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浅浅星(一)

酥皮泡芙

编辑推荐:

姜月曾把所有的热情与喜欢都付诸追求前任,可前任许昱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重逢的聚会上,有人问大家,二十岁时最难忘的是什么。

姜月:“我这辈子最难忘也最后悔的,就是喜欢他。”

许昱:“如果重来一次,我会主动追她。”

五月初,天气渐热,春天的气息开始被夏日的炎热覆盖,树枝上的鸟扇动了一下翅膀,疲倦地站着。

姜月累得瘫在沙发上,看了一眼自己新选的顶灯。

铺天盖地的消息压过来的时候,她刚刚收拾完新家,洗了一盆车厘子。手机消息不断弹着,微信“嘀嘀”的声音响了整整两分钟,直到被突然的来电铃声打断。

姜月看了一眼来电提示,用沾着水的手滑开手机接起电话,咬了一颗车厘子:“喂?小佳?”

曲佳的声音有些沉,但语气倒是不急,她说:“你又上热搜了。”

姜月“哦”了一声,问道:“这次又是什么谣言?”

姜月觉得自己已经被黑习惯了。

姜月又塞了一颗车厘子进嘴里,含糊地说了一句:“这次还是放任不管吗?”

毕竟这几年她从来都没有管过。

曲佳沉默了两秒,突然坚定地说:“不,这次我们要管。”

姜月的手僵在半空中,愣了一下:“什么?”

曲佳咬牙切齿地说:“我们不能再忍下去了!小月月!我们要站起来!”

姜月:“……怎么说得像要去干吗一样?”

她往沙发上一靠,问:“行,那你先告诉我这次是什么?”

姜月以前就一直很爱跟人讨论八卦,没想到自己进了娱乐圈,反而开始吃自己的瓜。网友的故事编得太精彩了,她自己都想不到的剧情,网友却能编造出来,如果他们去晋江文学城写小说,一定能写出一部惊心动魄的豪门虐恋大戏。

曲佳那边传来敲键盘的声音,她一边噼里啪啦地打字,一边回答:“这次呢,就是说你跟张导演的故事,什么你去试镜张导演的新电影,其实是去找资源的。”

姜月差点呛到,缓了缓,说:“继续说。”

“还有帖子说你其实一直暗恋张导,进娱乐圈就是为了他!”

这次姜月是真的噎到,咳了好久又猛喝了一口水,说道:“张导演?那个快五十岁的张导?”

“是的,就是《梦见春天》的张导。”

姜月沉默了几秒,问曲佳:“说实话,我看起来眼光这么差吗?”

曲佳:“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眼光很挑。”

圈子里不是没有人追过姜月,但是姜月对所有人都是拒绝,会主动把距离拉开。

曲佳从姜月出道那年开始带她,是她的第一个经纪人。她看着姜月一步步发展起来,当然也看到过有人追姜月时,姜月是怎么把人拒之门外的。

姜月轻声嗤笑,小声说了一句:“不是挑剔啊,是不知道怎么再去喜欢一个人。”

当她曾经把满腔热情都交付给一个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时候,她就知道不该把自己的热情都放在这方面了。

说出来可能很少有人会相信,那个男人是她主动追求的,用心追了很久。

最后的下场,却是一无所有。

曲佳没回答这句,接着前面的话题,说:“这次呢,公司是准备给你找律师打官司了,把这些黑粉一网打尽!

“我一定给你找南城最好的律师!我们会赢的!保护小月的名声,人人有责!”曲佳说得很坚定,“那我先去联系律师了!”

姜月“嗯”了一声,起身回房间。

通话结束以后,她坐到电脑面前,点开微博看热搜。短时间内关于她的热搜竟然已经进入了前十。她都不知道是网友太闲还是自己名声真的这么大。

姜月顺着微博上营销号发的链接点进讨论帖,发现评论无一不是在骂她的。

【姜月演技也就一般嘛,长相被粉丝吹得神乎其神的,其实也就那样。】

【我马后炮一句,姜月这张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姜月:“……”她不过是眼尾有点上挑好吗?

【你们说姜月为什么这么想接张导的《梦见春天》啊?跟她之前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她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降低自己的档次去接这种电影?】

【所以才有问题呀!姜月没有任何理由会接这部电影!除非她想跟剧组的人攀关系!但是现在除了导演……演员什么的都没定啊,她就这么积极!】

《梦见春天》的导演并不算出名,就是个三四线小导演,没有拍出过什么经典的电影,之前拍的电影票房也就是勉强过得去,一直不上不下,只能回个本的那种。

这个试镜本来邀请的是姜月同公司的一个小师妹。就连小师妹都不想接的电影,姜月那天随手翻了一下剧本,回头就跟曲佳说自己要去试镜这部电影。

公司当然不同意,姜月去拍这部电影确实是自降身价,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但是她坚持了很久,也软磨硬泡了很久。

“這部电影对公司而言,可能没有什么价值。

“但是对我来说会很有价值。”

《梦见春天》改编自一本同名小说,故事其实很庸俗,也很简单。

这是一部青春电影,跟以前市面上出过的有些不太一样,《梦见春天》讲的是一个女生从暗恋到主动追求一个男生的故事,前半段是比较庸俗的套路。

即便是庸俗,姜月也从那个女主角身上找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所以很快就陷入其中,而且更吸引她的是故事的结局。

女生最后也没有追到那个男孩,但她还是会每天梦到春天,梦到男生站在明媚的阳光下。

她说:“我觉得他毕竟是我生命中的一场美梦,那就一直停留在梦里的春天吧!

