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兵之戈(5)

水千丞

魂兵之戈(5)

魂兵之戈(5)

前情回顾:江朝戈一行人来到胡安城已经有五天了,但是因为醉心修炼的缘故,一行人只能在小房子里,眼见着炙玄的小嘴都可以挂油瓶了,江朝戈便决定带着炙玄上街逛逛,顺便给小祖宗买坛好酒哄他开心,心满意足喝到了美酒的小祖宗,摇摇欲坠,眼睛却发光地盯着对面桌上的兽骨堆……

孟升讶然:“炙玄大人,难道您见过?”

炙玄轻哼一声,倨傲地扭过了脸去。

江朝戈道:“那皇子殊那么年轻就是五级魂兵使,岂不是相当少见?”

“当然了,可是很少有二十岁出头的五级魂兵使的。皇家血统本就比较优越,皇子殊不但天赋过人,还从小就修炼最好的功法、吃最好的魂药、拜最好的魂兵使为师,现在又有天级魂兵器加持,可以说,整个天棱大陆,能够打败他的人都不多。”

江朝戈感到有些心悸,没想到自己居然一穿越就得罪了那么厉害的人,还从他眼皮子底下拿走炙玄刀,顿时有种背脊发寒的感觉。他苦笑道:“孟老,你胆子也够大的,当时你明知道他是谁,居然还敢救我。”

“我当然是看他没带魂兵器才敢救你的,不过,我觉得皇子殊明显是有意放你走的。”

江朝戈点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假装被我挟持,显然是想独吞天级魂兵器,甚至我们能顺利离开天鳌城,都有可能是他授意的,否则,天级魂兵器如此重要,外门关的盘查怎么会那么松散。”

“这几年,随着皇子一个个长大、独立,皇位之争愈演愈烈。皇子殊也许真的有别的考虑。不管怎么样,在我们还安全的时候,一定要抓紧修炼,天级魂兵器可以弥补你魂力的不足,但前提是你至少能使用它。”

江朝戈用力点头:“对了,你刚才说什么魂药?”

“哦,你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西方樊氏吗,樊氏不仅有很多厉害的魂导士,制的各类魂药,也是天棱大陆上最好的。魂药的种类很多,有毒药,也有疗伤之药,当然,还有能够增进修为的,只是价格奇高,有一些顶级的魂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胡安城就有樊氏的魂药铺子,功效只能算是中等,但你还是买不起。”

江朝戈笑了笑:“看来,真是要好好赚钱了。”

“酒,酒,酒!”炙玄揪着他的衣领使劲地晃了起来。

江朝戈将炙玄抱了起来:“走,我给你买酒,你给我找兽料。”

第一次拿到五百枚铜币,也就是五枚银币的“巨款”,江老板心情有些小激动。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果然钱才是能给他最大安全感的东西,他只要听听那铜钱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就觉得浑身舒坦,走路生风。

到了街上,他先给炙玄买了一壶上等的青梅酒,又给孟升买了一双鹿皮靴,一老一小都高兴得很。

江朝戈心里有些感触,若是他有家人,不知道是不是也会有这一幕?他带着老父幼子,逛逛街、购购物,和乐融融……

“这一壶怎么够我喝。”炙玄大言不惭地说。

江朝戈瞬间被拉回了现实,看着熊孩子横眉毛、竖眼睛的样子,再次想着,这要是自己的儿子就活活掐死……他轻咳一声:“咱们先去找兽料,我赚得越多,才能给你买更好的呀。”

“那家兽料铺子不错,经常能淘到好东西。”孟升指指街角的老铺子。

三人走进铺子,江朝戈拍了拍炙玄的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你吃过的,或者你觉得有年头的。”

炙玄美美地喝了口酒:“带我绕一圈。”

江朝戈抱着他,在偌大的铺子里转了起来。

“等等。”炙玄小手一指,“那个给我。”

江朝戈拿起一截蛇骨:“这个?”

