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不让我谈恋爱

大西瓜皮

000.金钱的铜臭味

月老阁[微软用户1] 南门的桃花炸成了一颗球,而阑之之没工夫出门欣赏这一奇景,她正忙着在办公区处理投诉信件——

“月老你是拿我的红线织毛衣去了吗?差评!”

“能不能把红线换成电缆?又来电又不容易断。”

“周围都是恋爱的酸臭味,而我身上只有金钱的铜臭味。”

“让我看看我的爱情在哪里……哦?在月老这里。”

有人相爱,有人夜里看海,有人上班划水不知悔改。

准确来说,阑之之是专门为人牵姻缘的小仙娥,通俗点儿来讲,就是给月老打工的,为人、神和魔都牵过姻缘,好评无数,二十年前还牵过巴啦啦小魔仙的姻缘。

但小仙娥就那么十来个,天下单身狗却千千万,她就算长着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啊。

但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因为投诉信件太多,小仙娥工作大变动,重新分配辖区,阑之之被分配到了南海。

出发前,月老跟阑之之说,南海可是一个好地方,四海八荒属这个地方红娘费最高。

到了辖区之后,阑之之才知道南海红娘费高的原因。据各位小仙娥姐妹透露,这里是著名的“单身一条街”,饶是阑之之有一大堆红线团也捆不住这里的螃蟹、王八和大鱼……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位单身了八百年的神君坐镇。

无良月老,净会骗人!

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牵线这工作,谁做都倒霉。

001.务必两天恋爱,五天结婚,十天普天同庆

坐镇南海的神君名叫青定,掌管大山大水所有生灵的阴阳生死,听说性子很冷,容貌却盛极。

这样的神君都单身了八百年,底下的虾兵蟹将能脱单吗?不能。

阑之之带着红毛线球忙活了三天,一对姻缘都没牵上,中途还碰到一只思想觉悟极高的寄居蟹,对恋爱没有半点儿兴趣,一心只想着发财。

“我单身,我致富,早日住上大珊瑚。”

一分红娘费都没挣到的阑之之眼泪汪汪。她也想发财,也想住漂漂亮亮的大珊瑚。

就在阑之之心灰意冷之时,她碰见了一只大乌贼,大乌贼跟她说:“你这样不行,擒贼先擒王,你得先搞定我们的老大,才能搞定底下的螃蟹、王八、章鱼和海星。”

老大指的就是神君青定。

阑之之觉得有道理,于是打起精神到处收集有关神君青定的信息,却被告知神君单身这么多年,也许是不喜欢女的……这还得了?这可关系到她的业绩问题!

阑之之立马联系了青丘有九条尾巴的狐狸,设好局,准备让她勾引青定!务必两天恋爱,五天结婚,十天普天同庆!

结果狐狸的尾巴莫名其妙被烧了,暂时来不了南海。

阑之之无奈,只能连夜学习青丘狐狸的宝典,准备亲自上阵。宝典里的第一句是什么?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阑之之也不知道自己當时是怎么想的,脑子一打岔,思想也跟着打滑,下意识把自己代入了“英雄”这个角色里,决定来一场英雄救美。

别的不说,救完美后她先“挟恩图报”,住进青定的神府里,试着给他牵各种红线。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她雷厉风行,立马准备好了一切,只是英雄救美还没开始,她先被南海的治安队队长给抓了起来,原因是她鬼鬼祟祟,一看就像是来偷鱼的江洋大盗。

阑之之解释了半天都没用,对方说着说着就要把她叉进大牢,没办法,她只好和人打了一架,最后惊动了青定。

青定确定了阑之之的身份后,让治安队队长给她赔礼道歉,并以贵客礼相待,把她带回了神府。打架时阑之之的额头受了一点儿伤,到了神府后,青定还亲自给她上了药。

他神色冷淡,垂着一双漂亮清冷的桃花眼,目光落在她脸上。

有那么一刻,阑之之觉得自己真的过不了美人关了。

不应当!这么好看的神君不应当单身!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来拉近自己和未来客户的关系时,未来客户开口了:“你们小仙娥都这么会打架的吗?”

