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四)

吕天逸

上期内容回顾:在剧组,沈默风每天喊叶辰去他那儿开小灶,还秉持着蹭二休一的安排……感恩戴德的叶辰琢磨着给沈默风种几棵梨树,吃了他种的梨,让他的咳嗽有所缓解。

两天后的早晨,转让二手电动三轮车的卖家送货上门,四合院中多了一辆骚绿色小三轮。

叶辰对新坐骑爱不释手,骑着小三轮满院子嘟嘟地跑,四只神兽宝宝在游廊中站成一排围观,并在犼宝宝的指挥下纷纷用小胖手采取某领导人式鼓掌以歡迎家庭新成员小三轮的到来,场面极具仪式感。

叶辰正玩得欢,手机忽然传来叮咚一声提示音,是境灵发送的提醒:“混沌幼崽现已苏醒,请即刻前往照料。”

“有新小朋友要来了。”叶辰将爱车停好,走到宝宝们的面前进行教育,“应该怎么和新的小朋友相处?”

宝宝们奶里奶气地齐声道:“做——好——朋——友!”

叶辰威严地颔首,继续发问:“可以用拳头打新小朋友,用脚踢新小朋友,用牙咬新小朋友吗?”

宝宝们:“都——不——可——以!”

叶辰走这套流程不是为了好玩,而是因为有前车之鉴:玄武宝宝刚苏醒时,暴躁的穷奇嫌他动作慢吞吞,看着憋气,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偷偷摸到他的床上咬他,却被他赖以生存的硬壳崩掉一颗乳牙……叶辰对穷奇宝宝进行批评教育,并在那颗锋利的乳牙上绑了根细线,挂在院门口的一枚钉子上,一来可以警示后人,二来方便拆快递。

已苏醒的混沌宝宝与一只幼年橘猫差不多大,叶辰走进东厢房时,他正啪嗒啪嗒扑扇着小翅膀,歪歪斜斜地在空中飞旋。

见叶辰出现,混沌宝宝像长了眼睛一样飞过去,乖巧地落在他的肩上,敛起四只翅膀,并用毛茸茸的圆球身体在他的脖子上蹭来蹭去。

……好乖!叶辰心尖一阵酥软,有种被奶橘猫撒娇的感觉。他带着混沌宝宝走出东厢房,边走边道:“我叫叶辰,是山海境的新主人,负责照顾你们这些神兽,你叫我哥哥就行,我叫你沌沌怎么……样……”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貌似乖巧的混沌宝宝便从他的肩膀上一个纵越跳到犼宝宝的头上!

下一秒,犼宝宝整个消失不见,混沌圆咕隆咚的小身体啪嗒摔在地上,四只小翅膀懒洋洋地耷拉着,还打了个饱嗝:“咕嘟。”

“哥哥不让吃小朋友!”穷奇宝宝拎起混沌宝宝就是一通猛摇,奶声奶气地威胁道,“吐出来,不然我咬你了。”

“咕嘟!”混沌宝宝求饶似的叫了一声,下一秒,犼宝宝惊恐万状地出现在惊恐万状的叶辰面前,毫发无伤,只是湿漉漉的。

“你……连嘴都没有,你怎么……”叶辰崩溃到抓头发!

这个没长嘴的混沌和想象中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这时,境灵推送的《混沌饲养手册》姗姗来迟,叶辰急忙打开并飞速浏览。

据推送文章介绍,混沌是一种独特的时空神兽,天地间仅此一只。混沌能在高维度层面上直接将物体吞入体内,成年混沌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宛如探囊取物,混沌幼崽的吞噬范围虽只有几米远,体内空间也只有不到一立方米,但神不知、鬼不觉地吞下一个小朋友不成问题。

简而言之,混沌不长嘴不是因为没有进食需求,而是因为嘴这个器官……太低端,不需要。

叶辰望向混沌宝宝的目光陡然变得灼热。

——这简直就是个毛茸茸的乾坤袋啊!

“……咕、咕嘟?”混沌宝宝被叶辰灼热如变态的眼神吓得奓了毛,怂怂地缩到四个前辈宝宝身后。

然而,很快,叶辰的目光又恢复了平和。

——这个乾坤袋会把吃进去的东西消化掉,准确地说是乾坤胃袋,并没有什么用,而且听起来就很能吃……

推送文章还剩一半,叶辰收回视线继续看。

除了没嘴也能吃东西这项神奇的技能外,混沌还有一项专属技能,那就是可以用“混沌印记”标记空间中的两点,任何经由混沌允许的生物都可以在两个混沌印记之间瞬时穿行,这也就是说……

如果混沌宝宝在四合院与剧组两个地方做好混沌标记,叶辰就可以在拍戏的间隙见缝插针地回到四合院里种地!

