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分之一(三)

吕天逸

二十四分之一(三)

上期内容回顾:因为燕一的病情特殊,邀请孟繁做他的私人医生,并入住燕一家的豪宅,孟繁一口就答应了……

第四章毕生梦想与同行相轻

三天后。

“喝橙汁吗?鲜榨的。”燕一从矮桌上拿起一杯加冰橙汁递给孟繁,随即戴上太阳眼镜在藤椅上惬意地舒展着身体,两条大长腿随意地交叠着。

旁边的游泳池里,燕子桓正苦不堪言地往返于游泳池两端,蒋非拿着手机在旁边计时:“还有十个来回,加快速度。”

燕子桓从水里冒出头,甩甩头发上的水珠,愤愤道:“我数的是还有八个来回!”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蒋非黑着脸。

孟繁机械地喝了一口橙汁。

在他右手边,是一幢华丽的欧式别墅,门口有两根希腊神殿风格的柱子,墙壁统一刷成了白色,一道精致的楼梯从院子直通到二楼阳台,楼梯的扶手上爬满了翠绿的藤蔓植物。碧蓝碧蓝的泳池映着天空中的朵朵白云,美好得不真实。而孟繁,在藤椅上喝着果汁,身边还躺着一个英俊的小鲜肉……

孟繁脸上写满茫然:“这不就是我毕生的梦想吗?!”

燕一观察着他的神色,含笑地问:“在想什么?”

“哦,我在思考一些心理学上的难题。”孟繁道貌岸然地转头看向燕一,心想,老板好。

“孟医生。”燕一突然起身,走到孟繁的身边。

他虽然个子高,骨架也比较大,但总体来讲还算是偏瘦的类型,身材健美,但并不夸张,肌肉的起伏与棱角恰到好处,完美有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干什么?”老板您尽管吩咐!孟繁望着泳池,叼着吸管吸橙汁,杯底只剩碎冰,吸管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要不要下去游泳?”燕一诚恳地建议道。

“我不会。”孟繁摆摆手。

“你想学吗?”燕一问。

孟繁咬着吸管摇头:“不想学。”

燕一失望地抬抬眉头,道:“但是,我想教。”

“那走。”你是老板,都听你的!孟繁把空杯子放在桌上。

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人生理想的孟医生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浸到水里。

“水有点凉。”燕一跟着跳下来,自言自语地掬起一捧水朝孟繁泼去。

泼水游戏可以接受,毕竟年薪百万!孟繁很自觉,果断配合地泼了回去,并且伴随着欢快而虚伪的笑声。

两个人互相泼了一会儿,燕一抹去脸上的水,微微低头看着孟繁。

“您有事吗?”孟繁困惑地睁大眼睛。

燕一缓缓俯身,问:“孟医生,适应这个温度了吗?”

“啊……”孟繁讪讪道,“还行。”

燕一直起身,正经道:“游泳之前往胸口泼泼水,让心脏先适应一下,这样对身体比较好。”

孟繁尴尬地扯扯嘴角,讪讪地笑道:“哈哈,好的。”

“孟医生刚才在想什么?”燕一明知故问。

孟繁恨不得当场把燕一催眠了,但沒有借口又不敢,只好咬牙切齿道:“没什么!”

燕一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握着孟繁的手腕,带他走到池子边,让他扶着把手,道:“先试着浮在水面上。”

孟繁老实地照做。

于是,燕一就一本正经地教了他一个小时游泳。

由于一直在胡思乱想,孟繁的游泳学得一塌糊涂,灌了个水饱,还打了几个饱嗝。

“今天就到这吧,我们上去歇歇。”燕一忍着笑。

孟繁痛苦地点点头:“嗝。”

这时,名义上是助理,实际上却和吉祥物差不多的方麒跑过来宣布开饭了,非常自来熟。

“终于开饭了……来,吃友,拉我一把。”燕子桓从游泳池里伸出一只手,有气无力道。

方麒把他拉上岸,同情道:“你那份好像和大家的不一样。”

燕子桓沉痛道:“没关系,我都快饿得升天了,就算水煮鸡胸肉,我也吃啊。”

蒋非:“呵呵。”

方麒心疼地看着大明星,欲言又止。

于是,当大家都在吃牛排时,燕子桓悲痛地用叉子对着自己面前的一盘生菜戳来戳去,愤愤道:“这是什么?!”

