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玛格丽特的午后

朵爷

最近在看一个职场综艺,节目里年轻的实习生形容自己置身拼搏世界的渺小:“地铁口,所有的人都往前面走,谁也不看谁,一直往前走…… ”

这般如梦似幻电影般的描述,引得旁边的另一位笑着问他“你是王家卫吗”,却让我在这个深夜莫名被触动。

大概一切如他所说,每一个初入职场的人,都曾走进这步履匆匆的人潮中,迷茫地、跌跌撞撞地走着,被人群推搡着不知方向,但你害怕停下来,哪怕一秒钟。

因为害怕只是这一秒,你就会被遗忘,被吞噬。

可当你某一天,已经走了很远,突然再回头望,过往的岁月就如流光铺展开来,这一切又真的像电影一般,每一帧都是深刻又美妙的细节。

我初入职场时,也一度胆怯,丧失自信。

那时我已经实习了好几个月,却长期没有收到工作派遣。那时候的我,每天想着,也许,也许下一秒,就会收到公司HR(人事)开具的那张“实习结束”的通知单。

结果当然是如大家所见,我得到了想要的工作,在这里待了很久。

但这漫长的十年,总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概括清楚的,可是这一切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也曾在煎熬中向领导自荐“这份工作能否给我做”,也在挣扎之中拒绝过某个项目“我想它并不适合我”……

我不知道在这其中时间是怎么施以魔法,总之,我现在已经站在了十年之后,轻描淡写地观看一场属于我自己的静默的影片。

我换工作之后,曾在某个行事风格很快节奏的公司待过短暂的一段时间,当时共事的有好几个未毕业的实习生,其中有一个女生,和我当“新人”时一样,每天都干劲十足,领导交代的工作风风火火地完成,渴望自己成为那个“被选中的人”。

但偌大一个公司,每个人都装着同样的理想,那时不过是普普通通一员的她,离被认可似乎总还是有一些距离。

因为工作到太晚,我们两个每晚都相约一起打车回家。有时候是十二点,有时候是凌晨一两点,从城市的北边到南边,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累的时候就彼此沉默,尚有热情时也会聊天,最常聊的话题经常是——

“你选这份工作是因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她如是说。

“那你呢?”

“我想人嘛,总是不能停歇的,尝试一下就总没有错的。”

——我的回答。

后来某个深夜,马路上的车已经很少,司机师傅大概也提不起力气说话,整个车厢里充斥着疲惫。我摇开了的士的窗,有一股冷风“嗖”地吹进来,我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都在片刻清醒。

不久之后我们接连告别了那份工作,当然,彼此理由各不相同,但自然是,我们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我们要去的方向,都是需要一生去探索的。但我们每一次探索,都一定是无误的。”

是在那个寒风肆意的夜晚,我们获得的答案。

我和那个女生并肩走了人生之中那一小截旅程,此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但在朋友圈,我经常可以刷到她发布的动态——她现在俨然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资深职场人了。

而我,依旧停留在了最热爱之处。

生活似乎就变成这样。

我每天读着不同人写出来的故事,搭同一趟地铁回家,在走路的时候会看见很多奇妙的事物。比如早上路边的银杏叶会在空中一晃一晃地轻飘飘掉下,朝阳会给棱角分明的写字楼镶上金边。

下班時天色昏黄,我一个人从人潮里分离出来,走到必经的十字路口,就经常会看到一幅温柔的画面:一对年迈的夫妻,坐在拐角的长椅上,他们有时候拿着保温杯喝水,有时候聊天,有时候只是静静地看着这路灯下的车水马龙。

不知怎的,可能毫不相关,但这一切让我想起了电影《与玛格丽特的午后》,正如同基曼午后遇见玛格丽特得到治愈般,我每天都很期待遇见那对夫妻。

我们的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那些能抚平你疲惫的,可能恰恰只是某个细微的平静:树叶、和风、斜阳……

甚至某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慢慢流淌进你的心里,无声无息地治愈你。

我想啊,奔跑数十年后的我们,在时至六七十岁的某一天,也要心意满足地坐在某一处看风景。

看人来人往,月光碎落在门前,时光终于慢下来。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与玛格丽特的午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