炙玄凑到鼻尖闻了闻:“这是蝮虫。”

“蝮虫最值钱的是它鼻子上的刺骨,如果刺骨不在了,很可能早已经制成魂器了。”孟升道。

江朝戈点点头:“如果便宜的话就买了,碰碰运气。”

炙玄继续皱着鼻子使劲闻:“这个是獂,皮毛太糙,一点都不好吃。”

江朝戈拿起摊上的一根头骨,看上去完全像是牛的骨头。

炙玄在这个铺子里就找出了这两样,江朝戈跟老板凶残地杀价,最后以七十枚铜币将这两件散料拿下了。

三人转战下一个兽料铺。

熊孩子虽然难伺候,但在这时候发挥了可喜的作用,几乎在每个兽料铺里,他都能找出一两样有价值的东西。那三四岁幼童的外表经常让江朝戈忘了,自己怀里抱着的,可是活了上千年的异兽,是个会走路的《异兽典籍》,虽然面对一堆七零八落的骨头,只能靠鼻子闻。

逛到最后一家兽料铺时,炙玄已经喝得小脸粉红,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脑袋枕在江朝戈的颈窝处,口水把衣领都浸湿了,那迷醉的表情和嘴角的笑,看上去相当开心。

江朝戈拍拍他的屁股:“祖宗,最后一家了,逛完了就带你回去睡觉。”

炙玄睁开眼睛,用力喘了几口气,小胸脯上下起伏着:“这个味道……”

“什么味道?”

“我想想……”炙玄晃了晃脑袋,“是……马腹,马腹的味道。”

孟升眼前一亮,聲音立刻降低了八度,生怕被人听见:“小江,马腹可是能做成玄级魂兵器的!”

江朝戈也兴奋起来:“是哪个?”

炙玄往角落里一指,孟升翻找了半天,从一堆骨头里,找出一段发黑的肋骨。那肋骨只剩下了四排,但比普通的家禽大很多,一看就是异兽的。

江朝戈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转了转小眼珠子:“这一看就是异兽的料,可不便宜。”

“这是异兽的散料,说不定兽魂早就被占了,一百枚铜币如何?”

老板连连摇头:“这么大一块肋骨,一百枚铜币可不成,要不是散料,也不会放到这里让大家挑啊。散料里也有很多宝贝,就看您会不会淘,我看您眼光不错,我也觉得这料多半是个宝贝,两百枚铜币,不议价了。”

江朝戈笑了,特别淡然地说:“那就算了。”说完,他用眼神示意孟升放下肋骨,抱着炙玄就要走。

老板叫道:“欸欸,小哥等等,肋骨样的兽料可是难得一见的。”

“再难得一见,可毕竟是散料,一百枚铜币,我还愿意赌一赌,两百就不值了。希望老板能找到愿意出两百枚铜币的人。”江朝戈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小哥,小哥!”老板急道,“行了,行了,就给你了,我正好也要收摊了。”

三人回到家,把买来的兽料放在桌子上,数了数,一共八件,共花了四百枚铜币,也算收获颇丰了。

孟升摸着那据说是马腹的肋骨:“要真是能做成一件玄级魂兵器,就够躺着吃一辈子了。”

“孟老,你目光太短浅了,钱放着不动是不会生钱的,钱滚钱,才能越滚越大。”江朝戈把那些兽料一一在心里估了个价。

“你到底想赚多少钱啊?”

江朝戈头也不抬地说:“赚够我买得起增进修为的魂药的钱。”他语气很平静,就好像谈天说地般轻松,可背后隐藏的野心之大,叫人望而生畏。

孟升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迷上了赚钱,就怕你顾此失彼啊。”

江朝戈叹道:“我在这个世界赚再多钱有什么用,又帶不走……再说,我最大的目的是回去,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忘了。”

炙玄打了个酒嗝,嘟囔道:“江朝戈,给我洗澡。”

江朝戈意外地挑了挑眉:“哟,祖宗,您这是第一次叫我名字啊。”以前不是愚民就是废物的,他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一下?

炙玄翻了个身,乌黑的头发糊在脸上,他也懒得伸手去拨,只是叫着:“洗澡,快给我洗澡。”

江朝戈打了一大盆水放在院子里,把熊孩子扒光之后,就直接扔进了冰水里,反正他也不怕冷。

炙玄半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月牙,出门时为了隐藏而变成的黑色瞳孔,渐渐恢复了灿金色,眼神里有一丝难以形容的向往。

江朝戈坐在地上,搓着他的小胳膊:“你在看什么?”

