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走向星河长明

文/萱草妖花

新浪微博/萱草妖花

十二月初,山东天寒地冻,作为一个早已习惯四川气候的西南人,我真切地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寒风刺骨​‍‌‍​‍‌‍‌‍​‍​‍‌‍​‍‌‍​‍​‍‌‍​‍‌​‍​‍​‍‌‍​‍​‍​‍‌‍‌‍‌‍‌‍​‍‌‍​‍​​‍​‍​‍​‍​‍​‍​‍‌‍​‍‌‍​‍‌‍‌‍‌‍​。

十一月我失恋了​‍‌‍​‍‌‍‌‍​‍​‍‌‍​‍‌‍​‍​‍‌‍​‍‌​‍​‍​‍‌‍​‍​‍​‍‌‍‌‍‌‍‌‍​‍‌‍​‍​​‍​‍​‍​‍​‍​‍​‍‌‍​‍‌‍​‍‌‍‌‍‌‍​。我以为经过调整,我已经走了出来​‍‌‍​‍‌‍‌‍​‍​‍‌‍​‍‌‍​‍​‍‌‍​‍‌​‍​‍​‍‌‍​‍​‍​‍‌‍‌‍‌‍‌‍​‍‌‍​‍​​‍​‍​‍​‍​‍​‍​‍‌‍​‍‌‍​‍‌‍‌‍‌‍​。其实没有,我每日都沉浸在一种巨大的痛苦中。

人前嬉皮笑脸,无人时开始放声痛哭。

朋友见我的状况不对劲,诓我去山东剧组客串丫鬟。

我想着丫鬟的戏份并不重,正好可以换个地方,换个环境,换种心情,便去了。万没想到,我是女主身边的丫鬟,有台词、露脸多,四舍五入戏份算个女四。

我白天裹着军大衣,贴着暖宝宝蹲在拍摄现场。等戏的间隙,想起前任的冷暴力行为,委屈得稀里哗啦。

等我上戏时,剧组跟妆的小姐姐给我补妆,眼睫毛哭掉了,她问我是不是哭过?

我笑嘻嘻地回:“冻哭了。

在剧组精疲力竭,晚上回到酒店,情绪无法自控,会委屈地对着电脑崩溃大哭。

分手后那个月,我的情绪波动过大,导致大姨妈来了整整一个月,我都怀疑自己因失恋而得绝症了。

我把在剧组跟男女主的合照发到朋友圈,Dr.wang(王先生)戳我:“你在山东?来北京吗?

由于大姨妈来了一个多月,始终不走,我打算去协和挂号:“拍完戏就去协和看病。

Dr.wang给我打了视频电话,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

失恋的女生情绪波动总是特别大,唠叨,我就跟喝了假酒似的,跟他吐槽我的前任。

Dr.wang沉默地听着,他告诉我:“我不懂这有什么可伤心的。我希望你明白,失去你,放弃你,都是他的损失。你要庆幸,失去了一个并不将你放心上的男人。

回想和前任在一起的时光,恋爱时甜得像言情小说,涉及现实问题,对方立刻选择放弃女友。

我管前任叫渣男。

Dr.wang了解到我情绪崩塌,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在我拍完戏之后跟我视频、聊天,安抚我的情绪,大概是有了人陪我说话,那种失恋时“惨遭抛弃”的感觉居然渐渐消散。

离开山东的前一晚,我抱着编剧小姐姐哭了一个小时,放声痛哭,就像决定丢弃一件珍贵的旧物,难以割舍。

那晚之后,我就彻底放下,如释重负。

离开山东当天,临时有事,无法再去北京,我发消息给Dr.wang:“我不去北京了,下次见。

我没想到Dr.wang立刻给我发了一个共享定位,说:“那我来找你。

他在北京大学读博,临近毕业,没什么项目,立刻就买了票来山东。

我被他的行动力震撼到。

我看着地图上的位置共享,突然有点恍神。

这个男人的意思过于明显。可我刚从一段恋情里走出来,压根没办法快速地走出下一段感情。

其次,与前任分手后,我排斥再跟博士谈恋爱,我对博士这种生物,开始生理性排斥。

在山东我们匆匆见了一面,我下意识地认为,学渣和学霸不配在一起,我并不认为自己和他会有什么好的发展。

挺神奇的是,见他之后,我持续一个月的大姨妈,突然就离开了,身心也特别舒畅。

Dr.wang告诉我说:“这是有缘人之间的一种特殊磁场,我治愈你,注定我们有缘。

回四川后,Dr.wang每日跟我视频通话。

两人就像认识很多年,有说不完的话。他知道我喜欢花,给我寄了一盒永生花。

礼盒卡片上的字迹清秀:“凛冬散尽,星河长明,往前走,别回头。

永生花生机盎然,我的寒冬彻底消散。

上段恋情结束后,我将微信签名改成:“不要总想被照亮,去发光。

而他却把签名改成:“我照亮你。

寒冬彻骨,言语温暖人心。

一晃数月过去,我和Dr.wang依旧保持每日视频。

圣诞节他送我的礼物是锅具与垃圾桶,让我哭笑不得。

情人节他送我一束高原红,贺卡写:“来年还要赠予你玫瑰。

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会持续多久,但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将我从低谷拽出的温暖男人。

就像《两心欢喜》里的秦颖遇到司简。

是他驱散了秦颖的凛冬,带她走进璀璨的星河。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与你走向星河长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