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温柔(四)

红刺北

上期回顧:在苏晚各种刷存在感的前提下,封扬慢慢地敞开心扉,不再那么抗拒她了。苏晚等封扬下课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到封扬面前。封扬刚准备起身不再理会她,目光却不经意间掠过那张纸,更准确地说,是请帖——云山画展。

(1)

两人走进校外一家小餐馆,现在不是饭点,周围人不多。

苏晚坐下后,向四周看了看,环境卫生还算能过得去。大概封扬主动请她吃饭的缘故,苏晚没有像之前那样特意收敛自己的视线,两人又坐在正对面,她便肆无忌惮地看着。

封扬点完单后则垂眼望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指,没有出声。

两人保持这种诡异的安静好一阵,最后服务员端上菜来后,封扬才抬眼:“画展……”

“你已经说过谢谢。”苏晚打断,“请柬放在我这没用。”

服务员端着两副碗筷上来,封扬又专门要了一把勺子。

苏晚目光落在对面,看他把筷子放到旁边,拿起勺子。

实际上他们点的菜中并没有任何汤品。

苏晚拿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发现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差。

明明是请吃饭,两人并未因此热络起来,反而从头至尾,除去开始那两句话后,再没有说任何话。

临出门时,苏晚突然接到院里的邮件,说是晚上有一场临时比赛,除大四外,所有年级都要参加。

她退出邮件后,果然看见郭元洲和罗子明发消息过来,他们都收到了这封邮件。

“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晚转头对封扬道。

“嗯。”封扬望着已经停雨后的天空,心不在焉地应一声。

苏晚快步走出去几步,忽然回头道:“下周见。”

封扬握着伞柄不语。

苏晚微微挑眉,回身朝机房赶去。

她赶到机房时,罗子明和郭元洲刚到,还有大三的一些学长学姐。

苏晚刚走进去,背后又走来一批老师,看样子都是临时赶过来的。

“人都到齐了?”一个领头老师点了点人头,随后道,“晚上有场比赛,提前喊你们来,是要检查机房的机子。学生辛苦一点,现在老师人手不够。”

这些学生里面只有苏晚三人不是大三的,大家分配好任务后,便开始行动。

“什么情况?”郭元洲一边检查,一边摸到罗子明身边问。

“M国那边突然来了一批学生去基地,说是交流,实际是来砸场子的。”罗子明知道点内情,“现在我们临时比赛,选人过去一起‘交流。”

这几年国内技术崛起,M国那边一直憋着一口气。

自然他们不会让M国这么杀过来。

“啧,真当国内无人。”郭元洲说完后,又摸到另一边去告诉苏晚这件事。

苏晚听完后,手顿了顿,她检查完一台机子,抬头看了看其他大三学生,基本能入选的人就在这里。

花了两个小时,他们才把机房所有的机子检查完,并上好比赛系统。

(2)

晚上七点, 除大四以外, 所有年级学生都赶到机房大楼,大一学生基本是来走过场。

“临时举行比赛,有些仓促,希望大家能够好好把握。”一位老师站在一间机房内, 拿着话筒道, 他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到所有机房内, “比赛一共两个小时,四道题, 答错会加罚时间。另外……允许大家弃赛。”

最后一句显然是对大一学生说的。

比赛一开始,果然, 相当一部分学生愣愣地看着电脑不知所措。

为方便管理, 入场时是按年级和班级来进机房的, 当一整个机房没人动手, 有两道敲键盘的声音就显得相当“刺耳”。

苏晚和郭元洲坐在角落里, 两人从一开始便没有停下过敲键盘, 即便是放在大三学生中,他们俩的手速也不输任何人。

罗子明坐在大二学生中,虽然手速也快, 但机房里面还是有学生能动手, 因此反倒没那么显眼。

比赛过去半个小时, 大一有近乎一半学生选择弃赛, 他们刚入门的水平,即便是答案摆在面前都看不懂。

等到比赛一个小时后,大二、大三年级中陆续有人离开—— 与其在这里耗着, 不如回去多学习。

“你们也准备走?”和苏晚他们同机房,已经枯坐一个小时的一位男生正准备离开时,见到他们也起身要走,下意识地问道。

郭元洲点头:“对,有点饿了。”

“这些题也太难了,看都看不懂,不知道叫我们来干什么。”男生叹气,“你们都弃赛,我们年级应该也没谁能通过。”