蒋非眼皮都没抬:“生菜沙拉。”

“生菜沙拉?”燕子桓仰天长啸,“那沙拉呢?!”

蒋非皱眉:“沙拉酱热量太高。”

燕子桓的脸变得比生菜还绿:“那不如干脆就叫一盘生菜。”

蒋非从善如流:“好的,一盘生菜。”

改名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燕子桓拍桌:“你是不是想饿死我?!”

蒋非叹气:“还有一个半月开机,距离目标体重还差三点七公斤,你减肥特别难,不过生菜下面还有鸡蛋白,管够。”

“不就三点七公斤吗。”燕子桓眼泪汪汪地叉起一块鸡蛋白塞进嘴里,喃喃地安慰自己,“三十七公斤都减过,我怕这个?!”

蒋非拆台:“就是基数越小,才越难减,而且,你最近还总是半夜起来偷吃。”

燕子桓脸一红:“半夜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蒋非脸惊讶道:“……我就诈你一下,真偷吃了?”

燕子桓实力发挥演技:“没啊。”

“哼。”蒋非丢过去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威胁眼神。

燕子桓咬着叉子默默地流泪,我要换助理!

方麒抬头偷看蒋非。

这个人总是不让燕先生吃东西,真是好可怕。

蒋非疑惑地看了神情惊恐的方麒一眼。

方麒冲他讨好地傻笑了一下,然后紧张地低头吃东西,腮帮子撑得鼓鼓的,像只囤食的小仓鼠,怕他抢似的。

蒋非:……

吃完饭,燕一无比自然地问孟繁:“下午想做什么?”

孟繁无比茫然:“我随便,你不用管我。”

“陪我看电影怎么样?”燕一优雅地用餐巾擦擦嘴,“很久没有一口气完整地看一部电影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享受。”

“行。”孟繁点头,看就看,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于是,两个人在气氛温馨的电影放映室里看《致命ID》,还一人一桶爆米花。

“这个人也是人格分裂,”燕一指了指男主角,“十一重人格分裂。”

“是啊。”孟繁不解,所以,你看这种电影是什么心态?

燕一吃了点爆米花,语气中充满着优越感:“我比他多一倍不止。”

俗话说得好,同行相轻。

电影放映完毕,两人一起往放映室外走,孟繁提议道:“你可以不用和我绑在一起,等下我帮你强化主人格。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左右,你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但我不是很想自由活动。”燕一的肩膀微微耷拉下来一些,带着几分落寞,道,“还是说,你有其他的安排?”

“不想自由活动?”孟繁困惑,“为什么?”

燕一神情无比认真道:“你的雇佣费用是一个小时一千块,不和你待在一起,感觉怪浪费的。”

孟繁:……

此时此刻,燕子桓正苦大仇深地躲在厕所里给经纪人打电话告状:“杨姐,我要换助理!”

经纪人是个精明能干的大姐,淡定道:“为什么呢?”

燕子桓委屈地嚼着一块饼干:“蒋非不给我吃饭,对我特别不好!他虐待我!”

杨姐听着电话那边咔嚓咔嚓嚼东西的声音,劝道:“工作需要,没办法,换了别人,不敢管你,你确定自己能减下来?”作为前健身教练的蒋非素有“肥仔终结者”之称,后来转行做了明星的助理,专门被派去管理那些易胖体质却又管不住嘴的明星的体重。脸黑、心狠,性格强硬,公司让明星瘦几斤,他就让明星瘦几斤,一点儿也不含糊。

燕子桓吸了吸鼻子:“不是很确定,我这个体质想再减一点重量实在太难了。”

杨姐继续道:“那不就得了。况且,蒋非是江总钦点的,指名要他看着你,你还是忍忍吧。”

燕子桓顿时觉得如梦似幻:“江总为什么要管这种小事情!”

杨姐叹气:“你之前上中学时两百斤的照片在网上传开了,大家也都看见了,包括公司这几个大老总。”

燕子桓悲痛得无以复加:“我已经胖得惊动董事会了吗?”

杨姐做了个深呼吸:“没错,所以,你还不好好抓紧时间减肥吗?!”

