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尸体谁更美

郁风闲

她为了成为第一女捕头奋斗,结果半路有人截胡,对方还是个脸盲的弱鸡……她一定要教训他一顿!

一、被歧视了

任娇和宋凌有仇,不共戴天的那种。

这话还要从头说起。任娇的父亲任敖是奉天府的总捕头,徒弟众多,有着“天下第一捕头”的美誉,任娇崇拜她爹,也因此发下宏愿,要当天下第一女捕头。

虽然朝廷不招女人做事,但任娇运气不错,七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先帝。她把握机会自荐,终于得到先帝的口谕:“任敖卸任后,职位传其女任娇。”

那年任娇才十岁,已经是御封的未来第一捕头。她为了不辜负先帝的期望,不让爹爹丢脸,跟着她爹潜心苦学,之后又到外头去拜师。七年过去了,忽然传来任敖卸任的消息,任娇快马加鞭赶回来,谁知道总捕头的位子上已经有人了。

这人就是宋凌。

任娇不甘心:“你们敢违抗圣旨啊!”以为先帝死了就可以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了?任娇寻思着,要不告御状吧?

任敖出来说话了:“先帝说让你继承我的职位,但我一年前就被降为副总捕头了。”

任娇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有些事还是得问清楚的:“你好端端的,怎么被人抢了位子了?谁这么大胆啊!”

但任凭任娇怎么问,任敖都不說。过了好些天她才从旁人口中得知,任敖一年前喝花酒被人告发,告发他的人就是宋凌。任娇越来越觉得这人就是心机深沉、卑鄙无耻、狡猾阴险,有这种人当总捕头,任娇对奉天府的未来很是忧心。

这种担忧在任娇与宋凌第一次见面时就加深了。

那天任娇是去找宋凌挑战的。论功夫,她自认有两把刷子,要当她的上司,自然不能比她差。可是看到文弱书生般的宋凌后,任娇话都没说出口——跟这么个弱鸡打架,赢了也还是丢脸。不过,既然人家是总捕头嘛,也许是深藏不露?那只能说,他藏得够深啊。

任娇开口道:“宋……”

“捕头”这俩字任娇叫不出来,这本来是任娇的位子!

任娇暗暗咬牙:“有空吗?我想请教请教。”

“没空。”宋凌头都没抬,“没看到我在和娇娥聊天吗?”

这房里还有别人?不过,她确实隐隐嗅到肉香。任娇看了一圈,没有别人,便道:“哪里有……”任娇忽然注意到他一直低着头,盯着案上的什么东西。任娇的视线被白布遮挡住,她探过脑袋一看,顿时惊得舌头打结,“这这这……”

那是一具烤焦的尸体。

任娇想到鼻子嗅到的肉香,再想到他说的名字,娇娥,还是焦……鹅?

见状,宋凌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有事说事,没事滚。”

“我……”当然有事!她是来挑战的!

但是,在这之前还有另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任娇:“我先出去吐一会儿……”

以后她再也不敢吃烤肉了。

过去在外学艺,偶尔也会抓只兔子什么的烤一烤,那时候觉得特别潇洒肆意,如今再回忆起来,胃里便翻江倒海,只想要呕吐。吐了两遍,第三回再进去时终于不吐了。倒不是任娇胆子大了或者吐光了,而是宋凌终于把那具焦尸收起来了。

这回他跟前的是另一具尸体,没烤焦,新鲜的,或许还有余温呢。

任娇进去的时候听见宋凌对着尸体说:“小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

听得她头皮发麻。

任娇确定这里不是义庄,因为门口还写着“宋宅”两个字,所以宋凌是把尸体放在家里,还给她们取名字……这能说明什么?一个州府的总捕头居然是个神经病、恋尸癖,这奉天府还有未来吗?还有吗!任娇身为总捕头名正言顺的接班人,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喀喀。”任娇咳嗽两声。

如预料的一样,并没有引起宋凌的注意。

任娇道:“宋凌,对于你升任总捕头一事,我不服。除非让我看到你的能力,否则……”任娇慢慢道来,准备约架一场,打得他跪地求饶。

他飞快地抬头瞄了任娇一眼:“谁不服?你吗?那就给你当吧。”他再次低下头,不再看任娇。

这就结束了?

