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先生,我错了

傅周

路先生,我错了

简介:男朋友被好闺密抢了,苏南镜决定实施报复计划。

01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邂逅。

苏南镜想尽了办法才混进这个晚会,她穿着一件抹胸黑长礼服,身姿窈窕动人,在衣香鬓影中左顾右盼,试图搜寻那人的身影。

这场晚会是在露天场所举办的,草坪上的草尖偶尔会软软地划过脚背,已经入了秋,空气中有了些凉意,可是苏南镜的额头上布着细密的汗,她有些紧张。

终于,她在不远处看到了路煜,他穿着深色的西装,坐在椅子上长腿随意地交叠着,低头去啜饮杯中的红酒。他身旁倚着两个容貌姣好的女人,而坐在身侧的友人不知和他说了什么,他扯出一抹极淡的微笑。

侍应生从苏南镜身边经过,苏南镜要了一杯酒。举着酒杯,她深吸了一口气,扭动着腰肢款款地走向不远处的路煜。不承想,路煜忽然站了起来,与友人并肩离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苏南镜急了,她今天非得跟路煜扯上关系不可。裙摆有些长,她只好将裙摆提起来一些,匆匆地向他小跑过去。

近了,近了,路煜就在那里了!苏南镜放下裙摆,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将“怦怦”的心跳压下来一些,搭讪的开场白已经在脑中演练了千百次,她撩了撩头发,准备给路煜留下一个风情万种的印象。

苏南镜走上前,正准备开口,却不想最后一步她踩到了自己的裙摆,一时间,她失去了平衡,整个人猛地朝路煜的后背扑过去。

随后,“扑通”一声,两人一同掉进了人工湖里。

惊呼声四起,可苏南镜只觉得四面八方的水都涌了过来,她睁不开眼睛,身上的晚礼服吸了水变得沉甸甸的,她慌乱地乱挥舞着双手,刚想呼救,水却猛地灌进嘴里。

水有些深,她不会游泳,身体一点儿点儿地往下沉。水没过头顶,苏南镜呛了不少水,只觉得肺部疼得难受,就在她以为自己的小命要留在这里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手搂住她的腰。

苏南镜觉得有人在拍她的脸,可是眼皮沉沉地怎么也睁不开。接着有人在按她的胸部,又捏住她的下巴,分开她的唇,有温润的气体灌入气管中。

“喀喀喀!”苏南镜剧烈地咳了起来,头脑昏沉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从模糊到清晰——

那是一张英俊到极致的脸,脸部线条分明,眉眼深邃有神,只不过对方神色稍冷。见她睁开了眼睛,路煜便松開了苏南镜的下巴,声音像是压在喉间:“醒了。”

周围围了一圈人,路煜半跪在她身侧,和她一样浑身湿透,发丝还在滴水,苏南镜这才反应过来,是他救了自己,尽管是她不小心将他推下去的。

“谢谢你,路先生。”苏南镜哑着声音说。

“刚刚你是故意推我的?为了接近我?”路煜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眼神危险,相关人员早就去查了宴请名单,一查果然没有她。

苏南镜坐了起来,急忙朝路煜摆手,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混进晚会是因为……”她口中卡顿了一下,脑子却飞速运转着,然后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很久了!”

这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了下去,喜欢路煜的女人数不胜数,但是路煜是谁?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成这个样子。

苏南镜说完这句话也愣了,原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她原本打扮成传闻中路煜最喜欢的妖娆模样,可是现在全泡汤了,她的妆肯定都花了,头发和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变得狼狈不堪,看来计划要失败了。

就在苏南镜沮丧不已时,路煜忽然笑了笑,缓缓地开口:“那就给你一个机会。”

“真的?”苏南镜眼睛一亮。

“当然是……假的。”

02

等苏南镜换好干净衣服,向服务生道了谢,这才下楼,等到了客厅,她发现路煜也换好了衣服,正坐在那里。

平心而论,路煜真是不可多得的男人,英俊多金,能力卓越,难怪许唯星会那样喜欢他。一想起许唯星,苏南镜只觉得自己的怒气立马飙到了最大值。

苏南镜一直拿许唯星当最好的朋友,许唯星却抢了她的男朋友。

苏南镜喜欢陆幕并不是秘密,她喜欢了他好几年,每次看见他脸就会红得不像话,心里柔软成一团,明明有许多话想要和他说,却是傻傻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前不久,苏南镜终于将这层纸捅破,红着脸对陆幕表白,陆幕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点头答应了她。可是没有想到,许唯星第二天就找到她,半开玩笑地说:“苏南镜,你信不信,我只要勾勾手指,你喜欢的人就会到我身边来。”

