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拌奶茶(六)

文/张写写

新浪微博/@张写写

上期回顾:

颜值天下第一:“看我ID的前两个字,有什么发现?

前两个字……颜值?又没看过他的脸,她能有什么发现?难不成还能奢望这人的颜值和顾言之一样,每一个点都恰好长在她的审美上吗?

吱呀吱呀:“你一定长得很帅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颜值天下第一:“嗯,那倒是​‍‌‍​‍‌‍‌‍​‍​‍‌‍​‍‌‍​‍​‍‌‍​‍‌​‍​‍​‍‌‍​‍​‍​‍‌‍‌‍‌‍‌‍​‍‌‍​‍​​‍​‍​‍​‍​‍​‍​‍‌‍​‍‌‍​‍‌‍‌‍‌‍​。还有呢?

还有?还能有什么?

吱呀吱呀:“大哥,拜托,你觉得我光看两个字能看出什么花来​‍‌‍​‍‌‍‌‍​‍​‍‌‍​‍‌‍​‍​‍‌‍​‍‌​‍​‍​‍‌‍​‍​‍​‍‌‍‌‍‌‍‌‍​‍‌‍​‍​​‍​‍​‍​‍​‍​‍​‍‌‍​‍‌‍​‍‌‍‌‍‌‍​。

颜值天下第一:“念出来会吗?

吱呀吱呀:“念出来了,然后呢?

颜值天下第一:“算了,不该对你抱有期待。

期待什么?他怎么还一副被伤害的委屈模样?

颜值天下第一:“你太笨了。

吱呀吱呀:“嗯?

温承不依不饶:“我去跟队长说!

“说什么?”他拉住温承,“他做任何事都不会考虑我的感受,我都习惯了。

“今年的比赛规模是仅几年来最大的一次,顾美男,你去跟队长说说,跟老板说说,争取一下啊!”温承想了想,道,“难道是因为上次的明星赛?

顾言之抿紧嘴唇。

“你和队长之间是不是约定什么了?是不是因为上次的明星赛?秋天说那天在俱乐部里听到你和队长说如果明星赛你赢了的话,就……”

“行了,别说了!”顾言之提高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他掀眸看着身边的乔枝桠,她握紧手中的奶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

上次的明星赛?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跟她有点关系。

“你可别自责。”过了很久,她听见顾言之这样说,“就算不是你,心脏队长也不可能让我去打今年的职业联赛的。

林万洲想做的事,兜兜转转几十个弯子也一定会做到。

“为什么?”乔枝桠问。

顾言之的脸黑了。还能因为什么?就像是他嫌她菜一样,林万洲也嫌他菜呗。

温承赶忙跳出来扯开话题:“那什么,顾美男,队长让我喊你今晚一起去吃饭,美男嫂你也一起来呗。

“不去。”顾言之冷着脸说。

“干吗?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了,你……”

顾言之的眼睛微微一转,最后停在了乔枝桠的脸上:“我要早点回家打游戏带妹。

带妹……他居然带妹。

乔枝桠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果然,像顾言之这样的人,身边哪里会缺什么追随者,想要跟他一起玩游戏的人一定排了好长的队吧。

不知怎的,她的心情突然沉了下去。像是被针刺了一个小孔,伤口微微有些发疼。

可是……她为什么会不开心呢?难道她还能对顾言之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乔枝桠迅速摇摇头,把刚才的非分之想扼杀在了摇篮里。

顾言之是宇宙的!是世界的!是大家的!

没错!顾言之不能属于某一个人!

温承:“美男嫂也开始玩《守护传说》了?我说顾美男,带我们美男嫂还是需要下点功夫的啊。

乔枝桠道:“你想多了,他说的带妹……妹,不是我啊。

顾言之挑了挑眉。

“昨天不知道是谁让我带她打游戏来着?