“月亮。这个世界跟我之前生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但月亮始终是那个月亮。”

江朝戈也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在我那个世界,月亮也长这样。”说不定他和炙玄一直凝望的都是同一个月亮,哪怕俩人生活的年代和时空如银河之遥,却因为奇妙的缘分,在这里相会。世界这么大,这么匪夷所思,看似永不该有交集的一人一兽,在一生一死的情况下都相遇了。他无法形容内心的感触,只知道,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在他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在我被封印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天会有一个魂兵使将我唤醒。”炙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江朝戈,“我以为能将我唤醒的,肯定是个很厉害的魂兵使,没想到是你这样一个废物。”

江朝戈叹道:“咱们刚才的气氛不是挺好的吗?”

炙玄轻哼一声:“我醒了,他们也应该快醒了……如果到时候因为你太弱,害我落败,我一定会把你吃了。”

“他们?他们是什么?天级魂兵器?”

炙玄瞪了他一眼:“我们不是魂兵器,只是被封印进了魂兵器里。”

“可你已经死了,你现在就是魂兵器了。”

“谁说我死了。”炙玄稚嫩的小脸露出一抹冷笑,“我们是不可能被杀死的,只能被封印。”

江朝戈愣了愣,心里莫名地涌上一丝不安,炙玄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么多话,甚至他几次想套话,问出炙玄究竟是什么异兽,炙玄都满脸不屑地说他不配知道。今天也许是喝多了,炙玄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让他越听越觉得诡异。他皱起眉:“可是,你的角都被做成刀了。”

炙玄灿金色的眼眸如火一般燃烧了起来:“总有一天,我会恢复我的身体……”他看向江朝戈,小手一甩,一些冰水就被甩到了江朝戈的脸上,“你快点变强啊,废物!”

江朝戈抹掉脸上的水,面无表情地举起水瓢,一瓢水“哗啦”一声把炙玄从头淋到脚。

炙玄不甘示弱地扑腾起胳膊和腿,把冰水溅得四处乱飞,江朝戈的衣服很快就湿了。

熊孩子不怕冷,江朝戈可是怕冷的,他按住炙玄的肩膀:“好了,好了,别闹了,再闹,我不给你洗澡了。”

炙玄举起小胳膊:“快给我洗干净!”

江朝戈哭笑不得,拿着毛巾仔细给他擦拭着身体,然后用皂角把那长长的头发清洗了一遍。

炙玄舒服地躺在大浴盆里,半眯着眼睛仰望着星空,看上去很是惬意。

把油光水滑的熊孩子抱进屋里后,江朝戈坐在床上修炼了起来。他知道急躁于事无补,可对魂力修行速度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他的一切好像都寄托在这上面,他不想等到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之后,才有和大国师一战的实力。他想马上就能操控炙玄刀,他希望这把天级魂兵器能弥补他魂力的不足,但就像孟老说的,他至少要先驾驭得了才行!

炙玄窝在角落里,看着闭目修行的江朝戈,灿金色的眼眸在暗夜里显得愈发明亮。

几乎一夜未睡,第二天起床,江朝戈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他刚开始创业那阵,比这苦累多了,他早已经习惯了。他洗了把脸,吃了点东西,就带上炙玄继续去城里转悠。这回他不再去那些有规模的兽料铺,因为昨天他们都逛过了,他开始找那些深埋于巷子里的、地摊上的、港口附近的兽料摊子。

俩人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兽料里寻宝,一天下来弄得灰头土脸。江朝戈拎着个破布袋子,抱着炙玄走过港口时,看着水里倒映出来的俩人狼狈的样子,就跟捡破烂的差不多,那一瞬间,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想他在原来的世界也是个大老板,如今虎落平阳被熊孩子欺,还要成天从破烂堆里淘骨头,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堕落到什么程度。他江朝戈辛苦奋斗十数年,一穿越回到解放前,这其中的辛酸,真是让他哭都哭不出来。