“没有追到他,真好。”

因为追到了,可能反而会失望。

当他不再是她的美梦,而是来到现实的时候,也许就不会那样美好了。

她喜欢的其实可能是自己想象中的他。

故事停在这里。姜月看完剧本,勾着唇低声念了一句:“如果当时我也没有追到他就好了。”

那她也不会受伤了。

姜月想演那个女孩,是因为她一直都对自己的故事结局不满意,所以她想变成“她”,假装能给自己一个好的结局。

此时,姜月手边摆着的本子上就写了一句:“如果当初我没有追到许昱该多好。”

姜月看完这些评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刚才看得入迷,连自己手边的车厘子都没有吃完。她百无聊赖地继续翻着帖子,突然看到一条八卦帖子,回复的人很多。姜月以为自己眼花,又定神看了一眼。

没有看错。

【提问:和金牌律师许昱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

她的手抖了一下,但还是点了进去,明明有一两分窒息感,却还是看了几条回复。

【谢邀,许昱其实非常体贴呢,虽然工作很忙,但其实很温柔,很会照顾人……(做梦真好)】

许昱最近经常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他最近上了一个法制普及类节目,相貌非凡、能力一流、为人正直的金牌律师,这几个优点吸引了不少人。

也有人偶然在她面前提起许昱:“我觉得你应该喜欢这种类型。”

姜月垂着眼帘,回答:“是挺喜欢的。”

当然,如果那位不是她的前男友的话,现在应该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情人了。

姜月不知道怎么就把回答看了个遍,心间有几分酸楚往上冒。许昱依旧很优秀,依旧有很多人喜欢,南大法学系毕业的高才生,才毕业两三年就已经是南城的金牌律师了。

许昱很好,只是对她不好。

姜月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昏昏的,回忆起了一些事情。她注册了一个小号,脑子一热,随手就回了一句话。

【他超没品的,很不怎么样呢。】

回完以后,姜月觉得有些神清气爽,给宋连一发了消息问她要不要玩游戏。

宋连一秒回:【我现在跟陈言在一起。】

姜月:【……】

姜月:【你失去了我,也失去了我的车厘子。】

姜月回完这条,看着自己还剩下大半盆的车厘子发呆。今天好像吃不完了,但是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

她洗太多车厘子了。

姜月左看右看以后,决定把剩下的端去问问新邻居吃不吃。

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吃车厘子吧?

姜月去隔壁摁门铃,很久之后才有人来开门,她差点都以为里面没有人在。

来开门的是个年轻男人,五官硬朗。开门的时候他微不可察地愣了一下,眯了眯眼。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女人应该是最近很红的女明星——姜月。

殷秦看着她,姜月伸手把一盆车厘子递过去:“你好,我是新来的邻居,就住隔壁。要吃车厘子吗?”

他靠着墙,轻笑:“你们女明星现在都这么平易近人吗?还给邻居送车厘子。”

姜月笑了笑:“明星也要搞好邻里关系呀!”

况且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小区里也有很多圈内人。

殷秦轻嗤了一声,手机突然响了,他垂眸看到消息里某人已经在催自己赶紧上楼。

“好的,那谢谢你,下次再给你回礼吧!”殷秦抬头说道,顺手接过姜月手上的車厘子。

姜月送过车厘子后就回家了,看来新邻居还是很好相处的。

殷秦端着一盆车厘子上了楼。穿着高定西装、身形挺拔的清俊男人从书房里走出来,皱着眉,声音很沉。

“谁?”

“你的新邻居。”殷秦回答道。

许昱看了一眼殷秦手上的一盆车厘子,转而问:“刚才说的那个案子,你怎么想?”

殷秦往书房里走,把东西放在桌上,顺口说了一句:“许昱,下次记得给人回礼。”

许昱的目光移向了关上的房门处。

房门紧闭,安静得像是没有人来过,他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许昱沉默良久,才说道:“知道了。”

刚才从门口传来的女声隐隐约约的,似是幻听。许昱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觉得是听到了姜月的声音。

书房关着窗,一丝风都没有。书桌上的纸张有些凌乱,似乎刚才一瞬有人急着起身,打破了平静的空气。

(未完待续)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一颗浅浅星(一)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