乔枝桠的脸瞬间就红了。

“哼,不用你带。”她嘴硬地说,“我可是有大腿抱的人,才不要你。

顾言之的唇边漾起了难以捉摸的笑意。

“我倒是很期待呢。

“期待你个大头鬼,跟我去换药!

顾言之:“哦。

医务室。

有几个学生打球受伤,校医忙着帮他们处理伤口,她指了指柜子里的瓶瓶罐罐,嘱咐乔枝桠:“药膏在那边,你给他换一下,等会儿你把整瓶药膏都拿走,再换一个星期就行了。

“哦,好。

于是乔枝桠走过去,打开柜子门,就被满眼的瓶瓶罐罐劝退。

她找了好半天,终于在顶层发现了那个墨绿色的小药罐。

一米五几加平底鞋简直是人间惨剧,乔枝桠踮起脚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脑袋,另一只缠着纱布的手拿起了顶层的药罐。

在狭小的空间里,她的心不可抑制地狂跳了起来。

她能闻到他身上独有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淡淡的金纺香气,刺激着她的多巴胺开始剧烈分泌。

要死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近……

乔枝桠小心翼翼地扭头,一抬眼就看到了他性感的喉结。

完了。她闭上眼,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羽毛轻轻挠似的发痒。

“小矮子。”他揶揄她。

两个字,就把她满心的粉色泡泡都戳破了​‍‌‍​‍‌‍‌‍​‍​‍‌‍​‍‌‍​‍​‍‌‍​‍‌​‍​‍​‍‌‍​‍​‍​‍‌‍‌‍‌‍‌‍​‍‌‍​‍​​‍​‍​‍​‍​‍​‍​‍‌‍​‍‌‍​‍‌‍‌‍‌‍​。果然不能指望顾言之的嘴里说出多么优雅的话来!

乔枝桠瞪他,道:“个子高了不起?还不是比我小!

“我休学两年。”顾言之收回手,站定,道,“如果按照年龄算,你还要喊我一声哥哥。

谁……谁要喊他哥哥了啊!

乔枝桠臭着一张脸,说:“那又怎样,还不是得叫我一声辅导员……”

顾言之懒得跟她争辩,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一副心安理得等待服务的模样。

乔枝桠俯下身,缓缓地拆开他手上的纱布。

之前肿的地方已经差不多都消了,但还是红红的一片。昨天上的药已经被吸收得差不多了,乔枝桠拿清水稍稍蹭了蹭,打开药瓶,用棉签蘸取了一些烫伤药膏抹在他的手背上。

她一边抹,一边注意观察他的表情。她的动作很轻,生怕他疼。

顾言之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她赶忙停了下来:“怎么了?我太用力了?

“没事。”他道。

话音刚落,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席卷了他全身。

乔枝桠把脑袋凑到他的手边,轻轻地呼气。温柔的气息像是蝴蝶的触须柔柔地触碰着他,每一个毛孔都被挠得极不安分。

顾言之看向她的脸,睫毛微微颤着,表情认真得不得了。

不知道打游戏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认真……

这个憨憨,明明是个手残还非要去玩《守护传说》,被人骂菜还不乐意,倔得像只小毛驴,偏偏这份倔强,竟还有那么点可爱。

最可爱的是她给他上药的样子,真温柔。

还说不喜欢他,不喜欢哪会这么温柔。

“我第一次给别人上药,所以轻重不太懂,要是疼你跟我说就好了。”乔枝桠老实巴交地说。

“第一次?

“嗯……”

第一次啊。

她的力道略微有些重,引得他的眉头抽动了一下。

尽管如此,他依旧勾起嘴角,笑得扬扬得意。

没人能抵挡住YAN神的魅力,“手残党”也不例外。

嗯,他是技术天下第一、颜值天下第一的芳心纵火犯。

从医务室出来,乔枝桠把刚才校医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几天要注意休息,不要过度使用你的右手。

顾言之顿了顿,问:“我能过度使用我的右手干什么?