三天后,他们再次去找徐老,徐老一见他们,满面红光,江朝戈心里一喜,知道那狸力骨肯定是成功地做成匕首了。

果然,他们一进屋,徐老就把一把短匕首拿了过来。那匕首呈象牙白色,骨质的纹路清晰可见,握手处用黑色金属包裹,做工精良,一看就是好东西。

徐老得意地说:“怎么样,这块狸力骨可是被我物尽其用了,这匕首拿到兵器行,怎么也能卖个三四百枚银币。”

江朝戈拿過匕首,熟练地在手里把玩了起来,那匕首如水蛇般游走在他的手腕之间,灵巧如斯,看上去很是炫目。他混了多年黑白两道,手腕子的功夫最是利落,这可是他当年在街头当小扒手的时候练出来的。那手腕功夫用来把玩匕首之后,更是成了他的当家法宝,他决定,等有钱了,也给自己弄一把好匕首。这狸力骨制作的匕首,他还看不上。

孟升颇为惊讶:“你会玩匕首?”

江朝戈笑道:“这是我最熟练的功夫。”

炙玄见那匕首在江朝戈的手里被耍出了花样,眼睛都看直了,似乎也觉得很有趣。

江朝戈把匕首给了孟升:“孟老,召唤出兽魂让我看看。”

孟升接过匕首,匕首白光一闪,瞬间,一只野猪般大的又肥又黑的野兽出现在了屋子里。仔细看,那兽身如猪,可四蹄似鸡爪,形态怪异,看上去有几分凶相。

江朝戈笑道:“好,太好了。”

徐老兴奋地说:“江小哥,我这匕首做得好不好?”

江朝戈含笑:“好。”

“那剩下的兽料……”

江朝戈提了提手里的袋子:“我今天又带来了四样,不过,这回我要预付。”

“没问题。”

“但是,我有个要求,我希望徐老能借我些钱,我在胡安城内也发现了一些不错的兽料,只是没钱买。徐老请放心,这些钱,我会双倍奉还。”

徐老刚刚赚了一把地级匕首,正把江朝戈奉为财神爷,自然不会拒绝,大方地说:“小哥尽管开口。”

“我需要一百枚银币。”江朝戈微笑道。

徐老瞪起眼珠子,心想这小子是不是疯了,要一百枚银币已经够狮子大开口了,居然还说双倍奉还?

江朝戈指了指他带来的四样散料:“这四样地级的散料,就算只有一个能做成兵器,也能赚好几百枚银币,徐老有什么不放心的。”

徐老思考了一下:“我一时真拿不出这么多,五十枚银币如何?”

江朝戈笑道:“多大钱成多大事,五十枚银币,我只能承诺徐老一半的利息了。”

徐老眼神飘忽,明显是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胆子不够肥:“我确实拿不出更多现钱了。”

“好,五十就五十,谢谢徐老。”

拿着钱走出来的时候,孟升感叹道:“你这是滚雪球啊,不知不觉,怎么就被你弄出这么多钱来了?”

江朝戈淡笑道:“这点钱还不够啊。”离他的目标——一枚金币,还差了九百五十枚银币,他能不能在短时间内赚够这些钱,就要看接下来的行动了。

“小江,你还想做什么?”

“光倒卖散料,来钱太慢了。”

“你想买整块的兽料?那五十枚银币根本不够啊,一个都买不下来。”

“有办法。”江朝戈拍了拍炙玄,“小祖宗,你觉得赚钱好玩儿吗?”

炙玄转了转眼珠子:“有点儿意思。”

“一会儿陪我演场戏,弄到钱了,我包下一个酒窖任你喝。”

炙玄捏起他的脸颊:“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敢骗你呢。”

孟升神情复杂地看着江朝戈。

回家之后,江朝戈把炙玄放屋里休息了,单独把孟升叫到了屋外:“孟老,我有事想跟你说。”他把昨晚给炙玄洗澡时,俩人的对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孟升。炙玄有好几句话,他听不懂,那些话不止让他疑惑,还让他不安,比如那句“如果到时候因为你太弱,害我落败”,难道炙玄还有什么仇人?

孟升听完他的话,表情惊疑不定,额上顿时冒出了细汗:“他说自己不能被杀死,只能被封印?”

江朝戈点点头:“昨天他喝了不少酒,有没有可能是说胡话?”