这时,厕所外传来蒋非的拍门声:“你已经进去十分钟了,在吃东西?”

“谁会在厕所里偷吃东西!你这样说很过分!”燕子桓挂了电话,把白色恋人的小饼干袋掩埋在纸篓深处,气势汹汹地打开门,用目光谴责蒋非!

蒋非冷冷地盯着燕子桓嘴角的饼干渣,不动声色道:“该做器械训练了。”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去。”燕子桓心虚地跑去健身室。

蒋非目光犀利如狼,在偌大的别墅里走来走去,寻找着可能的食物隐藏点。

“敌人”越来越狡猾,不仅没有底线,而且防不胜防,必须找到粮仓,一举消灭。

路过方麒的客房时,房门大开,蒋非习惯性地往里面看了一眼。

方麒正在整理东西,跪在床边撅着屁股,将十几个小整理箱一个个往床底下推。

而且,为了推得更进去一点,方麒的整个上半身都快伸到床下面了,看起来十分艰难。

蒋非扫他一眼,本着助人为乐的宗旨,走进房间,低声问:“要帮忙吗?”

“不要,不要!”方麒惊慌失措地从床底下钻出来,因为动作快,抬头时,脑袋在床沿上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疼得满眼泪花,还不忘摆手表示拒绝。

蒋非无语地看着他。

“这些小箱子可以放在柜子里,床底下会落灰。”蒋非出言提醒。

“不用。”方麒摇头,“放在床底下,我心里踏实。”

蒋非看看那十几个小整理箱,都是不透明的,是各种漂亮干净的糖果色,随口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方麒想了想,机智道:“反正不是吃的。”所以,你不要抢!

蒋非:……

浑然不知对方已和燕子桓结成坚定的吃货同盟,蒋非好心地帮方麒把小箱子一个个推到床底下。

他的胳膊比方麒的长,推起来得心应手。

“谢谢,”方麒怕计划败露,所以在把小箱子都推进去后,飞快地下了逐客令,“蒋先生,你可以出去了。”

蒋非:……

方麒心虚得不敢看蒋非的眼睛,垂下眼帘,撒谎道:“我要换衣服。”

蒋非怔了怔,沉重如灌铅的嘴角稍微扬起一个弧度:“好。”

夜里,孟医生在浴室里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裹着睡袍回房准备睡觉。

燕一给他安排的客房风格清奇:一张带四根床柱的欧式雕花大床,紫色纱幔飘扬。

孟繁心力交瘁地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像一位公主。

孟繁正想睡觉,手机忽然响了。

“睡了吗?”燕一慵懒的声音传来。

“马上。”孟繁敷衍道。

“那就是还没睡,”燕一颇有几分蛮不讲理地道,“孟医生,我失眠了。”

孟繁进入知心哥哥的模式:“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让心情平静下来,或者去泡个热水澡,喝杯热牛奶。”

“那些都没用。”随着一声微弱的响动,孟繁卧房的门开了,燕一的身体遮挡住从门外透进来的光,形成一个逆光的剪影,电话里的声音与在卧室里响起的声音合二为一,“我想让你陪我说说话。”

孟繁的心脏猛地跳了两下,挂了电话,望着燕一道:“我已经下班了。”

说好的一天工作八小时!

燕一走进来,反手关门,卧室陷入一片黑暗:“但你说过,我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找你。”

孟繁在黑暗中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語气却温和、耐心:“是的,那麻烦你把灯打开,我帮你做个催眠好不好?”

孟繁入侵对方的精神世界时,需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如果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就进不去。

所以,“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对他而言完全符合实际。

燕一笑得肩膀直颤抖:“孟医生,你的表情和语气对不上。”

孟繁陷入尴尬的沉默:……这么黑也能看见我翻白眼,你是猫头鹰吗?!

“喀,你去把灯打开,我有办法让你睡着。”孟繁强行岔开话题。

“我不想睡。”燕一自说自话地走到床边坐下,一只手撑在孟繁的身边,身上男士沐浴露的香味很好闻。

“那你想做什么?”孟繁不动声色地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一只蚕蛹。

燕一身子前倾,虚虚地压在孟繁的上方,把他整个笼罩在自己的怀中,语气魅惑,拖着诱人的长长的音调,一字一句道:“你说呢?”

孟繁觉得不太对:“你是燕一吗?”