乔枝桠乜他:“让你少打游戏。

“哦?”顾言之意味不明地拉了一个绵长的尾音,“要是这样,小妹妹怕是要伤心。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看得她心里直发慌。

他的妹伤心就伤心,看她干吗!

乔枝桠不高兴地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说:“你一只手不方便涂,以后我来帮你涂药膏。

顾言之“哦”了一声。

温承在医务室外面等,不忘观察来来往往的长腿妹子。见两人出来,这才慢悠悠地走到两人身边,一开口就是感叹。

“在俱乐部,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年轻的妹子了。

“你觉得你要是再谈个恋爱,队长会怎么样?”顾言之问。

温承赶忙摆摆手:“你别瞎说,我没这个想法,我还想有条活路。

听他们这么说,似乎两人都很怕林万洲的样子。

她和林万洲接触过几次,那个传说中的“心脏队长”,总是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可是林万洲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岂是他们这种凡夫俗子能猜到的?

“你到底来干吗?”顾言之问。

温承:“队长让我来看看你上学上得怎么样。

“他现在管这么宽?连我学习都要管?

“他让我嘱咐你,就算上学也不要荒废练习,毕竟职业联赛,你还是要去当替补的……”

顾言之道:“你回去让他放心,我天天忙着带妹,带这个妹,不比打职业赛轻松。

他意犹未尽,目光落在乔枝桠的身上。

干吗?又看她?难不成带妹这个锅也要甩在她身上吗?

一直在她面前说带妹带妹,成心惹她生气。

乔枝桠懒得加入他和温承的话题,酸不拉几地说:“带你的妹去,再见。

说完,她转身就走。

“了不起哦,你有你的妹,我还有我的小哥哥呢。

高乐美推开门就听见乔枝桠的咕哝。她放下画板,笑着说:“你的嘴巴噘得都能挂酱油瓶了,又怎么了?又和顾大神闹矛盾了?

“我和他能有什么矛盾!

“人家可是在食堂里为你受了伤啊,你再跟人家斤斤计较可就太不应该了。

谁跟他斤斤计较……她哪有和顾言之斤斤计较的资本啊。

他可是高高在上的YAN神,而她,不过就是一个手残辅导员,他们之间,可是整整隔了八套卷子。

一想到这里,她就不禁有些垂头丧气​‍‌‍​‍‌‍‌‍​‍​‍‌‍​‍‌‍​‍​‍‌‍​‍‌​‍​‍​‍‌‍​‍​‍​‍‌‍‌‍‌‍‌‍​‍‌‍​‍​​‍​‍​‍​‍​‍​‍​‍‌‍​‍‌‍​‍‌‍‌‍‌‍​。

上了游戏,她依旧是有些恹恹的。

她的大腿心情倒是不赖。

颜值天下第一:“今天我打野,躺好。

顾言之带妹的时候,也会说这样的话吧?

她呜咽了一声,没什么气势。

操作软绵绵的,一点状态都没有,虽然她的状态好与不好的区别只在于是以怎样的心情送人头……但是,她现在整个人都游离在游戏之外,根本没办法集中精力。

这边,她在庸人自扰,另一边,“颜值天下第一”已经超神了。

队友开始吹彩虹屁,唯独她,还孤独地站在自家野区发呆。

颜值天下第一:“你怎么了?

吱呀吱呀:“算了,这把结束我不玩了,我状态不太好。

颜值天下第一:“你遇到什么事了?

是啊,她遇到什么事了呢?她好像什么事都没遇到,可就是心意难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被他的言行牵动神经呢?要真像高乐美说的那样,她对顾言之见色起意了,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才不会是这样,她绝不会被顾言之影响!

没错!“颜狗”的尊严永不熄灭!

吱呀吱呀:“不管了!冲冲冲!

颜值天下第一:“?

吱呀吱呀:“冲!打爆对面!

她像是个无头苍蝇似的满地图乱转,反正她负责全地图浪,他负责一打九。

“快来快来,这边有落单的小短腿!