阑之之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见他又说了句:“我听说过,之前还有个小仙娥跟黄鼠狼打过架。”

她尴尬地闭上了嘴,没好意思说那个和黄鼠狼精打架的小仙娥就是她。

堂堂黄鼠狼居然想和凤凰在一起?!八成是想给鸡拜年!不给拉红线!然后他们就打了一架,打得难舍难分,后来她“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凤凰的窝里。

丢人!

为此,她还晕了大半年呢!

002.苦瓜的一百种烹饪方法

住在神府的第一个晚上,阑之之有点儿紧张。

她睡不着,于是半夜起床算工钱。如果她完成了神君青定这一单姻缘,她应该就可以一夜暴富,过上左手鱿鱼串,右手烤娃娃菜的精彩生活了吧?

但事与愿违,几天后她就意识到,路漫漫其修远兮,要完成青定这一单,估计要用掉她大半个红线团。

阑之之坐在神府大桃树下织红毛衣,看青定冷漠地拒绝了第三个大美人,十分痛心。

大美人走后,阑之之抱着毛线团凑到青定身边,大胆开口:“神君是心有所属吗?要我帮你拉拉红线吗?业务纯熟,从未失手。”

青定转过脸看向她,沉默几秒后才说道:“如果对方不喜欢我,要如何?”

阑之之差点儿结巴:“这当然不能强买强卖,强扭的瓜不会甜的……”她刚想说自己有一本秘籍《如何恋爱:教你101招》,认真品读,百分百能追到喜欢的人,青定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不喜欢甜瓜。”

阑之之不说话了。

其实她还有一本秘籍是《苦瓜的一百种烹饪方法》。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阑之之为了讨好未来的金主客户,当天晚上主动请缨做了一顿苦瓜全宴,目之所见皆是绿油油的苦瓜。

为了保证苦瓜的原汁原味,阑之之一点儿糖都没放,吃一口苦瓜,要连塞五口白米饭。

青定看到满桌子的苦瓜时,微不可察地愣了一下,随后抬眸,就见阑之之眉眼弯弯地看着他,杏眼盈盈,像是千斛明珠。

他面不改色地吃完了一桌子的苦瓜,还说了句:“不错。”

苦瓜宴之后,阑之之也织完了红毛衣,正准备穿上招财时,她从青定的侍卫那里得知了一个消息:神君要去凡间的南疆岛一趟,处置一个越狱的海魔。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神君和凡人女孩的话本还少吗?这条红线务必让她来牵!旷世奇缘她都想好了,新话本名字就叫做《霸道神君爱上凡间小白花》。

于是阑之之也跟着去了。

只不过他们下凡的时机不对,刚刚落地,人间的南疆岛上就起了大风沙。阑之之被迷得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扣住了,再下一秒,她被人拽进了怀里。

“不知道躲起来吗?”

阑之之的眼睛里进了沙子,有一点儿掉眼泪,支支吾吾道:“沒地方躲啊……”

“我就在你身边。”

他的声音一直都很冷淡,像是南疆的冷湖、高岭的弯月,也像是吻过暮春的一场风,挠着心尖桃花。

莫名其妙的,阑之之的心跳乱了几秒。

被人罩着的感觉也太好了吧……不像无良月老!只会克扣她的工资!

003.这样甜甜的姻缘哪里才能有

人间的景色一直都很好,三月的南疆岛尤其美好。

阑之之咬着一颗糖葫芦,亦步亦趋地跟在青定身后,路过一个街口时,他们碰见了一个说书的话本先生,对方正在讲黄鼠狼精和大凤凰的故事,情节跌宕,十分精彩。

边上一个凡人小姑娘满眼羡慕,询问好友:“去哪儿找这样甜甜的姻缘呢?”

