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春风(六)

卿玖思

小女人,小酒窝,天真又世故,孟九爷,破电驴,动了一点坏心思。

上期回顾:胡桃里聚集了所有的恋情助攻手。

于然:猥琐又自信、不断激起孟之旭对周窈的保护欲;

许锦嘉:信誓旦旦觉得九爷不会谈恋爱;

尤许:因为自己的爱好总能把周窈和孟之旭凑到一块儿。

孟之旭屈指在周窈面前的桌上敲两下——“咚咚”。

突然开口:“回了。”

孟之旭说完这话,桌边几人都朝他望了过来。

冷不丁有个男人插嘴,于然自是不屑地斜眼。对方撑着桌面,上身微倾,目光对准的,是他旁边的周窈。

不等别人反应,男人说完抬脚就离开。于然眼睛不由自主地追过去。

高大的黑色身影混入人群,朝着后门方向走。

“九爷!”一人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是个红头发的男生,看上去年纪不大。

红头发男生急忙跟出去,临走前还瞥了眼他。

于然愣了下,脑中有根弦突然断了,有什么东西正纷纷扬扬地往外冲。

这个称呼,有些耳熟。

周窈她们对面还有个男人没离开,那人的脸隐在暗光中,看不清楚。

不过于然先前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就是在台上唱歌的那个,高高壮壮的,抱着把吉他唱着跟他外表不符的柔情歌曲。

等等,高高壮壮?还有刚才那个称呼……

某些忘却的记忆呼之欲出。

尤许看不惯于然,见他盯着孟之旭离开的方向发呆,挽住周窈的胳膊起身。

她对安常说:“咱们走吧,别让你朋友等久了。”

周窈闻言拽紧手中的车钥匙,刚抬脚,想起今天穿的高跟鞋。

她跟尤许绕过桌子,从安常那一边出去,走前也没跟于然吱声,就像是忽略了他这个人的存在。

周窈说:“小许,一会我跟你换下鞋吧。”

尤许看了眼她的脚:“行啊。”

她穿的平底鞋比周窈的大一码。

安常跟在她俩后面起来,高壮的身材犹如一道人形墙壁,将两人的身影与于然那几人的目光隔绝开。

等于然回过神,身后朋友催促他追上去。

他皱了眉,并未行动。

“我想起来了。”于然朝快要拐弯的高壮男人看去,脸上表情重新染上一丝不甘,腰板直了直。

他呵笑了下:“我还当是哪路神仙呢,就是那个骑电驴的穷鬼。”

外加一个同样没钱靠卖唱为生的穷鬼和一个非主流罢了。

朋友听不明白他的话,踌躇着追问:“那要不要追上去?刚才那男的看起来跟嫂子好像不对劲。”

他知道朋友指的谁。

简单的“回了”二字,不就是故意误导人嘛。

“追上去干吗?”于然转身从另一个门离开,“女人嘛,在爱情里有了教训才会明白什么最重要。”

这年头,金钱可比一穷二白的感情重要多了。

看周窈刚才那样,估计回去还得开她的车。是个有自尊的男人,都不会容忍女友比自己强。

只不过有过爱情的女人,他于然可不敢再当作结婚对象的候选人,谈谈就得了。

“这里没意思,咱重挑个地儿玩。”于然招呼几位朋友。

面对想得到的女人,他有的是耐心。

.

周窈坐在驾驶座,换好了尤许递来的平底鞋。刚要把高跟鞋给尤许,就见她突然扭头跳下副驾驶的座位,敲开了后座的窗户。

尤许光脚站在地上,有些不适应,脚心踩脚背,笑盈盈地看着孟之旭三人。

她说:“我们家周周没开过大G,怕是不太习惯。”

周窈调节着驾驶座的座位,已经预感到她接下來会说什么,忽然很想把高跟鞋砸出去。

尤许目光慢慢转向孟之旭,依旧笑吟吟的:“孟之旭,还是你坐副驾驶吧,这毕竟是你的车,你熟悉,好指导她。”

