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叶味团团

文/以太

作者有话说:

上学期和老师谈到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聊到最后,我说:“不要感到绝望,无论是怎样的人,也会有人爱”​‍‌‍​‍‌‍‌‍​‍​‍‌‍​‍‌‍​‍​‍‌‍​‍‌​‍​‍​‍‌‍​‍​‍​‍‌‍‌‍‌‍‌‍​‍‌‍​‍​​‍​‍​‍​‍​‍​‍​‍‌‍​‍‌‍​‍‌‍‌‍‌‍​。沈团团是一个没有什么优秀品质的女主,但是她挺热爱生活的,也挺……可爱的吧?

原来吃太多,真的会跑不动​‍‌‍​‍‌‍‌‍​‍​‍‌‍​‍‌‍​‍​‍‌‍​‍‌​‍​‍​‍‌‍​‍​‍​‍‌‍‌‍‌‍‌‍​‍‌‍​‍​​‍​‍​‍​‍​‍​‍​‍‌‍​‍‌‍​‍‌‍‌‍‌‍​。原来……她是这么在意倪景菏呀​‍‌‍​‍‌‍‌‍​‍​‍‌‍​‍‌‍​‍​‍‌‍​‍‌​‍​‍​‍‌‍​‍​‍​‍‌‍‌‍‌‍‌‍​‍‌‍​‍​​‍​‍​‍​‍​‍​‍​‍‌‍​‍‌‍​‍‌‍‌‍‌‍​。

楔子

接到沈妈妈电话时,倪景菏正好拉着行李箱,合上了家门,听清楚沈妈妈的话后,他才发现自己可能被放了鸽子。

沈阿姨说:“小倪,你们现在应该到河川了吧?团团她怎么样,有晕车吗?

倪景菏想到昨天沈团团看到他和郑茜在一起说话,沈团团跺跺脚,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他有些慌乱,冷静下来,才和沈阿姨交换了信息,得出结论是——沈团团已经坐着车到了河川。

十小时后,拥挤的地铁中,沈团团看着自己手机的低电量提醒,肚子发出了饥饿的声音,她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跟着倪景菏一起,非要自己赌气偷跑。

倪景菏可是收集了好多资料……就等着和她一起去打卡河川的美食。可是她一想到倪景菏和郑茜在一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地铁缓缓停下,沈团团扶住扶手起来,随着人群走出地铁,手机哀鸣着关机,她和屏幕大眼瞪小眼,使劲按着锁屏键,可是手机依然毫无反应。

她刚下地铁就立在原地不动,大叔斥责她为什么要站在黄线里面,她颤颤巍巍地道歉,走远几步,心中忽然涌起了悲伤。

好想倪景菏,如果他在旁边,她又怎会因不识路而坐过了站。

沈团团的眼泪滴落在地面上,啜泣着,害怕路人嘲笑她哭,手背急忙擦拭着眼角,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一点也不难过。

旁边忽然被递上了一张纸巾,她诧然抬头,看到倪景菏关切地望着她,嘴上却埋怨:“一个人旅游开心吗?

“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倪景菏拿着纸巾,眉头紧锁,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沈团团什么时候有的这种误解,明明他喜欢沈团团好多年呀。

从小倪景菏就是学校里成绩数一数二的存在,是个品学兼优的小学生。八岁的他最大的困扰就是……有人在周一匿名举报他。

情况是从上上周开始的,那一次有人举报他欺负女同学。班主任按照惯例,和倪景菏谈话完,心中便有了结论,这绝对是恶作剧。

虽然老师选择相信他,但他依然有些困惑。他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刚搬来的隔壁家女儿,于是他拍了拍沈团团的肩膀,沈团团吓得一抖,悄悄转头看他。

眼尖的倪景菏看到沈团团手里抓着一只一动不动的蝴蝶,为惨遭毒手的蝴蝶默哀三秒钟后,他严肃地问:“沈团团,你在干什么?

沈团团刚从西南地区一个旅游城市回来,在那儿尝到了一些嘎嘣脆的昆虫美食,这天发现路边花坛里停着一只蝴蝶,她就咽着口水把蝴蝶抓了起来,想带回去让妈妈做油炸蝴蝶。

倪景菏什么人,他是沈团团肚子里的蛔虫,沈团团想做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当机立断,一巴掌轻轻拍在沈团团的手上:“不许吃!这个不能吃!

