殿下

简介:初遇时,她只觉得赵王是最冷漠桀骜之人,她隐藏身世之谜在赵王府卧薪尝胆,更觉得他城府极深且专横霸道。青楼遇刺、贤王被囚、赵王大婚……一桩桩皇家秘事仿佛被谁暗中操控。迷雾重重中,他总能护她周全,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冷血的男子,他对她到底是何心思?

【壹】

肇庆廿三年,两广之地已旱三年,饿殍盈地,饥民流窜,朝廷开仓赈灾,以慰民心。

宋星蕊就是那年初次遇见秦朗和秦越的。那时,她随饥民流窜到了兖州城,在城门口领着朝廷的救济粮。

正是乍暖还寒时节,抽出新芽的嫩柳树下,素白衣衫的贵公子正亲自发粮,面黄肌瘦的宋星蕊被一哄而上的饥民挤掉了脏破的草履,摔倒在地。她费劲儿爬起来,望着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粥棚,攥紧了褴褛的衣角,却再未上前一步。

就在此刻,那俊朗的翩翩少年似是注意到了她,吩咐了属下几句话后,竟独自朝她走来。

“小丫头,你为何不上前来?”他笑着问她,声音似和煦的春风。

“先让他们吃吧,等他们都拿到了,自然就没人与我争抢了。”他身上的檀香味真好闻啊,蓬头垢面的宋星蕊把头深深埋下,声若蚊蚋。

“你倒是谦让。”少年温和地说道,他开手掌,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白馒头,“喏,给你的。”

宋星蕊颤巍巍地伸出手,就在将要触碰到那香喷喷的馒头时,突然一只手从天而降将那馒头抢走了。她惊诧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不羁的脸。身穿束腰紫衣的少年将白馒头攥在手心,举在日光下细细端详道:“小姑娘,这你可就说错了,别指望别人发善心,在这世上你不争不抢,就只能饿死。”

那少年低头,逆着光的眉眼沾染着桀骜,低声道:“连你自己都不为自己争取,别人只会更拼命地踩着你往上爬。”他话音落下,宋星蕊就眼睁睁地看着那馒头被扔在了满是泥土的地上,被他的靴子狠狠地碾碎。

此刻粥棚已被哄抢一空,官府的人正忙着收拾空木桶。他遥遥一指,冷笑着道:“你看,今日之事就是给你个教训——人不自己努力争取,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老子最讨厌假惺惺的谦让!”

“七哥,你过分了!”白衣少年蹙眉道。呆呆的宋星蕊,却突然发了疯般去拾起那个已布满灰尘的白馒头,狼吞虎咽地吃掉了。她眼中噙满泪花,心里想着他说得没错,她要活下去。

几日后,负责赈災的两位少年将要启程离开江南,而宋星蕊则尾随着他们混上了兖州最大的官船。途经扬州时,与他们同行的小男童溺水了,宋星蕊奋不顾身地一跃,救了他。

当白衣少年询问她想要什么奖赏时,浑身湿漉的宋星蕊猛地跪下,将头重重磕在地上道:“民女只求公子收留,赏口饭吃!”她将额头死死地贴在潮湿的甲板上,水珠还一股一股地顺着乌黑的直发向下流淌。她知道,这是她抓住贵人的唯一机会。

而一旁的紫衣少年讥讽地开口道:“不错嘛小姑娘,学得很快啊。”

白衣少年沉吟片刻,便应下了。她喜极而泣,连连叩首,她就知道他是个菩萨心肠!

后来宋星蕊才知晓,他们是白衣贤王秦朗和紫衣赵王秦越。而她所救之人,是先太子遗孤——当朝最受宠的小皇孙。

【贰】

庭院深深,云窗雾阁处的紫荆花正盛,馥郁的花瓣飘落在那紫衫少女的肩头,如今是宋星蕊来到帝都的第五年了。树下剑眉星目的男子正在抚琴,他鬓若刀削,英气逼人。

“阿星,今日是你十七岁的生辰,本王为你准备的这身衣衫可还喜欢?”秦越停下奏琴的手问宋星蕊,这些年他倒也学会些修身养性。

“喜欢。”宋星蕊恭敬地回道。这已是她得到的第三套紫衣了,因赵王喜欢紫色,她也要被迫穿紫衫。话音刚落,便有家仆通传:贤王府托人送了套笔墨给宋姑娘。宋星蕊闻言,悄然攥紧了裙边,面上却依旧紧绷,不敢露出波澜。