任娇有点儿吃惊。虽然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打得他认清现实,不得不退下来,但是没想到会省略过程,直接奔向目标啊。而且,宋凌漫不经心的态度引起了任娇的不满,他是不是在轻视她?任娇用力地瞪着他,目光恨不得在他身上剜出一个洞来,宋凌却依然故我,视线专注地盯在跟前的尸体上,完全无视任娇的存在。任娇胸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伸手扼住他的手腕微微施力,宋凌痛得表情扭曲,这才看向了任娇。

任娇咬牙道:“看着我说话!”

他眼神茫然,仔细地看了任娇一会儿,问:“你是谁啊?”

很好,这小子真的在轻视她!

二、腰要断了

任娇和宋凌“肌肤相亲”之后便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要屈居于这个弱鸡男之下。但是任娇也不愿接受他的施舍,她要凭本事得到总捕头的位子。所以任娇和宋凌打赌,谁先解决衙门里的陈年积案,便可以担任总捕头。

宋凌却不愿意:“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我都说让给你了……”但在任娇的拳头威吓下,他很怂地点头了。

任娇从宋凌处回来后就去衙门查阅资料,期间也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了很多关于宋凌的事。例如,他性情孤僻,很少搭理别人,但是验尸的手段奇高,总能查到别人查不到的线索。他来到奉天府之后,大大地提高了破案率。

任娇渐渐地觉得,这男人或许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弱鸡。

与此同时,任娇的查案进度停滞不前——积案之所以成为积案,不是没有理由的。

任娇很不甘心地去寻求她爹的帮助,刚进门就发现里头围了不少人。任娇站在人群后头打听消息,原来是为了查案,需要派人去卧底调查。

捕快们纷纷自荐——

“我去。”

“我功夫好,能成功脱身!”

“我细心,肯定不会遗漏线索!”

竞争激烈得有点儿不正常……任娇问了旁边的大汉才知道,这是要去城里最大的青楼如意楼做卧底。这些男人一个个笑容猥琐,一看就目的不纯。父亲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些后辈,最后将目光转向宋凌:“宋凌,你去吧。”

众人不服:“就他?手无缚鸡之力的,万一遇到什么危险……”

父亲淡淡地扫视众人一圈,道:“因为宋凌去,绝对不会被美色诱惑。”

他这话一说完,大家虽然很不服气,但也没再多话。

任娇回想起宋凌面对女尸时的变态表情,对此深表怀疑。

宋凌全程都没怎么听,只是在听见这一句的时候说了一个字:“行。”

其他人悻悻地离开,任娇留下来,听父亲吩咐宋凌需要注意的事项。任娇凑到宋凌的身边,怀疑地挑眉:“你真的能不为美色所迷?”

宋凌淡淡地看了任娇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别开脸去。

又一次被轻视了!

任娇拳头隐隐发痒,强烈地想再揍他一次。碍于父亲还在,任娇忍住了,低声地警告道:“你还想挨揍是吧?”

宋凌恍然大悟般看向任娇:“你……”

父亲听见任娇的声音,赶忙出声:“不能打!不能打!我还指望着他靠这張脸套点儿信息呢。”任娇差点儿笑出来。原来父亲是想让宋凌出卖色相?

任娇忍不住打量起宋凌来。客观来说,他长得唇红齿白,模样确实挺好看的。宋凌懒懒地抬眼看向她父亲:“师父,开玩笑也要有点儿分寸。”

语气有点儿冷,态度还有点儿嚣张,关键是父亲真的闭嘴了。

任娇不由得想起那个传闻,说是宋凌告发了父亲喝花酒。看父亲对宋凌言听计从,任娇忽地起了怀疑,难道他还抓到了父亲别的什么把柄?