和黄鼠狼精打过一架的路人阑之之,心想:梦里,梦里什么都有。

青定在南疆岛有一座府邸,院子里种着好大一株桃树,阑之之扒拉桃花的时候,青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既然你是小仙娥,那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姻缘?”

阑之之在一枝桃花上绑好了红线,许愿桃花朵朵开,快快发大财,闻言转头看向了青定,语气坚定地胡说八道:“我心里只有工作,力求为天下百姓的美好姻缘做贡献。”

什么情,什么爱,男男女女不健康,只有工作发财才是硬道理!

青定站在台阶上看着她,眸光深深。

……

南疆岛有一座姻缘庙,在海魔还没有暴露踪迹之前,阑之之拉着青定去了一趟庙里。

在这一日里,不管谁来到了庙里,只要是求姻缘的良人,阑之之都偷偷给他们送了一根红线。

青定看她像只小螃蟹一样忙忙碌碌,还差一点儿跌进人工湖里,有些忍俊不禁。

分配完姻缘线后,阑之之抓着剩下的一大把红线跑回了青定跟前,那一把红线摇摇晃晃地缩了回去,最后只剩下了一根。

青定瞥了一眼,问道:“这就是红线?”

阑之之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青定就抬手轻轻拉住了那根乱飘的红线头,下一秒,红线不见了。

所有的红线都在阑之之这里,另一头牢牢地藏在那件红毛衣里,而那件红毛衣就穿在她身上。

也就是说,在这一刻,他们红线相连了。

不知道是不是红线的作用,阑之之的脸猛地红了起来,觉得大事不妙——她只会拉红线,但不会解红线啊!要分配姻缘的时候,她都是提前把红线从红毛衣上扯下来的!

看她脸色不对劲,青定问了句:“怎么了?”

阑之之有苦说不出,生怕青定得知真相后把她丢进蛤蟆窝里,只好强颜欢笑道:“没有……对了,神君,你喜欢吃肉包子吗?皮薄馅大,我请客。”

甜甜的姻缘有没有,她不知道,但吃饱了跑路时才能跑得快一点儿。

吃完大包子后,这一日也差不多到了晚上,阑之之连夜飞鸟致电远在另一端的无良月老,虚心请教解红线的难题。

月老答:红线两端的人若是没感情,过个一年半载,红线自己就会散了。要么就是花八百两银子,我来解……咋了,你给客户牵错线了?考虑考虑八百两?

阑之之心道:休想从我手里骗走一分钱!一年半载就一年半载!

004.这只海魔看起来很像大年糕

穷鬼抠门·小仙娥·阑之之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梦里都是八百两银子和乱糟糟的红线,以及海底的一群小蛤蟆。

梦里的最后一幕倒是好看了点儿,青定出现在跟前,亲了亲她的额头,特别温柔。

醒来之后,阑之之给自己倒了杯水,顶着一头冷汗自我点评:“不愧是你阑之之,连神君都敢惦记。”

她连喝了好几杯凉水,正准备躺回床上再睡个回笼觉时,院子外传来了动静。

天光刚亮,嘈杂声一片,似乎是那个海魔刚冒了头,就被青定抓了回来。

这个海魔为什么被抓进了南海牢狱里呢?因为吃太多,南海供不起,于是螃蟹、章鱼、小王八等联名上书把它送进了牢里,让它好好劳动减肥,控制食量……但海魔做不到啊,于是它越狱跑来南疆岛,马上就要把这座岛吃穷了。

阑之之刚刚出房门,就看见超大的一块年糕在哭,一边哭,肚子一边咕噜咕噜叫。

青定的下属在安慰它:“别哭了,别哭了,我们南海没钱买吃的了……不过神君出面和上面的人谈了谈,准备把你送去看管桃园,那里桃子多,吃秃了都没关系……”

青定就站在不远处,原本盯着海魔以防它逃跑,见阑之之出来,目光又转到了她身上,抬步朝她走了过来。

“把你吵醒了?”