孟升嘴唇抖了抖,然后摇了摇头:“说不准,也真有可能是喝酒喝糊涂了。什么叫‘自己不能被杀死,什么又叫‘害我落败?”

江朝戈心生疑窦,刚才孟升那一瞬间的表情,让他觉得孟升肯定知道什么,现在怎么又似是和他一样迷茫?他道:“我听不懂,我还以为你懂。”

孟升深深皱起眉:“说实话,我也不懂,我们是不是太小瞧他了?他一直以幼童的外表出现,实际毕竟活了上千年,也许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江朝戈点点头:“他的外表确实让人迷惑,他一直不告诉我们自己究竟是什么异兽,这点最让人不解。”

“是啊,按理说,这又有什么值得保密的呢……”

“你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孟升摇摇头:“下次我去问问徐老吧,他见多识广,懂的东西比我多。”

“好吧,我带他出去办点事,晚饭就不回来了。”

“你小心点,尽量低调。”

“放心。”

江朝戈转身的同时,孟升脸色就变了,眼神一瞬间暗沉如死灰,写满了恐惧,枯老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第4章 上古十二异兽

江朝戈抱上炙玄出门了,他要去找孙安。

路上,江朝戈反复叮嘱:“咱们说好了啊,到时候怎么表现,你可别临时拆我的台,那咱们的酒可就飞了。”

炙玄翻了一记白眼道:“你别再啰唆了,我知道了。”

孙安一见到他,就邀功似的说:“大哥,你叮嘱我办的事,我这几天一点没偷懒,胡安城内卖冥灵草的摊子,都给我摸得差不多了。我发现他们几乎都来自一个村,找着一个就能找到一堆。”

江朝戈拍拍孙安的肩膀:“太好了,你干得很好,现在跟我去办点儿事。”

“好啊,您说。”

“带我去城里最好的成衣铺。”

“啊?”

江朝戈笑道:“换身行头。”

孫安虽不明所以,但还是把江朝戈带去了。起初成衣店老板见他们穿得一副穷酸样,根本没放在心上,直到江朝戈甩出五枚银币,要店里最好的衣服,老板才眉开眼笑,给三人置办起行头。

不到半个小时,三人鸟枪换炮,一身锦绣华服,贵气逼人。

孙安感叹道:“大哥,我这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江朝戈捏起他的下巴看了看:“一会儿给我装得像点,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德行,也不许这么傻笑,要一副谁都看不起、唯我是从的样子。”

孙安连连点头:“大哥,你要带我去干吗呀?”

“路上跟你说。”江朝戈随手拿起一顶小虎头帽子,“老板,这个送我吧。”

老板点头哈腰:“没问题,没问题,您尽管拿去。”

江朝戈把帽子扣在炙玄的脑袋上,笑道:“来,我看看,挺漂亮嘛。”

炙玄摸了摸帽子:“真的?”

江朝戈顺了顺他长长的头发:“真的,戴在你头上就是不一样。”

炙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语调听上去比较愉悦。

三人换好造型后,就浩浩荡荡地往胡安城最大的当铺走去。

此时正是午饭过后,太阳正烈,街上行人稀少,当铺里也是门可罗雀。三人一进屋,一个颇具富态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毕恭毕敬地说:“大人里面请,小店刚到了一点鹿吴山的极品香茗,正想找您这样的尊崇之人品品味道。”

孙安一副咂舌的表情,大概没想到换了身衣服,人前人后的待遇会相差这么多。

江朝戈轻咳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稳住。

孙安马上扬起下巴:“我家大人最近喜欢上了喝海外来的黑茶,老板可有啊?”

男人忙笑道:“这个,小店还真没有,我也不是老板,老板今日不在,我是他的管事。”

江朝戈懒懒地说:“茶什么的不打紧。”他压低声音,“我有一样极品好物,想让管事看看。”

管事眼睛一亮:“大人里面请。”

三人被带进了雅间。

管事迫不及待地说:“大人,不知道您带了什么宝贝?”

江朝戈笑了笑:“你这里可是胡安城最大的当铺?”