而且,就算去外地拍戏,他也可以随时回到四合院里种地!

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不耽误他回到四合院里种地!

扩大种植养殖规模将再也不是梦!

叶辰一阵心潮澎湃,投向混沌宝宝的视线再次灼热起来。

混沌宝宝:“……咕嘟。”

“今天我们有车了,沌沌也醒了,我觉得应该庆祝一下。”叶辰提议道。

“哥哥不去拍戏吗?”终于站了起来的蒲卢宝宝问。

叶辰确认了一下时间,道:“来得及,今天我的通告在下午……这样,一会儿我开新车带你们去兜风,兜完风一人一个冰激凌,好不好?”

“好!”

“好、好、好!”

崽崽们瞬间沸腾了,犼宝宝激动得兔耳朵颤抖,软软地问:“去哪兜风啊,哥哥?”

叶辰轻咳一声,道:“废品处理场。”

神兽崽崽们:“……”

叶辰左手种地,右手拍戏,还要抽空料理家务,时间并不充裕,有一上午的时间自然得挑件大事干干……比如往返于四合院与废品处理场,把山海境中堆积如山的废品卖掉。

他下一阶段的小目标是赚一百块钱!

赚了钱,他打算再种几株梨树苗,一来为了扩大种植规模,二来等结了果子,可以给沈默风吃。根据他对自身神农血脉对作物生长加速倍数的计算,一年结果一次的果树在他手上大约一个月就能结果一次,一个月的周期说短不短,还是要尽可能早点种为好。

不过,叶辰不打算一口气散尽家财,他准备时刻都留至少一百块救命钱,以应付各种可能的意外,所以买树苗还是得另辟财路。

叶辰与宝宝们合力将山海境中的废品打包,往小三轮车上搬,心里噼里啪啦地打着小算盘。

他之前也试过利用自己的明星效应赚钱,比如说卖自己的签名或私照,还把微博小号的ID改成“叶辰私人照片出售”。考虑到自己的粉丝很多还是学生,他把私照定价为十块钱一张,一百块钱打包十五张,都是不同角度与不同衣着的,自觉简直是良心爱豆,业界楷模。

叶辰改了ID之后的第一个小时就有人来问,而且还真有土豪妹子一口气买了三百块钱的,但坑爹的是,那三百块钱在进入叶辰支付宝的一瞬就如幻影般原地蒸发了,留下的仍然是余额“0.00”几个扎心的阿拉伯数字。

“……”叶辰委屈不已,打开境灵化身的App质问道,“我卖自己的照片也算演艺收入吗?我演什么了?”

境灵一板一眼道:“一切利用艺人身份进行商业活动獲取的报酬都算演艺收入。”

“卖照片算商业活动?”叶辰失望,却不甘心,“那有没有什么能利用我艺人的身份,又不商业,又能赚钱的活动?”

境灵沉吟片刻:“利用艺人身份赚钱的非商业活动……被包养?”

叶辰:“……你这个境灵,很肮脏。”

境灵:“呵呵。”

“不能让言灵通融一下?”叶辰进行最后的挣扎,“一亿四千多万的债也不差这三百块钱吧?”

境灵无情地解释道:“言灵这个名称里虽然有个‘灵字,但不是什么有灵智的生物。它只是一种规则和算法,一旦协定就不可能‘通融,规则判定你这三百块钱属于演艺酬劳,那就找谁也没用。”

如此一来,各种通道都被堵死,叶辰想赚到能不被言灵吞噬的现钱,就必须不能利用明星的身份。

……

叶辰与众宝宝齐心合力地将废品转移到小三轮车的货斗,随即,五个宝宝坐在废品堆上,兴高采烈地去兜风。

神兽的身体表层有灵气覆盖流动,除非他们自愿被凡人看见,否则灵气会起到障眼法的效果,因此,五只肩并肩坐在小三轮车上的神兽崽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小三轮嘟嘟地开着,四个前辈宝宝压低声音,偷偷向混沌宝宝传授捡垃圾的诀窍。

“哥哥不让我们捡,但我们可以偷偷捡呀,别让他抓到现行就好了。”犼宝宝不计前嫌道。

尚不能变出人形的稚嫩混沌:“咕嘟。”

“这个是塑料瓶,”穷奇宝宝教导道,“比这种易拉罐值钱。”

混沌宝宝:“咕嘟!”