“我们一起去上路抓对面的战士,冲呀!

“弄他们!快,跟着本奶妈走!

“……”

其他队友瞠目结舌,只看见游戏界面上的软萌辅助毫无章法可言地冲在前面,连带打野都浪得飞起。

一人浪,全队浪。

哼,只要把对面的人都当作是顾言之,她就片刻都停不下来,非要把对面打肿才行。

她打得正起劲,节奏带得飞起,突然屏幕一黑,手机响了。

别呀,她还在打架呢。

她定睛一看,是狄琛的电话。

这个点找她,难道又要找她帮什么忙吗?

她赶忙按下接听键:“狄师兄,有什么事吗?

“你帮我去接个人。”狄琛道,“金融系请了一个嘉宾过来做讲座,他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到机场,你去接一下。

乔枝桠有些尴尬地说:“可是我现在……”

“我这会儿有点事,抽不出空,我知道你这会儿在宿舍,等会儿你打个车去机场接一下人。外面在下雨,我们总不能让别人自己过来对吧。

是啊,他也知道外面在下雨啊。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下雨,打车去机场接人,这种事狄师兄怎么好意思拜托她啊。

乔枝桠深吸了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功课,道:“狄师兄,我自己也有事,我……”

“你能有什么事呢?你不是没有男朋友吗?

乔枝桠:“……”

无法反驳。她总不能说她手头的要紧事是在和小哥哥甜蜜双排打游戏上分吧?

“你该不会这么点小事都要拒绝我吧?这点小事能耽误你多久了。你别忘了,你这学期能来金融系,还是我帮你申请的。

她哽住了。这还让她怎么拒绝?

乔枝桠:“嗯,我知道,谢谢狄师兄,我这就去。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起门口的伞,一头扎进雨里。

顾言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回来。

系统:“吱呀吱呀退出游戏。

断网了?掉线了?挂机了?她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打游戏打到一半就走了,招呼也不打一声,这种不靠谱的事果然只有她才做得出来。

他在自家野区晃完,又去对面野区逛了一圈,实在无聊,发现对面落单的五个人,单枪匹马直接把对面整队灭了。

好无聊。

“五连绝世”都没有憨憨在旁边手舞足蹈地欢呼,一点意思也没有。

过了很久很久,他握着手机迷迷糊糊都快睡着了,突然有人给他发了微信。

映入眼帘的是十几个夸张的大感叹号。感叹号之后,温承又发了稀奇古怪的一些表情。

又是树苗,又是小草,绿油油的一片,像是饱含深意。

顾言之飞快敲了一行字发过去:你又想说什么?

温承:“完了啊,顾美男,你头顶青青草原。

顾言之:“什么?

温承:“我刚才在机场接韩经理,你猜我看见谁了?

顾言之:“韩思思回来了?

温承:“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看到你的小心肝在外面有了野男人……”

顾言之:“你说谁?乔枝桠?

温承:“不然你还有别的小心肝吗?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清醒了大半。

温承:“晚上下这么大雨,还跑这么远到机场来接一个男人。你品,你细品。

顾言之:“哦。

温承:“我们这会儿准备去机场外面的烧烤店吃夜宵,来不?

顾言之:“不来。

温承:“真不来?

顾言之:“不来。

他又重新躺在了床上,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太难了。也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只留了航班信息、电话号码和姓氏。

乔枝桠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飞机落地,她赶忙拿出手机给对方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瞬间,那端传来好听的男声。

“喂,你好。

乔枝桠赶忙道:“你好,是江先生吗?我是C大金融系的辅导员,我来接你去酒店。我这会儿在机场南门,你呢?

说完,她看见站在不远处举着手机的男人。

不出意外,好像就是他?

乔枝桠朝他挥挥手,男人挂断电话朝她走了过来。

很快,他走到了她面前,她抬头一看,愣住了。

等等,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

“好久不见啊,乔枝桠。

认识她?这个人居然认识她?