秦越睥睨着她,目光如炬道:“九弟倒是个贴心的,你且去吧。”

宋星蕊躬身退去,转身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她刚轻快地离开,秦越便一脚踹翻了琴案,阴鸷地对身后的暗影道:“本王早就下令,不许在阿星面前提及贤王的消息。将刚传话的小厮拖去发卖了!”侍卫暗影领命退下,心头替宋星蕊捏了一把汗。

月夜蝉鸣阵阵,宋星蕊的房门被醉酒的秦越一脚踹开,她慌忙地收起那支狼毫紫檀笔,愣怔地看向秦越。锦衣华服的男子面容冷峻,步步紧逼,直到将她抵在书桌之上。

“宋星蕊……三年了,你还是没有忘记他,是吗?”他醇厚的声音自耳畔传来,男子的气息和清冽的酒气包裹着她,令她一窒。

她皱眉,他又醉酒了。

五年前,贤王秦朗带她回京,收她做了身旁的侍书婢女,教她琴棋书画。她本是长相清婉的南方女子,又天资聪颖,在秦朗的悉心教导下,出落得知书达理,落落大方。于是两年的时间里她渐渐声名大噪,京城贵族都知贤王身边藏着一个才貌双全的婢女。

那时,赵王秦越刚从疆场立下赫赫战功回来,皇上龙颜大悦问他想要何奖赏,可他不要万顷良田,不要金银财宝,金銮殿上,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道:“儿臣想要贤王府内的宋星蕊。”就这样在满朝文武的震惊中,秦越用一身伤痕与战功,换来了一个少女。

她入了赵王府后,秦越命人教她武功和医术。尽管她是暗卫营里武功最差的一个,他还是留她做了近侍。

秦越的手摁上她的肩,似是要将她捏碎。疼痛将宋星蕊自回忆中拉回,她能感觉到他伟岸温热的身躯贴在她的胸膛之上。她牙齿打着寒战道:“属下既已入了赵王府,便是王爷的人了。”

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那人的手渐渐松开了,耳畔传来的湿热呼吸声渐渐均匀。半晌,她的手抚上他的背……这是睡着了?

【叁】

此后几日,秦越都没有再召见宋星蕊,叫她休沐几日,她倒也习惯了秦越反复无常的冷热性子。据说赵王的生母难产而亡,秦越甫一出生便被抱给娴妃抚育,娴妃对他视如己出,关怀备至。可当他三岁时,本被太医诊断终生难孕的娴妃诞下了秦朗,秦朗一出生便抢走了他所有的关爱。后来,因娴妃无法兼顾两个孩子,只得将秦越辗转到其他宫室。年幼缺爱,造就了秦越乖戾的性格。

因此,虽然府上的人都传宋星蕊是赵王放在心尖儿上宠的人,她却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赵王与贤王其实并不和睦,而赵王生平最大的乐趣,便是掠夺贤王的东西。

夜风瑟瑟时,暗影来访。

月白风清的屋檐下,暗影丢给宋星蕊一团锦线,轻咳一声道:“王爷叫我给你送来的,命你休沐时绣个荷包给他……要、要并蒂莲的。”说着,他羞赧地侧了侧脸,似乎觉得自家赵王的要求有些太难以启齿了。而宋星蕊却面色如常地接下任務,她早就习惯他这些奇怪的要求了。

“说到底,王爷对宋姑娘到底是不一样的啊!”暗影略带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宋星蕊知道他的意思,她是暗卫营里唯一保留自己原名的人,唯一不用出绝命任务的人,唯一住在王府内厢房的人。这一切,自是容易招人眼红和嫉恨的。

