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为你心动(四)

清粥几许

每天都为你心动(四)

“我们房东挺奇怪的,我没见过他几次。听我妈说他年纪好像也不大,买这么多房子,挺奇怪的。”

“是吗?”叶藤看着电梯里快速变动的数字,想起刚刚那个侧影,心不在焉地回答,“说不定是个富二代呢。”

“不是!”林末一副非常笃定的样子,又小声在她耳边说,“上次我看见他跟人打架,特别可怕……”林末咬了咬嘴唇,“你说他会不会是黑社会呀?”

叶藤看着林末的眼神,心里揣摩着这个人到底是何方妖魔,这么可怕……

一楼的套房带院子,从单元楼出来,要绕个弯才到。林末摁了门铃,然后紧张地往后缩了缩。

叶藤往前站,看林末这个动静,觉得出来的一定是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指不定脸上还有一道刀疤,再不济也会有几处大文身。

可门铃响了老半天,里面也没人回应。

院门是那种铁栅栏门,叶藤扒着门,探头进去看:“该不会是出去了吧?”

“你别……”林末话还没说完,叶藤已经把头伸了进去。就在此刻,人出来了。

看见来人,叶藤愣在原地。

那个人换了淡蓝色的衬衫和熨帖的西装裤,脚上穿着皮鞋,貌似是要出门。他看见叶藤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也没吭声。

“怎么是你!”叶藤的反应比他的大多了,甚至带了一点儿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欣喜。

“你们认识?”林末有点蒙,还站在叶藤身后不远处。

小姑娘身上有淡淡的桂花香,头发里藏着小朵金色桂花。他这个高度正好瞧见,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看着怪让人难受的。

另外……她把头卡在栅栏里干什么?

“找我?”他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且面无表情。

“我家电路坏了,我妈妈说能不能麻烦你去修一下。”林末躲在后面,说话的音量都降低了,她可能是真的害怕。

他挽起手腕上的衬衫,看了看表。

说实话,他这个模样看起来像商业精英,和上次叶藤看见的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不走?”他看叶藤还贴着门站着,没有半分要挪动的意思,“还是,腿又麻了?”

叶藤这时才想起往后退,结果发现自己好像高估了自己的头。刚刚可能是角度巧合,不知怎么的就挤了进来,但是,现在出!不!去!了!

“等等……”叶藤左右晃了晃头,“我好像……被卡住了。”

“啊?”林末惊讶地看着叶藤。

叶藤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突然想起之前那则熊孩子的头卡在阳台护栏里的新闻,自己当初看新闻的时候嘲笑当事者有多欢快,现在就有多痛苦。

都是报应……

尤其是看见那个男人眼里浮起笑意……想骂人……

为什么自己一见到他就倒霉?上次是腿麻了,神似中风,这次是……

叶藤只想当场去世。

“怎么办啊?”林末是真的慌了,“你等一会儿,我上去叫妈妈她们。”

“别……别……”叶藤根本来不及阻止林末去叫围观群众的脚步。

“你别笑了,能不能帮我一下?”叶藤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路过的人,这也就意味着只能向他求救了。

“你别动。”那个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没那么冷了,“侧過身试一试,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知道?”叶藤也纳闷。

叶藤这个角度看不见他的脸,视线被迫落在他领口的扣子上。他扣子也没好好扣上,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叶藤尴尬地挪开视线,听了他的话微微侧身,试图找到一个可以挣扎出去的角度。

她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做的那个未果的梦:“你叫什么yě啊?”

那个人顿了两秒,顺手把她头上那朵碍眼的桂花给摘下来:“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

叶藤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特点,就是好奇心强。

小时候在放学的路上看见一只死老鼠,因为好奇,闹着要她爸爸带回家。可她这个人又爱干净,自己死活不肯碰,最后她爸爸只好弄了一根绳子给她系着那只死老鼠,她硬是一路拖回了家。

这么一说,叶藤又觉得把人比成死老鼠不太好,毕竟他可比死老鼠要好看太多了。

叶藤感觉自己的头被他使劲推了一下,以一种很怪异的角度从铁栅栏门里出来了。她的脸都涨红了,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谢谢。”

方淑珍她们此时已经从楼上赶了下来,叶藤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又被吓得不轻。她当真不是故意让方淑珍担惊受怕的,这次妥妥的是个意外。

“藤藤!你没事吧?”