宋凌走后任娇问了父亲,但父亲什么都不肯说,任娇觉得其中有蹊跷。一番思量之后,任娇决定跟踪宋凌——一来想看看宋凌是不是真的能坐怀不乱,二来,说不定可以抓到宋凌的把柄。如果任娇比他先找到线索,看他还有什么脸继续留下——反正爹又没说其他人不能来卧底调查。

而且,任娇有一项优势是宋凌没有的——她是女的,要潜伏进青楼更容易。

奉天府连续发生了三起谋杀案,死者都是花娘,死状惨烈,一时间谣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导致近来城中青楼里人心惶惶,不少姑娘都不敢出来营业了,此时正缺人,任娇去补了位当歌姬,嬷嬷高兴都来不及。

任娇化名如月来到如意楼的当晚,宋凌也来了。他做了茶水小弟,端茶送水,迎来送往,不时还要被姑娘们调戏一把——跟来如意楼的客人相比,宋凌算是极鲜嫩可口的了。任娇偷偷地观察了两天,宋凌看起来挺享受的,完全没拒绝。

这天晚上,任娇唱完曲就注意到宋凌又被姑娘们缠住了,又是灌酒又是揩油的,他被围在中间,看着挺享受。任娇也挤过去凑热闹,给宋凌灌酒,趁机在他身上摸了两把,把他腰间的钥匙给顺走了。任娇潜伏了两天,一无所获,只能从宋凌那边下手,看能不能偷到点儿信息。

根据任娇的观察,宋凌和楼里的姑娘处得不错,定然查到了什么。只是任娇翻箱倒柜搜了许久,也没搜出有用的东西,倒发现了几封情书。任娇暗暗磨牙时,门却开了,宋凌醉醺醺地进来。任娇猛地倒抽了一口气,完了,虽然脸上化着大浓妆,但还是能认出来的吧?任娇紧张得不敢吱声,听见宋凌嘴里哼哼唧唧:“不喝了,真的不能再喝了……”

已然是醉了。

这个色坯!他是不是忘了自己来如意楼的目的了?自己满肚子色心,还好意思举报别人喝花酒?任娇越想越气,躲在屏风后准备偷袭他,谁想宋凌忽地一个踉跄,朝任娇扑了过来。距离太近,任娇想躲都来不及,被狠狠地压住。

任娇用力捶打他:“你快起来!”她的腰要断了……

宋凌摸了摸任娇的胸口,用力捏了捏,忽地一顿:“咦?”

“咦”个鬼啊!还不快松手!任娇举着拳头就要朝他后颈打下去,他的脑袋忽然耷拉下去,带着欠扁的笑容心满意足地睡去了。任娇咬牙切齿,碍于他的脸还要见人,于是在他身上暴打了一顿泄愤,这才满意地离去。

三、捏几下

“你怎么累成这样?”

任娇才下楼,就听宋凌和几个茶水小哥聊天。看着宋凌一脸憔悴,身躯无力,任娇满意地扬唇。接着便听见宋凌道:“昨夜,我梦见房里有个姑娘。”他似是陷入了回忆,“我记得好像摸到了很软的……”

任娇脑袋冒烟,不是喝醉了吗?记这么清楚做什么!

几个茶水小哥帮着一通分析,得出结论:宋凌昨夜喝醉酒后,和如意楼里的某个姑娘春风一度,才会累得浑身酸痛虚脱……几个小哥嫉妒得直磨牙,宋凌神情恍惚,仿佛在脑补小哥们说的那些画面。任娇再也听不下去了,气势汹汹地冲过去,指着宋凌道:“你,跟我过来!”

来如意楼几天,他们一直默契地互不打扰,但现在关系到任娇的清誉,不管不行了。

宋凌跟上她,任娇努力酝酿着气势,一回到房间便准备骂人,谁想转过身却没看到人。这个没种的男人竟然偷偷溜走了!任娇赶紧出去找人,这笔账必须算清楚!