“暗影大哥,要不要进来坐坐?”宋星蕊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开口邀请道。

“不了,不了!”暗影连连摆手。说起来,他已是第三个被赐名“暗影”的侍卫了。传说第一个暗影因为想求娶宋姑娘,便被赵王发配边境了;第二个暗影则因为陪宋姑娘喝了一次酒,就被赵王丢去兵营充军了……他可不想被醋坛子赵王盯上,所以必须与宋姑娘保持安全距离。

看着暗影慌不择路地告退,宋星蕊无奈地摇摇头,便回房研究起荷包来。说起来,她也些年没有碰过针线了。她在灯下一针一线细密地缝着,不知觉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门被轻轻地推开,长身玉立的男子踏着月色而来。

秦越俯身吹熄了灯,一个横抱将宋星蕊抱到了床榻之上。他替她掖好被角,深深凝视着熟睡的她,喃喃自语道:“宋星蕊,本王究竟该拿你……如何是好啊!”

【肆】

燕雀啁啾的御湖上,九曲玉桥尽头的凉亭处,赵王正与骠骑将军私密地谈着什么。远处的宋星蕊抬头望望夕阳,负责站岗把风。

云蒸霞蔚,天光若火。远远地,她竟瞧见一位白衣男子翩然而来,正是温文尔雅的秦朗。宋星蕊连忙碎步走向秦朗躬身请安。秦朗温润的眸子望着她,和缓道:“阿星,我本是出来散心的,远远看见你,便来与你和七哥打个招呼。”

宋星蕊起身道:“贤王殿下,我家王爷此刻正与友人会谈,多有不便。”不论怎么说,秦越现下还是她明面上的主子,她自是要尽忠职守。

“你何时学得与我如此客气了?私下里咱们‘你我相称便好。”秦朗哭笑不得地道。

宋星蕊垂下眼眸,人人敬爱的贤王从来没有架子,往日与她都是“你我”相称,更未对她动过火。但赵王……想到秦越,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要是叫他看见他们二人如此亲密交谈,回去还不知道要发多大的火呢!还是客气些好……她连连再拜,直言“属下不敢”。

秦朗一把托住她的小臂,温柔地道:“阿星,见你过得如此拘谨,我心里甚是担忧。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会尽快去办,让你早日恢复身份……”

晚风习习,宋星蕊身形略僵,嗅着那熟悉温暖的檀香味,她的鼻子猛然一酸。原来他一直记得那件事……这也不枉这些年她为他的付出了。

他们的谈话被不知何时到来的秦越冷冷打断,几句寒暄后,秦越便丢下秦朗,率先带着宋星蕊离去了。她小心翼翼地跟在黑着脸大步流星的秦越身后,进了莺歌燕舞的万春楼。

珠帘暖阁中,宋星蕊垂手立在一旁,而香肩半露的美人正躺在秦越怀中。紫衣美人正是万春楼的头牌——紫荆,秦越烦闷时总来听她唱曲儿。

紫荆起身为秦越奉上一盏清茶,便抽身抚琴去了。秦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旁的宋星蕊一眼,让她又打了一个寒战,莫不是他在生刚才的气?眼见他端起茶盏,正吹去浮叶,她却察觉到不对劲儿,一把摁下了他的手道:“王爷,这茶有毒!”

倏忽间,紫荆自琴中抽出一把利刃,直向赵王的门面刺来。宋星蕊本能地拔剑去挡,奈何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被生生划伤了手臂。下一刻,暴怒的秦越一把将瓷杯捏碎,凭空凌厉一掷,锋利的碎片狠狠插入紫荆的脖颈,她当场毙命。

这是宋星蕊第一次见他杀人,干脆狠绝,一招毙命。不愧是战场上的杀神,传说中杀伐果断的赵王。在她呆愣的同时,秦越眉头深深地皱起来,撕掉里衣的衣摆,一边用布条给她包扎,一边阴鸷地道:“不过是见她有五分像你,本王才抬举她一二,居然敢动本王的人,真是活腻了!”

此刻,他身上的森森寒气渐渐收敛,手中动作十分轻柔细腻,而他自己的手,却还在慢慢地渗血。宋星蕊有些恍惚,只听得见心跳声,下一刻在她的惊呼中,秦越弯腰竟将她拦腰抱起。

“王爷,使不得!”