江……江……

烈风过境,吹得她的脑门直发蒙。细细嗅一嗅,还有很久之前少年少女的青春气息。

乔枝桠愣了足足十秒,而后她试探地问:“江然?

江然微微一笑:“好在你的记忆力还不算太差。

她和江然之间有八年多没见了吧?自从江然高中毕业之后,她就再没跟他打过照面,认识他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一。

县城的高中风水好,才会养出江然这种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别家孩子”。

那时候没什么通信设备,连手机号都没留,江然一毕业,她就跟他彻底断了联系方式。

“好歹也当过你一年学妹,怎么可能忘记嘛。”乔枝桠说。

怎么可能忘,他可是她情窦初开年纪里最美的一簇花火。

算是她的……初次暗恋吧。

不过时间过去这么久,当初暗恋的感觉虽然没了,但印象中那个阳光少年,依旧没变。

“毕业之后我爸去城里做生意,就带着我们一起去城里了,走得比较匆忙,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后来上大学一直在C市,放假了就回家,再没去过县城。

乔枝桠问:“你来我们学校金融系做讲座吗?

“嗯,算是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回来吧,哈哈。”江然笑了笑,说,“没想到还能遇到你。我还没吃饭,你呢?饿了没?一起去吃点东西?

“好啊。

两人一走,不远处椅子上坐着的三个人直起身子来。

温承看了一眼左右两边的自家队友,说:“现在情况非常紧急,我必须要向顾美男报告。

左手边的易韩问:“顾美男被绿了?

右手边的路秋天看了一眼手表,没说话。

温承道:“虽然那个野男人看上去长得不赖,但保不准是个衣冠禽兽。

易韩:“附议!

路秋天:“……”

温承单手搂过路秋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秋天,看到没,女人都是骗子。

路秋天:“可是我也没听言之哥说他有女朋友。

“队长都验证过了,你还不信呢?

“当事人没承认,你们不要乱操心。

温承无奈地摇摇头:“秋天啊,但凡你把一丁点训练的心思花在女人身上,你就不至于到现在还单身呀。

路秋天:“我还不想谈恋爱。

“你那是没有体验过女人的美好。”温承撇撇嘴,说,“算了,跟你这个小屁孩说不通这些,对牛弹琴。

话音刚落,他的后脑勺猛地被人敲了一下。

“你就不能教队友一点好的?”是个清脆的女声。

温承惊喜地转过脸来:“韩经理!

韩思思左右看了一圈,随后目光黯淡了下去。

“他没来吗?”她问。

温承干笑了两声,赶忙说:“队长忙嘛。马上就职业联赛了,他忙着在俱乐部制定战术呢。饿了吧韩经理,我请你吃饭啊。

“言之呢?”韩思思问。

“他……说起来就一言难尽了。

“看来我离队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

“很多。比如说,顾美男恋爱这件事……”

路秋天小声地提醒道:“那都是你们瞎说的,言之哥没有承认过。

温承笑嘻嘻地说:“走吧经理,我们一边吃一边说。

时间已经将近十点了。

他们走到机场外雨已经停了,乔枝桠和江然进了一家烧烤店。

“老板,两位​‍‌‍​‍‌‍‌‍​‍​‍‌‍​‍‌‍​‍​‍‌‍​‍‌​‍​‍​‍‌‍​‍​‍​‍‌‍‌‍‌‍‌‍​‍‌‍​‍​​‍​‍​‍​‍​‍​‍​‍‌‍​‍‌‍​‍‌‍‌‍‌‍​。”江然把菜单推到了她的面前,“你想吃什么先点,我去拿饮料。喝酒吗?