周窈:“……”

她虽然没有大G,但是不代表她没在4S店试驾过啊……

周窈扭头看一眼,果然不出她所料,孟之旭身旁,是安常。

她正要收回视线,猝然撞进孟之旭眼里。

车内开着灯,他却靠进了暗处,表情不明,唯有那双眸子深透黑亮。

周窈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是不太想他坐过来的。本来就开的别人的车,旁边还有车主监视着,她肯定会紧张。

周窈回身,系好安全带,熟悉起这辆车来。

比她的车宽敞,后视镜下没有任何挂饰,空荡荡的。

她左侧的门内储物格里有一瓶没喝完的能量饮料,蓝色瓶子的。

后边。

安常见孟之旭沉默,以为他在考虑,一边拉开了车门,一边帮尤许讲话:“她说得有道理,九爷,要不你去副驾驶吧。”

孟之旭淡淡地瞥他一眼,偏偏安常没看到,只注意到尤许跳上来时两脚光着。

他说:“没穿鞋啊。”

尤许在他身旁坐下,冲旁边的许锦嘉招招手算打招呼。

他一头红发,尤许则是一头绿发。安常打趣道:“你俩头发倒是挺配。”

尤许一听,忙说:“我头发是因为工作要求才染的。”

许锦嘉浑然不觉她急于撇清的意思,趴在她的椅背上说:“我是因为自己喜欢染的。欸,之前你说你是模特,什么模特需要染绿头发啊,不能戴假发吗?”

尤许:“……不能。”

许锦嘉:“什么公司的模特这么严格啊,你要不跳槽吧,我有朋友在推车模,你要不要去?”

尤许:“……”

这小孩屁话这么多,她想跟安常搭话都没机会。

“周周,鞋给我。”周窈正听得愉悦,身后尤许拍了拍她。

她将鞋子拎起,怕影响他人,手放得很低,几乎是擦着地毯递了过去。

待回头,身旁坐进来一人,“砰”地拉上车门。

孟之旭比她高很多,就算是坐直了,她也觉得有一股隐形的压力压在肩膀上。

等他系上安全带,车子才启动。

两人皆一言不发,而后座的三人则是欢声笑语,从职业谈到美食,一路没停歇。

周窈开得慢而稳,副驾驶上的人胳膊肘杵在窗框上,偏头望着窗外。

车窗开着,初夏的锡城晚上有点热,车速带起来的风刮在脸上,温柔中带着些微炎热。

等一个红绿灯。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听到身侧人突然开口:“水递我。”凉凉声色穿透后排的笑声。

周窈忙把储物格里的饮料拿给他。

孟之旭接过,看着她侧脸:“谢了。”

红灯倒计时。

周窈小声咳了下,问他:“需要开空调吗?”

孟之旭正在喝水,仰头时脖子皮肤拉紧,上下蠕动的喉结愈发明显。

喝完,他舔了下唇角:“不用。”

聲音里也带了些润意,温和许多。

周窈“哦”了下:“那他们……”

“不用管他们。”不等她说完,孟之旭抢先开口,又提醒,“绿灯了。”

他们俩的谈话声不大,又能彼此听到,后面三位压根没参与,或许是压根没听见。

这种情况就好像,就好像他俩在讲悄悄话。

想到此,周窈莫名有些脸热,埋怨起自己的胡思乱想。

之后两人一路无言。

进了小区,孟之旭才再次开口:“车不用停地下,就停上面。”

“哦。”

于是周窈将车开到了地上停车场。

等下了车,许锦嘉才“哎哟”一声想起来:“我怎么也跟着来你们小区了?”

安常揭穿他装模作样的姿态:“别装了,你不早就想睡上九爷的床吗?”

“胡说,”许锦嘉狡辩,“我明明是想美女了。”

尤许不明白他们说什么,安常跟她解释:“九爷养了一只猪,叫美女。”

尤许:“???”