对方摇头,轻佻道:“我是燕二,你也可以亲切地称呼我为宝贝。”

孟繁:……知道了,那个死变态。

“你别乱来。”孟繁往后缩了缩,不过,也并不紧张,因为他估计燕二的人格很快就会被切换,就算想干点儿什么,也来不及。

“谁要和你乱来。”黑暗中的燕二冷笑一声,气场倏地一变,翻身下床,刻薄道,“你又丑到我了,阴魂不散。”

“燕三?”孟繁气得捶床,“怎么又是你!”你出现的频率这么高,很容易挨打!

燕三冷笑:“我还想问你呢,算了,我去看男神洗眼睛。”

孟繁震惊:这人居然还有男神?!

燕三愤愤地走出房间。

孟繁被好奇心驱使着,克制住和燕三打一架的冲动,悄悄地跟在后面。

别墅又大又空,壁灯发出暧昧的光芒,映照着墙上模糊不清的油画,气氛宛如恐怖片。

走着走着,燕三到了走廊尽头,停下。

他面前的墙上挂着一幅毕加索的自画像。

“好美。”燕三的声音微微发颤,饱含激情,修长的手指眷恋地抚上自画像的脸,“无论看过多少遍,都会被你的美震撼……”

孟繁心情纠结得无以复加:这外星人一样的审美,怪不得嫌我丑!

三分钟后,正对着毕加索的画像犯花痴的燕三突然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有病啊?!”

孟繁在花瓶后狂点头:你可不就是有病!

这个不知道是燕几的人十分暴躁,骂完,还不解气,把毕加索的自画像从墙上拽下来,往地上狠狠地一摔。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画框被摔碎,毕加索的脸扭曲得更加厉害。这个不知道是燕几的人摔完燕三的男神还不够,又操起挂在旁边的另一幅画重重地拍在墙上。

画框应声而断,满地碎屑。

“都去死!都给老子去死!”这个显然具有狂躁倾向的人格又迅速地踹翻了两个小摆台,把掉在地上的艺术摆件蹍碎,然后双眼赤红,气势汹汹地朝孟繁藏身的大花瓶走来。

孟繁吓了一跳,连忙从花瓶后跳出来,二话不说,进入对方的精神世界,把主人格强化好。

刚被强化过的燕一发了一会儿呆,把大花瓶轻轻地放在地上,目光扫过地上的狼藉,思索片刻,道:“是燕二十四出来了?”

“……那个人格有狂躁症。”孟繁道。

说到这,孟繁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虽然他是个冒牌心理医生,没看过专业的书,也没接触过除燕一之外人格分裂的病人,但就算按常理想,人格分裂症患者也不是每个单独的人格都不正常。按理说,那些被分裂出来的人格应该大多是身份、性格各不相同的普通人。

但燕一目前出现过的几个人格都很奇怪,燕二是个不折不扣见色忘义的家伙,燕三傲慢、毒舌,燕七有女裝癖,燕二十四有狂躁症……仔细想想,唯一一个正常人好像就是燕一。

“燕二十四的脾气很暴躁,被一点点小事情刺激到都会发狂。”燕一叹了口气,“还好他出现的次数是最少的。”

孟繁顺着刚才的思路低头沉思着,一时理不清头绪,只好道:“我们还是先回去睡觉吧。”

陪燕一折腾了一整天,孟繁的心很累,也懒得想问题,此时只想扑到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不需要帮我催眠强化一下主人格吗?”燕一似笑非笑地提醒道,“不然,半夜其他的人格可能又会起来到处乱转。”

孟繁镇定道:“需要。”

其实,他已经强化完了,不过不能说,还要走流程演一遍。

孟繁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陪燕一去他的卧室,拿出睡衣口袋里的怀表,按照老套路来:“来,看着这块怀表。”

燕一轻轻绽开一个笑容:“孟医生,你这样累不累?”