蒲卢宝宝软软地道:“奇奇哥哥,我听说井盖最值钱。”

穷奇摇摇头:“哥哥说过,偷井盖犯法,不让偷。”

蒲卢宝宝:“犯法是什么呀?”

苏醒最早,也最社会的穷奇大哥就绘声绘色地给小伙伴们讲起了什么叫犯法,以及犯法会被警察叔叔抓走。在穷奇大哥讲到被抓进监狱里的小宝宝会遭受狱霸的毒打时,混沌宝宝忽然惊恐地吐出一个井盖!

显然是他刚才路过井盖时使用吞噬时空的能力偷的……

穷奇大哥奶声奶气道:“你摊上大事了。”

“哥哥救命啊!”蒲卢宝宝眼泪汪汪,“沌沌要被狱霸毒打了!”

叶辰急忙把小三轮车停靠在路边,一扭头,看见货斗里赫然摆着一个井盖!

“谁偷的井盖?!”叶辰惊得脸都绿了,顾不上给小三轮掉头,下车一把抱起井盖,朝几十米外肉眼可见的路面黑洞夺命狂奔,边跑边冲远处的路人大吼大叫,“井盖没了,别往上踩啊——当心啊——”

穷奇大哥:“你完了,你死定了。”

“咕嘟……呜呜呜……咕嘟嘟……”混沌宝宝瑟瑟发抖,小毛团身体下方的硬纸板上洇出了一小摊水渍。

堂堂混沌神兽,就这么被社会小大哥吓尿了……

叶辰生怕井盖失踪酿成意外,在肾上腺素飙升的状态下完成了一系列下意识的操作,抱着近百斤重的井盖狂奔出几十米“完璧归赵”,又在路人误解的叫骂声中猥琐地蹬上小三轮,一骑绝尘!

刚搬完井盖,叶辰没多大不适,就觉得进娱乐圈这一年坚持锻炼真有用。开出几百米后,他停车抱起吓到脱水缩合的混沌宝宝哄了哄,还脱了破夹克弯起手臂向宝宝们炫耀道:“看哥练这肱二头肌,关键时刻就是靠得住!”

宝宝们面面相觑,激烈地交换眼神:什么肱二头肌?在哪?

“……”叶辰幽怨地穿上夹克,当作无事发生过。

卖完废品后,叶辰带崽崽们在宜家尽情地用视觉享受了一番各种可爱的儿童小家具与玩具,还给神兽崽崽们买了五个单价为一块钱的宜家冰激凌,下午拍戏也一切正常。

直到一觉睡醒后的第二天,叶辰发力过猛的手臂肌肉才开始后知后觉地酸痛,不仅酸痛,连端个东西都微微发抖。

居然搬井盖搬到肌肉拉伤……早起侍弄庄稼的叶小鲜肉心情微妙,抖着手搅拌尿素溶液,给绿叶蔬菜们施肥。

前院里,混沌宝宝像只橘色蜜蜂般盘旋飞舞,肥嘟嘟的小身体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光的轨迹。这些浅金色线条随着混沌宝宝的动作渐渐变得密集,并如画在空气中的素描般呈现出一扇门的样子。

这就是能够令人穿越空间的混沌印记,今天混沌宝宝会跟叶辰一起去剧组标记另一个混沌印记,以满足叶辰见缝插针种地的需求以及让神兽宝宝们去剧组蹭多余的盒饭的需求。

叶小鲜肉这两大需求也是没什么出息了……

喂几个宝宝吃过早饭后,小高的车已候在门外了,叶辰把混沌宝宝放在肩头,临开门前与混沌宝宝强调了一遍出行守则。守则中涵盖了混沌宝宝可能会闹出的各种糗事,包括但不限于:就算再馋,也不能隔空吞噬别人手里、嘴里和胃里的食物,不能吞噬别人的财物,尤其是钱包……

“算了,”叶辰简单粗暴道,“反正只要我没说能吞,你就什么都不许吞,明白了吗?”

“咕嘟。”混沌宝宝扑了扑翅膀,表示明白。

到达片场后,叶辰带混沌宝宝去洗手间。洗手间的最后一个隔间是杂物间,除保洁员外,无人进出,是放置混沌印记的理想地点。

混沌宝宝从叶辰的肩头一跃而起完成绘制,四合院与杂物间时空贯通,正扒着通道口往这边看的犼宝宝眼睛一亮,扭头招呼另外三只:“沌沌把空间连通啦!”