爱好挺独特,取名也别出心裁。

到了六楼,周窈掏出钥匙开门,孟之旭在对面开门。

过道上尤许还在跟安常和许锦嘉聊天,许锦嘉在进门前抛出邀请函:“九爷几乎每天都做早餐,反正明天周末你们也不用上班,要不过来品尝品尝?”

他这客套话讲的,把孟之旭家当自己家了。

孟之旭进了屋,在门内拿钥匙砸他:“屁话怎么那么多。”

许锦嘉缩头躲开,见他没拒绝,又跟尤许确定了。

尤许小心翼翼地看向安常,眸光似水,她在等他开口。

安常着急换鞋,又不好在女生面前换,怕“味”到她。

一低头看到她望着自己,他大大咧咧地应了:“九爷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跟你姐过来吃吧。”

“好的!”尤许顿时笑了。

回了屋,周窈收拾收拾准备去洗澡,看到尤许姿势不雅地趴在沙发上玩手机。

周窈:“你明天不是要去对面吃早饭吗,起得来?”

尤许顾不得回头:“我定闹钟。”

周窈拿上毛巾和睡衣去卫生间:“哦,今晚你睡客卧,我明天还想睡个懒觉。”

尤许闻言立马翻身,对着她背影喊:“周周,我俩一起去嘛。

“我都跟他们说好了,我们一起去的。”

关上门,周窈任由她在外面自言自语。

第二天,周窈是被闹铃声吵醒的,将头蒙进被子里,还是能听到。

实在忍不住,她才高声喊人:“尤许!”

身旁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了。

尤许抓起手机一看,七点半。

尤许原本昏昏沉沉的,一看时间莫名紧张起来,比她平时起得都早。

另一侧的周窈睡得浅,模糊中听到她出去了又进来,好像拿了什么东西,再次出去了。

世界陷入安静,她的神经也得到了放松。

周窈再次醒来,是察觉到有人在旁边看她。

一睁眼,就看到尤许那张在眼前放大的脸。

“大郎,该起床喝药了。”尤许笑眯眯的,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

周窈吓了一跳,仔细看,发现她化妆了。

周窈快崩溃了:“不是吧,大姐,你一大早起来就化妆?要拍视频吗?”

“不用啊,”她一脸无辜,“我在努力完成我的人生大事呢。”

“……”

两人眼对眼,缓了几秒,周窈想起来了。

尤许约好了去对面吃早饭。

“哦,祝你好运。”她表情冷淡,重新躺下闭眼。

尤许立即拉住,不让她躺:“不能再睡了,快去洗漱打扮,你邻居等着你呢。”

“?”

尤许解释:“等着你去泡呢。”

“……”

空气中弥散着丝丝缕缕奇怪的味道,从卧室门外传来的。周窈仔细嗅嗅,很熟悉的中药味。

她不确定地问尤许:“你熬药了?”

尤许说:“对啊,我早上看过你那个单子了,早晚喝,所以我叫你起来喝药了。”

恐怕是想让她陪着一块儿去对面吧。

她终究是抵不过尤许的死缠烂打加殷勤讨好。

她们敲开对面的门,是安常开的。

门一开,一股浓浓的米粥香味袭鼻。

原本还有些困的周窈在闻到这股味道后,思维莫名其妙地清晰起来。

看到她俩,安常说了声“早啊”。

“还以为你们没起呢,想给你发微信来着。”安常招呼她们进来,“先进来坐吧,粥还没好。”

孟之旭这跟周窈家的房型一样,但装修不同。

她家装修偏日式风,而孟之旭这是简欧风。

一进来,有个粉色的东西哼哧哼哧地立马蹿了过来,绕着周窈脚脖转圈圈。

安常拿来牵引绳,唤它:“美女,下去了。”

尤许问:“要去遛猪吗?”

安常将美女抱过来拴好:“对啊,你要一起不?”