“累,而且困。”孟繁凶巴巴,“所以,麻烦你快点配合。”

“好。”燕一一脸看破不说破的表情,“那我们开始吧。”

翌日,清晨。

初升的朝阳透过落地玻璃窗投下明亮如熔金的光芒。

方麒蹑手蹑脚地潜进燕子桓的卧室,递给他一块袋装抹茶蛋糕。

“革命需要你这样的战士。”燕子桓伸手接过,眼眶泛红,嘴巴几乎要流出口水。

“嘿嘿。”方麒单纯地笑笑,把包装拆下来拿在手里,“那我走了。”

“下午见。”燕子桓冲他挤挤眼,“我要吃猪肉脯。”

方麒大力地点头:“好,包在我的身上!”

他们活像两个地下党接头。

方麒蹑手蹑脚地出了燕子桓的卧室,却在走廊转角处和正要去叫燕子桓晨跑的蒋非打了个照面。

蒋非穿着背心和运动短裤,鼓胀、漂亮的肌肉十分惹眼。

方麒吓了一大跳,把拿着包装袋的手背在身后,贴墙站好,结巴道:“蒋、蒋先生,早。”

“早。”蒋非点点头,低头看了眼表,“这么早就起床了?”

“还没……”方麒找了个借口,“我上厕所。”

“厕所不在这,”蒋非以为他刚来不熟悉,没有怀疑,扬手一指,“往那边走,最里面那间。”

“好的,谢谢。”方麒紧张地咽咽口水。如果现在转身走的话,他手里的抹茶蛋糕包装袋就会被发现,但如果拿到前面也明显会被看到,于是,他脑子一抽,冲蒋非眨巴眨巴眼,红着脸背着手,像只小螃蟹一样贴墙飞快地横着跑开了……

蒋非风中凌乱地立在原地,一时被这离奇的跑步姿势镇住了,居然没发觉有哪里不对!

而等蒋非冷静下来走进燕子桓的卧室检查时,燕子桓已经把蛋糕吃得连渣都不剩了,正淡定地系着鞋带。

吃货同盟的第一次全面胜利就此达成!

吃过早饭,燕一带孟繁来到书房。

燕一的养父是爱书之人,在别墅中专门辟出一间屋子做藏书之用,书房设计得雅致舒适,有读书写字用的办公桌,也有休憩养神的长沙发。一个小阳台延伸到户外,阳台上摆着藤椅和小巧的玻璃桌,可以坐在外面吹着风喝咖啡。

燕一从书架上取下一本笔记本递给孟繁:“关于我二十四个人格的全部信息都记录在这里,人格首次出现的大概时间、身份、喜好、性格及经历过的特殊事件。如果里面有什么没提到的,你尽管问我。”

“好。”孟繁接过笔记本,坐在书桌前摊开,“我自己在这里慢慢看,你去忙吧。”

燕一从书架上取了本小说下来,坐在孟繁的对面,柔声道:“我也想在这里看一会儿书。”

“哦,好的。”孟繁应了一声,低头研究起笔记本。

燕一的字写得很漂亮,像他的人一样,字迹尾端带有微妙而柔和的卷曲,泛着一股暧昧、阴郁的华丽。

“因为每次看病,医生都会问到这些,所以,我干脆全部整理出来了。”燕一心不在焉地翻动着书页,眼睛牢牢地锁定在孟繁的身上,“对我来说,这可是个大工程。”

“嗯。”孟繁点点头。

“但孟医生从来没问过我这些。”燕一有趣地观察着孟繁的脸,“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有特异功能,不需要问那些东西,也能治病啊!孟繁在心里嘀咕,板着脸,神情凝重地瞎编:“因为我的治疗手段是我独创的,和其他的医生不一样,所以,这些信息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的确,孟医生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燕一赞同地附和着,又道,“但今天怎么又突然问起来了呢?”

孟繁犯愁地看着他,心想:怎么就你事儿多。

“这自然是因为我想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孟繁笑得像春风一样和煦,“了解一下这些信息,说不定能有新突破呢。”

燕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你真是个好医生。”

能不能别说了,让我安静地看一会儿!孟繁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仿佛在做牙膏广告:“燕先生过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燕一扑哧笑出声。

孟繁:……

捧着燕一的笔记本研究了一上午,孟繁确定了自己昨天夜里得出的结论,就是燕一这二十三个副人格中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比较突出的,除了燕二、燕三、燕七和燕二十四之外,还有如下一些奇葩——