他们相处不到一年,也没有参加过年级里的什么比赛,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苏晚和郭元洲实力已经远超同龄人,这位男生见苏晚和郭元洲起身,自然也以为他们俩准备弃赛。

“没有弃赛。”郭元洲微微一笑,“我们已经完成了。”

男生:“……”

“走了。”罗子明站在机房外对苏晚两人喊道。

三人晚上还要去东院路,处理一些单子。他们公司刚起步,大公司不愿意将公司安全系统外包,即便是外包,也不会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接手。

经过一周的筛选,他们终于接了几个小公司还算有意思的单子。

三人朝楼道走去,正好在尽头见到几位老师站在机房外面。

“你们……做完了?”其中一位老师试探着问道。

他们站在机房外,不像守在总机前面的老师一样能看见有谁谁谁提交了答卷,目前为止这些老师看好的一些大三学生还没有出来,走的都是弃赛的学生。

“做完了。”罗子明向老师们点头道。

“行,你们先回去好好休息。”老师对着三人立刻笑开了花。

等苏晚三人离开,老师们皆长长舒了口气:“终于见到有学生答完了出来。”

不然他们真要怀疑能不能在基地挣回面子。

“我去总机那边看看他们的答卷。”

苏晚站在新换上的电子卷帘门前,盯着两边的红灯牌沉默良久。

“怎么样,这灯耀不耀眼,我专门让人把咱公司的名字打上去。”罗子明站在右边的一块牌子前,指着上面的“307”字样,相当自得道,“别人老远就能看见我们公司。”

“感觉……哪里有点怪。”郭元洲看着“流光溢彩”的两个红灯牌,犹豫了一会,说出心中所想。

“你一定是不习惯这灯太耀眼。”罗子明按开卷帘门,率先进去,里面又多了不少东西,沙发、茶几、咖啡机等等,被隔离成好几块。

平时公司设计装修全部推给罗子明,他们也没什么好提意见。 苏晚和郭元洲对视一眼,最后只能跟着他一起进去。

“这沙发不错。”郭元洲径直走向角落处的懒人沙发,瘫坐下去,软绵绵的,不禁感叹一声。

苏晚走到冷柜前,拿出一瓶水,正准备让罗子明关门,开始工作。

“能进来吗?”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门口,目光不断地朝内打量。

苏晚离他们最近,很清楚地看到他们警服上写的字,是对面的派出所的警察。

“请进。”苏晚关上冷柜的门,对外面的几位警官道。

警官们走进来,四处打量,时不时目光转到他们三人身上,尤其对苏晚。

“你们来这是准备干什么的?”一个警察用一种看犯罪嫌疑人的目光看着还躺在角落沙发里的郭元洲。

“啊?”郭元洲下意识地起身,“我们干电脑……不是,这是我们新开的公司。”

警察眯了眯眼,掏出一个本子:“姓名、籍贯,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苏晚和罗子明身上,警察们查看了他们的身份证,对他们进行了简单的盘问。

“你们开电脑公司?怎么三天两头不开门,白天也没见你们开过门,只有晚上来。”警察看着郭元洲忐忑的样子,脸上的神情越发严肃。

“我……”郭元洲又不管这里装修,他哪知道罗子明都是晚上才过来搞这些东西。

“我们是附近的大学生。”苏晚被问到同样的问题,“白天上课,晚上才有空。”

“附近?”警察脱下警帽,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附近就一所高中,哪里来的大学?你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还敢在我们眼皮底下开店!”

苏晚:“……”

她转头问郭元洲和罗子明:“谁带了学生证?”

“我!”郭元洲快被对面的警察叔叔逼疯,立刻道。

“子明,营业执照。”

罗子明双手举起来,示意自己去拿營业执照。

两样东西被警察收过去,这些警察围在一起检查。沉默一会,其中一个年长的警察开口问:“你们都是A大的?”这回语气好了不止一倍。

苏晚点头。

“呵呵,不容易,这么年轻就开始创业。”

“是啊,我家孩子这么大,只知道伸手要钱,哈哈哈。”

“有什么事记得来对面找我们。”

瞬间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几位警察来去如风,甚至临走前还对他们挥了挥手。

郭元洲愣愣地看着走到对面警局去的警察们,终于回过神:“他们是不是怀疑我们在干不正当生意?”