“闭嘴!”暴躁的冷面赵王一脚踹开了房门,暖阁里的烛火将他原本有如刀刻的眉眼都镀上了柔光,神情却依旧霸道不羁。

【伍】

秦越早知紫荆有问题,所以他才偶尔去万春楼与紫荆逢场作戏,假意透露些消息。可他万没想到,紫荆会突然对他下杀手,还伤了宋星蕊。

“王爷杀了她,线索断了,如何查得出幕后黑手?”已养伤好几日的宋星蕊躺在床上,过意不去地追问道。

秦越深深地瞥了她一眼,舀了勺药送到她嘴边,道:“不用查,本王也知道是谁。”他胸有成竹,似乎意有所指。

宋星蕊乖乖地喝了口药,她可不敢忤逆他,又追问道:“是谁?”

“不是贤王,便是我那侄儿。”秦越淡淡地道。

闻言,宋星蕊似乎有些不悦,她知道秦越心比天高,渴求权力,也知道朝堂上最有希望问鼎储君的便是有军功的赵王、有贤名的贤王、身为先太子遗孤的当今皇孙,可贤王人人敬爱,又怎会做出这等事来?

“怎么?”察觉到她的情绪,秦越嗤笑一声,语气却含着淡淡的威胁。

宋星蕊犹记得这些年他的“残暴不仁”,于是缩了缩脖子,自枕头下抽出她绣好的荷包,转移话题道:“王爷,荷包绣好了。”

秦越放下药碗,接过荷包,他舒展开眉头,似乎很满意地系到了腰间。宋星蕊瞅着自己有些粗大的针脚,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秦越,宋星蕊敞开的窗前,竟自碧空“扑棱棱”地飞进来一只白鸽。它羽毛丰满光洁,神气地在窗沿上踱着步。而宋星蕊手中的被衾却猛然抓紧——只有十万火急之事贤王府的人才会冒险派信鸽联系她。

宋星蕊是秦朗当初顺水推舟安插在赵王府的暗桩。她为秦朗卖命,一是为感谢他当年的收留之恩,二是求他她为父亲平反昭雪。

宋星蕊母亲早逝,父亲是七品知县,那年县里气候干旱又闹了蝗灾,百姓顆粒无收,宋父隐隐担忧来年再有大旱之灾,便向上请奏开仓放粮,早做准备。当时的两广总督极为自负,并未上报,迟迟等不到旨意的宋父迫于形势便私自开了粮仓。两广总督知晓此事后气急败坏,说宋父沽名钓誉、私开粮库,要上报朝廷问他个死罪。就这样,宋父被判了斩刑,宋府众人被遣散,宋星蕊也开始了流浪的生活。后来两广果然大旱三年,宋星蕊想替父申冤正名,便一路随着流民,决心进京告御状。

后来,她入了贤王府,考察斟酌了一番日子后,才将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秦朗也答应会帮她平反,只是此事要从长计议。

贤王才是宋星蕊的正经主子,她叹息一声解开信鸽腿上的信笺,缓缓展开。原是前日朝堂之上秦朗弹劾骠骑将军之事证据不足,惹得圣上不悦,下令他禁足罚俸。后来,些许王公大臣竟都去宫内求情,望着跪成一片的百官,圣上也不为所动。此刻又有密信弹劾贤王私自结交士人,曾暗中干预科考之事,有意栽培党羽,圣上龙颜大怒直接将贤王下狱,听候发落。

【陆】

远处天边阴沉,是夏日风雨欲来之势,整个王府也格外昏暗起来。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贤王风头过盛,私交文臣,干预科考,父皇当然不高兴。”赵王府前厅内,秦越端坐着饮茶,淡淡地道。就似他,曾随军征战,在军中有些许旧交,依旧不敢标榜自己有战功。

站在一旁的宋星蕊陡然跪下,求情道:“前几日属下好歹也算护驾有功,便觍着脸替旧主求个情,还请王爷出手助贤王一把。”她知道,他不是冲动无脑之人,秦越专横霸道,却又懂计谋,城府极深。