“不喝。”乔枝桠摇摇头。

等菜的工夫,两人说了不少以前学校里的事情。

她高一的时候,江然已经高三了,她刚进学生会,江然是学生会会长。

关于江然,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体育课受了伤,在球场打篮球的江然把她抱进了医务室,那天她的心跳跳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满脸通红,被同学笑话了好几天。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学校里好多女生喜欢你。”乔枝桠笑着说,“我记得有一次,有个高二的学姐在升旗仪式上跟你表白,气得我们校长脸都绿了,哈哈。

说到这个话题,江然的目光柔了下来。

他静静地望着她,问:“那你呢?

“啊?

他问:“你上高中那会儿有喜欢的人吗?

“有吧。”她想了想说。

“现在呢?

现在……

几乎是他说完话的那一瞬间,乔枝桠的脑海里就钻进来一个人。

为什么是他?难道她的理智已经彻底屈服于她的眼睛,决定安安心心地做一个“颜狗”了吗?

见她沉默,江然没再问。

门口传来声响,四个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店。

乔枝桠扭头一看,一眼就在四个人中间看到了高乐美卡贴上的传奇人物。

那就是高乐美的男神本尊,路秋天吧。皮肤略微有些黑,很高,很瘦。

“美男嫂?”率先开口的是温承。

乔枝桠这才把目光转到他身上。她尴尬地咧嘴,道:“哈喽……温承。

温承瞥了一眼她对面的男人,干咳了两声,问:“这谁啊?

“他是来我们C大金融系做讲座的嘉宾。”乔枝桠礼貌地介绍道,“也是我高中的学长,江然。

“高中时期的学长啊。”温承上下打量了一下,默默地思考了一下情敌在乔枝桠心中的分量,随后他发觉事情有些棘手。

易韩小声地拉过温承:“完了呀,我觉得美男这次是彻底绿了。

温承点点头:“我也觉得……”

易韩:“我们怎么办?要叫顾美男来吗?

温承:“算了,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为主,要是顾美男来了,还不得打起来。

路秋天无奈扶额:“你们又在脑补什么无聊的剧情?

温承朝着乔枝桠打哈哈:“美男嫂你慢吃……”

“美男嫂?”江然问,“他们为什么喊你美男嫂?

“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

来源于顾言之没有澄清的误会,以至于让她现在竟有些心安理得地享受了这个称呼。

所以,才会对国民电竞男神产生了一点点非分之想。罪过罪过。

实在无法解释,她索性略过了这个问题,把话题转到江然的现状上来。

“我现在从事金融行业,这次来,是给金融系四年级的应届毕业生做就业指导讲座的。”江然解释道。

他们天南海北又胡扯了半个多小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响了。

乔枝桠顺着声音望去,嘴里的牛肉趁她惊讶张口的空隙掉在了她的大腿上。

很显然,顾言之也看到了她。

在他们“深情”凝视的同时,温承发出了惊为天人的叫声。

完了完了。温承内心慌得不行。

“啊……顾美男,你怎么来了?

“我打电话喊他来的。”说话的是韩思思。

温承看了看顾言之,又看了看江然,差点哭出声来。

空气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顾言之站在门口,静静地望着乔枝桠。

在他探究的目光下,乔枝桠陷入了沉思。

不对啊,她为什么要心虚啊?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乔枝桠甩掉了腿上的牛肉,试图友好地和顾言之打招呼。

顾言之脸上的表情有些臭,他走到她的桌前,目光在江然的身上逗留了片刻,随后得了如下的结论。

五官OK,皮肤OK,看样子身高也OK,表是名牌表,西装也是名牌西装。

哦​‍‌‍​‍‌‍‌‍​‍​‍‌‍​‍‌‍​‍​‍‌‍​‍‌​‍​‍​‍‌‍​‍​‍​‍‌‍‌‍‌‍‌‍​‍‌‍​‍​​‍​‍​‍​‍​‍​‍​‍‌‍​‍‌‍​‍‌‍‌‍‌‍​。可以的,乔枝桠,原来真的有小哥哥。

“顾美男!”没等乔枝桠说话,温承快她一步搂住了顾言之的肩膀,脸上堆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说巧不巧,美男嫂和她的高中学长也在这里吃饭,哈哈哈。

“哈”到最后,空气尴尬得他只想跑。

韩思思看了眼乔枝桠,问:“言之,你女朋友?