苏晚:“把门口的灯拆了。”

这年头搞这种事的手段越来越高明,可不限于发廊洗头等场所,唯一不变的就是红灯招牌。这些警察在对面观察很久了,越看越可疑,以为这帮人是打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主意,今天终于找了过来,结果……闹了个大乌龙。

罗子明犹犹豫豫道:“不是已经解决了?这灯多显眼,连警察都被吸引过来。”

苏晚和郭元洲:“……”

到最后,门口两块牌子还是被罗子明力保下来。

还没开始工作,先被警察盘查,三个人坐在电脑面前,终于开机。

苏晚一开机,便见到自己电脑上传来的三条消息,点开一看全是一个人发的。

Vian技术官:你好,zero。你提交的安全漏洞,我方已检测到,请留下你的联系电话,我们可以提供报酬。

Vian技术官:还在?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

Vian技术官:这是我的联系电话,上线请和我联系。

苏晚扫过一眼,直接将消息关掉,她为的不是报酬。

Vian公司的安全系统向来被行内列为攻破成名的渠道,上次苏晚将对方所有漏洞列了个清清楚楚,放在他们官网上,几乎可以称为一战成名。

往年苏晚他们几个都在其他地方到处游荡,并没有特意提升过自己的名声。

苏晚点开自己的公开资料,在签名处写下公司的名字。

她刚一改,对面罗子明便出声:“突然有好几个小公司找上来。”

“啧,我也去找个大公司安全系统的漏洞,让我们307继续发扬光大。”郭元洲关注到zero的动静,当即也把自己签名改掉。

“先把之前累积的单子解决。”苏晚淡声道。

连续几天,三个人晚上都在东院路这边工作,单子完成后,那几家公司老板反映都不错。

与此同时,A大计算机院系的十位人选已经选出来,苏晚三人便在其中。

这十个人并不是直接过去基地,还要经过一场全国性线上比赛,最后选出十位。

刚一选出,这十个人继续参加全国赛,一个半小时的比赛时间,比之前A大老师自己出的题目只难不易。最后A大进了五个人,大一直接占了两个名额,一下子轰动了整个院系。

罗子明看着院里人的议论,不禁感叹:“早知道当年我就留一级。”

大一两人风头强盛,都没人想起还有他罗子明为大二争光。

M国那边的人来得急,进入基地后,他们基本没有时间进行训练,因此这五个人所有的课都被停掉,用来特训。

学院那边出面,让任课老师按正常出勤算。必修课都被停掉,自然选修课他们也不能上。

训练间隙,苏晚垂眼看着自己手机,她在通讯录存过封扬的手机号码,有人泄露在网上。

苏晚存完后,又将网上那些人暴露的电话号码删除,顺便在论坛种了个小木马,只要检索到相同号码,立刻删除。

她单手撑在桌面上,一手转着手机,最后还是未拨通封扬的电话。

“做完了?”巡视的老师走到苏晚旁边问。

“嗯。”苏晚收起手机,抬头道。

“那先去题库练一练手感。”老师建议道。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这周六云山画展要开始的缘故,上课前封扬走进教室,下意识地寻找苏晚。

他走到教室内最后一排坐下,一直到上课前都未见到苏晚的身影,不光她,还有向来和她一起上课的那个男生也没有来,但教授似乎没有察觉。

所以……他们逃课了吗?

(3)

周六,封扬准备要去云山画展。

去画展需要穿正式服装,许照特意介绍一家西装店给他,周五衣服才拿到手。

离开前,室友们齐刷刷地看向他。

石宏余:“你绝对是整个画展最耀眼的崽。”

许照:“走好,多和大佬套近乎,回来记得和我们分享感受。”

封扬打车到展馆前,刚下车走到门口,便见到院长。

两人离得近,几乎没有躲避的机会,封扬喊了一声“院长”。

张兰兵的目光先是落在他脸上,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请柬:“A大的?”

封扬点头。

“一起进去吧。”院长笑道,“我还以为A大只有我和叶老师来。”

刚一说完,叶娥老师便从后面过来:“院长……咦,封扬你怎么也过来了?”

“叶老师好。”封扬朝叶娥点了点头。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院也有学生过来。”张兰兵招呼两人一起进去。

“封扬,那个采风活动你报名了没?”叶娥对学生更为了解,因为她教封扬的班级一门课。

“还未报。”

张院长回头看他:“怎么不报,这次采风活动很好。”

旁边叶老师也劝道:“你现在赶紧报,明天早上就截止了。”

在院长和老师的围观下,封扬不得不站在画展入口,拿出手机报名。

“这是在干什么呢?”有和院长相熟的画家进来问道。

“我们学生在提交采风活动报名。”张兰兵见封扬已经弄好,便将他介绍给对面的人。

“封扬……我好像在哪听过你的名字。”对面的画家想了想,“那幅《阳光》是你画的?”