混沌宝宝:“咕咕嘟!”语气迷之骄傲。

“我试试。”叶辰一步迈过一扇空间门,下一秒,他就倏地出现在四合院里。

叶辰站在四合院里一回身,透过空间门清楚地看到在杂物间里转圈飞旋的混沌宝宝,他向前迈出一步,立刻回到了杂物间。

“成了!”叶辰心脏猛地一跳,攥紧拳头,兴奋不已地招呼四个宝宝,“你们过来,我带你们认认领盒饭的地方……对了,在这边别出声,别碰到人,也尽量别碰东西。”

犼宝宝和蒲卢宝宝一左一右地架着玄武宝宝出来,穷奇大哥威严地断后,蹭盒饭小分队抵达任务现场。

叶辰搓搓手,在脑内组织语言,准备给崽崽们开个蹭饭动员会。

“正常来说,哥哥一顿只拿三份盒饭。”叶辰如老父亲般谆谆教导道,“蹭亦有道,薅羊毛不能太过分。”

宝宝们齐齐地点头。

“而且,要懂得感恩。”叶辰正气凛然道,“薅完人家的羊毛,要在心里说一声谢谢,再默默地向对方献上一份真挚的祝福,如果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作为回报就更好了,明白吗?”

宝宝们眼中闪动着懵懂与感动的光芒。

叶辰欣慰,部署接下来的捡剩饭计划:“除了哥哥每顿固定帮你们拿的三份之外,如果全剧组都吃完了,但盒饭还有剩的,你们就可以把剩下的都拿走。”叶辰清清嗓子,字正腔圆,语调深沉,“俗话说,一粒米,七担水,就是一粒米要浇七担水才能长出来的意思。农民小哥哥们很辛苦,不让他们的劳动果实白白葬送垃圾桶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接下来,五只训练有素的蹭饭宝宝无声地跟在叶辰的身后,去发盒饭的地方踩点。

蹭饭计划安排妥当后,宝宝们觉得剧组新鲜好玩,不愿意回去,叶辰也没强迫他们,反正这里也没人能看见他们五个。他去化妆间做造型,宝宝们则在沙发上排排坐,好奇地四下张望。

目前《问鼎》已开启剧组探班,待会儿会有一次针对剧组主要演员的群访,现在已陆续有媒体抵达片场。叶辰入娱乐圈时间短,资历尚浅,演技能靠天赋弥补,但想要游刃有余地应对媒体记者却需要经验积累。他有过几次被刁钻或私密问题问得下不来台的情况,全靠顾秋救场,可这会儿经纪人不在身边,他想起媒体的长枪短炮就忍不住紧张。

“辰哥,时间差不多了。”小高推门走进化妆间。

叶辰不大情愿地随小高来到事先布置好的群访地点,几位主要演员到齐,媒体蜂拥而至,话筒第一时间争先恐后地对准了沈默风,挤不下的才纷纷跑到其他几位演员面前,叶辰抖着手接过一个话筒。

采访正式开始,起初媒体的主要问题都在沈默风的身上,而且大多围绕着《问鼎》这部电影,沈默风一一从容对答,待到与电影相关的事情问得差不多了,问题的重心便开始向演员身上转移,需要葉辰说话的地方也变多了。

“这是你首次接触大银幕,为什么会选择这部戏呢?”

“因为,”叶辰紧张,“剧本十分精彩,角色的气质与我比较吻合。”程式化的回答后,叶辰安静了一瞬,忽然觉得自己是沈默风狂热粉丝的人设不稳。

他没时间仔细权衡,本着死也不能露馅的大原则咬牙补充道:“而且……当时听说我很尊敬的一位前辈也会参演。”

……真是个小朋友。沈默风莞尔,垂眸将视线投向叶辰。

艺人发表这类迷弟言论很容易被解读为谄媚与抱大腿,对方若不予回应,则还要多一重“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因此,艺人很少会主动提及这种敏感话题。

“请问是哪位前辈呢?”

叶辰的眼神闪过空茫,再回神时,已沉浸粉丝的角色,小模样很忐忑:“是沈默风老师。”

“他是你的偶像吗?”

叶辰几不可见地一点头,抿了抿嘴唇道:“是的。”

“你的手一直在抖,是因为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紧张吗?”