“不不不!

乔枝桠率先跳了出来,脸涨得通红。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其实你们一直都……”

“拼桌吗?”他看着乔枝桠,打断她的话。

“啊?”她一愣,“好吧。

温承“哈哈哈”地苦笑:“对对对,我们拼桌。

拼桌……然后呢?

易韩和路秋天面面相觑,温承勉强可以听到路秋天对他的小声嘲讽:“让你乱牵线,这下完了吧。

什么叫他乱牵线?他也很冤枉好吧……这线还不是林万洲牵的!

七个人围着圆桌,大眼瞪小眼。

乔枝桠这才注意到韩思思。她波浪卷、大眼睛,整个人看上去酷到爆炸。

韩思思好像和顾言之很熟的样子……乔枝桠又悄咪咪地看向韩思思,结果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

被抓包,她当即面红耳赤地扯了扯嘴角。

“你在国外这几个月,有什么收获没?”顾言之问。

韩思思“嗯”了一声:“当然。这几个月我在国外接受了专业的电竞团队管理课程,也参观了一些国外的俱乐部,看了他们的训练模式,不得不说,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的。这个我们回俱乐部再说,你先说说你的情况。

顾言之:“我有什么情况?

温承赶忙道:“啊,这个我们可能是误会了……”

乔枝桠兀自叹了口气。“美男嫂”的帽子,终于还是要摘了。像是如释重负,又有点说不出的……失落。

顾言之道:“情况就是我被WINNER赶出去了,林万洲现在让我去上学,还说今年的职业联赛让我去坐冷板凳。

韩思思轻笑了一声:“倒是很不错的决定。

顾言之黑了脸,说:“我看看你们今年谁打中单。

“易韩、温承、路秋天都可以呢。”韩思思笑眯眯的。

都是她插不进去的话题。既然如此,干吗拼桌?

顾言之转向乔枝桠,问:“你不介绍介绍吗?

“啊……”

江然微微一笑:“我叫江然,是乔枝桠的高中学长。你是?

顾言之:“我是……”

话到嘴边,他突然说不出来了。他们之间现在属于什么关系?朋友?辅导员和毕业生?游戏队友?还是别的?

“我是他的辅导员。”乔枝桠介绍道,“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电竞这一块你可能不太了解,他是《守护传说》游戏的职业选手,顾言之。

江然点点头:“嗯,是不太熟悉。

“不过他念的是金融系,你过两天不是要来我们学校金融系做应届毕业生的就业指导讲座嘛,真巧。

顾言之道:“我已经就业了,不需要什么指导。

江然依旧挂着笑容:“没关系,听一听,万一就对金融行业感兴趣了呢。

“不感兴趣。”顾言之撇撇嘴,拒绝得很果断。

对于顾言之的性格,她是习惯了的,反正他向来都是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的。

温承干笑了两声,自言自语道:“你当然是对金融不感兴趣……不然也不会放着亿万家产不继承非要出来打比赛……”

顾言之白了他一眼。

空气又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太尴尬了。

乔枝桠觉得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酝酿怎么开溜。于是她站起来:“我们吃得也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就……”

顾言之:“坐下。

乔枝桠:“哦……”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烤肉滋滋地冒油,她恨不得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对啊,她为什么突然这么听顾言之的话?她才是他的辅导员啊!

上市预告:

天才电竞选手×手残倔强少女

在遇见他的每一个瞬间,她经历的所有温柔,都在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里。

连载到这里就结束了,想知道辣手辅导员乔枝桠还能如何“折磨”顾言之吗?想知道顾言之对乔枝桠的动心过程?敬请期待《蜂蜜拌奶茶》上市吧!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蜂蜜拌奶茶(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