可秦越闻言,五指悄然拢起,似乎要把杯子捏碎。他皮笑肉不笑地道:“可论起来,那日算是本王救了你的小命吧?”说罢便起身,面色阴沉而去。

接连几日,秦越都没有召见宋星蕊。他不愿出手,宋星蕊便在他的庭院中跪了一夜,哪怕半夜雷声轰鸣,雨如瓢泼,都没移动分毫。东方见白之时,秦越终于召见了她。

鱼贯而入的婢女们忙着给秦越更衣,秦越张开双臂,看都不看她一眼。待他整理好衣冠,低头望着跪俯在地的她说道:“罢了,本王就帮九弟一次。此外,过几日本王大婚,由你来筹备婚礼之事。”

匍匐在地的宋星蕊猛然抬起头,正对上秦越如常的神色。他方才说什么?大婚?

穿着整齐的秦越蹲下身,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对上她茫然又湿漉漉的黑眸,冷笑着道:“宰相的孙女苏嫣然昨日来过,只要本王救秦朗,她什么都可以做,甚至以身相许。既然你们一个个都对他如此死心塌地……本王便做了这个顺水人情又何妨?”

是这样吗?原来他帮秦朗不是因为她的请求,而是因为娶了苏嫣然,他便能得到苏宰相一脉文臣的支持。宋星蕊呆滞地望着他,同往日一般无二的黑眸中没有过多的情绪,仿佛在宣告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她的心为何觉得泛起一丝绞痛。

在他起身时,她鬼使神差般地攥住了他的衣袖,仰头问:“你就这么喜欢抢他的东西吗?你明知道苏姑娘和他是青梅竹马……”秦朗曾对她说过,他幼时拜苏丞相为师,与苏嫣然有同窗之谊,两小无猜。

秦越望着宋星蕊倔强的眸子,恍惚中又想起当年她狼吞虎咽地吃下那个脏馒头,那时她眼中闪烁的光那样坚毅不屈。可他仅愣了片刻,便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道:“这是她自个儿送上门来的,算不得本王夺人所爱。”

那我呢?宋星蕊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这些年,他明明对她那样与众不同,可他其实从未亲口说过喜欢她,更遑论许诺她什么。思及此,她忍住泛酸的眼眸,不敢再想下去。罢了,只要能救出秦朗便好。

【柒】

也不知秦越使了什么手段,摆平了秦朗的案子。天子盛怒平息,秦朗虽被放了出来,父子二人也生了嫌隙。

立秋那夜,京城中烟花绚丽,红绸飘荡的赵王府中高朋满座。宋星蕊远远地观望着前庭,她看见喜服加身的秦越小心地牵着新娘的纤纤玉手,她听见众人贺喜声不断,终是没敢再上前一步,转身回了房。

热闹声到后半夜才消匿,宋星蕊却在床榻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一幕幕地浮现她与秦越的点滴。她的手死死攥住被衾,决计等父亲之事一解决,她便请辞回故乡去。半梦半醒的昏沉间,她似乎觉察到有什么不对,睁开眼,朦胧间见黑暗中坐着个高大的红衣男子。她一个激灵便坐了起身,细瞧却是秦越,也不知他坐在这里多久了。

身着喜服的他肤胜月光,却一脸阴沉地望着她。是梦吗?宋星蕊开口试探道:“王爷?”秦越却突然一个回身直接将她摁在了床上,俯身吻住了她的唇。他身上还带着清醇凛冽的酒气,呼吸炽热急促,他的吻霸道而热切,宋星蕊整个人呆愣住,却没有抵抗。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如坠梦中,他才如餍足的狼一般放开了她。她只觉得心快要跃出咙,这竟不是梦!

“本王做不到和别的女人洞房花烛。”秦越淡淡地开口,竟伸手去解腰间的佩带。

“王爷,你……你……”宋星蕊见他开始宽衣解带,有些慌了。虽然她已确定自己是喜欢他的,可她也不是轻浮的女子。只见下一刻他翻身上床,在她身旁躺下道:“今夜是我的新婚之夜,你只消与我说说话,就如知己一般,天亮之后我自会离开,再不来打扰你。”

他第一次如此恳切地与她说话,眸光闪烁,似是极力隐忍着什么。宋星蕊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她能感觉到他略微僵硬的身躯,她望着他道:“既是知己之谈,我便告诉你一个秘密。”

“如果是你这些年一直在为秦朗效力之事,便免了。”

“你竟知道?”

