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

薄皮大馅

最近一次和朋友聊天到凌晨,主题是为什么我母胎单身了整整二十三年。

整个少女时代,我都心无旁骛地暗恋一个男生,把我所有对于喜欢、对于恋爱的幻想,都投注在了他的身上,每晚睡觉前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都真诚地向上天祈祷——

今晚让我梦到他吧,拜托了!

然后梦到自己做了一晚上的《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天利38套》《小题狂做》,泪流满面地哭着醒过来。

再然后就是得知对方有了女朋友,并在每一个网络社交平台都公布了他和女朋友的合照,把我心底最后一丝不讲理的妄想消灭得干干净净。

上大学以后,我终于渐渐把那场最终以“擦眼泪擦完一整盒纸巾”作为结局的单方面失恋,抛在了脑后。

我所在的大学是一所经典的理工科学校,男女比例超过五比一,无论是在食堂、操场还是公选课教室里,远远望去,都是乌泱泱一片寸头短发。

这也就使得,在高中时期从未收到过一封情书的我,在大学也见识到了男生各式各样的表白。

比如走在路上,会有男生突然从天而降(?)说自己手机没电了,借你的电话打给朋友,其实是打给了自己,只为了要你的号码。

又比如迎新晚会,滚动的大屏幕上一条一条刷着“观众席第二排穿兔子毛衣的小姐姐,你好可爱,可以交个朋友吗”。

再比如自习座位上留下的小熊软糖和写着手机号的小字条。

说到这里的时候,朋友纳闷地问我:“所以一个都没成功吗?”

我自己也觉得挺神奇,后来我没有和这些男生里的任何一个联系。

可能是男生和女生天生表达喜欢的方式就不一样,一个大胆、一个含蓄,可能是我写过太多爱情故事,所以这些桥段在我看来都不够浪漫。

又可能是,我知道真正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因此我能一眼洞悉对方只是随便追追,其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网上关于爱情的说法与话题里,我最讨厌的一句话是:“年轻真好,还能对爱情抱有幻想。”

哪怕八十岁,我都觉得爱情里不该揉进一粒沙子。

爱情不能也不该成为“将就”的代名词,它永远纤尘不染、闪闪发光。

对一个人有好感很容易,第一次见面合眼缘就可以,但好感的维系好困难。可我想要的并不是随便,而是非TA不可的执着。

距离恋爱最近的一次是大三那年,我遇到了一个男生。

他满足当时的我对于男朋友的所有想象与要求——清秀的样貌、正直的人品、优异的学业以及热烈真心地喜欢我。

他投三分球的样子很帅,但是只会看向我的方向。

冬天操场打雪仗比赛的时候,他会一直把我护在身后,最后两个人一起被围攻,倒在雪地里,笑得像傻子。

我们一起获得保研资格,但在我选择放弃推免,选择考另一所学校的那天晚上,他连夜帮我收集完了所有考研资料,对我说“没关系,我在上海等你”。

如果我们是我写的小说里的主角,那我应该顺利地在第二年考上研,然后和他正正经经地在一起。

可现实里,捅破关系的前一秒,我说了“抱歉”。

对不起啊,努力让自己也像你喜欢我一樣喜欢你,但还是没能成功。

所以我选择及时止损,不再耽误你的时间。

恋爱是最害怕时差的东西。

要两个人同时爱上对方,恋爱关系才能圆满成立。

或许下一秒,或许未来的某一秒,我看向你的那一刻,你正好在回望我。

而我在等你伸出手,拉着我去有你的未来。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时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