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这里建议你回炉

郁风闲

大神,这里建议你回炉

大神,这里建议你回炉

干校对多年的她被投诉了!投诉人是错别字连篇的大神作者,简直忘恩负义!她决定要去拯救他的扭曲人生!

一、被投诉了

苏瑰被投诉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她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这种状态维持了十几分钟,她才慢悠悠地回过神。她搞不明白,一个文化公司的校对人员,怎么会招来投诉?

苏瑰很快恢复冷静。她入职三年以来,保持着零错别字的记录,经过她校对的文章没有谁挑得出刺来,她对自己有信心。所以,这个投诉的人,要么是栽赃,要么是陷害!

总编很快找上门来,苏瑰表现得很淡定。当总编说投诉的人是簽约作者“乌龟爬”时,她微微扬起嘴角,一颗悬着的心安稳地落了地。

乌龟爬是公司的长约作者,文风奇特,脑洞巨大,很受读者喜爱,苏瑰一度也是他的粉丝,直到三年前她第一次接手乌龟爬的文稿校对工作……那真的是一份很需要勇气才能看得下去的书稿,看完前三页,她就想问:“乌龟大大,你小学毕业了吗?”

错字之多,别字之奇葩,几乎超出苏瑰的承受范围。

为了校对他的稿子,苏瑰整整瘦了五斤——因为看得反胃,吃不下饭。

校对是替人做嫁,读者看书的时候很少会想到校对的贡献,苏瑰也不会在意这些,但是乌龟爬,他的功勋章里有她的汗水!多了不敢说,10%总有吧?苏瑰曾经让责编代为传达,暗示对方多读读书,但看乌龟爬的错别字一如既往地多,责编很可能没有照办。

苏瑰坚信:全天下最没有理由、没有资格投诉她的,就是这位乌龟爬了!

但是下一瞬,总编的话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乌龟爬说你刻板的工作态度伤害了他身为创作者的内心。”

什么?苏瑰愣了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原来,乌龟爬上周来公司时无意中看到编辑的聊天记录,一个叫作“江湖有朵小奇葩”的人在QQ上刻薄地吐槽他的文稿。乌龟爬随口问是谁,得知是公司的校对后便垮下了脸。

被投诉了苏瑰无法理解:“难道错别字多还不带让人吐槽的?”

总编气得咬牙:“你快去道歉,拿回他的新书合约,否则你的工作肯定不保了!”

苏瑰从总编的怒火中慢慢了解到,虽然乌龟爬当时没说什么,但这人很会记恨,合约到期,准备续签时,他才表现出来——由于玻璃心受损,他不再续签,并且愤然将新书签给了竞争公司。苏瑰来到他住的宾馆楼下时,才大概理清事情经过,而她现在的任务是上楼,在乌龟爬正式签约前向他道歉,并将合约抢回来。按总编的说法:“不惜任何代价。”

这几个字饱含暗示,苏瑰很有意见。她只卖才华,不卖身。按照苏瑰的脾气,她应该甩手不干,扭头就走,但她无法忍受某人的恩将仇报。所以她来了,气势汹汹,手里还抱着一本厚得可以砸死人的《现代汉语词典》。

她严肃地板着脸,用力敲开宾馆房门。开门的是个帅哥,头发杂乱,两眼无神,跟年会时仔细料理过的俊帅模样简直天上地下,但隐约还能分辨得出是他。

苏瑰对他的外形没兴趣,他的问题在于腐烂的内在。

“同志,我是来帮你重修小学语文,顺便拯救你岌岌可危的人生的!你难道没发现,你已经走到人生悬崖的边上了!”

程惜,也就是乌龟爬熬了一夜刚睡下,忽然被人从睡梦中吵醒,心情正阴郁。他懒懒地抬眼,面无表情地将苏瑰打量了一遍,随后用力甩上门。

苏瑰揉揉被撞疼的鼻子,不甘心地继续敲。

“我是江湖出版公司的校对编辑,我有话必须当面跟你谈……”苏瑰敲得太用力,没发现门开了,一不小心就冲着人胸口捶过去。

程惜轻轻挑眉:“你就是小奇葩?”

“是的。”苏瑰甩甩手。他不觉得疼,她作为主动攻击的一方倒先疼起来。写文的不都是弱鸡吗?他是在胸口藏了一块铁板?