秦越不置可否。

他不傻,只不过宋星蕊这些年并未真正害过他,她偶尔提供给秦朗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情报,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宋星蕊要说的却不是这件事。她笑道:“我要告诉你的是,当年其实是我亲手将小皇孙推下船的,只为了救他一命,能留在贵人身边。”她曾以为,自己是和父亲一样光明磊落之人,所以她向往秦朗清风朗月般的君子做派,而对不择手段地争权夺势的秦越不屑一顾。时过境迁,她不愿承认自己已经爱上秦越,也不愿承认自己竟与他是同一种人。

黑暗中,秦越却淡淡地笑道:“我知道。”因为当时的他,恰巧撞见了那一幕。后来他知道了,她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知道她其实在心里悄悄自责了许多年。他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幼时的影子,倔强又不服输,却终究心里还存着一丝善念。正因如此,他才会爱上她。

“我还知道你的身世。”秦越揽过她的肩道,“当时的两广总督半年前已被我弹劾,被父皇贬去了边疆,你父亲平反之事,还需要一些证据,只是眼下我还无暇去查。”

宋星蕊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在黑夜中被一圈圈地放大,她激荡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她原以为他是冷血无情的人,可他竟什么都知晓,还默默做了那么多。

【捌】

赵王妃进府的这短短月余,与赵王出双入对,举案齐眉。寒冬腊月临近时,北方发生了地震,在苏相的举荐之下,圣上派秦越去抚慰民心。秦越一走,便是月余。

众人稀奇的是此次出行,赵王竟未带宋星蕊,众人只道宋姑娘终究是失了宠。可赵王妃还是不放心,决计除掉她,便命人将她押入了王府地牢。

地牢中,苏嫣然甩下一沓信件,居高临下道:“宋星蕊,這些都是在你房中搜出来的。你暗中调查王爷,简直死有余辜!”漫天信件纷纷落下,那些都是这些年秦越与骠骑将军私下往来的隐秘信件,皇子勾结武将,这是圣上的逆鳞。

被摁在地上的宋星蕊咧嘴道:“成王败寇,只是我没想到,你竟不帮贤王……”下一刻,苏嫣然冷笑着道:“我如今是赵王妃,自然要为自己的夫君谋划。”就在她抽刀之际,宋星蕊一口咬碎牙齿后槽中的毒药,殷殷乌血自她嘴角流下,她可不愿死在乱刀之下。

苏嫣然鲜红的蔻丹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俯身贴近她的耳朵,用仅两人能听清的话语道:“你明明手握情报,却迟迟不交。你死后,我便是赵王府内唯一的暗桩……”苏嫣然果然与她一样是细作,她不惜赔上婚姻,也要为秦朗卖命……宋星蕊竟觉得她有些可怜。

“顺便告诉你,处决你,是朗哥哥下的命令。毕竟你知道得太多了。”苏嫣然的声音虽然轻柔,却如催命的魔咒。宋星蕊瞳孔骤缩,难以置信,视线却渐渐变得模糊。

宋星蕊是奸细,被赵王妃亲自处决的消息,顷刻传遍了赵王府。那日,赵王见府中飞鸽传信,便快马加鞭连夜回府。他心爱的姑娘,静悄悄地死在了地牢里,还被赵王妃下令扔进了乱坟岗。亏得暗影暗中跟随,悄悄葬了宋星蕊。

秦越震怒,处决了那些跟随苏嫣然的侍卫。他满身煞气地冲进赵王妃的房间,逼问她信笺的下落,见她不语,他一把扼住她的脖颈,睚眦欲裂道:“苏嫣然,你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苏嫣然满脸通红,却狰狞地笑道:“秦越……喀喀……你的死期马上就到……你杀了我也罢,喀……能在死前为朗哥哥做些事……我也无悔了。”