“好啊。”她求之不得。

两人出门,安常对还杵在玄关处的周窈说:“你进去吧,九爷在厨房,说是再烙几个饼。”

“嗯,嗯。”周窈笑笑。

目送他们离开,周窈也没把门关上,径直往厨房方向走。

虽然两户房型相同,但看起来孟之旭家明显更宽阔些,不知是不是装修内饰的原因。

厨房跟她的不一样,她那边是开放式厨房,这边厨房与客厅之间被推拉门隔开。

孟之旭正站在料理台前,穿着白色宽大T恤和黑色中裤。

厨房的窗户开着,这个点太阳已经出了头,微带着橘色的晨光透过白色轻纱窗帘,盈满整间厨房。

周窈脚步静悄悄的,没有靠近,就在他身后停下。

他沐浴在阳光下,微弯着腰,光在发梢跳跃。

眼前的画面模糊起来,身前的人也仿佛变了,与之前见到的那个孤傲冷漠的孟之旭不同。

此刻的他,多了一丝烟火气。

整个世界突然静了下来,空气里除了粥的香气,还有难以细究的药涩味。

她忽然胃口大开。

“过来尝一下。”孟之旭就像知道身后有人一样,也没回头,加完调料,盛了一小口粥放到水池边。

瞬间,周窈又从恍惚中回过神,视线变得清晰,耳边的声响也刹那恢复。

灶台上咕噜咕噜炖着的粥已经被关了火,孟之旭正在擀面。他修长的手指抓着擀面杖,另一手转动面饼,动作熟稔、迅速。

眨眼间,一张张薄薄的面饼便擀好了。

周窈端起碗,挑碗里有个黄色的东西舀起。

入口便烂,原来是栗子。

栗子的软糯里裹了股鲜香,他还加了糯米和花生,炖得久,入口黏稠。

她再吃一口,发现原来还有肉。

周窈仔细分辨,根据这口感,大约是猪腰。

猪腰切得碎,应该提前腌制过,处理得也很好,一点腥味都没有。

周窈不到一小会就吃完了,朝锅里瞅。

孟之旭擀好面饼,转头瞧见她,脸上表情波澜不惊。

“味道很好。”吃到好吃的,周窈心情也好,眼睛笑成月牙。

“帮忙撒下葱花。”孟之旭对她的夸奖无动于衷,又转身忙自己的。

他不讲话,周窈也没吱声。他撒完葱花,将锅端去餐桌上。

孟之旭眼角余光观察到她的动作,没有阻止。

端完粥,周窈又准备好碗筷,再次回到他身旁,静静看他烙饼。

他在做葱油饼,平底锅里的油滋滋作响,圆形的饼微微泛黄,葱经热油,香气立马散发出来,锲而不舍地在鼻尖萦绕。

“盘子。”孟之旭开口,低低的声音提醒身边人回神。

周窈立即将洗干净擦干水的盘子递去。

他没抬头,手顺势一接,猝不及防地抓住了她的手指。

一碰即松。

凉凉的,还沾了水珠。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两人都愣了几秒。

周窈站在阳光下,面颊发热。她将盘子放下,背过手搓掉手背沾上的面粉。

刚从卫生间出来的许锦嘉,看到厨房里站了两人,一高一矮。

许锦嘉睡迷糊了,揉着眼睛往厨房走,看到周窈时一惊:“这么早你就来了啊。”

周窈回头,看到他时脸上立马露出笑容:“早上好。”

“早上好啊。”许锦嘉笑着回。

“过来。”孟之旭一出声,许锦嘉立马笑嘻嘻地应了。

“来了,来了。”他小跑着过去,还对周窈说,“你先去坐着吧。”

许锦嘉在他身侧左转右绕的,讲个不停。

“九爷,她啥时候来的啊?

“小主哥呢?下去遛美女了吗?