苏瑰挤出假笑:“乌龟大大,听说你打算签约别家?”

“对,就算你来道歉也无济于事,我不会改变主意。”程惜要再关上门,苏瑰迅速地用脚卡住门缝,笑容可掬地说,“道歉?你可能有点儿误会,我不会道歉的,不过我确实希望你能审慎地考虑与对方的合作……”

程惜以为她在以退为进,不屑道:“然后考虑和你们合作?”

“不,我只是单纯地不希望你签约后给他们增加工作负担。”

程惜白皙的脸变得通红,甚至有点儿扭曲。

苏瑰的话很含蓄,却一针见血地戳中了他的痛处。他知道自己中文很糟糕,不止一个编辑委婉地表示过,但只有苏瑰敢这么阴阳怪气地嘲讽他。程惜怒极,但此时发火一点儿用也没有,反倒显得自己没有风度。他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笑道:“我忽然觉得你的话有点儿道理。”

他的态度忽然转变,苏瑰心里下意识竖起防备的盾牌:“你什么意思?”

二、反对无效

苏瑰后来才知道自己杠上的人是个变态。程惜同意暂缓与对手公司的签约,并且好心地提出可以继续与江湖出版公司签约一本新书,但条件是:让苏瑰当他的责任编辑。智障也能看出他不怀好意好吗!

苏瑰反对,但反对无效。

程惜说:“如果她不能当我的责编,那还是算了……”

因为这句话,苏瑰再次被逼着上场。她没做过责编的工作怎么办?总编说了:“会有人负责协助你,那些工作交给别人就可以了,你的工作就是尽一切可能地让他安心写稿,如果能再签个三五年的长约就更好了……”

梦想真美好,可是脱离实际就不好了。苏瑰同意了,不过她上任之前先递了辞职信,按照公司规定,一个月后就可以辞职。三五年长约?别想了,这一个月,她绝对会好好地“回报”程惜的。

苏瑰查了程惜的资料:他对狗毛过敏,不吃辣和香菜,害怕蜘蛛……她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给程惜一点儿教训,谁知道报到的当天,就被程惜“绑架”到了山上——这是程惜的家,从他们入山的大铁门开始,都是他家的范围。

苏瑰默默咬牙,一股叫作“仇富”的情绪在慢慢地滋长。写小说这么赚钱吗?苏瑰以前只负责校对,对于作者的版权费一无所知。她专心致志地发呆仇富,程惜丢过来一张纸,贴在她的脑门上,A4纸上写满了交给苏瑰的工作。

苏瑰盯着其中两项,喂马和劈柴,怀疑大神是不是脑子坏了,耳边却听见他正在对一个上了年纪的女管家吩咐:“盯着她把所有的事情做完。对了,不要让她接近厨房,所有她经手的食物都要丢掉,小心中毒。”

苏瑰不能接受被如此诋毁:“我不会投毒!”她只准备了泻药而已!但看着屋子里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苏瑰很怂地选择了闭嘴。

“防患于未然。”程惜说,“不过,你应该会忙得没空投毒。”

苏瑰看着那一长串的工作清单,泪目了……现在的作家都过得这么嚣张吗?山里有家,家里有保镖,有泳池,有马场……苏瑰在管家的带领下,在别墅转了一圈,彻底变身柠檬精,把自己酸死了。

苏瑰酸得只想罢工,程惜也没勉强,只淡淡地说一句:“那我自己来吧。”然后真的放下稿子去喂马、遛马了。他动作很慢,苏瑰静静地看着,直到总编不知从何得到消息,打来电话:“如果没能按时拿到稿子,别想着分成了!”为了拿到程惜小说的分成,苏瑰咬牙忍了,接过程惜手里的马缰,把他赶去写稿。

晚上,苏瑰干完了活,筋疲力尽地回到屋子里,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管家说给她留了菜,但是她完全没胃口。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苏瑰感觉自己腾空了,她吓了一跳,用力地抱住了……程惜?