他说的是封扬大一入学参加比赛的一张画。

“是。”封扬知道对面的画家是谁,未料到他能记得自己的画。

“很有意思的画。”

一行人慢慢往里走,人越来越多。

封扬随意转头都能见到一位知名画家,这些人出去,无一不受人追捧。

众人或西装革履,或礼裙翩翩,即便如此,封扬在人群中也格外亮眼,他站在那仿佛能发光,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

见他周围站着的叶娥和张兰兵等人,不少人以为封扬是画界新贵,都在私下讨论这位是什么来头。更有直接的,干脆上前交谈,这才得知他是A大的学生。

一圈走下来,封扬和不少画家都交谈过,他天赋不差,对画有自己的见解,和这些人交谈起来并不难。

“《阳光》出自他手。”

“被Jacob买下的那幅?”

“对,之前Jacob说很喜欢那幅画,我记得我留过一张照片。”

“这画……”

取名《阳光》,也全用的是大片的明亮色彩,偏偏整幅画看起来让人感觉压抑沉重。

一些交谈过的画家聚在一起,低声讨论着。

云山的画展他们以前多数人看过,这次来主要还是交流,画对他们吸引力不大。

毫无意外,封扬成为里面讨论的一个小热点。

画界每一年涌起的新人太多,像封扬的一幅画虽短暂出现过大众眼前,但他没有任何人脉,很快被遗忘。现在在张兰兵和叶娥的推荐介绍下,这才算正式朝画界踏进第一步。

張兰兵有些意外,他常年不在国内,并不太清楚封扬的画曾经被Jacob买下过,今天更是见到这位学生的表现,心中十分满意。他们学校很久没有出比较厉害的学生了。

离开画展时,封扬和张院长以及叶老师告别,坐上出租车后,才轻轻松开手,掌心微湿。

“嗡——”

口袋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封扬拿出来垂眼看去,是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画展怎么样?”

知道他来参加画展的人除了室友外,只剩下一个人。

封扬低头慢慢打了一行字,随后又删除,最后发出去一条:“苏晚?”

“嗯。”

封扬丝毫不奇怪苏晚有自己的手机号码,从大一入学开始,他的手机号码便被泄露出去,时常会有人打电话过来,不过,最近这种陌生电话少了许多。

封扬:“画展很有意思,谢谢。”

几乎立刻,苏晚便回复过来:“还有事,下次聊。”

封扬抿唇盯着后半句话,并不认为他们下次有什么可聊。

(4)

画展结束那天, 苏晚接到小姨电话, 问她怎么没有去。

“没时间。”苏晚说得漫不经心,“要比赛。”

“行吧,你好好准备比赛。”苏晚小姨倒是不在意,知道苏晚对这种活动不感兴趣。

刚一挂掉电话, 苏晚小姨才反应过来, 这次画展的请柬可是苏晚向自己要的,不是她硬塞的。她总不能拿去送人, 她那一圈朋友都是技术狂,也没人对画展感兴趣啊。

苏晚小姨摇了摇头, 最终相信之前是苏晚心血来潮,她拿着手机, 选几张照片, 发了一条朋友圈。

院里这些天不光特训五位学生练题, 他们回去寝室后依然要对各种语言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复习。

苏晚接到她小姨电话时, 还在做老师发过来的题目。

题目难度对她来说, 不至于太难, 主要是量大,等她做完后已经到半夜一点半。

寝室里的灯还未熄,室友都在看书。

苏晚抽出手机, 点开朋友圈,滑了滑屏幕, 目光停在她小姨晚上十点发的那条朋友圈上。

——画展上见到一个俊俏小伙。

下面顺便配上一张照片。

苏晚盯着那张照片里的人看了半晌, 即便她小姨手抖, 把照片拍糊,也依然遮挡不了他的帅气。

照片里的人,安安静静地站在一幅画作面前, 侧脸英俊,浅灰色的西装裤衬得双腿愈发笔直,一只修长冷白的手握着香槟杯,周遭一切都彻底沦为背景。

苏晚微微后靠,单手搭在椅背上,低垂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旁边正准备收拾收拾去洗澡的室友心里感叹:这嚣张大佬的坐姿。

第二天,苏晚答题速度突然快了一倍。

由于只有五个人特训,没课的老师时不时会站在他们背后或者旁边观看,这一天老师们只来得及看苏晚噼里啪啦打完、提交,一气呵成。

老师震惊:“你做完了?”