宋凌应该是不会功夫的,但一连两天,任娇居然都没能成功堵住他。人前倒是能看见他,但大家都在玩潜伏,不好直接挑明了算账。只要一闲下来,任娇就到处找他,没想到竟传出“如月姑娘也喜欢小宋,死缠烂打不松手”的八卦。

任娇仰天落泪,宋凌怎么这么祸害人呢?

不把他狠狠地踩在脚底下,她这口气咽不下去!

这时,城里又发生了一件谋杀案。不过,由于加派了巡逻人员,对方没来得及下狠手,姑娘捡回了一条命。捕快调查时从姑娘的身上找到了如意楼红嬷嬷的一个饰物,凶手仿佛指向了如意楼。任娇得到消息,当即准备夜探红嬷嬷的房间。

任娇潜进去的时候,宋凌也在,应该也是得到了消息。宋凌诧异地看着任娇:“你……”

“总算让我找到你了!”任娇气呼呼道,“你为什么要到处造我的谣!”

宋凌一脸迷惑:“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任娇更气了:“跟我装糊涂?”

宋凌解释道:“姑娘,在下恐怕……”

一阵脚步声朝房间靠近,现在要跑也来不及了,任娇连忙扑过去一把抱住宋凌,他一愣:“你想干什么?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以为她想吗!他不是随便的人,她就是吗!但现下掩藏身份要紧,任娇于是捧着他的脸,用力地咬下去——就是这张嘴到处造她的谣!咬一下,就当是报仇了!宋凌呆住了,一副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看得任娇很是窝火。这样能骗过待会儿进来的人吗?任娇一狠心,抓着他的手搁在自己的胸口上,低喝一声:“摸我!”

门开了,红嬷嬷和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都愣了。

烟花之地,一个歌姬和楼里最受欢迎的茶水小哥,躲在房间里搂搂抱抱,是人都知道往哪儿猜。不知道能不能遮掩过去……任娇紧张地想着,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忽地感觉胸前一紧——这个该死的色鬼,只是让他做做样子,能骗过其他人就行了,他居然还捏!

捏一下就算了,还捏了好几下!

宋凌捏了不撒手,瞪大眼看着任娇:“你……”

你什么你!没看过脸红的美女啊!任娇心中恼怒不已。此时红嬷嬷说话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这种时候,普通的女孩子会怎么做?任娇一时也不清楚,干脆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走了,经过红嬷嬷身边时还夸张地来了一句:“我不要活了。”

如月姑娘只是歌姬,不卖身的,任娇铁了心要让宋凌背上调戏女子的骂名。

任娇隐约听见红嬷嬷谴责宋凌污了黄花闺女的清白,正心中窃喜,宋凌追了上来:“你别跑啊,如月姑娘。”宋凌一边跑一边喊,“我……我愿意负责,我娶你!”

任娇大惊,一个没站稳,从楼梯摔了下去。宋凌英雄救美,一把拽住任娇,将任娇扯上去的同时自己却跌了下去。“咚咚咚”几声响后,宋凌狼狈地落在了一楼,任娇连忙扑过去:“你没事吧?死了没?”

宋凌昏迷前说:“如月姑娘,我会娶你的。”

“伤成这样了,还想着乱七八糟的!”任娇一拳头就要揍下去。但他认真的语气,不像是玩笑。任娇不由得回想起与他相识以来的事,脑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宋凌不会是脸盲吧?

四、成亲吧

任娇的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宋凌确实是脸盲。所有人对他来说都没有美丑之分,他唯一能分辨的是死尸,他能根据死者身体的细微变化,挖掘出真相。任娇在他的眼里,还不如一具尸体有辨识度。

以前任娇以为宋凌无视她,恼怒了好几回,原来对他来说,她真就是个陌生人……

任娇原以为宋凌和她默契地假装不认识,其实人家确实不认识她……

活人当中,唯一能让宋凌记住的,是她爹,也就是他师父。因为任敖那丑到爆的胡子,是宋凌亲手编的,就为了记得住他——听起来是病得不轻啊。任娇不满地对她爹说:“宋凌脸盲这么严重,凭什么取代我当总捕头?”