苏南镜只觉得许唯星在开玩笑,只不过这玩笑有点儿过分,她当时还生了许唯星的气,但是她很快就原谅了她,谁叫许唯星是她最好的朋友呢?可是苏南镜万万没有想到,没隔几天,她会看到许唯星和陆幕在树下拥吻的画面。

橙色的光线从枝叶繁茂的缝隙间倾泻而下,将陆幕的眉眼照得分明,苏南镜只觉得心在倏忽间碎成千万片。他们也看见了她,许唯星当着她的面,牵住了陆幕的手,而陆幕虽然眼神内疚,却没有解释的打算,反而是眼神坚定地回握住许唯星的手。

事后,苏南镜红着眼睛问许唯星:“你喜欢陆幕吗?”

许唯星嗤笑了一声,回答她:“不喜欢呀,不过他可真好骗,我只是不想看见你好过,凭什么你总是可以这么轻易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是,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苏南镜只觉得不可思议。

“谁和你是朋友?我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看你出丑!”许唯星笑得讽刺,她其实一直很讨厌苏南镜,从小到大,苏南镜总是更招大人们的喜欢,明明自己要比苏南镜聪明得多,凭什么命运之神总是眷顾苏南镜?。

许唯星和陆幕在一起之后,天天在学校里招摇过市,不遗余力地抓住机会刺激苏南镜。苏南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许唯星让她受到爱情和友情的双重背叛,她几乎要丧失理智,她想要报复。

猛然之间,她想到一个人——路煜。

路煜是许唯星爸爸所在公司的董事长的儿子,许唯星喜欢路煜已久,曾经千方百计地接近他,可是无果。

想到这里,苏南镜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既然许唯星抢了她的男朋友,那她就去追许唯星得不到的白月光!

哪想到出师不利,第一次见面,苏南镜一不小心就把路煜推下了水。

“路先生,对不起!”苏南镜有些拘谨地站在路煜的面前,现在她身上穿着普通的T恤,妆也被洗掉了,素颜的女生显得清纯又干净。

路煜抬起眼来望向她,只见她没有了落水的狼狈,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眉毛茸茸的,衬得她更加懵懂。

“你可真够笨的,走路也能踩到裙子。”路煜懒洋洋地调侃,随后站起身走近她,看着她有些红的脸颊,忽然话头一转,“后天我要去拍卖会,你和我一起去吧?”

苏南镜闻言暗自雀跃,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

03

为了参加拍卖会,苏南镜几乎把衣帽间的衣服翻了个底朝天,偏偏一件合适的都没有,于是连夜又买了几件成熟的小礼服。

等到拍卖会那天,苏南镜穿了一条露背挂脖的红裙子,她的整个后背几乎裸露在外,还化了一个较浓的妆,显得妩媚至极。苏南镜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很不习惯,但是一想到许唯星和陆幕,她咬了咬牙,便踩着高跟鞋出门了。

路煜的车停在小区楼下,苏南镜上车后,路煜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竟然不再多看她一眼。

苏南镜忽然觉得无比挫败,好歹她长得也不算差,知道他喜欢风情万种的美人,于是故意打扮成妩媚的风格,可是现在,他竟然是这样的反应,她瞬间觉得计划无望。

等到了拍卖会现场,苏南镜挽着路煜走了进去。这场拍卖会的主题是“宋代美学”,都是宋代的文物,苏南镜忍不住偏头问路煜:“你想要拍什么?”

“汝窯的玉壶春瓶。”路煜言简意赅地回答。

果然是财大气粗。苏南镜想了想拍卖场上汝窑瓷器的成交价,最低都是以数百万计价的,她见路煜有说话的欲望,于是又问:“你喜欢瓷器呀?”