“没有没有。”她是被自己的梦惊醒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采花大盗都会做贼心虚,阑之之的脸有点儿红,她支吾了几秒,当即决定转移话题,“海魔已经抓到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南海?”

“后天是南疆岛的姻缘节,”青定淡淡地说,“如果你想留下来看看,我们可以在这里多待一天。”

姻缘节,人间及天上祈求姻缘与圆满的节日。

几年前的这个时候,阑之之也来过人间,许了个愿望,有没有姻缘不要紧,但是再没有钱的话,她就要穷得睡不着觉了。

于是今年,她照旧参加了这次的姻缘节,许了大把的愿望,主题都一样,那就是——发财,发财,发大财。

阑之之许愿点彩灯时,青定就站在她身边,如琼林玉树,惹来好多人的再三回顾。她笑嘻嘻地说了句:“神君真受欢迎啊。”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人流之中。

阑之之也跟了上去,慢慢溜达。

姻缘节有燃放烟花的习俗,也是在烟花晕染南疆岛月色时,阑之之看到了无数人的红线,微淡的红色泛着温柔的光,浮在了半空中。

同样的,阑之之也看到了青定与她之间的红线,她伸手想碰,青定刚好在这一刻转过了身,她的手来不及收回,猛地碰到了他的指尖。

微凉的一下,随后她的指尖就被他裹进了手心里。

“人很多,别走散了。”

青定拉紧了她的手,阑之之也下意识地往他身邊靠近了一点儿。不知道是不是红线的“姻缘”加成,她的耳尖忽然烫了起来。

在南疆岛的街头,烟火燃了一遍又一遍。

阑之之有些莫名其妙地紧张,刚想说点儿什么缓和暧昧的气氛时,青定先开了口:“点彩灯的时候,你许了什么愿望?”

她愣愣地抬头看他,在烟火映衬之下,他的目光温柔又动人,像是月老阁里的花树,灼灼其华。

他说:“所有的愿望,我都可以为你实现。”

有求必应,永不拒绝,这是南海的神君。

阑之之的心中忽然炸开了烟花。

……

然而在阑之之有些心动之际,狐狸瑶光养好了尾巴,在他们回程的这一天,出现在了青定跟前。

005.八百只烧鸡请来的狐狸

狐狸都是很漂亮的,更何况瑶光还是有九条尾巴的大狐狸,一颦一笑都极为动人。阑之之一旁看着,心都在怦怦怦地跳。

她想,这可是八百只烧鸡请来的狐狸啊!又想,青定会不会真的爱上她?

此时此刻,瑶光穿着小白花标配的粉纱长裙,亭亭玉立地站在青定跟前,眸中秋波不要命地往外溢:“神君你好,我是之之的好友,早就听闻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气宇轩昂……”

在一番拉近距离的恭维之后,她也顺利地住进了神府,并在大半夜钻进阑之之的客房,和她探讨姻缘业务。

“这么帅的神君都能单身八百年,是不是你们小仙娥业务能力不行?”

阑之之严肃反驳:“瞎说!说不定对方是凭本事单身的呢?”

瑶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点评道:“也是,我今天撩了他半天,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只主动跟我说了一句话……”

阑之之积极求问:“说了什么?”

她慢悠悠地叹了口气,开始怀疑自己的九条尾巴是不是白长了:“说是饭点儿到了,叫你出来吃饭。”

阑之之先前在饭桌上吃了三大碗白米饭,闻言被噎了一下。

瑶光仔细想了想,估计天时、地利、人和都要满足,才能撩得动南海神君,于是说道:“要不明天下午,你把神君约出来吧?就约在桃花林那里,我跳个热舞,保准花见花开,人见人动心!”

阑之之沉默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他动不动心我不知道,但我估计会动心……”谁能不喜欢美人跳舞呢?没有!女孩子也超喜欢漂亮女孩子的!