秦越的手垂下,终是没有杀她。

离开苏嫣然的房间,秦越独自为宋星蕊守了一夜的灵……

第二日朝堂之上,秦朗果不其然拿出证据,弹劾秦越多年来暗中勾结骠骑将军,意图谋反。圣上见信后大怒,秦越却跪在金銮殿中不急不缓地为自己辩解,又恳请圣上命人辨认信笺上的字迹。结果发现,信纸为近几月新造的纸浆,根本不是几年前的信纸,赵王的私鉴和骠骑将军的字迹也是被人模仿而来的。除此之外,秦越还将秦朗与苏嫣然私通一事禀明圣上,圣上愤懑,认为秦朗兄弟阋墙、陷害兄长,下令将他贬去苦寒的西疆,无诏不得回京。

可圣上没想到,秦越竟也自请外封,要远离朝堂。圣上心中对他有愧,便许了他要的两广富庶之地。

【玖】

本该天寒地冻的时节,南方却依旧温暖如春,新建成的赵王府内有秦越最爱的云阁高台和紫荆树。当秦越风尘仆仆地赶至新院落时,紫荆树下清婉的姑娘正在为他擦琴。

“阿星!”秦越一把将缰绳扔给身后的暗影,大步流星上前紧紧将宋星蕊抱入怀中。他身上还有因长途跋涉而热气腾腾的汗,宋星蕊抬头,心疼地用衣袖去擦他的额头。

那夜,他二人促膝长谈,秦越告知宋星蕊,秦朗佛口蛇心,为人伪善,不会在证据不足时贸然弹劾武将。他弹劾骠骑将军是故意露出破绽,这是针对秦越设下的局,因为骠骑将军是秦越的心腹。

“你是说他入狱、苏嫣然求嫁你,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对,只不过他没想到,会有人在此刻参他干预科举,乱了他的计划,这手笔八成是我那侄儿的。”

黑暗中,宋星蕊想不通,秦朗怎么舍得牺牲青梅竹马的苏嫣然。秦越却低低地笑了,秦朗贯会笼络人心,使人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这些年,秦朗暗中栽培了不少棋子,就似当年培养宋星蕊一样,苏嫣然只不过是高级一点儿的棋子。说白了,除了自己,秦朗谁也不爱。

“这些年,其实你并没有给他提供多少有用的情报,苏嫣然只要得了我的信任,你且看吧,你很快便会成为弃子。”

宋星蕊眼睛红肿,她不愿相信,当日递给她馒头的少年,竟是城府极深之人。而那个嚣张跋扈的少年,却是护她、爱她之人。

秦越见她不信,便与她合谋试探秦朗。他与宋星蕊临摹了大量骠骑将军的往来信件,叫她藏在房中,却故意让苏嫣然发现。后来,他又与苏嫣然频频出双入对,宋星蕊佯装吃醋,弄得王府上下人尽皆知。因此,多疑的秦朗便断定宋星蕊爱上了秦越,不肯将情报交出,决心要除掉她。

苏相举荐秦越去赈灾,临行前,他将假死药藏在宋星蕊口中,又命暗影暗中保护,掐准了时间,等待好戏上演。

宋星蕊一“死”,秦越悲愤交加。秦朗想趁秦越心神不宁之时将他一举击溃,便迫不及待地将证据呈给圣上。秦朗盘算着,只要秦越私通武将的罪名落实,前几日他弹劾骠骑将军未遂的事,就可以诬陷是秦越暗中动作。先是身陷囹圄,后反咬一口,这连环计绝妙。可他没想到,秦越早已为他设下了计中计。

经此一事,秦越却也厌倦了争权夺利的权力游戏,他曾经那么要强,以为只要自己站得够高,便能得到所有人的爱和关注。可那夜阿星对他袒露了心迹,他才发觉,权势富贵,竟统统不如与她共话桑麻。他决计与她一同退隐朝野,那皇位便交给他那早慧的侄儿坐吧。

“阿星,你父亲之事我已有了眉目,不日便可为他平反。”秦越一把握住那双为他擦汗的手,低头道,“苏嫣然已被父皇下旨休弃,余生,你可要赔我一个赵王妃了。”

紫荆树下,紫衫女子羞赧地低下了头,将头埋进长身玉立的男子怀中。

在夕阳涟漪的余光中,一对璧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冷面殿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