“怎么也不叫上我啊,我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撒尿呢。”

……

许锦嘉不知道九爷为什么有些暴躁,颠锅那姿势,恨不得把饼甩上天了。

他怀疑九爷是不是起太早,起床气还没消。

孟之旭终于收尾,瞥了他一眼:“端走。”

靠在料理台上的许锦嘉立即回神。

孟之旭去洗手,水流汩汩冲掉上面的面粉。他两手互相磨搓,指腹渐渐被水浇凉。

这种感觉很熟悉。

本来慢慢平静下来的心又忽然烦躁起来,孟之旭匆匆洗完手,擦干,一滴水都不留。

他回身,腰倚着料理台,朝餐桌方向望去。

餐桌旁两人,正笑著在聊什么。

男人年轻气盛,女人眉眼温柔。

她舀了一碗粥,给许锦嘉递去,低头时手指将无意间滑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耳郭娇软莹白。

客厅里阳光充足,她逆着光坐下,引着别人的目光,却又让人看不真切。

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令人窝火。

孟之旭终于知道胸腔里那团火从何而来了。

就在刚才,她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抓她的手。

她暗恋他?

孟之旭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可与往常不同的是,他居然没有一点厌恶的情绪,难道是因为周窈没有像别人那样上赶着烦他吗?

自从那天在他家吃过早饭,之后几天他再也没见过周窈。

“暗恋”的苗头刚在他心里发了芽,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趋于透明。

可当孟之旭在朋友圈看到周窈突如其来的点赞时,这个念头又如春雨后的竹笋,倏然冒了出来。

他跟安常去吃饭,安常那家伙在健身,向老板要了十二个鸡蛋,只吃蛋清,不吃蛋黄。

孟之旭就拍了照发了朋友圈。

他微信里人多,本来是不清楚有哪些人点赞的,可是邱亚良突然私聊他了。

邱亚良问他,怎么跟周窈加上微信的,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孟之旭觉得好笑:“我是那种勾引小女孩的人?”

邱亚良跟他开开玩笑:“你也不大啊。”

“我不大?”

“好了,不跟你贫了,”邱亚良正色,“我这有个合作你接不接?”

“什么合作?”

“台里最近在录一个美食节目,跟锡城本地的餐厅饭馆合作,”邱亚良说,“为了提高收视率,我想找几个颜值过得去的老板露个脸,正好你不开了个店嘛。”

孟之旭沉默了下,重点稍微偏了下:“给钱吗?”

邱亚良也适当地沉默了几秒:“不给。”

“……”

“但这是双赢啊,你来给我们提高收视率,我们帮你的店提高知名度。”

“你们台这么抠?”

邱亚良说:“一句话吧,来不来?”

这次孟之旭没再跟他多说什么:“去啊,为什么不去。”

能扩大餐厅的知名度,吸引更多客人,他去抛个头、露个脸没什么大碍。

“那等我跟台里说一下,签合同的时间我再联系你。”邱亚良想起重点,“哦,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是周窈。”

“……嗯?”孟之旭愣了下。

这么巧?

邱亚良听出他声音里的迟疑:“怎么,真打算勾引人家小女孩?”

“我俩没什么事。”他没打算告诉邱亚良他对周窈的猜测。

“刚才那问题你还没回答呢,你俩怎么加微信了?”

孟之旭淡淡道:“哦,她住我隔壁。”

邱亚良啧啧两声:“还怪有缘分的。”

他没再追问微信的问题,两个成年人,又恰好是邻居,就算加个微信也没什么。

更何况像孟之旭现在这样天天在朋友圈打广告的,他怀疑孟之旭就是想多发展些潜在顾客。

.

最近许锦嘉老爱在店里外放手机视频,是一个中老年人才爱看的节目,类似“”法制生活”这种。

前两次没人注意,这一次安常倒是听到了主持人的自白。

他问许锦嘉:“周窈?”