苏瑰艰难地吞吞口水:“你你你想干什么?”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这个禽兽终于忍不住,要对她下手了吗!苏瑰偷偷瞄向四周,确认保镖不在,准备替他管理好自己的下半身!她才挣扎两下,就听到程惜温柔地说道:“别动,小心受伤。”

程惜的声音很温和,听得苏瑰愣了一下。这人是写小说写得精神失常了吗?怎么忽然之间……有人性了?好可怕!苏瑰头皮发麻,程惜的脸上笑容灿烂:“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除非是你主动的。”

“我我我才不会主动!”完蛋了,心跳好快!苏瑰喝令自己冷静下来,但心理威慑的效果不怎么好,否则脑袋怎么会越来越烫?

程惜说:“沙发不好睡,我抱你回房里吧。”

程惜看起来虽然瘦,但此刻两人抱在一起,苏瑰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结实的肌肉,好想摸一摸啊……苏瑰绝不承认自己被吸引了,她只是迷恋人家的胸肌而已!程惜将她抱到客房,将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替她盖好。

苏瑰的心脏又开始发疯了,曾经她梦想着能遇到一个这样宠爱自己的男人……

耳边再次响起程惜魅惑的声音:“我想吻你,可是我不知道,是亲吻额头好,还是樱桃唇?”说着,食指诱惑地在她的唇上摩挲起来。

太奇怪了,程惜是分割分裂了吗?所以才会出现一个绅士而且温柔的人格?一定是这样!苏瑰情不自禁地说道:“唇……”

初吻,就在此刻!

她仰起头送上香唇,谁知程惜的唇没有落下,他迅速地放开她,頭也不回地冲了出去……怎么了?她有口臭?苏瑰尴尬得要死,连忙也跟了出去。她房间的对面就是程惜的书房,此时大门开着,他正坐在电脑前,手速飞快地敲打着。

程惜写得投入,完全没注意到后头站着的苏瑰。

苏瑰盯着屏幕上不断跳出的字,那是一段爱情戏,男主角对女主角心动,施展温柔招数撩拨对方——程惜一边写还一边嘟囔着:“嗯,这样的撩拨是有效的,不错不错。”

苏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很好,她被当成试验品戏弄了!

程惜写完了一大段后,终于回过头,感激地说:“多亏了你,帮我突破了这个瓶颈……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哪里不舒服吗?”

苏瑰重重地呼吸着,她很想砸烂程惜的电脑——但是不行,这电脑很贵,电脑里的东西更贵,她赔不起。她也想砸烂程惜的脑袋,还是不行,这人虽然品行卑劣,但脑子值钱……在理智崩溃之前,苏瑰终于说服自己,一言不发地转身回房。

她用力地甩上门。

“苏瑰?小奇葩,你怎么了?”程惜追上来,敲了敲门,“我今晚要通宵,你的工作就是在一边协助我,别想逃避,快点儿出来……”

他不说还好,一听这话,苏瑰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她找到背包,从里头掏出一把菜刀来,然后用力地拉开门,怒吼道:“滚!老娘不乐意伺候了!你要是敢踏进来半步,我就阉了你!”

程惜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我可以不踏进来,但是你必须去书房,陪我一起……”她不在,他还怎么报复她、压榨她?可是看着她气势汹汹地挥舞着菜刀,程惜吞了吞口水,这姑娘可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好欺负。

苏瑰的回答,是再次甩上门。

三、报复回去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子,投在苏瑰的脸上,她似是做了美梦,嘴角微微勾起。苏瑰梦见自己将程惜压在地上,暴打了一顿,打得他跪地求饶,哭爹喊娘。被压榨了好几天的她,终于第一次翻身做主人,好不快哉!

忽然,天空中一片阴影飘过……苏瑰微微地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一黑,有什么人站在床头!她迅速地反应过来,手伸到枕头下,却摸空了。

“剪子被我拿走了。”站在床头的男人凉凉地出声,“菜刀、水果刀,之后又是剪子,你到底还有什么武器?”

