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万事胜意夏沅

夏沅

我从来没想过我的小姐妹小D竟然会结婚!

倒不是我看不起她……实在是自打我认识她以来,这小姑娘的人生中,几乎就没有什么男性生物存在过。

唯一一位昙花一现的追求者,也因为上班时间在微信上对她狂轰滥炸,被小姑娘直接拖进了黑名单,理由是——

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儿(?)男孩子!

拒绝人的理由……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儿理由!

于是那几年,任凭身边人苦口婆心,小姑娘自岿然不动,冷眼看着身边的人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后来这几年,我们俩跟签了“谁先结婚谁是小狗”的幼稚协议一样,谁都不动“凡心”。

她妈催她的时候,她就拿我当挡箭牌。我妈威胁我找不到伴娘的时候,我立马拉她出来“挡枪”。

我们俩互相谦虚着,互相推诿着,互相打定主意——如果一辈子没结婚,老了就手拉手去同一家养老院晒太阳、嗑瓜子、打扑克!

结果今年年初,她突然告诉我……她要嫁人了。

“再也不是好姐妹了!”

新郎和我们同校,也同届。

名字如雷贯耳,偏偏很难和脸对上。

作为小D“唯二”的姐妹(另一位姐妹小赵和新郎同班),在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那张脸的时候,终于在某次和小D相约看电影时,见到了本尊。

“这张脸,比我在学校见到的时候,可胖了不少哦!”事后,我这样对小D说。

“××(我)还单着吧,我觉得可以介绍给我朋友!”事后,新郎这样对小D说。

?要你管!

小D是个超级嫌麻烦的小姑娘,嫌麻烦到连伴娘都懒得要。

婚礼前一天,还是我主动发微信问她:“姐妹,您明天還结婚吗?”

“结吧。”小D隔了几个小时才回我微信。

“那您倒是把地址发给我?”

“哦……对哦!我都忘了!”

……

婚礼当天,我一早赶到她家时,她刚化好妆。

我们两个女生藏好鞋子,替她整理好秀禾服,忍不住生出一种“吾家有女终于要嫁了”和“小白菜马上就要被猪拱了”的复杂心情。

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谱的接亲!

当接亲大队上楼时,我和小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卧室门,关之前,因为门内除了新娘只有我们俩,我们还顺手从门口抓了两个孩子进来。

门外声势浩大,我绞尽脑汁回忆着曾经参加过的婚礼的接亲仪式,用尽毕生所学和门外的接亲团拉锯。

而后堵门环节结束,当我和小赵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门时,门外浩浩荡荡地进来了十二个人高马大的男生。

2∶12……?

我和小赵一个没站稳,差点被这群人挤到柜子上……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那天早上我不会和小D寒暄,也不会和小赵一起费尽心思地藏鞋,我只想把那栋楼里所有的小朋友都拉到我们房间里!

这样的话,那天的我,也不会看起来那么心酸和好笑……

婚礼现场,新郎紧张地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已经破烂的字条,念着“从前我不懂事”“以后会好好待你”“白头到老”诸如此类的话。

司仪满意地接过话筒,转身问新娘有没有什么话要讲,谁料小D语出惊人:“我没什么好说的。”

还真是……人设不倒。

于是整个婚礼现场,小D置身事外,仿佛不是当事人一般,整个婚礼进行得飞快。

唯一令我感动的,是她走下婚礼台时,朝我丢下来的那束捧花。

对……是丢过来的。

“赶紧结婚啊!”

其实仔细算来,今年是我和小D认识的第十一年。

这十一年来,我们闹过别扭、吵过架,她个性极强,讲话刻薄又不饶人,偏偏我也是这样的性子,从面红耳赤到如今,也用了很多年。

大学时我在郑州,她在石家庄。毕业以后我来到长沙,她却回到了省内。

我打趣她说:“一开始我们见面时,你还肯涂个粉底,现在再见面,你能洗个脸出门,就是对我们友谊的尊重了!”

但婚礼那天,她穿着婚纱,盘着长发,化着精致的妆,笑起来时,右边脸颊有一颗深深的酒窝,这是这些年里,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她。

那天婚礼结束,我附在她耳边小声唠叨道:“以后你也多化化妆!都是嫁人的小姑娘了,别那么糙!”

她不甘示弱:“拿着你的捧花赶紧给我嫁出去,等你嫁人那天,我再化也不迟!”

小姑娘神采飞扬,右脸颊的那颗酒窝,又多了那么一丝烟火气儿。

新婚快乐,小姑娘。

祝你,万事胜意。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祝你,万事胜意夏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