才说完,任敖一个拳头砸下来:“现在你还有心思想总捕头的位子?”

任娇沉浸在宋凌的惊天猛料里,忘了自己此刻身陷险境——她偷溜进青楼卧底调查的事被任敖知晓了,他直接把任娇提溜回来,嚷嚷着:“这要传出去了,谁还敢娶你?”又嘀嘀咕咕斥责了半天,吵得她头都大了。任娇想溜回去继续调查,但这次爹爹亲自盯着任娇,她根本跑不了,她总不能大逆不道地揍他吧?

今天任敖有重要客人,任娇终于找到机会偷偷溜回了如意楼。她想赶紧把案子查出来,证明自己的實力。如果真的嫁不出去,那就专心搞事业吧!

离开前,任娇跟嬷嬷请了两天假,回来也没受到什么怀疑,照常做歌姬如月。倒是一直没看到宋凌。到了晚上,任娇在台上弹琴的时候,他才出现,站在台下直勾勾地看着任娇。

终于被她的美色折服了吧!

任娇暗自得意,耳边忽然响起阵阵惊呼声,那个被美色迷惑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冲上来,抓着她就走!

任娇花容失色,想甩开他:“喂,你干什么!”她还想继续做卧底呢,不敢当众动武,只能很柔弱地挣扎着,盼着能有个人来英雄救美一下——一个茶水小哥敢来占美貌歌姬的便宜,这还得了!但直到任娇被拖进屋子,都没人来救援。

门才关上,宋凌色心大起,在任娇的胸口摸来摸去。任娇脑袋发烫,挥拳要揍人:“流氓,你竟然敢……”

宋凌忽然不摸了:“上次在嬷嬷房里,是我轻薄了你,我向你道歉。”啊,经他提醒,任娇想起了让自己捂脸逃跑的事情,虽然确切地说,是她非礼的他……不过他是非礼上瘾了是吧!任娇刚要发怒,他又在任娇嘴巴上啃了一口,“我会负责的,我们成亲吧!”

“啊?”他的思路太跳脱,任娇一时有点儿跟不上,也忘了要揍人。

宋凌于是跟任娇说了他的苦恼:“我师父逼我娶他的女儿,我记得那人,就是个暴力女,我一点儿也不想娶她,可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他老人家,于是告诉他我有妻子了……哎?如月,你拳头握这么紧干什么?”

原来她爹的贵客就是他,还逼他娶她……他那副嫌弃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她还没嫌他是弱鸡呢!

宋凌继续道:“我当时心里想的妻子就是你的模样……我已经帮你赎身了,我们成亲吧!”

难怪红嬷嬷刚才没拦人,原来是在宋凌这里敲了一笔!任娇没卖身,也不接客,红嬷嬷能从任娇身上捞到的不多,难得有宋凌这个傻子送上门,她应当不会拒绝。不过宋凌也真是厉害,为了不娶任娇,不介意娶个青楼女子……慢着!任娇忽然想到,她爹不就是被他告发的吧?如果他娶个青楼女子……

宋凌看着任娇:“如月,你笑得有点儿吓人。”

“相公,我们成亲吧!”

反正他脸盲,把他的名声搞臭之后,她就可以溜了!但是任娇又想到一点儿不对劲的地方:他不是脸盲吗?怎么认出自己是如月的?

五、洞房夜

宋凌说,为尽快打消师父逼婚的念头,婚礼仓促,只能先简单地举办个仪式。这点任娇是赞成的,简单点儿好脱身。宋凌还想请师父来亲眼见证自己的婚礼,被任娇死死按住了。让父亲过来,她不就死定了?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我和尸体谁更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