苏瑰拽起枕头用力地丢向程惜:“你这个变态,又是怎么进来的?”房门后抵着的柜子还在原地,他肯定不是从这里进来的。

程惜指了指旁边的窗子,窗沿上还挂着一条绳子:“第一次爬,还真有点儿吓人。不过也正好,现在我知道要怎么写了……”程惜满意地笑着,再次表达了对助理的感激,然后走向门口,挪开柜子,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

苏瑰盯着程惜的背影,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拳,但想到别墅里的那几个保镖,认命地忍下去了。

苏瑰住进来一星期,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四次,程惜总是偷偷地钻进她的房里,以此寻找灵感。苏瑰没收了备用钥匙,他就用铁丝撬开门,这次干脆攀着绳子上来……苏瑰一脸黑线,她来当助理好几天,文档没看过几次,倒是被迫参演了好几次。

她拉开被子看了看,确认自己衣衫完整,程惜确实没乱来。苏瑰心中不是滋味,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保住了清白,还是该哀悼自己毫无魅力……

清白保住了是好事!

至于为什么几次潜入她的屋子里都没乱来,一定是程惜的身体有问题!

绝对的!

苏瑰自我安慰完便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程惜很忙,他同时写着五部小说,还有一部剧本,其中有两部是英语小说。程惜写的小说为什么错别字这么多?因为他真的不擅长。他小学和初中是在英国读的,老师真的没教。

大忙人整天不停地写小说,累了就到院子里走走,骑骑马,游游泳,更累一点儿就去睡觉,断断续续加起来,一天勉强睡满五小时。

这样拼下去,程惜一定會猝死,都不用她多费心思去折腾。不过现在,她烦恼的不是怎么去报复程惜,而是该怎么防止他再度潜入她的房内。苏瑰想了一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先下手为强!

喜欢半夜跑进别人房间吓唬人是吧?就让他也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苏瑰把一条白色床单撕烂了,做成白裙子,把自己打扮成“贞子”,偷偷地溜到别墅外。她顺着窗外的树爬上去,正要打开手机里下好的恐怖音乐,谁知抬眼一看,居然看到程惜吊在屋顶上!

“啊——”

女人的尖叫声打破了别墅的寂静。

苏瑰惊吓过度,没站稳,重重地摔了下去。眩晕中,她似乎看见了二楼书房的阳台门打开了,刚才吊着的男人探出头来,一脸担心地喊着她的名字。

他没事?苏瑰眼睛冒火,死死地瞪着二楼的男人。程惜没有得到回应,连忙跑了下来,慌乱地问:“小奇葩,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你……”程惜担心她摔伤,试着要抱起她,苏瑰却趁势翻身而起,用力地压住程惜,朝着他的胸口用力地捶打了几下,边打边骂:“你好端端的装什么吊死鬼啊?吓什么人啊?很好玩吗?你简直是神经病!”

程惜任她捶打,等她打累了停下来喘息,这才开口问:“你没事了?”

他的声音温和,眼神充满着关心,让苏瑰心烦意乱,火气也更大了。她低下头,趴在他的肩膀上,用尽力气咬下去!

“苏瑰?”

她晕了过去。

四、经验太少

程惜有怪癖。

灵感枯竭的时候,就会做些古怪的举动,比如倒吊在天花板上,吓晕苏瑰时,他正是在沉思。

苏瑰醒来后听到这个答案,气得差点儿再次晕过去。她觉得自己摔得太不值得了……但很快还有一件更糟糕的事情,让她忘掉了整蛊失败的尴尬。

苏瑰感觉到背上凉飕飕的,而程惜的手,正搭在自己光裸的背上。

“你个流氓!色狼!你的假面具终于撕掉了,我跟你没完!”苏瑰想起来打人,但背痛得她根本动不了。

“你的背上有淤青,医生给配了药,我只是替你抹药,没有想占你便宜。”程惜解释,冷硬的脸上闪过一抹温柔,“别激动,对你身体不好。”

苏瑰依然瞪着他,但没再乱动,免得苦了自己。但很快她又发现不对劲:“管家在啊,你不会叫她来帮忙吗?色狼!你就是色狼!”苏瑰痛骂,这屋子里还有管家阿姨也是女的,他不会去请人来帮忙吗?

程惜愣了一下,好似是现在才想起来。难怪刚才管家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他看着苏瑰抹了褐色药膏的背部,陷入了沉思。苏瑰想拉被子遮挡住,但被子有点儿远,拉不上来,她呵斥道:“你还看……”

“苏瑰。”良久沉默之后,程惜说话了,“你身上有伤,好好休养几天吧。”

苏瑰有些怀疑他的用心:“你会这么好心?”