“……这个不是,”在谎言中穿插真话,谎言才会更可信——深谙此道的专业假粉丝叶辰摇摇头,小声道,“昨天在健身房举铁举多了,肌肉拉伤,端东西就抖……”

举铸铁井盖,简称举铁。

沈默风哧地笑出声,记者们也被这个过分诚实的回答逗笑了。接着,沈默风将自己的话筒递到叶辰的嘴边,一只手保持着帮他举话筒的姿势,另一只手将他颤抖的双手按了下去,含笑道:“就这么说吧。”

叶辰微微一怔,入戏过深,真情实感地紧张道:“谢谢您。”

记者们顿时来了兴致,试图深挖当红小鲜肉追星的细节。

“那么你喜欢沈默风多久了?”

叶辰掐指一算:“将近五年了。”

“哇,那不是从出道开始就喜欢吗?”

“嗯,是的。”叶辰语气笃定得连自己都快信了。

“你进娱乐圈是为了沈默风吗?”

叶辰目光闪亮,将“彩虹屁”大放特放:“……是的,就是为了能站在离沈老师更近的地方。”

沈默风微微侧过脸,垂眸望着叶辰,嘴角虽仍噙着大方得体的微笑,周身的气场却缓缓地、微妙地……产生了变化。

……这下死忠粉人设实锤了。假粉丝沉稳地想。

在叶辰发表过粉丝宣言后,话筒被急急地转向沈默风,询问沈默风对同为演员的粉丝的看法。

“叶辰是一位很努力、很认真的演员,演技很好。”沈默风收回举在叶辰面前的话筒,先是用挑不出错的官方辞令夸了几句,随即颇具戏剧性地一顿,“而且……”

在场记者尽数竖起耳朵。

沈默风低低地一笑,竟是抬手在叶辰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带着几分越界的嫌疑道:“是个很乖的小朋友。”

叶辰仍全身心沉浸在粉丝的角色中,真实地生出几分手足无措来,受宠若惊道:“谢谢您的肯定,我会更加努力的。”

记者们沸腾了……

……

人群外的神兽宝宝们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

犼宝宝和其他宝宝小声咬耳朵:“哥哥是那个人的粉丝呀。”

“什么是粉丝呀?”蒲卢宝宝好奇。

“就是说哥哥特别崇拜他。”犼宝宝声音软糯地道,“想和他说话,和他在一起待着。”

“善解人意”的神兽崽崽们叽叽咕咕地商量起帮哥哥追星的办法。

蒲卢宝宝做出危险发言:“我用胶把他们的手粘在一起,能粘七天呢。”

“手粘在一起,怎么换衣服呀?”犼宝宝托腮,把小圆脸托成了小方脸,理智地分析道,“而且,他们还要拍电影呢,手粘在一起就拍不了电影了。”

蒲卢宝宝软软地道:“等哥哥拍完电影,我再把他们的手粘在一起,就行啦。”

众宝宝面色凝重,互相微微点头,达成共识。

粘手计划筹备完毕,众宝宝又琢磨起其他的追星小伎俩,其中以见多识广的社会大哥穷奇宝宝与算无遗策的兔头军师犼宝宝是主力。想当年,熟练掌握了平板电脑操作技术的犼宝宝曾趁叶辰不在家与穷奇宝宝偷溜到咖啡店门外,学着叶辰的样子蹲在墙根蹭wifi,偷偷看叶辰不让看的电视剧,故而懂得的比其他神兽宝宝多一些。

然而,就算懂得再多的宝宝也仍然是宝宝。一番激烈的讨论后,谨慎的犼宝宝毙掉了所有天马行空但不靠谱的追星方案,奶声奶气道:“听说有个词叫按头小分队,专门把两个人的脑袋磕在一起,不然我们就当按头小分队吧!”

蒲卢宝宝:“我们不是蹭盒饭小分队吗?”

穷奇大哥面色凝重道:“盒饭也要蹭的。”

犼军师沉稳且奶声奶气地分配任务:“沌沌和奇奇是前锋,你们会飞,能够飞到哥哥的头上。卢卢是后勤,负责背着玄玄。我是军师,负责告诉你们什么时候按头。”

玄武宝宝:“那……我……”

犼宝宝:“行动开始!乌拉!”

玄武宝宝:“干……”

众宝宝:“乌拉!”