叶藤尴尬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我没事,就是不小心。”

“疼吗?我看看,耳朵都红了。”方淑珍拉过她的手来检查她刚刚不小心刮到的耳朵。

陶也闻声也看了过去,少女的耳垂薄薄的,近乎透明,有点发红,但没有伤口。

“真是多亏了陶先生,孩子们太淘气了。”刘阿姨客套地说。

那个人的视线从叶藤身上收回,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原来他姓陶,叶藤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陶冶”,觉得这个名字还挺特别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叫情操。

大家一起上楼,他快速地检修了一下电路,很快就找到了被烧坏的地方。

刘阿姨从杂货间里翻出一个工具箱:“也不知道有没有电笔和电线什么的,陶先生,你看看这里有没有用得上的。”

他蹲下来,翻开箱盖,在里面翻拣着,找到了一支透明电笔。

叶藤和林末在旁边看着,像两个好奇宝宝。

他的动作看起来格外熟练,因为配电箱有点高,他得踩把凳子。他的衬衫袖子被挽起,叶藤注意到他的右手果然还戴着手套,仍旧是黑色的半指手套,柔软的布料不会限制他的活动,那戴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末末,帮陶先生扶着点儿凳子。”刘阿姨忙着收拾刚刚弄得一团乱的厨房,方淑珍也跟着帮忙。刘阿姨回头看了一眼玄关那边的林末,“你这丫头一点儿也不懂事。”

林末有点不太乐意,她胆子真的很小,叶藤不知道她曾经看见了什么,导致她这么害怕这位房东先生,但第一印象对一个人是真的很重要,她能理解。

“我来吧。”叶藤上前去帮他扶着凳子,“末末,你去帮刘阿姨吧。”

林末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叶藤仰头看着他把电闸给拆开,换掉一段烧坏的电线。他的手臂很结实,有好看的肌肉线条,随着动作偶尔鼓起几条青筋,叶藤不自觉地看了几眼。他突然垂眸看向她,她被抓了包,莫名地觉得耳根有点发热。

“绝缘胶带。”

“哦!”叶藤蹲下去在工具箱里翻找,举起一卷黑色的绝缘胶带和一把剪刀,“要多长?”

“十厘米左右。”

叶藤随手剪了一段递过去。

“螺丝。”

“哦。”

“这是螺帽。”他看着叶藤手心里那个圆圆的东西,眼神里写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认不清螺丝和螺帽的人?

叶藤感觉自己现在很憋屈,他嫌弃谁?认识螺帽了不起吗?

线路很快就修好了,送上电的那一瞬间,大家的眼神里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毕竟这种天气,没空调真的没法过。

刘阿姨千恩万谢,非要留陶也吃饭。但他好像是真的有约,说要赶时间,就走了。

人一送走,刘阿姨关上门就开始感叹:“你们说这人比人啊,真的是气死人。这个陶先生,才二十多歲的人,平日里也不见他出门,也不知道有没有工作。好好的一个年轻人,就这么整日里游手好闲。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其实就是个无业游民。可人家生得好啊,手上有房子,就我们这个房子月月交租,估计他不工作也够花了。”

方淑珍不是那种会在背后说长道短的人,听着刘阿姨的长篇大论,倒也没说什么。

“二十多?”叶藤看他那模样倒是看不出年纪来。

“好像才二十四,整天也不见他有份正经工作。有时候吧,看着穿得挺随便的,有时候又穿得一本正经,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的。”刘阿姨似乎对这个房东很感兴趣,无奈知道的信息也不多。

“他为什么戴着手套呀?”叶藤这个人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她实在是很好奇。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就没见他摘过手套。”

“那……”

叶藤话还没说出来,方淑珍就从桌子上拿起水杯递给她:“喝点水,你瞧你刚刚晒得,都出汗了。”

这是不让她再问了,叶藤于是接过来喝了两口。她们在刘阿姨家吃了午饭才走,林初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直到她们离开也没回来。

叶藤路过一楼的时候还看了看刚刚卡住过自己头的铁栅栏门,门紧闭着,他应该是出去了,穿得那么好看是去见谁呢?

叶藤觉得自己现在都快赶上闲人马大姐了,关不关她的事儿啊?

叶藤还想着去还伞,开学前去了一次,他没在。很快,

下期精彩预告:转学的第一天,叶藤不仅跟班主任开玩笑,还得罪了校霸冯天,结果冯天找她麻烦,不仅没占到便宜反而还吃瘪。恨啦!下期内容更加有料哦!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每天都为你心动(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