程惜说:“反正你要在我这里待满三十天,我会记得把你休息的几天补回来的。”别墅里自从苏瑰来了之后热闹了许多,他还真不想她这么快离开呢。

苏瑰气得直哆嗦:“你这个恶魔……”

苏瑰在床上躺了一天,感觉身体稍稍恢复了,就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她可不想给程惜借口来拖延自己的时间。苏瑰恢复工作了,程惜那边却卡住了。作家总会遇见大大小小的瓶颈,那些小的瓶颈都能很快地突破,但是这次严重了……

管家阿姨说:“我照顾他三年,还没见过他这么焦虑……”

卡在瓶颈处的程惜又吓了苏瑰好几次,比如倒着躺在楼梯上,半夜躲在她门口抽烟,或者摇摇晃晃挂在她的窗外。苏瑰把窗子锁死了,程惜进不来,她半夜起来上厕所,一次次被吓出尖叫。

今天,她将漂浮在泳池里,一动不动地装死人的程惜捞上来,语重心长地开口:“说吧,你有什么困难?”

程惜沉默不语。

苏瑰说:“说说看,也许我可以帮你。”

原本苏瑰才不在意程惜是不是遇上了瓶颈,能不能写出小说,但是,前几天,她想到自己的遭遇,觉得有点儿憋屈,所以打电话找主编谈条件——她要程惜新书5%的版税,来之前主编答应给3%,但真实体验过后她要求加价。如果没有真金白银的补偿,她就甩手不干了。

主编答应了,接下来就要等程惜写完稿子了。

这个时候他却跟她说遇上瓶颈了,还一卡就是一个星期……玩她呢?苏瑰很恼火,但脸上依然要挤出慈祥的微笑。

程惜浑身湿透,他却好似没有察觉,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

苏瑰被盯得心里发毛:“你你你看什么?”

心跳怎么这么快?

这种感觉苏瑰有过,就是之前程惜拿他试验撩人情节的时候……回忆起当时的窘境,苏瑰如同被一盆冷水浇头,顿时冷静下来。她凑近了他,抬起两手拍在他的脸上,逼着他清醒过来:“休想我会继续陪着你研究情节!”有爱情故事的是剧本,不是签给公司的小说,她又分不到钱,休想她会帮忙!

苏瑰气呼呼地走人,背过身后却难掩脸上的红晕。想想自己每次被撩拨得脸红心跳,人家却只是在试验……她就觉得自己很蠢。苏瑰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把他勾引得神魂颠倒,否则这口恶气咽不下去!

程惜继续卡壳,家里长辈打来电话,给她安排了相亲……或许见见别的男人也好,她就是经验太少,才会每次都中了程惜的计!苏瑰当即去跟程惜请假,要下山。

“不行。”程惜下意识拒绝,皱着眉道,“你不在,我写不出来。”

“我在你不也写不出吗?”这货拖稿没下限,“总之,我今天一定要回去一趟的。”

“你回去做什么?约会?”

“嗯……”苏瑰敷衍地应着,总觉得说相亲有点儿没面子。再抬头却对上程惜阴沉的脸,程惜咬牙道:“想下山?自己走下去吧!”他是故意的。居然想撇下他,去见别的男人?休想他会答应!

从别墅走到最近的公交车站,怎么也得三个小时,他就不信她真的能走下去!

五、感情不错

“那個王八蛋,真的干得出来!”苏瑰走在下山的路上,已经打电话跟朋友骂了一路了,“居然真的放我一个人走路下山,没有人性!你明天陪我去逛街,我要买些性感的衣服,然后……”把那家伙勾引得心花怒放,把他玩腻了,涮够了,再踹掉!

一辆车子缓缓地开在苏瑰的旁边,恰好听见了她说要买性感衣服,司机的脸色阴沉,差点儿就要调头离开,这时苏瑰回头了。四目相对的瞬间,程惜做好了决定:“我送你下山。”

苏瑰不客气地上了车:“良心发现了?”

