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不无聊的编辑们!

我们最近经常爱玩一些很烂的梗,比如朵爷的勾心“豆角”谐音梗,叉妹的两个三声字梗(版面不够,恨不能写!),低幼的词语接龙梗……这种时候我就会很苦恼:怪大家太熟了,一点都不肯在彼此面前经营一下自己的形象!希望诸位把我美丽的、正常的、优雅的同事还给我!

1.谁是烂梗王?

最近公司有的组哦,疯狂签一些爆款项目,搞得我们压力好大。

人一压力大,就容易言行乖张,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比如刚刚,朵爷就突然在寂静的办公室里毫无缘由地吼了一嗓子:“加油!花火B!”

大家纷纷放下工作,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那天下午,我们坐在位子上开始了认真思考(摸鱼)——为什么我们总是错失第一,年年排名第二。

叉妹认真分析:“我觉得,我们是没找到正确的门路。”

朵爷:“什么门?罗生门?”

我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冥冥之中被按下了“开始”键。

果然——

叉妹:“凯旋门。”

……叉妹,这种话你可以不用接!

朵爷:“也门。”

叉妹:“所罗门。”

不服输的朵爷:“……喜盈门!!”(是我们附近商场的名字。)

我绝望地关闭了聊天框,不想再参与这种热闹,听到旁边忍无可忍的王小明威胁要退出群聊。

三秒钟后,当我再度点开窗口,看见了来自王小明的新消息:“防盗门。”

王小明,你怎么回事!一点原则都没有!

叉妹:“螺旋杆门!”(其实是幽门螺杆菌!)

朵爷:“堂客‘门!”

我:……够了!你们这群无聊鬼!这究竟有什么好攀比的!

(叉妹:张美丽就是因为无法加入而恼羞成怒。)

(朵爷:就是,她没有我们这么旁征博引!)

(我:再说话本群主要开启禁言!)

2.无聊怎么写。

朵爷望着王小明交上来的厚厚一沓项目选题单,非常欣慰,眼里都带上了期冀的泪花:“王小明,花火B的希望!”

我:“那我单方面宣布,2021,就是王小明年!”

(朵爷:?我想听到的不是这个!)

小明非常自豪,口吻郑重地大声说:“2021——‘明年!”

一语双关,让我们都愣住了……

我不行了!这个梗实在是太烂了,王小明才是烂梗王!

王小明很委屈:“哎呀,怎么啦,明年就是2021嘛!”

“无聊”两个字,我说累了。

本来以为这已经够无聊了,没想到我还是太年轻,我忘记了还有叉妹——

叉妹:“我们可以去举办一个节目了,名字就叫——乘风破‘烂!”

……

我不想说话了,我现在只想离开。

3.回河南吧!

自从夏沅国庆回河南参加完婚礼后,再回长沙,就有点“失心疯”。

那天刚上班,她便垮着脸跟我们说:“回家之后,我发现自己好穷,朋友的新婚老婆好富有!”然后她列举了诸多“富有”事迹。

一番发言勾起了我的伤心事。

我:“回家之后,我发现自己好穷。拒绝过的土豪给对象买了豪车,我……流泪了(并没有)。”

夏沅斩钉截铁:“不,你有。”

然后她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早上在电梯里看见了你脸上的泪痕。”

……

行吧,你赢了!

接着她又告诉我们,自己拒绝了“富有老婆”的逛街邀请,而给出的理由,我不信在座诸位有谁能猜到——

夏沅:“因为对方的包包价钱是我的××倍……”

……

作为她的好同事,好姐妹,我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价值观发生扭曲,我们有义务重新将她拉回正道!

我:“你为什么要拿别人的优势和自己比!我们虽然没有钱,但我们有漂亮和才华!(?)”

夏沅(半信半疑):“好的……”

叉妹:“她也没有资格在限购的长沙买房!”

夏沅(仔细思考):“也对。”

我:“她都没有因为没你漂亮而不敢和你一起逛街,你有什么好不敢和她逛的!”

夏沅(连连点头):“就是!”

在我们的一通连珠炮似的鼓励下,夏沅重新昂起了自信的头颅,又变回了我们那个熟悉的夏沅。

“但是万一,”她突然又说,“万一对方逛着逛着,非要热情地送我一个包呢?!”

……

沅啊,你还是回河南吧。

我们长沙,已经容不下你的白日梦了。

4.请注意你的言行!

朵爷,一个经常在外大放厥词的女人,特别是在图书上市日期这种紧要事情上。

四月,口出狂言:“五月能上市。”

五月,信誓旦旦:“六月底就上市!”