许锦嘉眼睛盯着手机,被节目里戴着花白假发,扮演老奶奶的周窈逗得笑咧了嘴:“对啊,就是尤许她表姐。”

“原来她是主持人啊。”真是看不出来。

不过一回想,九爷好像有提过她是邱哥的同事来着。

许锦嘉把手机立起来:“小主哥,你也来看看,他们这个节目还挺有意思的。”

安常過去瞄了两眼。

节目里周窈扮演一个被人骗财的老奶奶,得知被骗后,她到已经人去楼空的办公室大闹。

那撒泼劲,与他们之前见过的安静模样大相径庭。

要不是那张脸,安常还真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看什么呢?”两人的笑声将正从外面推门进来的孟之旭吸引过来。

“九爷,周窈你还记得吧,没想到她不仅是个主持人,还是个演员呢。”

她是主持人这个事,孟之旭知道,但是……

“演员?”孟之旭手里抱着一顶黑色头盔,过来坐下。

安常把手机递给他看。孟之旭没接,余光瞥了眼。

屏幕上,周窈正跌坐在地上,哭天抢地地拍大腿,俨然一副泼妇样。

没继续看下去,孟之旭有正事跟他们说:“我准备跟邱哥搞个合作,参加他们新办的一个美食节目。”

许锦嘉两眼放光:“有钱拿吗?”

安常问:“来店里录制?”

孟之旭先回答了安常的问题:“具体在哪里录制,录制什么内容都还没有谈,等过段时间去电视台签合同再聊。”

接着又看向许锦嘉:“没钱。”

许锦嘉:“没钱那为什么录制啊?”

安常拍他后脑勺:“你傻啊,电视台帮我们增加曝光率呢。”

“还有个事,”孟之旭声音轻飘飘的,夹在他俩中间,“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是周窈。”

两人同时话音一顿。

“这么巧?”

对啊,就是这么巧。

孟之旭耸了下肩,起身准备去换衣服:“厨房里现在忙不忙?”

“还行,”许锦嘉说,“九爷,你刚才来休息室的路上没看外面吗?尤许和周窈来吃饭了,要不要出去问问她节目的事?”

孟之旭进内屋的脚步一滞。

从加了她微信到现在,周窈应该是第一次踏入他的餐厅吧。

所以你看,只要有耐心,没有发展不了的客户。

他朋友圈的广告没白发。

不过,他就怕周窈“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不讨厌,但不代表会接受。

孟之旭斟酌了一番,忽然问沙发上的两人:“你们说,一个女人暗恋一个男人,女人到了男人店里吃饭,在不失去这个客人的前提下,男人该如何委婉地拒绝这个女人?”

“……”

“???”

两人蒙了蒙,震惊地抬头盯着他,怀疑这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安常先回神:“你是说,周窈?”

许锦嘉冷不丁地哈哈大笑:“周窈暗恋你?”

他笑了两声,就差没捂住肚子,“九爷,你说周窈暗恋你,还不如说她暗恋我呢。”

许锦嘉回想着,越想越来劲,抹了把鬓间的红发,“欸,她还老对我笑,你们说她是不是偷偷喜欢我?”

吵着吵着,他们完全忘记了孟之旭的存在。

他瞬间有些兴味索然,勾起的嘴角不知不觉中已经压了下去,脸色阴沉地去内室换衣服。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外面两人的拌嘴。

.

用餐处。

周窈和尤许的座位靠墙,离厨房方位颇远。因为中间有阻挡,也看不到厨房里的情况。

今天下班后,尤许约她来这吃饭——以吃饭的缘由偶遇安常。

安常没遇到,倒是看到孟之旭来店里了。

尤许问过他们服务生,身为老板的孟之旭这几天不经常来店里,好像还加盟了其他生意,最近常外出谈事。

尤许说:“想不到啊,看上去痞里痞气、没个正经的人,赚起钱来倒是挺认真。”

周窈反问:“他看着痞气吗?”