“自然是。”

“听说你们典当过很多价值不菲的宝贝。”

管事呵呵地笑道:“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在胡安城,若是连我们家都不敢碰的东西,别家就更不敢了。”

“很好。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这样东西非同一般,你不敢要,可以,但无论你要还是不要,今天的事,你要是透露出半点,可别怪我不客气。”

管事笑道:“大人您放心,我们做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守规矩。”

“另外,这样东西我是一定会来赎的,若不是事出紧急,我也不会把它交到这里来,如果你收了,你可要严加保管。”

“这您更不用提了,这是肯定的。”江朝戈虽然极力吊胃口,但管事的也并没有太兴奋,他经营当铺好多年,什么样吹牛放炮的没见过,还不至于被江朝戈三言两语给吓倒,不过,他也确实有些好奇了。

江朝戈给孙安使了个眼色。

孙安马上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礼盒,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

管事搓了搓手,在江朝戈的示意下,轻轻打开了礼盒。

里面躺着的是江朝戈那枚黑钻石环戒。那戒指是铂金戒托,绕戒指一周镶嵌了十二颗黑色钻石,总重量逾五克拉。他提前跟孟老确定了,这里还没有出产过黑钻石这种玩意儿,用来忽悠人还是挺合适的。

果然,管事一看到那戒指,眼睛都直了,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确实没见过这样的东西。那黑钻石闪耀着乌黑华丽的光彩,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东西。他又无法确定是什么东西,一时竟是愣住了。

江朝戈悄声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管事擦了擦汗:“小人愚钝,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海外的东西?”

江朝戈点点头:“也不怪你没见过,这东西整个天棱大陆都找不出第二枚,它叫作‘黑钻石。”

“‘黑钻石?”管事咀嚼着这三个字,“这宝石有什么奇妙之处?”

“独一无二还不够奇妙?”

管事干笑道:“是,是,奇妙。”

“还有个最奇妙的地方,那就是它无坚不摧,比世上任何东西都坚硬。”

管事有些将信将疑。

“你不信,可以试试,你觉得这屋里什么最硬?”

管事想了想,指指墙砖:“这砖石应该是极硬的。”

江朝戈拿起戒指,想也不想,就朝墙上用力一划。

管事心脏狂跳,生怕把那宝石弄坏了,还未来得及阻止,已经见那墙壁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江朝戈把戒指对着他,轻轻一吹,拂掉表面的灰尘,戒指完好如初,一丝痕迹都没有。

管事目瞪口呆。

江朝戈笑道:“如何?你觉得这么一个宝贝,值多少金币?”他直接说金币,给了管事最强的心理暗示,这样一来,价码怎么都不会少于一枚金币了。

管事深吸一口气,似乎冷静了一些:“大人,这宝贝确实是好东西,但这么大宗的买卖,只有老板做得了主。”

江朝戈大笑起来:“你既然是当铺的管事,连一枚戒指都做不了主?我可不太信啊。”

管事讪讪地笑道:“小人也觉得这是好东西,可我毕竟没有见过……对海外的东西,也实在是不清楚,一时真不敢乱下决定啊。”

“怎么,你不相信这是海外的东西?”

“不、不,只是,小人确实没见过。”

江朝戈收回戒指,一伸手,就脱掉了炙玄头顶的虎头帽,炙玄那一双灿金色的眼眸,顿时暴露了出来。

管事一惊:“这……这是……”

江朝戈看了炙玄一眼,笑道:“管事是不是也从未见过海外异族?”

“难道这孩子就是……”

炙玄看着管事,眼睛一瞪,双瞳就像要冒火一样,仿佛在燃烧,确实不像天棱国人。

若炙玄是大人形态,管事自然就会想到是魂兽,毕竟天级魂兵器虽然凤毛麟角,可他也还是听说过的。但这副幼童的样子,跟传说中厉害非凡的天级魂兵器简直八竿子打不着,成功地把他唬住了。

江朝戈把帽子扣回炙玄的头上,压低声音说:“这就是我要让你保密的,我不瞒你,有了这个异族孩子,我还能弄到很多海外异宝。我把大半身家都押进去了,现在只要有更多金币,我就能得到更多宝贝。你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连你们老板都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管事心脏狂跳,他当然明白江朝戈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帮着江朝戈弄到更多海外异宝,他自己就能当老板了。

江朝戈笑道:“我也知道,你毕竟不是老板,管你要太多,你也做不了主。这样吧,我只要两枚金币,就两枚。你们平时收几分利,我给双倍,当然……给管事的不算在内。”

管事眼睛有点发红,肥胖的身体因为兴奋而轻轻抖了抖。他再次抹了抹额上的汗:“大人……我是相信您的,但是,两枚金币,我是真的做不了主,万一被老板知道了,我可就完了。”

江朝戈笑了笑:“那你去把老板请来?”