燕十二是个暴食症患者,这个人格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吃,而且吃到撑后就开始吐,吐干净后继续吃;燕十六是个和孟繁差不多的财迷,似乎有偷窃癖,因为手脚不干净,被送过警局;燕九是个有自虐倾向的摇滚青年;燕十一是个有严重洁癖的古典音乐爱好者;燕二十二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病娇嫉妒狂;燕十八懒得和乌龟差不多,出现的频率不高,而且每次都是睡过去的……

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孟繁合上笔记本,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小说的燕一,肃然起敬。

“怎么?”燕一抬眼。

孟繁望着燕一俊美得挑不出任何毛病的臉,陷入沉思。

首先是,燕一有二十三个存在严重缺陷的副人格……

其次是,燕一拥有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的超常视觉,他有一双能非常好地捕捉笔尖运动轨迹的眼睛……

还有,在濒临毁灭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精神力的燕七,孟繁确定他从来没有在人类的精神体上见过那么强大的精神力……

最重要的是,燕七的精神体散发出的黑气……

种种线索穿插交织在一起,仿佛有一道白光咔嚓一声划破黑暗!

然后,孟繁彻底蒙了。

燕先生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咔嗒一声,孟繁把手里的钢笔放在桌上,注视着燕一。燕一也看着他,深黑色的瞳仁像一口玄妙的井,波澜不惊。

“我随便问一句,”孟繁深呼吸,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你是人吗?”

燕一眼中那一小片黑顿时缩得像针尖一样细小,他笑了一下,悠悠地道:“不是。”

“那你是什么?”孟繁震惊了,不仅立刻组织好语言准备表露自己魅魔与食梦兽混血的身份,甚至还做好了挺胸抬头骄傲地迎接对方艳羡的目光的准备!

“我是……”燕一很欠揍地轻轻叫了一声,“喵——”

孟繁心想:这人有病啊!再吓我是要加钱的!

燕一明亮的眼睛弯了起来:“开玩笑的。”

孟繁也跟着笑:“我也是开玩笑的。”

“这个玩笑开得很奇怪,孟医生。”燕一说着,眼中闪过一丝与他的性情不大相符的茫然,自言自语般轻声道,“……如果不是人,我能是什么呢?!”

你问我?孟繁毫无头绪地抓抓头发,愈发确定燕一的身份不简单。

那么,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燕一出于某种原因刻意隐瞒身份,二是燕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联系起燕一的具体表现,孟繁比较倾向于第二种。

非人囊括的概念太广泛,从古至今,非人类生物一直活跃在人类的历史中。然而,以神话或传说的形式广为人知的其实只是非人类庞大种群中的一部分。有些完全遵守避世规则的种族可能从不曾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有些种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淘汰而灭绝,还有新的种族不断融合产生。所以,虽然孟繁自己是非人类,但他对其他非人种族的了解也十分有限。至少他从没听说过有哪个种族是天生自带人格分裂的。

看来要请教专业人士了。孟繁想。

第五章 专业人士与银发男子

“我也没听说过这种生物。”咖啡馆的包间里,吴烈好笑地叼着烟,“自带人格分裂,还二十四重?”

“没错,”孟繁点头,“回去用你的情报网帮我查一查,谢谢。”

“二十四重……”吴烈脑洞大开,“手表精?”

孟繁瞪着他,缓缓地道:“手表上其实只有十二个数字,要分也是分裂成十二重。”

吴烈打了个响指:“是二十四节气神?不对,他们是二十四个分开的……那莫非是美术室的二十四面体成精了,哈哈!”

吴烈乐不可支,把大腿拍得啪啪响!

孟繁用关爱智障的目光望着吴烈。

“哈哈,不猜了,不猜了,笑得我肚子痛。”吴烈像精神病一样笑了一会儿,正色道,“回头我查到,用邮箱把资料传给你。”

孟繁冷艳地发出“嗯”的一声。

吴烈吸吸鼻子,眼睛一眯,突然问:“对了,你记不记得上次在医院,我说你身上有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孟繁低头在自己的身上闻来闻去:“记得是记得,但是,我真闻不出来。是香烟的烟味,还是烧烤的烟味?”

“是硫黄燃烧的味道,这回闻着更重了。”吴烈道,“我受过针对性训练,嗅觉比较灵敏。”

孟繁发蒙:“硫黄?”