沈团团肉乎乎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她畏惧倪景菏的“霸权主义”,又舍不得手中的“美味珍馐”。上上周,她跳进河里抓鱼,鱼还没抓到,就被倪景菏抓个正着,闻讯而来的沈妈妈把沈团团训斥得眼泪落个没完。

回家之后,她就边擦着鼻涕,边在纸上写举报,照着电视里演得那样,将倪景菏“罄竹难书”的罪行一一写下。手边的新华字典被翻得哗哗作响,她咬着笔杆子想还有什么没写到的事情,等收笔时,眼前是三张写得满满当当的田字格练习纸。

周一上课前,她走到倪景菏班主任办公室,可惜班主任的邮箱太高了,于是她趴在办公室门前,将装在粉红色信封里的举报信偷偷塞到门缝下,希望班主任能帮她撑腰,可是她等了一天又一天,倪景菏依然在班里坐得好好的。

放学时,倪景菏背着书包走在她身边,看她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停下来在小店里买了一包辣条,递到她手上。她早就眼馋辣条好久了,可惜五角钱实在是太贵了,她软磨硬泡也没让妈妈给自己五角钱。

她满眼感动地看着倪景菏,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写下的举报信,她吃了一大口辣条,口齿不清地说:“倪景菏,你真好!

倪景菏小手一拨头发,深藏功与名,心里暗道:“我就知道,像我这么体贴女生的人,怎么会有人讨厌我。

稍大一些后,沈团团见什么就吃的毛病收敛了一点,因为她的身材着实有些圆润。这倒也没什么,沈爸爸说,唐朝的大美人杨玉环就是像她一样珠圆玉润的。

她深以为然,觉得自己就是当代杨玉环。听到她自信的言语后,倪景菏睁大了眼睛,从沈团团的头顶扫到鞋面,不置可否。

等到考入初中才知道,原来大家都不喜欢像她这样胖得可可爱爱的女孩。当她站到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时,台下的新同学一阵唏嘘,她好奇地眨巴眼睛,竖起耳朵就听到同学在议论她。

“天哪,她怎么这么胖!

“她看起来好油腻呀……”

语气都不是很友好,她原本是面带微笑地上台,下台却有些悲伤。等老师排好座位,新同桌迫不及待地在桌子上画了一道线,得意扬扬地说道:“小胖墩,你别超过这条线,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有些困惑,从小妈妈就教育她,当别人说谢谢的时候,要回答不客气。可她还没说谢谢,为什么同桌要说不客气?

课间时,大家都跑出教室找自己的小学同学,有些在新学校没有老朋友的同学就留在教室里和新同学聊天。她坐在座位上,没有一个同学愿意找她聊天,她就悄悄跑到倪景菏的教室,找倪景菏玩。

教室里充斥着嘈杂喧闹的声音,好多新同学围着倪景菏,倪景菏礼貌地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当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时,倪景菏果断站起,向沈团团走去。而倪景菏的新同学也向沈团团投了各种各样的目光。

“倪景菏怎么跟胖妹玩在一起!

不仅如此,有人还朝沈团团翻了个白眼,沈团团的笑容挂在嘴角,下一秒,嘴一瘪就流眼泪了。

倪景菏见过滔滔不绝的长江,但是没见过沈团团这汹涌而下的泪水,吓得他慌忙在兜兜里掏了好久,才掏出纸巾。他手忙脚乱地擦拭,等沈团团稍微止住了眼泪,他一脸生气地转头看着刚刚对沈团团出言不逊的人,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小拳头:“别欺负我妹妹。

教室里一片沉默,只有自己身后传来了吸鼻子的声音。倪景菏转头就看到了破涕为笑的沈团团​‍‌‍​‍‌‍‌‍​‍​‍‌‍​‍‌‍​‍​‍‌‍​‍‌​‍​‍​‍‌‍​‍​‍​‍‌‍‌‍‌‍‌‍​‍‌‍​‍​​‍​‍​‍​‍​‍​‍​‍‌‍​‍‌‍​‍‌‍‌‍‌‍​。

大家都知道沈团团有个很厉害的哥哥,倪景菏也自觉担负起了监督沈团团的责任。但是他觉得沈团团的确是有点笨呼呼的。

沈团团在十三岁时出现第一次不听他话的情况。沈团团留了好多年的马尾辫造型,正要升学,沈妈妈打算让沈团团换一个造型,迎接新学期。

沈妈妈因为工作比较忙,便把团团托付给了倪景菏,他欣然答应。

暑假时,少儿频道正在热播《星游记》,其中有个沈团团很喜欢的角色。得知是倪景菏带她去理发之后,她大胆地拿着平板,把那个角色的剧照展示给倪景菏:“哥哥,我想剪这个发型。