落了座,路煜忽然凑过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是呀,瓷器如美人,就应该好好地珍藏。”

苏南镜觉得耳朵发痒,他凑得那样近,连他的睫毛都可以数清,苏南镜想躲,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她望着他,忽然脑子一热,说:“可惜我买不起,不然我送给你。”

听到这句话,路煜好看的眉毛轻轻一扬,饶有兴趣地说:“你想送我礼物,倒也不用这么名贵。”他长指朝一个方向点了点,“那个笔洗也不错,你送那个给我就好了。”

顺着他的目光,苏南镜将脖子僵硬地转过去,只见他指的是天青釉莲花笔洗,起拍价是二十万,苏南镜干巴巴地笑,不敢应声。

路煜将手臂搭在她的椅背上,手指轻轻地敲着,不急不缓地说:“怎么,舍不得?你的喜欢还不值二十万?”

苏南镜家算是有点儿小钱,可路煜是真正的豪门,自然觉得这点儿钱不算什么。苏南镜在脑海里飞快地计算,她七七八八存的零花钱加起来拍下这个笔洗是勉强可以的,但是这样一来,她就要一贫如洗了。

但是一贫如洗算什么,她就是要追到路煜,然后在许唯星的面前出了那口恶气。苏南镜一咬牙,视死如归地说:“怎么会?我买给你!”

但是她哪里想得到,竞拍者那么多,价格一再往上提,很快,那个笔洗的价格已经超过三十万,苏南镜只觉得心在滴血,可是每当她有放弃的念头,路煜似笑非笑的目光就会瞥过来,让她倍感压力。

苏南镜欲哭无泪,硬着头皮举牌,最后以六十八万的价格成交,当拍卖师一锤定音的时候,苏南镜只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

完了,她一时间哪有这么多钱啊?工作人员及时送来拍卖成交确认书,苏南镜笑得尴尬,心虚地拿眼睛去瞧路煜,只见他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他竟然有些心虚,于是又颤颤巍巍地签了字。

可苏南镜签完字后又后悔了,要是她敢一次性刷附属卡那么多钱,她爸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苏南镜挣扎了好一会儿,然后狗腿似的朝路煜笑了笑,说:“路先生,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儿?”

“嗯?”

“借我点儿钱,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以后我分期付款给你,你看成吗?”说到最后,苏南镜声音都带了哭腔。

04

苏南镜悲愤地在寝室吃泡面,她实在是想不清楚,为什么一天之间,她就背上了五十万的欠债。

她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惯了,身上也没有多少现钱,她的几张银行卡东拼西凑才凑足十八万,于是觍着脸向路煜借了五十万。

苏南镜狠狠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何必呢,大仇未报先破了一笔这么大的财,从此以后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比如现在,她就穷得只能吃方便面。

正吃着面,苏南镜的手机响了,一看屏幕,是一长串的数字,可是即使没有备注,苏南镜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号码是陆幕的。

望着这串数字,苏南镜的眼睛开始发酸,本不想接,却还是没忍住,吞了一口面,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喂?”

“南镜,我在楼下,我有话想对你说。”陆幕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苏南镜知道,她应该理都不要理陆幕的,可是她还是没出息地、老实巴交地下了楼,一下楼就看到了不远不近等在那棵玉兰树下的陆幕。

“什么事啊?”苏南镜冷着脸问。

女生宿舍楼下人来人往,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们,陆幕皱了皱眉,提议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于是两人就往人工湖那边走。湖边人少,灯光又昏暗,周围都是成双入对的情侣,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过了一会儿,陆幕才开口:“抱歉。”

毕竟是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人,苏南镜一听到这句话,心里头又开始发酸,默默地不说话,安静地听陆幕说下去。

“唯星和我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一段时间,她一直不开心,她很看重你这个朋友,甚至愿意和我分手也要挽回你这个朋友……”

苏南镜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头酸胀得更加厉害,不过这次是被气的。她几乎咬牙切齿地打断他的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祝你们天长地久,白头到老!”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陆幕原来这么笨,许唯星原来这么可恶!