瑶光很是无语。

此事敲定后,阑之之与瑶光精心布局,只待明天到来。

然而她们千算万算,考虑到了一切,唯独忘记了一点——阑之之不认得路。

微风徐徐的午后,她带着青定越走越偏,直接走到了南海的大珊瑚边。

这里要桃花没桃花,要人烟没人烟,地上只有一窝小王八。

阑之之尴尬了一瞬间,想问路都找不到人,转头看向青定时,刚好迎上他有些无奈的目光。

“走错路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除了无奈之外,阑之之还看到了那么一点儿温柔,竟是似曾相识般。

她一尴尬就脸热,说不出话来。

青定向她伸出了手,在柔和的日光下,他如同披雪的玉树,容貌出众,连声音都像是琴鸣:“跟紧我。”

拉住他手的那一瞬间,阑之之鬼使神差地想起了那个梦里的吻,温柔缠绵,先是落在额头,再然后落在了眼尾。

但大白天不能想这些,尤其是在当事人面前,只一秒,阑之之便从头到脚红了,脑子晕乎乎的。青定问她怎么了,她做贼心虚,魂不守舍,就把什么都说了出来,连同那个梦。

等她回过神来时,青定已经扣紧了她的手腕。他神色冷淡,却低头很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就像是梦里一样,那一抹温热先是落在了额头,之后又落在了眼尾,最后却落在唇边,亲了起来,舌尖抵开贝齿,同她纠缠,呼吸炙热滚烫,她感觉红线猛地栓紧了她的心。

他嗓音低哑,问道:“……是这样吗?”

不过片刻,阑之之觉得自己是蒸笼里的一只红螃蟹。

梦里没有接吻!

没有没有胡说八道!她不是那么孟浪的小仙娥!

……

另一边,等在桃花林里的瑶光纳闷了:就这么几步路,这两个人是掉到王八坑里了吗?

006.打水漂就打水漂吧

被青定这么一吻之后,阑之之意识到,自己八成、大概、也许是心动了。

于是她打算放弃同狐狸拟定的计划,八百只烧鸡打水漂就打水漂吧,用不着瑶光了——她自己来撩神君!

反正红线都拉了,务必两天恋爱,五天结婚,十天普天同庆!

阑之之才说要放弃计划,瑶光就叹了口气,欣慰地说道:“还好你放弃了,听说这个神君心有所属,我是撩不动了。”

“心有所属?”

瑶光“啧啧”三连,讲起八卦来神采奕奕,恨不得在凡间桥头支个说书摊子:“你昨天不是走错路,没来桃花林吗?我听隔壁的黄鼠狼精说,这个神君有喜欢的姑娘,只不过这个姑娘跑路了……”

阑之之呆在了原地,没反应过来。

瑶光抬眸瞥了她一眼,以为她是为完不成业绩难过,便安慰道:“不就是这么一单吗?没啥事,我带你去青丘!那里狐狸可多了,全都爱扎堆,一条红线可以绑五个人!绝对超乎想象!”

她还是愣愣的,像一只无辜的小蛤蟆,又呆又傻又可怜又没钱……还单身。

……

瑶光挑了一个好日子回青丘。

另一边,阑之之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在想着,要编一个什么理由离开这里。好不容易琢磨出来了,出门找青定,却在神府外的鲤鱼池边见到了他,以及一个美人。

美人一袭织金挑线长裙,美得不可方物。

青定正在和她说着些什么,表情温柔,眉眼间是掩藏不住的柔爱与怜惜。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这一刻,阑之之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南海神君会单身八百年。

美人是凤凰,是之前和她打过一架的黄鼠狼也喜欢的凤凰……阑之之比不过的凤凰。

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钱没赚到,喜欢的人还得不到,比绿苦瓜还苦。阑之之想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思来想去,她决定先走,不能打扰青定和凤凰谈恋爱,于是拎着行李就回了月老阁。她要造反,南海这个辖区她吃不消,给再多奖金都不干。

但阑之之没想到,自己前脚刚回月老阁,后脚青定就出现在了她跟前,拎住了她的后衣领,问道:“为什么要跑?”