倪景菏看到画面里角色夸张的头发,再看看沈团团一脸认真的表情,他按了按自己疯狂跳动的太阳穴,果断拒绝:“别想,不给剪。

倪景菏刚说完这句话,沈团团就哼了一声,然后跑回家。倪景菏根本没当一回事,也回房间看书去了。

过了一会儿,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到沈团团家敲门,结果沈团团没有开门,他心想坏了,沈团团绝对自己一个人跑到理发店随意发挥去了。

等到倪景菏跑了两条街,才在一家陌生的理发店里找到沈团团,这时候沈团团的头发已经挽救不回来了,理发师正给她做最后的烫发,拿着板夹把她后面的碎发弄卷。

看到倪景菏出现,沈团团从理发围布下伸出一只手:“倪景菏,你看我多帅呀!

倪景菏看着她满头乱发,已经可以想象到沈团团被沈妈妈骂得泪流满面的样子。但是事已至此,他只是说:“还挺不错的。

没想到最蠢的不是这个发型,而是最后理发师给出的价格。

“小妹妹,已经好了,你看看可以不。

沈团团看到自己已经顶着一头和喜欢的角色一样的头发,别提多开心了,忙不迭地点头:“这也太好看了!谢谢叔叔,给你钱。

她掏出小钱包,阔气地抽出一张又一张的红色钞票,倪景菏连忙冲上前制止,把沈团团的钱塞回她的钱包:“你出去等我,我来付钱。

沈团团一蹦一跳地走出理发店门口,看着倪景菏正在和理发师说话,还没看一会儿,就被玻璃中映出的发型所吸引,她端详了一会儿,后知后觉想到这么犀利的发型会不会给同学留下坏印象。

沈团团正忧心忡忡中,倪景菏推门出来。看到沈团团挎着一张脸,他知道是沈团团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了。

“走吧,别看了,头发碰到水就不翘了。

沈团团终于摆脱了胖妹的外号,原因说出来很搞笑,是因为她剪的发型丑得她吃不下饭。

剪完后第一次洗头,等到所有发胶和夹板烫过的痕迹都消失后,她才发现理发师把她剪秃了。右边后脑勺那边秃了一大块地方。当天她哭着躲到了被子里,一口饭都没吃。

等到倪景菏再见到沈团团的时候,是开学第一天,他看了半天才认出来是沈团团。这个年纪的女生不仅长高会看上去苗条一些,更何况沈团团一想到自己的头发就难过得吃不下东西。过了两个月,彻底瘦成了一道闪电。

倪景菏比沈团团大一岁,现在要上初三了,他一向成绩好,学校推荐他参加河川市夏令营,他在活动里获得了优胜奖,有机会直接被河川中学录取。

沈团团听说了这件事,兴冲冲地跑去恭喜倪景菏。

“听说河川有很多好吃的,还有科技馆。”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倪景菏,“希望我一年后也能去河川。

总帮沈团团补习的倪景菏最清楚沈团团的学习态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有空就看动漫,被老师圈出来的错题都不知道改。不过如果沈团团现在能振作起来,还是有机会考上河川中学的。

于是他鼓励地说:“如果你抱着要考上河川的信念,那我们一定会在河川中学见面的。

被这鸡汤灌到膨胀的沈团团捏着拳跑回了家,翻开作业本,一边念着河川的特色美食,一边拿着红笔改正错题。没过一会儿,就馋得肚子咕咕叫。她跑到厨房烧水煮泡面,一气呵成,等吃饱之后,又忘记了桌子上的作业本。

沈团团了解河川所有特色美食,但是她没考上河川中学,因为她的确是自制力极差,实现不了逆袭。

于是她只能在倪景菏偶尔的回家时,眼馋地摸着河川中学的校服。

倪景菏无奈地看着自己走到哪里,就揪着他校服跟到哪里的沈团团,无奈又宠溺地叹气,把校服外套脱下来给沈团团穿。

沈团团乐呵呵地道了谢,然后穿上校服在客厅里转圈圈。

想到最近有人提到了分科的事情,她停下问道:“倪景菏,你是理科吗?