苏南镜气呼呼地甩下陆幕往回走,可是走着走着,她又难过起来,陆幕才不算笨,高考状元怎么可能笨呢?他是因为喜欢许唯星,所以才会选择无条件地信任,许唯星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到路口的时候,苏南镜差点儿撞上一个人,她说了声“抱歉”,然后往旁边避开。没想到对方跟逗她玩儿似的,她往左他便往左,她往右他也跟着往右。苏南镜这会儿心情正不好,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这下她直接傻眼了,面前的人竟然是路煜。

完了,这会儿她连妆都没有化,身上还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哪里有半点儿美人的样子?只是,这会儿她实在是没有心情讨好他,她磕磕巴巴地问:“你怎么在这里啊?”

路煜今天也穿得很休闲,可他永远是那样的风度翩翩,仿佛穿什么都好看。他微微睨着苏南镜,慢悠悠地开口:“怎么,不高兴见到我?我可是开了很久的车特意来找你的。”

路煜敏锐地察觉到苏南镜情绪的低落,他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头,问道:“怎么了?”

苏南镜吸了吸鼻子,胡诌道:“我只是饿了。”

路煜也不戳破,顺着她说道:“走啊,我带你去吃东西。”

05

学校几乎是在郊外,开车去市区都需要一个小时,于是路煜找了一家学校附近看上去挺干净的餐厅,让苏南镜点餐。

苏南镜其实没什么胃口,于是只点了一碗面,等面上来,她往里面加了许多辣椒油,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喜欢吃辛辣的食物来发泄。

苏南镜只觉得口腔里被辣得火烧火燎,生理性的眼泪都被辣了出来,尽管这样,她还是一口一口地吃着,仿佛自虐。

路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喊住她:“蘇南镜,你眼泪掉到面里去了。”

整个汤面都红艳艳的,苏南镜垂着眸,扯了一张纸擦了擦眼睛,回应他:“哦,因为这面实在是太辣了。”

路煜伸手推开了她面前的那碗面,叹了一口气道:“行了,别吃了,我们去兜兜风。”

路煜说的兜风就是将跑车开上山,山的海拔很高,“几”字形的公路在山间盘旋,而明月低垂,将隐隐青山的脊脉都照得分明。路煜开车并不算快,他将车顶盖敞开,微凉的风吹进来,将苏南镜的头发吹得飞起。

等到了山顶,苏南镜才发觉有点儿冷,她忍不住双手抱臂,可没过一会儿,头顶一重,带着路煜体温的外套就盖了上来。

“穿上。”路煜淡淡地开口。

苏南镜向来畏冷,她看了一眼路煜,想起那天落水时,他毫不费劲地搂住她的腰将她托举起来,想来他应该体格很好,于是毫不客气地穿上了他的外套。

可他的外套对于她来说过于大了,两只袖子将她的手指都没过了,苏南镜穿起来跟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似的。两人坐在车前盖上,望着山脚下的景色。

从这里望下去,可以望见整座城市,城市的灯火高低错落,遥遥闪烁,仿佛人间的烟火都变得遥远,而明月高悬在他们身后。

见苏南镜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路煜于是开口问:“怎么哭得跟小狗似的?”

苏南镜轻哼了一声,开玩笑似的抱怨:“还不是被你害的,我都吃了三天泡面了。”

路煜倒是笑了,侧头望向她道:“怎么是我害的?明明是你苏大小姐愿意为我一掷千金,要怪就怪你自己头脑发热。”

苏南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眼睛微红,因为哭过,眼神显得更加亮晶晶的。路煜遇见过那么多女人,可是从没见到过一双这样清澈的眼睛,干净到极致,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

渐渐地,路煜来找苏南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知道她贪吃,他会耐着性子带她一起将这座城市的美食吃遍,而更多时候,路煜会带着苏南镜窝在他江边房子的沙发上一起打游戏。

苏南镜觉得和他熟到不能再熟时,又觍着脸和他说:“路煜,我能不能再跟你借点儿钱啊?我的钱都给你买笔洗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最重要的是……我最近看上了一个包。”

“行啊,算你百分之十的利息。”路煜埋着头打游戏,看都不看她一眼。

苏南镜气得用抱枕去砸他,他一边笑一边躲,最后被她闹得没办法了,把手机一放,也抄起一个抱枕来反击。

两个人都跟小孩子一样幼稚起来,在沙发上拿着抱枕你追我赶,最后,苏南镜不小心跌了一跤,整个人都朝路煜扑过去,路煜一时不察,被她扑倒在沙发上,而她倒在了他怀里。

四目相对间,苏南镜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暧昧,于是红着脸地从他怀里爬出来。路煜也轻咳了一声,然后说:“我去喝口水。”