六月,拍胸保证:“七月一定能上市!”

七月……

人呢?

我理解她,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一阵,朵爷天天东躲西藏,生怕被激情(愤怒)的读者逮到,毕竟人多势众,她一个人也打不过。我每天路过总编室,都能看到她对着和出版社接洽的同事抹眼泪。

朵爷:“你看看读者,你再看看我,再不下号真的要死人了!”

不为所动的同事:“出版社领导出差了,没法下。”

朵爷开始偷换概念,口出狂言、血口喷人,并且企图对出版社施以威胁。

朵爷:“……张美丽说再不下号她就会开始骂人!”

我:“……”

朵爷,这甚至都不是我负责的书。

(就在打下这行字的此刻,自己将果壳撒了一地的朵爷,正愤怒地对着离她八百米远、认真记录她的恶劣事迹的我大叫:“都怪美丽!”)

无奈地摊手。

不仅是在紧要事情上,在其他不紧要的事情上,朵爷也常常危言耸听。

有一天,大家从外边吃完饭回来,一坐下,朵爷就开口严肃地训起了人。

朵爷:“你干什么,肖云梦,不要在群里发这种东西!”

当一个人突然连名带姓地喊你大名,那说明,事情严重了。虽然喊的也不是我,但这一刻,我依然感受到了组内的凝重气氛,开始替叉妹捏了把汗。

一臉懵懂的叉妹却还在天真发问:“什么东西呀?”

朵爷(冷声命令):“赶紧撤回。”

叉妹:“什么呀?”

我从未见过这样严肃的朵爷,真是替叉妹着急。

朵爷:“微信群。”

我想对叉妹施以援手,毕竟大家都是姐妹,我不想明天看她抱着书离职,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和我早上一起在办公室偷偷点粉了。

于是我偷偷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群……

发现……

是我们吃饭的群收款。

5.你知道你是一个女孩子吗?

自从那年冬天丐小亥说王小明穿着皮衣很像爸爸之后,她的“爸爸”形象就深深印在了大家的脑海里。最近,她再度让我感受到了爸爸般的恐惧。

事情起自AirPods(无线耳机)。

有天我想给AirPods买个保护套,以符合我最近在“凹”的精致女孩形象,于是我飞速打开了淘宝。

我的天哦!小鲨鱼款太可爱了!不行了!柯基屁股款怎么也这么可爱!啊——小鸭子也好可爱!

最后我没有办法,将手机先后伸到了叉妹和王小明面前:“怎么办,都太可爱了,你们最喜欢哪个?我参考参考。”

叉妹:“呀,美丽是要买来一人送一个吗?”

我:“你想得也是有点多……”

小明(迅速接过手机):“那你就给我买这个柯基屁股款吧,嗯,小熊饼干款也很可爱,你能送我两个吗?”

我:“……王小明!过分了!”

真没想到我的同事是这种人,就想讹我的东西!

对不起,扯远了,说回“爸爸”。

后来小明看了半天,让我在柯基屁股款和小熊饼干款里边选,我“嗯、嗯、嗯”地拿回手机,又看了看,看着看着……

几天后,我的保护套到了。

我(炫耀):“叉妹快看我的保护套!是不是超可爱,哈哈哈!”

叉妹看了我一眼,冷淡地“呵”了一声,扭头就告诉了王小明:“美丽的保护套到了。”

我的神经敏锐地感知到了危险,悄悄地,我的手就伸了过去,将新保护套捂得严严实实。

叉妹继续说:“你一定想不到她买的是哪个。”

然后下一秒,我就听到了王小明严厉的声音:“张美丽,让我看一下你买了哪个!”

我开始心虚,开始瑟瑟发抖:“小明……你……你不会想看的……”

王小明:“我!要!看!”

王小明厉声要求,让我感受到了小时候偷藏考试卷被勒令交出来时的那种恐惧。在和我对视了三秒之后,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没买小熊饼干款?”

我小心地摇了摇头。

王小明:“你买了小鲨鱼款对不对!”

我(小声):“也没……没有……”

火上添油的叉妹:“小明,别问了,你看到了会生气的。”

王小明听后更凶了,拿出了父亲般的气势:“张美丽,把手拿开!让我看看!”

真是让人压力大。我没有办法呀,只好颤抖着把手拿开,颤巍巍地露出了动感超人那鹅蛋般的大眼珠……

后来,我再也不愿意想起那天,王小明的脸。(押韵!)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无(×)不无聊的编辑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