“是呀,我到了河川才知道那边虽然很繁华,但是水质不好。我以后想从事有关净化水资源的行业。

听完了倪景菏的话,沈团团耸了耸肩:“那我也选理科好了。

倪景菏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但转瞬间冷静下来,提醒道:“我记得你物理不是很好,选理科会很吃亏吧。

沈团团把过长的校服袖子当水袖甩,想也不想就说:“以后你去治理水资源,我就当你的小跟班呗,有你照顾我,我肯定不会吃亏的。

倪景菏就知道她根本没把分科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有一点点生气,制止了她玩校服的行为:“别玩了,太幼稚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说我幼稚?你还小气呢!我走还不行吗?”沈团团第一次被倪景菏凶,脱下校服就丢在倪景菏身上,离开倪景菏家的脚跺得极大声。

门被重重地关上,倪景菏皱起的眉久久没有舒展,沈团团刚出门他就后悔了​‍‌‍​‍‌‍‌‍​‍​‍‌‍​‍‌‍​‍​‍‌‍​‍‌​‍​‍​‍‌‍​‍​‍​‍‌‍‌‍‌‍‌‍​‍‌‍​‍​​‍​‍​‍​‍​‍​‍​‍‌‍​‍‌‍​‍‌‍‌‍‌‍​。他的确不该朝沈团团发火的,但是看到她这么一副不认真考虑自己未来的样子,也让他恨铁不成钢。

沈团团这一走,当天晚上没有在微信找他聊天,往日早就开始表情包轰炸了,可是这天晚上却是一条消息也没有。

倪景菏反复锁屏、亮屏,等到该睡觉的时间,他才不舍地放下手机,迷迷糊糊要睡着的前一刻,他脑子里想着明天一定要跟沈团团道歉。

沈团团根本就没把在倪景菏家发生的这场小争吵放在心上,她一到家就收到了高中几个好朋友的群聊消息。他们平时就喜欢用课余时间探店,这天晚上他们正商量着周日要去商业广场新开的那家火锅店探店。

选中这一家店不为了其他,就为了店里有几个长得很帅的服务员。

群聊话题比较跳脱,从火锅店的帅哥聊到了身边的帅哥,几位同学一直认为身边帅哥太稀缺了。沈团团听到这个话题可就藏不住话了,从小身边就有个大帅哥的她终于忍不住要炫耀一番。

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沈团团把倪景菏吹得天上有地上无,写作文都没有用这么丰富多样的词汇。

原本群里的姐妹们半信半疑,但是沈团团提到倪景菏是河川中学的学生,他们立刻表示怀疑。河川中学是省里教学质量数一数二的高中,里面的学生提起成绩都是响当当,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兼具好成绩与高颜值呢。

沈团团这人激不得,听到有人质疑她,立刻拍胸脯,说周日就把这位传奇人物带到火锅店,如果她没有撒谎,他们就得请她喝奶茶。

第二天,倪景菏一觉醒来就给沈团团发微信道歉。没收到回复,他觉得沈团团可能还在睡觉。随后他接到了初中好友发来的聚餐邀请。他们是很好的朋友,那位好友就读的高中在外地,难得回老家一趟,错过这次见面机会,下次再见面不知是何时。

倪景菏是骑自行车赴约,骑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是沈团团的声音:“倪景菏,你有空吗?现在能不能来一趟宝龙广场?

“我现在有事。

“啊……可是我也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

倪景菏本来想果断拒绝的,可是听到沈团团这么严肃的语气,他又放心不下沈团团。只能打电话给好友解释不能到的原因。

“是你很宝贝的那位邻居妹妹?哈哈哈,你去吧,我们下次还有机会。

他满怀歉意地再三道歉,挂了电话后,火速骑着自行车到沈团团所说的地址。

谁知沈团团把一脸迷茫的他拉到朋友们面前,得意地说:“你们看,帅吧!

火锅冒起的烟雾在他眼前缭绕,他依稀可以看到沈团团的朋友审视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温润的语气中藏一丝隐忍:“沈团团,这就是你说的,很重要的事情?

沈团团听到朋友对倪景菏的夸奖,高兴得眉毛都要翘到天上,半晌才注意到倪景菏泛黑的脸色,她害怕地解释道:“他们也是想见见你……而且,我还可以拿到一杯奶茶……”

“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拿来炫耀的工具。”她第一次看到倪景菏发火,看到他用好看的眼睛瞪她,说出那句让她心痛的话,“沈团团,你太让我失望了!