苏南镜没有达成目的不甘心,于是又跟在他身后,嘟囔道:“那是限定款的包,债主子,借我点儿钱吧。”

“手机在我口袋里,你要多少自己转。”路煜这才松了口,然后仰着头喝水。

苏南镜听了,眼睛一亮,自然而然地从他裤子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输入密码,打开微信,发现路煜竟然将她的备注改为:小狗,后面还跟了个小狗头像的表情符号。

实在是太过分了!

苏南镜咬牙切齿地喊:“路煜!”

路煜笑得洋洋得意,一副得逞的样子。

06

苏南镜觉得和路煜在一起很快乐,她甚至忘记了最开始的目的,直到她和路煜频繁地一起出入被许唯星发现。

许唯星几乎是不可置信地找到苏南镜,因为愤怒,许唯星的身体都在微微发着抖,她质问道:“你真的和路煜在一起了吗?”

不知为何,苏南镜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恨许唯星了,她当时想着等自己追到路煜后,第一时间就要到许唯星面前炫耀,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

见苏南镜没有说话,许唯星还以为她是默认了,几乎是有些失态地大吼道:“苏南镜,你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路煜,你却故意这样做!”

苏南镜望着自己曾经以为的最好的朋友,觉得有些讽刺。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那你呢,你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陆幕,在他已经是我男朋友的情况下,你还要抢走他。”

没过多久,苏南镜就听到许唯星和陆幕分手的消息,许唯星还特意给苏南镜打过一次电话,告诉苏南镜,她现在可以回到陆幕身边了。

苏南镜只觉得好笑,好似感情可以轻易地收放自如,但她终究是没有去找过陆幕。在校园里苏南镜偶遇过他,他的状态很不好,走在人群中,仿佛若有所思,脸上再也没有温暖的笑容。

苏南镜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心情略微复杂,却无悲无喜,也没有幸灾乐祸,仿佛陆幕已然是一个陌生人。

只是,苏南镜没有想到,许唯星会找上路煜。

以前路煜送苏南镜回学校,她觉得路煜的车太高调,于是每次都让路煜将车停在比较远的地方,等下了车,路煜都会陪着她慢慢走到宿舍楼下,那段路很长,两侧种了槐树,槐花开的时候,空气里有股淡淡的香甜味。那天晚上,苏南镜正和路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余光却瞥见站在那树影里的许唯星。

许唯星见到他们便从阴影里走出来,她的眼睛微微发红,眼里还有莹莹泪光,语调哀婉地说:“南镜,是我错了,可是你误会了我们,你不要任性了,好不好?你那样喜欢陆幕,不要因为和陆幕赌气,就把其他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好不好?”

苏南镜叹了一口气,望着努力演戏的许唯星,只觉得她是急得无可奈何了。苏南镜沉着脸也不说话,看许唯星自顾自地演着,而许唯星见苏南镜无动于衷,咬了咬唇,又说:“陆幕被学校记过了,现在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南镜,他需要你的。”

听到这里,苏南镜才真正生了气。虽然陆幕的确是对不起自己,但许唯星做得实在是过分,因为她那点儿浅薄的嫉妒,毁掉的或许是本该有大好前程的人。别人的一颗真心,却被她这样践踏。

许唯星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还以此为乐,全然不在乎别人的感受,那现在,苏南镜想让她尝尝什么叫自作自受。

苏南镜向来鲁莽,想到这里,她猛地转过身,望着身旁略带疑惑的路煜,忽然踮起脚,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凑到他耳边说:“路煜,帮我一个忙。”

路煜朝她扬了扬眉,他这个小动作苏南镜很熟悉,这是同意的意思。

于是苏南镜扬声说:“我答应你的追求了。”还没有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她就踮起脚吻了上去。路煜也觉得突然,先是有些错愕,然后嘴角忍不住慢慢地弯起。

