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理想:坐以待:“币”

人生理想:坐以待:“币”

人生理想:坐以待:“币”

人生理想:坐以待:“币”

冲鸭!激情打工人!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打工人不哭!  激情打工人在线卑微

前言:前段时间,我终于把积攒了一年的年假给用掉啦!

这一次,我投入了火锅之都——成都的怀抱!(今年第一次出省,我骄傲!)

去之前,我信誓旦旦地表示:每餐都要吃不一样的火锅!我可以!

到了之后,我路见美食一声吼:火锅算什么?棒棒鸡、冷吃兔、龙抄手、担担面……我都要!

后来某晚,我洗完脸、刷完牙才发现,我的嘴巴边缘那一圈都红肿了。(大家可以脑补一下星爷某部电影里的那位香肠嘴男人的样子。)

因为上火,我不敢大笑,不敢大口吃饭,因为一张嘴就扯得火辣辣地疼。

我看着带回来的土特产欲哭无泪,全部分给了桃夭组的这群幺蛾子。

今年还剩两个月,谁再约我吃火锅……记得一定要点鸳鸯锅底哈,我可以吃清汤锅底。(最后的倔强.jpg)

主持人:戒掉奶茶戒火锅的带针

【桃夭诊疗室·初老症候群】

深秋的上班时光,月儿迈着慵懒的步伐去了卫生间。

三分钟后,月儿在群里大呼:“谁帮我拿一下姨妈巾?我把它放桌上,然后就走了。”

我:“就在你办公桌上吗?只看到《全职搭档》的打样哎!”

月儿:“啊,不用了,原来我带进来了……”

众人:???

年纪轻轻,不知不觉就开始出现了老的征兆,这就是初老症。快来跟随小编的镜头瞧瞧ta们都有哪些初老症状吧!

表现1:我的大脑已经跟不上我的嘴了

这次旅行中的某天,饱餐一顿后,我已是微醺状态。路过一家老面馒头店,馒头又蓬又松软,(感觉和弗兰的完全不一样?)没控制自己买了两袋。

同伴问:“你确定你还吃得下?”

我:“晚上饿了再吃嘛。”

同伴说:“晚上冷了就不好吃了啊。”

我:“没事,我们住的地方有食堂。”

同伴:“我们没有食堂啊!”

我:“明明就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嘛。”

同行的人面面相觑:???

同伴猛地一拍脑袋:“你是想说厨房??”

我:“噗……是厨房,我讲错了……”

感受到了一丝尴尬,我试图轉移话题,问同伴:“我们待会儿怎么回酒店?”

同伴掏出手机准备查路线。

我的脑袋一片混沌,继续问:“是打滴滴,还是坐高铁啊?还是……”

同伴笑得前俯后仰:“噗……你可打住!你一个人坐高铁回酒店吧!(笑哭)”

啊~年纪轻轻就要老年痴呆了吗!嘤嘤嘤……

表现2:你积极融入的样子励志又可爱

这天,任天天一边听着时下流行的dou音神曲,一边努力想互动话题。

这时候,群里在热烈讨论画手刚交的一幅封面图——

“这个男人还有点儿帅!我可以!”

“这个wink把我电到了!”

“这种人设的感觉好像李泽言啊!”

任天天一脸迷茫:“w……wink是什么啊?还有,这个……李泽言是谁啊?”

萝莉璇赶紧搜索了N位当红小鲜肉的wink(抛媚眼,卖萌)动图发送了过去。

任天天急忙说:“哦,就是这个呀?我知道的!知道的!”

至于李泽言……我还是没忍住吐槽:“天天,不是我说,我感觉你像个……老年人哦!”

因为戴着耳机,任天天只依稀捕捉到了最后几个音节,她茫然的眼神终于聚焦,点点头道:“哦,他是个老年人哦。”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她射去:“哈???”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向任天天激情科普了一番,关于《恋×制作人》和令万千少女、少妇痴迷的那几位纸片人……

任天天(最后的倔强):“哦哦,这个游戏我还是知道的咯……”

表现3:2g冲浪,流行APP?网络热词?统统不认识

萝莉璇丢了张图在群里:“快来看看你们认识几个APP?”

我一扫图标,认出5个:“感觉还是蛮准的!”

萝莉璇:“我只知道11个,我是一个假的95后,我就是个垃圾。”

月儿(蹲坑中):“我只认识两个,哈哈哈哈。”

穆迪:“噗……月儿真的只认识两个?”

月儿:“80后老奶奶已滚。”

浅仓一瞧,把认识的圈了出来:“我有3个确定,还有3个眼熟!”