倪景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火锅店,沈团团差点就追了上去。是朋友制止了她:“你不会还要去哄他吧?多大点事情,你不是说他对你最好了吗?

旁边的人夹了一筷子肥牛给她,她呆呆地看着原本最喜欢的肥牛,一点也不想吃。火锅店里明明很热,她却觉得心里凉凉的。

她没有犹豫太久,就跟着倪景菏离开的方向去找他了。可是商场里人来人往,唯独没有倪景菏。她像是被抛弃的孩子,蹲在商场出口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倪景菏的手机,冗长的忙音结束后,她失望地接受了事实。

沈团团被倪景菏讨厌了,倪景菏说对沈团团很失望。

一杯奶茶有这么重要吗?

沈团团回到家的时候,尝试去敲倪景菏家门,没有回应。她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因为除了他去上学的时候,只要她去找,他总是在的。

周日她没有等到倪景菏,第二天倪景菏都是五点钟坐公交车去学校,所以她也没能遇见倪景菏。

她看着倪景菏的家门,垂头丧气地背着书包去上学。

老天擅长雪上加霜,体育课临时增加了八百米测试,这让她受伤的小心脏更加疼痛。

她只能硬着头皮上,如果这次不跑,下次还是得跑。

沈团团根本跑不动。她从来都是好吃懒做第一名,看着一个又一个同学超过她,她无端想起初三那年,她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一抬眼就看到排行榜,一个又一个的同学渐渐超过她,取得好成绩。而她这么懒惰,总是害怕自己太累,于是错过了和倪景菏一起读河川中学的机会。

好累,她喘着气跑在最后面,喉咙渐渐出现了血味,她好想喝一口水。

她的耳边仿佛出现了倪景菏的声音,他说:“别吃太多了,到时候被坏人抓走,跑都跑不动。

他总是说一些让沈团团不喜欢的话,明明很关心她,但是那时的她真的不懂。原来没能和在意的人考上同一所高中,是真的再也融入不了对方的世界。原来吃太多,真的会跑不动。原来……她是这么在意倪景菏呀。

好不容易挨到了终点,及格的时间早就超过了,体育老师遗憾地说:“就你一个人不及格,老师太失望了。

不知是什么字眼刺激到了沈团团,她还没喘顺气就开始哭,吓得体育老师赶紧安慰她:“别哭了,老师下周再给你一次机会……”

八百米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可是她在倪景菏那边的好感,已经没有挽回可能了。

两周后,倪景菏从学校回到家,还没放下行李,就期待着沈团团熟悉的敲门声。没想到沈团团居然没有来找他​‍‌‍​‍‌‍‌‍​‍​‍‌‍​‍‌‍​‍​‍‌‍​‍‌​‍​‍​‍‌‍​‍​‍​‍‌‍‌‍‌‍‌‍​‍‌‍​‍​​‍​‍​‍​‍​‍​‍​‍‌‍​‍‌‍​‍‌‍‌‍‌‍​。

不科学,往日她早就把房门敲成打击乐了。

倪景菏怀着不安的心情,被妈妈打发着去打酱油,从小卖部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沈妈妈下班回家。沈妈妈一脸欣慰地告诉倪景菏,沈团团这两个星期,学习特别认真,好几次被沈妈妈抓到熬夜写数学题。

“我让她不要这么努力,我们家往上三代都没出过学霸,就快快乐乐地读书不行吗?眼睛都要成熊猫眼了,她根本就不听我的。

倪景菏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沈团团怕不是吃错药了。于是他回来的路上,路过奶茶店买了一杯沈团团最喜欢的奶茶,打算去慰问一下辛苦学习的沈团团。

沈团团和数学题相看两相厌,感觉脑子疼,下一秒就有血滴在纸面上,沈团团一抹鼻子,发现是流鼻血了。她绝望地想,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读书的料,即将成为第一个学数学学到香消玉殒的少女。

于是倪景菏敲开门后,就看到了鼻子下面塞着纸巾的沈团团。

“妈,你又没带钥匙吗?”沈团团本来以为是妈妈,没想到居然是倪景菏,她的脑子疯狂旋转,发现自己因为学傻了,没注意到这天是倪景菏放假的日子。

倪景菏也呆住了,看到沈团团试图微笑,那团纸巾即将从被拉扯的鼻孔中掉下来,他马上拍了拍沈团团的肩膀:“别笑,纸巾要掉了。

“……”

“喝奶茶吗?