吴烈坏笑:“对。说起来,这些别人感觉不到而我能感觉到的东西,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孟繁绷直后背:“你别吓我。”

孟繁心想:然而,吓我也没有用,管他是什么东西,毕竟一个小时一千块,我大不了舍命陪君子!

吴烈笑得欢快:“你自己也是个厉害角色,别那么怂。”

孟繁闻言,立刻骄傲地挺胸:“我一点也没怂,回去记得帮我查,下次我给你免费干活。”

“好。”吴烈愉快地眨眨眼,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这几天我负责的区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异常事件特别多。昨天晚上还有人报警说看到了长着三个头的大狗在街上跑。”

“地狱三头犬?”孟繁眼睛一亮,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这年头还有那东西吗?”

吴烈摇头,点起一支烟,走到包间的门口:“我觉得有可能是天黑看错了,自从二十多年前那次大围剿之后,地狱支系的怪物就绝迹了。”

“哦。”孟繁百无聊赖地用纸巾折纸鹤玩,在吴烈走出去前不放心地提醒道,“别忘了帮我查。”

我真是一个对病人无比负责的好医生,完全对得起那一小时一千块的诊疗费。孟繁心想。

孟繁沉浸在汹涌澎湃的自我满足中,几乎恨不得给自己发一面锦旗。

……

别墅的健身室中,蒋非正在陪燕子桓锻炼。

“腿伸得不够直。”蒋非阴沉着脸,冷声道,“抬得也不够高,再高一点。”

燕子桓努力单腿站立,另一条腿尽力向后抬高。

下周有个内裤广告要拍,据说会有腰部与臀部的特写,所以,现在要集中强化训练。

“可以了。”蒋非道。

燕子桓刚要把腿放下,就听蒋非又说了一句:“把这个标准姿势坚持三十秒就可以了。”

燕子桓累得青筋暴突,气质全无。

蒋非挪开视线,发现健身室的门口,方麒正探进小半张脸朝这边看过来。两人视线甫一接触,方麒就飞快地缩了回去,像只受惊的小仓鼠。

蒋非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看。

果然,五秒钟后,方麒又慢悠悠地探进半张小脸,结果被早就等在那里的蒋非吓了一跳,再次缩了回去。

蒋非发出一声短促的低笑,转头对燕子桓道:“时间到,休息五分钟,我们再继续。”

燕子桓一屁股坐在地上。

“地上凉。”蒋非提醒。

“我一步也不想多走了。”燕子桓累得大腿都在微微发抖,语气委屈,表情凄楚,试图用演技唤起铁腕助理的一丝人性。

虽然他知道自己天生就是喝凉水都长肉的体质,想要保持好身材,注定要比普通人多吃很多苦……但是,也不能往死里练啊!

“我去下洗手间。”蒋非径自朝门外走去。

方麒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和蒋非打招呼:“蒋先生。”

蒋非看看方麒,又看看燕子桓,试探着问:“你是他的粉丝?”

“也不算是。”方麒老实地摇摇头。

“是就是,没事的。”蒋非道。

“真不是,我随便看看。”方麒着急,你不是要去厕所吗,怎么还不走?!

蒋非前脚刚走,方麒就急急忙忙地跑进健身室,把上衣一掀,抽出一袋猪肉脯,就像一个勇敢穿越敌军火线,为前线战士偷运粮食的革命群众。

“快、快、快!这是肉啊!”燕子桓眼中精光爆闪,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大口。

鮮美的肉香在口中弥漫,燕子桓仿佛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几乎要哭出来。

看着燕子桓以风卷残云之势消灭了一整袋猪肉脯后,方麒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巧克力豆,倒了两颗在燕子桓的手心上,认真道:“吃咸了吧,吃点儿甜的解解。”

燕子桓慷慨激昂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不如我们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

“他快回来了。”方麒看燕子桓吃得差不多了,连忙打断他,把剩下的巧克力豆往口袋里一塞,慌慌张张地往外跑。

下期精彩预告:别墅里突然跑出来一只三头犬,让整个别墅鸡飞狗跳了起来,孟繁趁机入侵了中间那只狗头,把地狱犬脑中的精神体冲击得昏死过去。等燕一出现时,地狱三头犬突然摇起尾巴撒着欢儿,围着燕一转了起来!下期内容更加有料,敬请关注哦!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二十四分之一(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