苏南镜其实紧张得要命,完全不敢看路煜,她将眼睛紧紧闭着,所以她没有看到路煜动了动喉结,眼里有动人的光。

苏南镜没有想到路煜这么配合她,等那个吻结束,路煜还顺势牵住了她的手。苏南镜的心跳得极快,红着脸不敢看他,于是转头望向许唯星说:“你现在也看到了?陆幕需要的是你,我和他很早之前就结束了。说起来,還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不会遇到路煜的。”

果不其然,苏南镜望见许唯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她想,现在许唯星也能明白那种痛了吧。

07

许唯星哭着跑开许久了,可路煜还是拉着苏南镜的手,苏南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试图挣开,路煜却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他用缠绵悱恻的腔调说:“你不给我一个解释?亲完就跑?”

苏南镜的脸颊更加发烫,假装若无其事地说:“你认不认识许唯星?她是我曾经以为的最好的朋友。”其实苏南镜有些心虚,要是被路煜知道她一开始接近他的动机不纯,他会不会生气?

听到她这么一说,路煜略微回忆了一下刚刚见到的许唯星,好像有点儿眼熟,细想之后好像是公司里某位下属的女儿,其他的便一无所知。

“她一直很喜欢你。”说完这句话,苏南镜特意去看路煜的表情,只见他眉头一皱,脸色已经冷了下去。

“那陆幕又和你是什么关系?”路煜的眼神锐利,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你喜欢陆幕?”

路煜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苏南镜几乎不敢直视他,可是更加不敢在他面前撒谎,她只好老实交代道:“陆幕是我前男友,后来,许唯星把他抢走了。”

路煜自然是一点就透,闻言脸色十分难看。他轻轻地松开了苏南镜的手,喉咙里仿佛含了一口烟,艰涩地说:“所以你故意来接近我,就是为了报复许唯星?”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路煜就知道苏南镜在撒谎,她有一双不会说谎的眼睛,可明明知道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想逗一逗她,想弄清她真实的企图。可是越接触,他发现她越单纯,而自己却越陷越深。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越喜欢就越爱逗着她玩儿,喜欢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关于她接近自己,路煜也猜想过其他的可能,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荒谬的一个理由。

苏南镜知道他生气了,连忙解释道:“我曾经是有过这个想法,可是后来再也没有这么想过了。”

“那刚刚呢?”路煜弯下腰来和她平视,“你很喜欢陆幕吧?所以不惜那样做。可是苏南镜,你有没有想过,那我呢?我只是你用来报复的工具吗?”

路煜现在的眼神,看得苏南镜心惊,而他这样的问话,更是让苏南镜心虚地不敢去看他,可是她越不看他,路煜的火气越大。

“不是的,你既然是我的朋友,你就当帮我个忙嘛……”苏南镜也觉得自己说得牵强,所以眼巴巴地望着路煜,希望他不要那么生气。可是很明显,事与愿违,这话一出,路煜更加生气了,他扔下一句“谁是你的朋友”后,扬长而去。

苏南镜知道路煜知道真相后会生气,但是没有想到路煜会这么生气。一想到他生着气离开,她既难过又难受,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了兴趣。

她试图道歉,可是路煜不理她,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下去。

08

到了大学的毕业季,苏南镜也越发忙碌了。期末的时候,需要交一堆实习材料,还要忙着论文的实验,苏南镜联系路煜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苏南镜会望着手机发愣,想到如果真的失去路煜这个朋友,她的眼睛就发酸。

隆冬季节的深夜,苏南镜从实验楼走出来时,整个实验楼的灯光都暗了下去,她因为要等实验数据,所以耽搁到现在。外面已经簌簌地下起了雪,有雪花从楼道外面飘了进来,台阶上已经结了冰,苏南镜小心翼翼地走着,。

声控灯一层一层地亮起,又一层一层地灭掉。她鞋底有些滑,好几次差点儿摔跤,好在她及时扶住了扶手。正在苏南镜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脚底一滑,连连踩空几个台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南镜好半晌都没能发出声音,她脸色变得煞白,疼得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是摔到尾椎骨了。等稍微缓过一阵,她试图站起来,可是实在是太疼了,她只好掏出手机给同宿舍的室友打电话。

也是不巧,因为太晚,室友已经关机睡觉了,大晚上的,苏南镜又不想麻烦其他人,于是勉强撑着自己站起来,整个人趴在扶手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也是觉得委屈,于是给路煜发语音抱怨:“我实在是太惨了,大半夜的在实验楼摔了一跤,疼死我了。”

没有想到,没过一会儿,路煜的电话便打了过来,骤然响起的铃声把苏南镜吓了一跳,电话那端路煜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严重吗?我在附近,马上赶过去。”

他怎么会这么晚还在附近?苏南镜又惊又喜,巴巴地盼着路煜过来。没过一会儿,苏南镜就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她疑惑不已,路煜怎么来得这么快?