沈团团咽了一口口水,但还是摇头拒绝:“不喝。

居然不喝奶茶。倪景菏小心翼翼地试探:“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我遇到什么烦心事你难道不知道吗?

沈团团皱着眉头看着他。

“学校里有人欺负你?”倪景菏越想越生气,直接撸起袖子就想找那个人算账。

“你不生我气了吗?”沈团团就是因为之前火锅店那件事情,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她居然在倪景菏和奶茶之间犹豫徘徊了,她怎么可以这样。倪景菏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应该坚决地选择倪景菏。

“我没有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倪景菏恍然大悟,那天离开火锅店之后,他就马不停蹄骑到了和朋友聚餐的地点,一直待到了晚上,没注意到沈团团打来的电话,回到家倒头就睡,也没有及时回复。这么一想,他又觉得是自己考虑不周,“不过你不要把心事憋在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要告诉我。

最后,倪景菏买的奶茶还是被沈团团戳开喝了,明明是三分甜,但沈团团还是觉得这杯奶茶实在是太甜了。

沈团团高中毕业后,倪景菏答应要带她去河川毕业旅行。

因为沈团团想上A大,所以倪景菏特意联系了自己在A大的高中同学郑茜,两个人在星巴克门口聊天,倪景菏忙着记录关于A大的信息,没注意到从不远处探出头的沈团团。

看着倪景菏昨天还和自己说自己做了很多关于河川旅行的攻略,说自己很期待河川之行,但是转眼就和别的女孩子有说有笑。沈团团就觉得生气!

沈团团在陶瓷外墙挠了好一会儿墙壁,终于看到倪景菏和漂亮姐姐分开,于是她气呼呼地在微信对话框里发了一条信息:“生气!

倪景菏还坐在座位上,听到提醒音,下意识地点开微信,回复完后抬头就看到了躲在旁边的沈团团。

生气什么?

第一时间倪景菏居然不是哄她,而是问她生气什么?沈团团气昏头了,根本就不思考,一跺脚就离开了。

沈团团脸上气鼓鼓的,但是暗下决心,她离开倪景菏又不是不行,为什么一定要黏在倪景菏,她即将走进地下通道时,又想起倪景菏说过让她决定做什么事情提前告诉他一声。

于是她斟酌语句,发送了自己要一个人去河川的宣言。可是没考虑到地下通道附近信号不好,所以这条微信根本就没有发出去。

本以为是独立少女迈出新生活的第一步,没想到在倪景菏心里变成了离家出走的第无数步。

第三天,通过沈妈妈,倪景菏才知道沈团团又叛逆了。

打电话也打不通,他就怕沈团团离家出走,特意早就搜集了关于找人的方法,通过手机定位系统搜索沈团团手机地址。

首先要找回密码,这样才能搜索手机地址,一向自认为了解沈团团的倪景菏碰壁了,这个问题居然是“我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沈团团有养过宠物吗?没有吧。

果断换问题,下一个问题:“我的好朋友是谁?

倪景菏自信满满地写下沈团团饭友们的名字,没想到四五个名字都是错误的。

认命了,再换一个问题。

沈妈妈正忙着打电话,试图通过河川的亲戚找到沈团团,看到倪景菏满脸通红,沈妈妈一脸关切地问:“小倪,你不舒服吗?

“没事没事。”倪景菏拿手捂着脸上试图降温,控制了一下过快的心跳,输入问题的答案,终于能开启定位系统了。

“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被找到的沈团团低着头,委屈地说。

倪景菏还没有回答,就被沈团团肚子的咕咕叫打断了思路。

“我们先去吃饭吧,你不是很早就想吃河川的特色烤鱼吗?

沈团团一听到有吃的,立刻擦干眼泪,兴致勃勃地带着倪景菏要冲出出站口。

说到喜欢沈团团,倪景菏说不上来原因,沈团团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脾气不好,总是动不动就生气。

可是她无论遇到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就想到他。笑起来是真的开心,哭起来也是真的难过,没什么心眼,也一直被别人欺负。

“烤鱼,我终于见到你了!”沈团团在店门口,兴奋地朝烤鱼模样的招牌招手,她早就想吃河川的特色烤鱼了,从初中念叨到了高中毕业,终于圆梦了。

倪景菏看到沈团团努力招手的模样,笑着把沈团团拉到烤鱼店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沈团团。但如果要选择一个人共度余生,他就勉为其难地当那个,沈团团唯一能祸害的人吧!

编辑/猫空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荷叶味团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