前几天苏晚的速度已经超过其他人不少,她脑子转得极快,有时候老师都没来得及看懂她写的代码,偏偏运行起来完全可以,甚至速度比他们认为的最优解还要快。

但是今天直接快一倍?

“嗯。”苏晚手一撑桌沿,椅子后移,让出空间,她起身,“老师,我有事先走了。”

除了答应,老师还能说什么。

旁边罗子明和郭元洲瞟了一眼苏晚,手下速度也在加快。

苏晚将书包甩到背上,快速下楼,径直朝美院走去。她记得封扬课表,也算好时间,等她走到教室外,他应该正好下课。

正如苏晚所料,她刚一到教室门口,美院的下课铃声便响了起来。

教室里面的人都在收拾画具和颜料,苏晚透过窗户看去,封扬没有动,他身旁站着老师,似乎在对画评论着什么,从表情来看,相当满意。

老师还在说话,但封扬似乎察觉到熟悉的目光,很快转头朝窗外看来。

苏晚对上他的眼睛,半点没有要移开的意思,最后是封扬主动转移视线,看向自己的画。

“去定城的采风活动,好好把握。”老师临走前,对封扬嘱咐道,“老师不在身边,有事告诉王老师就行。”

等到老师离开后,教室里的人也几乎走尽。

封扬收拾好东西出来,站在门外,和苏晚距离两米,淡声问道:“请问你有事?”

——礼貌且疏离。

苏晚并不介意,她抱臂站在原地,没有上前:“来看看你。”

理所当然的熟稔。

封扬似乎习惯了她莫名其妙的话,只问一句:“现在看完了?”

苏晚没有回答他的话,目光落在他握著画具的手指道:“指尖有颜料。”

封扬的手指被她盯着,莫名有股要灼烧起来的错觉,他不着痕迹地将手往后移:“我知道。”

“这段时间我不在学校。”苏晚突然道。

封扬安静地望向她,一双向来氤氲着多情的桃花眼,这时竟显得格外淡漠。

“别对人经常笑。”苏晚说完又补一句,“不好看。”

封扬:“……”她来只为了说这个?

事实证明,苏晚确实来这一趟只说了这几句话,未等封扬反应过来,她又消失在楼道。

苏晚刚走到校园主干道上,便见到郭元洲和罗子明勾肩搭背地迎面走来。

“老大?你去哪了?”郭元洲先看见她,挥手喊道。

“有点事。”苏晚摸着口袋里的试轴器,散漫道。

“一起出去吃东西,明天就得走,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郭元洲人还未离开学校,已经开始想念校门口的各种小吃。

三人并排走着,罗子明特地靠着郭元洲,和苏晚隔开。

苏晚这种表情,很多年前出现过,那时候他们不过上初中的年龄。

那时候罗子明家隔壁有一窝小猫崽,因为罗妈对动物毛发过敏,他只能每天放学后去邻居家过过眼瘾。结果有一次被苏晚撞上,正好邻居把小猫都送得差不多,只剩下一只。

是一双有着湿漉漉的水蓝色眼睛,通体雪白的小奶猫,之所以被剩下来,是因为邻居舍不得。

那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学习编程,原定去苏晚家,后来不知道为何变成在罗子明家。

一到自己家,罗子明总魂不守舍,想要去找小猫玩,苏晚总冷着脸跟他一起去。

再后来罗子明编程跟不上,有时候心痒痒,只能求着苏晚帮他把自己买的逗猫玩具送过去,自己继续学习。

不出一个月,邻居主动把小猫送给了苏晚,理由是这小猫只亲她一个人。

罗子明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邻居敲开他家门,拜托他把小猫送给苏晚时,无奈的神情:“这只小猫被宠坏了,平时霸道又娇气,只有苏晚来的时候才安静下来。”

要不是后来见到苏晚那种笑,他真信了邻居的话。

刚刚苏晚说话时的神情,像极了以前她找借口去他家练编程的样子,明明只是为了骗猫。

大多数人行事不一定有目的,但苏晚每一句话背后都带着目的。

三人在一家餐馆坐下,郭元洲去点菜。

罗子明帮着烫碗,他抬头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刚才你去找封扬了?”

