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来说晚安

大西瓜皮

由我来说晚安

这几天偶尔会打游戏,在峡谷里蹓蹓跶跶,一起组队的队友个个厉害得不行,但我经常够不上他们的段位。

这些游戏队友都是以前的同学,在校时不是关系最好的同学,但到了大学,反而是联系比较频繁的朋友。

马上就是毕业季,身边的同学有的被保研,有的已经拿到了offer,有的在实验室里做项目,每个人都很忙。我和同学打电话的时候,能感觉到他们的焦虑或放松,偶尔也会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

想起很早之前,我刚刚接触《王者荣耀》,和林同学打游戏时,他问我要选什么英雄,我不知道该选什么,他就建议我选个辅助。

然后他选了射手,让我跟他一起。

我刚开始玩儿这个游戏,还没有什么英雄,选了庄周跟着他。庄周这个英雄还是室友带我打游戏时给我买的,这也是那一年我玩儿得最多的英雄。

打架打不过,也抗不了伤害,但我跑得飞快,次次第一名。左下角聊天框那里就有队友吐槽:“从来没见过辅助丢下射手自己跑的,打团也跑。”

原话可能更难听一点儿。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时候林同学刚拿下三杀,发了一句:“不想打就挂机,我和庄周能赢。”

刚接触这个游戏时,我做的傻事更多,因为很怕被杀、被骂然后送人头,所以我玩儿的一般是血条很厚的英雄,跟林同学双排时一直躲在他身后,怕得要命,花了很长时间才改掉这个习惯。

除了林同学,还有黄同学和一些比较厉害的朋友,我们还建了一个游戏群,用来组队五黑、熬夜聊天。

一次游戏五排,我方打团被灭,就剩我一个。那局我还是玩儿的庄周,回泉水的路上就听见组队语音里黄同学在说:“庄周,你骑着鱼游快一点儿。”

黄同学的声音里都是笑意,有着少年的明亮,清朗而动人。

除了这件事,我在微信上还找过黄同学帮忙,帮完我后,我还很不好意思地问了句:“能不能也帮一下我室友?”

“有求必应。”他笑嘻嘻地说,“你的事情必须马上解决,这是第一要务。”

后来的后来,游戏的热情过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淡了下来,我打开游戏群的次数跟着减少了很多。是夏天吧,我接到过一次林同学打来的电话,聊了很多,我甚至还问了一道高数题。

我等了很久的一部网剧最近开播了,其中一个主角温润端方、克己复礼,让人印象很好。和林同学打电话时,我不可避免地谈到了那部剧,并且说:“沈老师好好看啊……哎,你不喜欢吗?”

他接话很快:“不喜欢。”

我也就顺其自然地问了一句为什么,没想到电话那边的他忽然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传来了动静,是声音很轻的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啊。”

那时那刻,我好像“啊”了一声,所以他又重復了一遍。

不知所措是真的,一时的脸热是真的,可不喜欢也是真的。

……

现在的我还是会玩儿《王者荣耀》,只是已经很少玩儿庄周了,也很长时间没有打开过那个游戏群。

不知道所有的关系,是不是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转变,寻找着眼下时期里最适合的方式。

但我依然记得很早之前,在夏天的操场上,可乐的气泡哧哧上冒,也记得课间的教室里,蓝色窗帘下同学的眨眼笑,还有高考数学结束时,林同学说的那句“一中见”。

最喜欢夏天,金灿灿的阳光和微醺的热风会落满大地,直到迎来云蒸霞蔚、霞光满天。

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

包括友谊,也连同喜欢。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由我来说晚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