可能是那天他做饭的滤镜加持,她觉得这个人的长相少了戾气,柔和很多。

“这长相还不痞吗?”尤许说,“我有几个朋友还加了他微信,说他从来不跟她们聊天,就知道天天发广告,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周窈没搭话,他发的广告确实有点多,更过分的是,居然还爱在深夜发美食照。

招人恨。

“为了能经常看到孟之旭那张脸,我那几个朋友也是够牛的,这样都不删他,还天天给他点赞加油。”

提起点赞,周窈想起自己也这么做过。

不过她的赞主要是冲安常那十二个鸡蛋去的。

十二个鸡蛋,震惊到她了。

瞄见她的笑,尤许眯眼凑过来问:“怎么,你也沉陷進去了?你也是点赞大军中的一员?”

周窈倒是没隐瞒:“是赞过一次,不过是因为安常。”

她把手机打开,找到孟之旭那条朋友圈给尤许看。

尤许看清内容,笑得前俯后仰:“怎么这么可爱呢,他。”

然后习惯性评论:可爱。

刚评论完,想起这是周窈的手机,而且也不是安常的朋友圈,又马上删除。

还了手机,尤许正要告诉周窈,旁边一桌突然来了几位女生。

女生们坐下,谈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景,你看这店里好多女的都是冲你的旭哥来的,你都不抓抓紧,哪天他被人抢了怎么办?”

说话的是一个微胖女生,穿着JK制服,尤许浸淫长久,一眼认出牌子名称。

那个女生见她看过来,还白了她一眼。

尤许:“???”

另一个黑色长发女生说:“别乱说了。”

“小景,她也不是胡乱担心,你看我们隔壁这桌,都吃完了人还没走呢,在等什么你不知道吗?”其中一个女生好像是故意让别人听到。

尤许听不顺耳,正要起身去辩论。

对面的周窈擦了擦嘴,提起包起身:“小许,别跟小孩一般见识。”

隔壁桌的女生一听,斜眼一瞥:“喂,阴阳怪气的,说谁是小孩呢?”

周窈也光明正大地看回去了,面上带笑:“你们还是学生吧。”

“怎么,瞧不起学生?”微胖的女生瞪圆了眼睛,“你们刚才一直没走,在等什么心里没点数吗?人家有女朋友了,你们两位阿姨就死了那条心吧!”

说完,她拉过身旁那位黑长发的女生,意思是这是女朋友本尊。

周窈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尤许火瞬间蹿了起来。

尤许倏地站了起来,身高优势顿显。她居高临下地哼笑:“女朋友?”

她很长时间没听过“阿姨”这个称呼了,搂住周窈的肩膀故意气那几个女生:“这年头真的阿猫阿狗都敢自称女朋友了,我们周周都去过孟之旭家了,都吃过他亲手做的早餐,睡过他亲手铺的床,都还没自称女朋友呢。”

她在在“亲手”和“床”两处加重语气。

周窈:“……”

她侧过脸,压低声音提醒尤许:“别玩太过了,周围人都看着呢。”

尤许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周窈再回头去看对面的女生,却见黑头发女生脸白了白,不过几秒又变了,变成了一副愤怒又委屈的模样。

“女朋友?”

一道男声从周窈二人身后响起,吓得尤许和她急忙回头。

只看到穿着厨师服的孟之旭从墙壁后迈步走了过来,身姿挺拔,步伐却不急不缓。他身后跟着安常。一见安常,尤许立马放下搂住周窈的胳膊,秒变娇羞状。

方才服务生突然过来告诉他们,有人吵架闹事。

孟之旭过来一看,一个是熟人,另一个,也是熟人。

“你?我女朋友?”孟之旭看看周窈,又看看她对面的人,眉梢轻轻一扬,声音冷淡似水,“我?亲手铺床?”

周窈心一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玩大了。

上市预告

本期连载暂告一段落了,更多冷静小主持周窈和傲娇赛车手孟之旭的精彩内容,请关注即将出版的新书《渡春风》。

孟之旭刚认识周窈时,声称对她不感兴趣。孤傲自持,拒人千里。

后来——

“周周,过来抱抱。”

“周周,乖乖等爷给你做饭。”

“爷飙车带你兜风。”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渡春风(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