管事支吾起来。

江朝戈轻声道:“咱们相识是缘分,这么重大的事,我又不愿意太多人知道,如此好的机会,你真的要让给你们老板?”

管事眼神游移不定。

江朝戈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扔给了管事:“我今天出门只带了些零钱,估摸有四五十枚银币,都给管事了,就当咱们交个朋友,只希望管事忘掉今天發生的事。我不为难你,我还是改天再来找老板吧。”说完,他抱起炙玄,起身就要走。

管事猛地站了起来:“大人请留步,咱们再商量商量。”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方的,随随便便赏人四五十枚银币,这哪儿是一般的阔绰啊!

江朝戈摇了摇头:“你既然做不了主,我还和你商量什么?”

“我……”管事一咬牙,“大人若是信得过我,我先给大人一枚金币,大人若是还有宝贝,再拿来给我看,我保证给大人好价码。”

江朝戈心里暗笑,表面上却是皱起眉:“一枚金币……”

管事悄声道:“不瞒您说,我能做主的,也就是这一枚金币了,再多可是真不行了。”

江朝戈叹道:“我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事,否则……算了,一枚就一枚吧,今天的事,你绝对不能泄露半点。”

“您放心,您尽管放心。”

管事屁颠屁颠地去拿当契了。

他一走,孙安抹掉一脖子汗,吓得舌头都不利索了:“大、大、大哥,一枚金币啊,金币啊!你要是还不起,咱们都得被抓起来。”

江朝戈泰然自若:“你担心什么,我一定还得起。”还不起,他就跑呗,他就不信胡安城的官兵追杀,能比带着天级魂兵器的三皇子还可怕,他是债多不愁。

孙安使劲甩了甩脑袋,他见识过江朝戈的大胆后,其实有点后悔和江朝戈搭伙了,但现在也已经骑虎难下了。

江朝戈给炙玄正了正虎头帽,含笑道:“我觉得你戴帽子挺好看的,还有兔子和猫的,要不要给你买?”

“随便你。”炙玄摸了摸帽子,“这种帽子戴着好像没什么用处,天气又不冷……为什么你们不戴?”

江朝戈不敢说那是给小孩儿戴的,估计小祖宗要发飙:“那家店没有我喜欢的,你戴就行了。”

不一会儿,管事回来了,拿了好几份当契给江朝戈签。

签完后,管事小心翼翼地把戒指送进了地下室的秘密宝库里,然后又谨慎地交给江朝戈一个装着金币的盒子,最后才毕恭毕敬地把他送出门。

他们的当契约定是四十天来赎回,利息不低,但在江朝戈的计划里,这些只是小钱。

这个世界,一百枚铜币等于一枚银币,一千枚银币才等于一枚金币,这样的换算在他的世界是相当不合理的,可能这个世界金子特别稀少吧。总之,当他拿到金币时,那沉甸甸的手感让他兴奋不已。有了这个,他终于有本钱展开自己的计划了!

他对孙安道:“孙安,你去找几个信得过的人,从明天开始,就去村子里游说,以一捆十枚铜币的价格,让他们把现成的和正在晾晒的冥灵草全部卖给我们。记住,一定不要大声宣扬,越低调越好。”

“是,大哥。”

下期预告:

对于江朝戈的计划,炙玄嗤之以鼻,只觉人类贪婪,为了不让炙玄误会自己,江朝戈用了三寸不烂之舌才哄得炙玄改掉成见,江朝戈只觉自己简直是个哄孩子小天才,看着渐渐被自己稳住的“熊孩子”,江朝戈感觉自己离回家的目标又近了一小步。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魂兵之戈(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