玄武宝宝:“什……么……呀……”

拼命融入集体生活的玄武宝宝:“乌……拉……”

……

群访结束后,亢奋的记者们摩拳擦掌,准备将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好素材拼死发挥,恨不得干脆给沈默风和叶辰鼓捣出一部剧本。

不过,微博早已先他们一步沸腾起来了,群访现场有人拍照录像,沈默风垂眸微笑摸头杀的一幕在访谈之后以静图、动图与视频的形式疯狂地攻占首页,热搜榜上“是个很乖的小朋友”的词条排名在当天傍晚一路飙升,叶辰的微博粉丝数的涨势也骤然变得凶猛。

另一方面,有一部分同时是双方粉丝的“彩虹屁”小能手火速建立了“沈叶超话”并疯狂地进行输出。小粉丝为追逐偶像进入娱乐圈,不仅真的凭借努力站到了偶像面前,还得到了偶像肯定的回应……这件事本身就是相当励志且夺人眼球的,新诞生的“沈叶超话”在排行榜上崭露头角,甚至還有凑热闹的路人把叶辰当成追星锦鲤。

“转发这个叶辰,你会与你的偶像面对面。”

“转发这个叶辰,你的偶像总有一天会摸你的头。”

“转发这个叶辰,你的偶像会夸你是很乖的小朋友。”

“……”

自然,盛况之外,也有些不那么和谐的声音以及一些对叶辰的恶意揣测,诸如谄媚、抱大腿、拍马屁。可叶辰接受采访的措辞本身并无出格之处,话筒是沈默风出于绅士风度自愿帮忙拿的,“很乖的小朋友”是沈默风在无人诱导的情况下主动说的……这些容易引起争议的细节全是沈默风亲手打造,故而,针对叶辰的负面言论的生长土壤贫瘠,不成气候。

至于针对沈默风的负面言论……沈默风自打出道以来就没当回事过,连瞄一眼都觉得损耗生命。

此时此刻他正在看的,是飞快崛起的“沈叶超话”……

“他是夺目的光,是静默的风,是你万山无阻的勇气与坚持。”

“披荆斩棘,逐风而行,只为了让你的瞳仁中也映出我的影子。”

“那长久的仰慕,如同光年之外一颗小小的星辰,它围绕你转动了这么多年,却不曾让你知道。”

“……”沈默风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不紧不慢地滑动着屏幕,容色淡淡的,嘴角翘起的弧度亦是漫不经心,仿佛只是一时兴起,随手点开看看而已。

——一颗小小的星辰,它围绕你转动了这么多年,却不曾让你知道。

沈默风出了片刻的神,摁灭早已烧至过滤嘴的烟头。

接着,他打开叶辰的微博页面,点了关注,就仿佛在对那颗小小的星辰说:我知道了。

……

……虽说实际上他并不知道!

另一边,在保姆车里等下一场戏的叶辰也刷微博刷得无法自拔。

他之前接受采访时精神紧张,加上也没时间慢慢想,表白偶像这番操作没太过脑子。事后,他颇有些忐忑,连新到货的四株梨树苗都没心思种,直到确认微博上并没如自己想象般腥风血雨,而且自己还借此涨了人气后,才算稍微放心下来,但这颗心还没放稳当,他就看见了那个排名稳步上升的“沈叶超话”。

他都快被“彩虹屁”里描述的自己感动哭了……

叶辰愁眉苦脸地盯着“沈叶超话”,纠结到五官皱缩,深感自己这把玩脱了,他当时只想见缝插针地巩固粉丝人设,万万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夸张,他不知道沈默风会不会对这些舆论感到反感。

他正纠结着,又不敢去问,却见微博界面右下角冒出一个回fo的提示,点开一看,是沈默风。

“呼……”还能回fo,看来是没生气……叶辰松了口气,下车去休息室找沈默风,车上乖巧地排排坐的五个神兽宝宝也叽里咕噜地跟着叶辰溜下车。

休息室里只有沈默风一个人,叶辰进屋时,他正低头看剧本。

“沈哥。”叶辰叫了一声,转身关门,却见五个宝宝你推我、我搡你地挤进来。

“……”叶辰背对沈默风,对宝宝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宝宝们猛点头。

叶辰这才做鹌鹑状地朝沈默风蹭过去。

沈默风抬眸,语调如常:“要对戏?”

“不是。”叶辰怂怂地在沈默风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定了定神,抱歉道,“采访那件事,给您添麻烦了……”

沈默风微微一笑:“什么麻烦?”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没钱(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