没想到,来的人是陆幕。陆幕见到是她,也有些惊讶,开口道:“我在对面写论文,听到声音就过来了,没有想到是你。”

陆幕走过来扶她,苏南镜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这样趴着实在不好受,太冷了。陆幕问:“我现在送你去校医院行吗?”

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苏南镜只好对他点点头,可就算是陆幕扶着她,苏南镜走的每一步还是很艰难,陆幕提议背着她。

苏南镜当即拒绝了这个提议,陆幕抿着唇,沉默了一瞬,开口道:“对不起,以前是我做得过分,但是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雪飘落在苏南镜的脸上,然后迅速地融化,只留下湿漉漉的痕迹。苏南镜没想到陆幕会这样说,她也没有想到听到自己以前渴望听到的话后竟然会无动于衷。她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已经不恨你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陆幕的眼神黯淡下来,却也没有再说话,两人慢慢地走着,还没有走出實验楼多远,车灯雪白的光柱就打了过来,随即车子停下,路煜从车上走了下来。

苏南镜几乎是整个人靠在陆幕怀里,看上去与陆幕亲密无间,路煜一眼就猜出那个扶着苏南镜的男人是谁了。

看到路煜过来,陆幕本能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他握紧了苏南镜的手臂。苏南镜只顾望着路煜,没有注意到两个男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路煜皱着眉望着他们,猜想苏南镜应该是第一时间告诉了陆幕,她对陆幕还是念念不忘,而现在,陆幕这是在宣示主权?两人已经重归于好了?

那他算什么?看到她朋友圈的动态,知道她今晚要在实验室待到很晚,所以他一直守在学校附近等她,接到她的电话后,更是快马加鞭地赶过来,结果看到是这样一幕……

苏南镜正想喊路煜过来扶自己,却没有想到路煜冷冷地瞧了她一眼,然后毫不留情地转身上车离开了。

“路煜!”苏南镜喃喃开口,她不明白他为何这样,刚才听说她摔倒时,他的语气那样焦急,现在看她的眼神,却仿佛无比厌恶。苏南镜的眼睛开始发酸,她缓慢地蹲了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难过,只觉得想痛哭一场。事实上,苏南镜也哭了,哭得双肩耸动,她伸手捂住了脸。

陆幕想安慰她,可是苏南镜不理他。哭了一会儿,苏南镜听到有车子开过来停在附近的声音。

“喂,苏南镜。”是路煜去而复返。

苏南镜还在哭,路煜走到她面前蹲下来,伸手握住她捂住脸的手,哑声问道:“你哭什么?”

他温柔地给苏南镜擦眼泪,这下子,苏南镜再迟钝也明白了,她抽噎着说:“你冤枉我,你就这样丢下我就走了。”

她明明哭得那样狼狈,路煜却笑了起来,他捧着她的脸说:“你想怎么罚我都可以。”

“快背我去校医院,我都快疼死了!”

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可是看见路煜,她所有的委屈都无限地放大。

他们眼里哪还有其他人的影子?见到他们这样,陆幕黯然地离开了。

风雪渐大,路煜背着苏南镜一步一步地走着,苏南镜搂住他的脖子,一边抽泣,一边问他:“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讨债,你还欠我五十万呢。”路煜半真半假地说。

“还不起!”

“那就做我女朋友抵债。”他的声音更加温柔。

苏南镜惊呼道:“我就只值五十万啊?!”

“那你再多借点儿,我把所有身家都给你。”

他的声音轻轻地落在风雪里,然后飘进了苏南镜的耳朵,又沉甸甸地落到了她的心里,她的嘴角弯了起来。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路先生,我错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