苏晚微微挑眉,唇边挂起一丝笑,眼中兴味弥漫,却并不言语。

(5)

校内特训结束后, 学生统一被安排去定城。

和五位学生一起同行的还有两位老师, 皆是院内现综合水平最强的。

他们一下飞机,便在机场见到另外五位学生,来自不同的大学。

“互相认识一下。”老师们站在旁边道。

在场十位学生简单报过名字后,并没有多热络起来, 老师们也不介意, 等基地那边来人,带着他们一起过去。

“M国的那帮人昨天已经到了。”基地接待人站在大巴过道上, 扶着旁边位子的靠背,“我们拖到今天上午才让他们参观, 一群年轻人本事是真有,狂也真的狂。”

那帮人每三年来一次, 明面上说是学术交流, 实际上是来打压, 甚至有时候是为了把国内人才吸引过去。

“和各位一样, 那帮人也是大学本科生, 其中有一位才十三岁, 是个小天才。”基地接待人简单介绍M国来的那些人的资料,心中却在叹气。虽然这辆大巴上的十位是从全国大学中挑选出来的高手,但放眼望去, 似乎也没什么天才型人物。

尤其M国那边, 好幾个人的名字, 他们早听说过, 有两个还有代表作。

国内这十位还是……学生气。

大巴很快到达基地,也不知道基地里面的人怎么回事,居然放M国的人出来。

苏晚他们一下车, M国一伙人站在下面朝他们挥手——热情且挑衅。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小矮子, 就是M国这次来的那个天才?”郭元洲看着站在那帮人面前,双臂环抱,嘴里嚼着口香糖的小孩,问罗子明。

两支队伍正式碰面,光穿着打扮上便有着很大区别。

国内的队伍,多数人穿着普通的T恤,外面套着件格子衬衫,脚踩帆布鞋,活像粘贴复制出来的。

M国也有人这么穿,但更多人穿着各种涂鸦外套,还有几个反戴棒球帽,一大半人嘴里嚼着口香糖,更像是电影里特立独行的黑客高手。

“啧,看着像华裔,长得还挺人模人样。”郭元洲似乎开启了吐槽模式,靠在边上没完没了。

“学术交流,有华裔正常。”罗子明吹了吹自己不长的刘海,“看来我们队,也只有我的颜值可以与其一战。”

听见他们话的基地接待人,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不靠谱的人?

“这位是Rich。”另一队的接待人主动开口介绍,指着最小的那位孩子道,然后介绍到那名明显是亚裔面孔的男生,“Abel,你们或许听过他的名字。”

果然,国内的队员一阵骚动。

Abel,几年前参与过一场黑客大战,他在某个排行榜上,是能找得到名字的人。

不光Abel,之前的Rich,都是这几年起来的,且十分有知名度的人。

被叫作Abel的英俊男生笑了笑:“卫承平,我父母是华人,你们喊我承平就好。”

基地的门都没进,国内队员先被他们来了一个下马威。

苏晚站在后面倒是没半点反应,她低头玩着手机,从头到尾没有抬眼看过一次。

“Abel很有名?”郭元洲好奇地问旁边的罗子明,只不过这次声音不小心被其他人听见。

其他学校的五个人朝他们看过来,眼中都带着一种鄙视的味道,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都进去吧。”基地接待人走在最前面带路。

今天一天都是参观,但所有人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参观,真正的重头戏在后面。

果然到了第二天,M国那边带队人开始找借口,要比一比。

“听闻贵国在这方面很有些实力,不如让这些未来栋梁互相切磋切磋。”带队人面带微笑道,“也让我们这些人学习点什么。”

比赛是躲不过的,大家从一开始便接受了这个现实。

“当然可以。”基地接待人一口应下,“你们想怎么比?”

“哈哈哈,就地取材吧。”M国带队人指着周围一圈机器人,“它们应该是受基地程序控制,不如我们来夺一夺机器人的控制权?”

旁边几位老师的目光一沉,这是一上来就要实战,根本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M国本身就有两个实战经验格外丰富的人——rich和Abel,反倒国内这十个大学生中,竞赛奖拿过的人也不少,真正实战经验……却几乎为零。

A大的两位老师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去看苏晚。

下期预告:下马威后,实战究竟如何?而之后恰逢可以休息一天,自由活动。在郭元洲的提议下,他们去了洋槐山,而此时封扬正好跟随老师在洋槐山写生。面对宋雅真的挑衅,苏晚会有何对策?更多精彩内容详见《花火》12B,不见不散!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借我温柔(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