阑之之费力解释,想秃了脑袋,然而青定并不相信。她没办法,只能破罐子破摔,说了实话:“你喜欢凤凰,连瑶光都看不上,更不可能……”喜欢我了。

这时候不走,难道要她留下来亲授《如何恋爱:教你101招》吗?

“凤凰是我的表妹。”青定的表情很冷静,就好像从头到尾乱了分寸的只有她,“至于那只狐狸,她的尾巴是我派人烧的。”

阑之之闻言愣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的,下意识问了句:“为什么?”

“不为什么。”他垂着桃花眼,目光落在阑之之身上,淡淡地说,“就算她来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想要求得的只有你。”

她什么都忘记了,也不知道,他不可能再会对其他人动心了。

007.一条不快乐的龙

实际上,阑之之曾经失忆过。

当初她和黄鼠狼打架,场面激烈,打得难舍难分,最后她被揍了脑袋,晕乎乎地掉下了云端,直接掉进了凤凰的窝里。

准确来说,不是凤凰的窝,而是凤凰给青定安排的客房。

一个是凤凰,一个是青龙,他们之间是表兄妹的关系。

这么一砸下来,她的脑袋都晕掉了,当场失忆,一睁眼就看见了青定。像刚破壳的小凤凰会把第一眼见到的人认作妈妈,她只黏着他。

阑之之失忆之后什么都不懂,天真又可爱,连发财也不想了,一心沉迷美色。

在鲤鱼跃出湖面的时候,她忽然亲了亲青定的下巴,笑着跟他说:“你长得真好看。”

没有防备的青定迟疑了几秒,问她:“如果不好看呢?”

阑之之没了记忆,就跟没了一根筋没什么两样:“那可能就没有这么喜欢你了……”

青定愣了一下,差点儿被气笑。

可爱是可爱,恼人也是真的恼人。

可有什么办法呢?他只喜欢这个小仙娥。

其实早在她失忆之前,他们就见过一面。

彼時他去找月老,意外碰见了她正在给月老阁打广告,对一个来求取红线的小神仙大夸海口:“被我拉了红线的人三天之内必定脱单!”

小神仙:“如果没脱单呢?”

阑之之:“没脱单就回来找我。”

小神仙期待地搓手手:“什么意思?月老阁包分配是吗?”

阑之之恨铁不成钢道:“想得美!没脱单回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个脑瓜子!一点儿都不争气!”

……

她神采飞扬,是真的灵动可爱,也是真的让人一眼难忘。

不需要红线,也不需要许愿姻缘,只这么一眼,青定就清楚了自己的心意。

后来,她掉进了凤凰窝里,黏着他,也只喜欢他。然而他维持着神君的矜持,耐心地等她恢复记忆,没有乘虚而入,也没有趁火打劫。没想到,一段时间后,她确实恢复了先前记忆,却忘掉了这段经历。

她依然是快快乐乐的小仙娥,而他是一条不快乐的龙。

……

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该趁火打劫就要趁火打劫,一时冷淡一时爽,直到追妻悔断肠。

所有的喜欢,都只愿求而得之。

008.一群螃蟹、王八、大乌贼

神君和小仙娥这件事的后续是什么呢?

后续是凤凰找上了门,说南海那一群螃蟹、王八、大乌贼她管理不过来,让青定赶紧回去。

也是很久之后,阑之之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分配到南海辖区,瑶光又为什么会被烧掉尾巴。

有的神君一边守南海,一边还得守着她,只是可怜了被烧尾巴的大狐狸。

阑之之作为月老阁里第一位脱单的小仙娥,如愿地住进了大珊瑚,隔壁就住着寄居蟹。但“单身一条街”依然是“单身一条街”,没有任何改变。

她当初在姻缘节许下的愿望,已然实现。

青定对她,向来有求必应。

不过是暴富而已,南海有的是大珍珠。

[微软用户1]别处全部写的“月老阁”。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神君不让我谈恋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