程惜抿了抿唇,他打算跟去围观苏瑰的男友,顺便搞搞破坏。两人一直沉默着,苏瑰也懒得开口。过了一会儿,程惜忽然开口了:“你想勾引谁?你男友?”语气有点儿酸溜溜的。

被听见了!苏瑰的脸爆红了。她刚才打电话没提到他的名字吧?她不是很自信,胡乱地点点头。

程惜暗暗地咬牙:“你们的感情真不错。”不错到让他越发地想搞破坏。

“呵呵呵……”苏瑰心虚地笑了。

谁想车子忽然左右蛇行起来,苏瑰大喝:“喂,你会不会开车!”

“当然会!”程惜也大声回她。话音刚落,车子直冲着路边的电线杆撞了过去。

苏瑰的骂声和撞击声同时响起:“你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吧?”苏瑰想再多骂几句,再暴揍他一顿,但那一瞬间,程惜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紧紧地护住。

车子在猛烈地撞击后停下,苏瑰愣住了,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惊的。

苏瑰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程惜?你……”

“你没事吧?”程惜慌张地爬起来,双手在苏瑰的身上摸来摸去,“你受伤了吗?怎么不说话?”

目光瞥见一抹刺眼的红,苏瑰迅速地回神,捉住程惜流血不止的手:“你的手受伤了!”玻璃碎片扎破了程惜的胳膊,她才稍微动了一下,腿上传来一阵刺痛。程惜敏锐地察觉了她表情的变化:“我先把你抱下车……”

苏瑰痛得顾不上反对,嘴里念叨着:“车子不会爆炸吧?”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她依偎在程惜的怀里,担心地看着程惜,“你小心点儿。胳膊上的伤怎么样了?不会耽误写稿吧?”

程惜抱着苏瑰,有种把她丢下去的冲动。

两人都受了伤,不敢乱动,不得不打电话回别墅求救。

等待的间隙,苏瑰终于搞懂了一件事:“你没有驾照居然敢开车!”

“我有驾照!”程惜反驳道,“只是回国后没有……”

“那就是没有!”

苏瑰真觉得自己伤得很冤枉!

保镖很快赶到,将两人送到医院。程惜的胳膊被割破,已进行包扎处理,每天换药就行。苏瑰的腿只是扭伤,问题也不大。对于这个诊断,苏瑰很有意见:“谁说问题不大?我痛得要死,不小心点儿说不定就要残废了!”

医生和护士一脸同情地看着程惜,他这是被碰瓷了……

被碰瓷的程惜浑然未觉:“好好好,我们住院两天,多观察观察。”看他似乎并没什么不乐意,医生和护士也就没有出来伸张正义。

苏瑰碰瓷上瘾了,继续哼唧:“我的腿受伤了,没办法向编辑部汇报工作,肯定会被那个变态主编削一顿的……”

装可怜还是有用的。程惜为了让她不挨骂,不顾胳膊受着伤,认真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好让她有稿子去交任务。

苏瑰住院两天,程惜进度可喜。要不是医院病房不够,没办法厚着脸皮住下去,她可能就要一直住到程惜交稿了。不过出了医院,她还是可以继续碰瓷的……想象很美好,苏瑰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自己拿了版税分成去海边度假的美好画面,程惜却撂挑子不干了:“灵感枯竭,写不出来了。”

“写不出来?”苏瑰直磨牙,这货是故意要气死她吧?

“你在医院里不是写得挺顺的吗?”苏瑰思考着要不干脆把他的胳膊打折了,让他再进一趟医院。不对,不能打折胳膊,人家还要打字呢。打断腿吧,腿断了就不能乱跑了。

号称灵感枯竭的程惜刚出院就来泡酒吧,让苏瑰真的很想把他打残了。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的腿伤根本是装的!”程惜道。

当时他因为过度担心,确实没看出来,直到今天把写完的部分稿子交过去,对接的编辑调侃了一句:“小瑰催稿效率挺高的,主编都不想放她走了。”他这才想起,苏瑰只会留在他身边一个月,“想等我把稿子交了,你就好功成身退?”

“是啊。”苏瑰不懂他在气什么,“一开始不就说好的吗?”

“我现在觉得不好了。”程惜笑道,“我忽然觉得,把你留在身边的感觉也挺好的。”

苏瑰猛地抽气:“你……你居然想一直虐待我?”这么变态!

程惜差点儿被口水呛到。这人的脑袋到底怎么长的?除了一开始那几天,他确实想报复她,后来对她都挺好的吧?他渐渐习惯了她的存在,甚至期待她能留久一点儿……难道他真的上瘾了?