萝莉璇:“哈哈哈,仓老师果然知道那个章鱼的图标!”

月儿:“那是什么软件哦?”

萝莉璇:“男人最爱的软件!你看那个章鱼笑得多猥琐!”

月儿朝浅仓翻了个白眼:你偷偷在手机里看什么?

浅仓(我不是,我没有):只是一个类似内涵段子的APP啊!

萝莉璇:“月儿你刚才的表情是要D区了吗?”

月儿:“80后老阿姨想问问,D区是什么意思啊?”

萝莉璇:“哈哈哈哈哈哈嗝,你仔细看,这个D区像不像呕字?呕得更大声的那种!”

月儿:“好了好了,知道了。”

【食堂啊食堂,想说爱你不容易】

自从前段时间桃夭组集体换了新饭盒,感受了一个月的新鲜劲之后,对食堂的菜色又陷入了疲乏时期。

我默默观察发现,每周我们对食堂的菜色感受会经历一波“起~~落~~起”的过程,尤其中间的那两天,特别难熬。

周一菜单:红烧排骨,麻婆豆腐,南瓜。

众人:感觉还可以!吃!!

周二菜单:野山椒牛肉,酱香土豆丝,小白菜。

众人:还行,吃吧。

周三菜单:辣椒炒肉,酸包菜粉丝,芽白。

众人:呃……吃还是不吃呢?饭盒都送下去了,还是吃吧。

周四菜单:榨菜肉丝,辣椒炒蛋,红薯尖。

众人沉默了十秒,就在大家鼓足勇气想在键盘上任性地敲下“不吃”两个字时,萝莉璇快狠准地祭出了由自己倾情出镜的表情包↓↓

月儿:“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你是来搞笑的吗?”

萝莉璇:“真的,看到这个菜单,是逼我吃上次买的榨菜了。”

带针:“我好像有过同款发型,初中的时候大家都长这样。(摊手)”

月儿:“我也有过同款刘海。(捂脸)”

任天天:“每一个少女同一款非主流。”

喀喀,话题跑远了。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不吃了!等下就去把饭盒拿上来!

因为——熬过明天,就是周五咯!

周五菜单:香辣鸡腿,油淋辣椒,油麦菜。

众人:啊!!有鸡腿!吃吃吃!

萝莉璇(卑微):“本来周五想请假的,看到这个菜单我决定还是来上班吧。”

【桃夭聊天铺:来聊个不要钱的天吧】

#激(卑)情(微)打工人#你有做过什么关于工作的梦吗?

任天天:关于自己工作的梦,其实我实现了:今年疫情期间,在家工作。对,我经常幻想甚至做梦,不用起早床,不用赶时间到公司上班。但是维持一个月后,我有点儿空虚……在家工作,工资会按时、按量发吗?我的同事们,是不是利用不去公司的时间,偷偷做发财的事?算了,为了安心,我还是来上班吧,因为打工人必须有打工魂!

月儿:当编辑一年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问自己:今天签到百万作者了吗?今天打造百万项目了吗?当编辑三年的时候,在床头写上:我向宇宙下个订单——升职加薪升职加薪年终翻倍。 当编辑十年的时候:今天我还活着吗?今天这个行业还活着吗?哇,都活着。真好……

带针:大家都在写自己做过的工作上的发财梦,我就实际多了,从来不做假大空的梦,直到有一次我梦到:因为市场低迷,大boss说我们不做书了,(战战兢兢)然后第二天把我们一群人带到一间寺庙风格的院落,改成做纸?日常工作就是需要不停搅拌木桶里的纸浆,然后还要两面均匀上色,晾晒,按件记工资。在梦中,我真的一度觉得这样的咸鱼生活有点儿美好……

胖又:這个互动,是我在上班时间偷偷拿着手机蹲在厕所写的。(呜呜……兼职编辑真的好难啊!)为了生计,我离开了最爱的桃夭,孤身一人来到杭州打拼,现在是一边做着其他工作,一边做兼职编辑。虽然很艰难,但是为了能实现我签满一百本书的梦想,我觉得我可以的!不过掐指一算,到目前为止我好像才签下了近二十本!所以问题来了,我要兼职多少年才能完成我的梦想?

君素(《当她降临》《她的妄想》作者):我做梦都希望我的稿子都能卖出影视版权,我的男主角能拥有杨洋的脸和吴磊老师的声音!(带针:你的王一博呢?是不是要加一条王一博的身材?君素疯狂点头:啊!我需要!我【哔——】上特别需要一个一博弟弟呢!)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人生理想:坐以待:“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