六、留下罪证

事业不顺,爱情……好吧,爱情从来没顺利过。

两人出院后,为了换药方便,就在市区的酒店住下来。程惜兢兢业业地在酒店房间里写稿——除了苏瑰的这个,他手头上同时有几个稿子在写。苏瑰有个感觉,这货是真的打算跟她一直杠下去。

苏瑰需要在“时间到了就走人”和“继续催稿,等拿到版税分成再走人”之间做出抉择。她当然是希望能拿到钱的,但当事人很显然不想让她如愿,任凭她软硬兼施,不写就是不写。

难怪以前老听到公司的编辑们喊压力大,掉发严重,原来催稿是一件这么艰难的工作……苏瑰催稿失败,气得拿枕头砸了程惜,然后回公司找同事取经去了。

苏瑰这次是真的气坏了。程惜思考着,要不把前两天写的稿子给她?可是一想到她拿了稿子,拿了钱,就跑路跟男友双宿双飞,他就不爽,不想看她如愿!

她男友到底是什么人?程惜郁闷地埋头敲字,心中第N次发出疑问。手里这本是悬疑,他把脑补的谋杀苏瑰男友的一百种方法都用上了。

写到第二十个谋杀时,天已经黑了,苏瑰还没回来。程惜意识到不对劲,直到接到电话,赶紧撇下稿子来到了酒店附设的酒吧,找到了醉得七荤八素的苏瑰。

“我在上头忙死忙活的,你在这里逍遥快活?”还没钱结账,让酒吧经理把钱算在他的房费里!

“快回去!否则我一个月都不写你的小说了!”

苏瑰大吼:“那就别写了!”

“你真的醉疯了!”程惜拖着苏瑰要走,她却挣脱开,抚着他的脸,酒气熏天地说道,“我说真的,别写了,不要把小说给那种王八蛋公司!”

程惜一顿,问道:“发生什么了?”他注意到苏瑰眼里蒙着水雾,有钱都不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那些王八蛋,以为我是用身体催稿的!”苏瑰去公司本来是取经的,结果一群人阴阳怪气地要向她取经,主编还号召大家跟她学习……苏瑰哭着大骂,“我什么时候用身体催稿了!明明都是你一直非礼我!这样,还这样……”说完抱着程惜猛啃,把程惜对她做的事添油加醋地还回去。

程惜狼狈地挣扎:“我确定,我没这样你!”但他终究没能躲过被口水洗脸的命运。强吻就算了,苏瑰还想上下其手,程惜赶紧按住她的手,“别乱摸了……你有男朋友的!”

苏瑰忽然哭起来:“什么男朋友?他还没出生呢!”

什么?自己这段时间仇视的对象,根本不存在?程惜心头闪过一抹窃喜,怀里的人忽地勒紧他的衣领,差点儿让两人都摔倒,苏瑰凶神恶煞地警告,“我警告你,不準把稿子签给这种公司!”

程惜柔声道:“乖,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一夜过去……苏瑰揉着因宿醉而疼痛不已的脑袋,看着床另一侧的程惜。他们应该没发生什么吧?她记得自己在酒吧喝酒,然后,被程惜捡回来,顺便被占了便宜?

酒吧的人太不负责了,就这么看着她被陌生男人捡走?

苏瑰嘀嘀咕咕,嚷嚷着要打电话去投诉!

“我确定,昨晚是你非礼我的。”身后忽然响起男人的声音。

程惜醒了,听见苏瑰的嘀咕,忍不住出声为自己申辩:“昨晚酒吧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我才是被非礼的那个。”至于同床,那也是她死拽着他不放……他只是没有太强烈地拒绝罢了。但他还算是守规矩的,没真的做出什么。

苏瑰的脸爆红,一脸难以置信地溜了。

下楼吃早饭的间隙,苏瑰找借口去看了酒吧的监控,人家不肯给,还是跟过来的程惜出面,人家才给放了,然后她就和“受害人”一起,目睹了自己非礼人家的全过程。

“呃……”单纯用“尴尬”两个字没办法形容她的心情,她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这视频可以备份一份吗?”

低着头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苏瑰诧异地抬头,正对上程惜暧昧的笑脸,他对工作人员道:“罪证得留下,免得以后某人不认账。”

苏瑰想反驳:“我才不会……”她是那种不要脸的人吗!但紧接着便顿住了,他是想让她怎么认账?不会是要敲诈她吧?他都那么有钱了!

程惜微微一笑,没具体说“认账”是什么意思。

苏瑰心里发毛,回楼上后给手机充电,想找朋友求教,谁知才开机,微信、QQ、短信不断地跳动,还大多都是后半夜发过来的。来自主编的未接电话尤其多。正迷惑不解时,主编又来电话了:“一定要把乌龟爬的小说签给我们公司!”

苏瑰一头雾水地听完,神色凝重地来到了程惜的房间:“呃,你的小说,呃……”她酝酿着用词,但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她隐约记得自己叫程惜别把小说签给她的公司,她也真的这么想的,但没想到他会同意这么做啊!而且,他意志坚决,主编提醒已经签约了,程惜也无所谓:“违约金我付,我决定把小说的版权让给苏瑰,让她决定。”

这一早打来电话的,除了主编,还有其他闻讯而来的出版公司,都想签下这本书,乌龟爬的书那是相当抢手的。

一场醉酒,苏瑰一下子拥有了百万版权……或许千万,甚至更多?这下误会没法解释了,她若不是当事人,肯定也要以为这其中有什么不可说的交易了!

这馅饼太大,让苏瑰不敢接了。

程惜听完淡淡笑道:“你说的,让我不要签给他们,你不乐意?”

苏瑰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那你也不用把版权都给我啊!”

“让他们主动过来求你,你不高兴?”

“高兴个屁!”苏瑰忍不住爆粗,“你这样大家更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了!”

程惜提醒:“我们之间本来就有什么,记得吗?昨晚你还非礼我了。”

苏瑰无力了:“你就不能忘了昨晚的事情吗?”

程惜笑:“印象太深刻,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他笑得灿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监控,苏瑰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落入陷阱了。见她不说话,程惜又道:“对了,什么时候再来一次?把你买的那些性感的裙子也用上?”

那些衣服买回来后一直藏得好好的,他怎么知道了?

苏瑰看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男人,她是真的落入圈套了吧?

七、当聘金了

各公司的编辑得知他们住在饭店,纷纷前来,想从苏瑰手里拿到那本新书的版权。苏瑰不胜其扰,很怂地拉着程惜躲回别墅去了。

难怪有些人喜欢住别墅,真的很清净。

苏瑰还是不敢开手机,微信、QQ也全都装死。那书毕竟是程惜的,虽然他已经把转让的合同准备好了,也签了字,她却仍然不太敢把自己当回事,毕竟人家不怕付违约金。

这次回来后,程惜倒是挺勤奋的,不怎么需要逼,就很积极地每天写稿。她除了要偶尔帮忙“刺激灵感”,没别的事。

“他不会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占我便宜吧?”苏瑰深思过后,觉得很有可能。

慢慢地,她也放下了不安。毕竟,她确实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啊……

又过了一个月,程惜写完了小说,还很周到地帮着选择了一家不错的公司合作,预付款都到了苏瑰的账户了。

看着卡里的余额,苏瑰激动不已。任务完成了,钱到手了,接下来可以拿着钱潇洒地过日子,比如找个花美男……苏瑰和闺密打电话畅想未来,背后忽地响起程惜阴森森的声音:“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男人?”

“呃……”苏瑰被看得有些心虚,仿佛自己真的是琵琶别抱的渣女,“要不我只拿预付款,尾款都归你?”预付款就够她激动的了!

程惜道:“上次非礼的账还没算呢。”

“你不会要我现金赔偿吧?我没钱的!”

程惜叹息道:“我的意思是,这笔版税,就当聘金了。”

苏瑰脸红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什……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在你非礼我的那一刻。”他从苏瑰的醉言醉语中得知她的男友不存在时,他便决定了,不快点儿把她捆住,指不定哪天她真的弄出一个男朋友。程惜的神情从未有过地认真,“小奇葩,我喜欢你。”

苏瑰一直以来压制着心中的躁动,这一刻再也按捺不住,她承认自己早就心动了。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大神,这里建议你回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