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只给沈言宁(三)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的日常

上期回顾:

沈言宁发现顾牧呈偷偷在外面打工,很心疼,于是和沈父达成约定,只要她下次考试进步二十名,就能拿双份零花钱​‍‌‍​‍‌‍‌‍​‍​‍‌‍​‍‌‍​‍​‍‌‍​‍‌​‍​‍​‍‌‍​‍​‍​‍‌‍‌‍‌‍‌‍​‍‌‍​‍​​‍​‍​‍​‍​‍​‍​‍‌‍​‍‌‍​‍‌‍‌‍‌‍​。

她想,只要她有了足够的零花钱,顾牧呈就不用那么累了​‍‌‍​‍‌‍‌‍​‍​‍‌‍​‍‌‍​‍​‍‌‍​‍‌​‍​‍​‍‌‍​‍​‍​‍‌‍‌‍‌‍‌‍​‍‌‍​‍​​‍​‍​‍​‍​‍​‍​‍‌‍​‍‌‍​‍‌‍‌‍‌‍​。

为了完成约定,沈言宁缠着顾牧呈给她补习​‍‌‍​‍‌‍‌‍​‍​‍‌‍​‍‌‍​‍​‍‌‍​‍‌​‍​‍​‍‌‍​‍​‍​‍‌‍‌‍‌‍‌‍​‍‌‍​‍​​‍​‍​‍​‍​‍​‍​‍‌‍​‍‌‍​‍‌‍‌‍‌‍​。

顾牧呈在椅子上坐下,垂眼看见她放在桌子上的课本与草稿纸,他拿过她做题的书,翻了翻以前她做过的题目,一页几乎全是错的。

顾牧呈放下书,正要开口,却见沈言宁局促地站在一旁,好像这里是他的地盘。

顾牧呈揉了揉眉心,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笑:“你跟我待在一起很紧张?

喜欢连载的小可爱,可以到微博《偏爱只给沈言宁》超话里来玩哦。

第三章

Part 1

顾牧呈讲完一题后,问:“这道题会了吗?

沈言宁呆滞了片刻,刚刚她光顾着看他了,他说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看着沈言宁茫然的眼神,顾牧呈迟疑片刻,忍不住轻声问:“言言,学文科不好吗?为什么要为难自己?

沈言宁:“……”

沈言宁知道他这话估计是怕打击到她学习的积极性,已经问得很委婉了。

换成别人估计会直接说:“沈言宁,你根本就没有学理科的天赋,早点放弃吧!”。

沈言宁轻轻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失态,心想:“我总不可能跟你说,我是为了你才开始对理科感兴趣的吧。

沈言宁说:“这不是还没文理分班吗?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学理科的潜力,再说,如果人生一直趋于安逸岂不是很无聊?著名的文学家歌德说过,谁不能主宰自己,谁就永远是一个奴隶!”沈言宁分外认真地说,“我不想当奴隶,我要当能主宰自己人生的王者。

小姑娘义正辞严。顾牧呈的视线重新放在刚才的题目上,配合着小姑娘的正能量,懒洋洋地道:“好,言言大王,现在我重新讲一遍这道题。

这一次,沈言宁用心听了顾牧呈的讲解。虽然一开始因为他的声音和他说话时上下滚动的喉结让她有点分心,但他的讲解思路清晰,他能将一道看起来很复杂的题目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剖析给她听,渐渐地,她也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十道题目很快讲完了,顾牧呈问:“听懂了吗?

沈言宁点点头。

顾牧呈将刚才他写字的草稿放在她面前:“那试着做做这些题目。

沈言宁接过草稿,上面的题目都是顾牧呈亲自用笔写下来的。

这应该是他真正的字吧?

沈言宁见过他模仿她和沈国辉的字,笔法和走向都很相似,但沈言宁总觉得有一些地方不一样,如今看见他的字才知道,即使他模仿得很好,但细节上还是有他自己的习惯。

沈言宁收起心思,开始安静地做题目。

一共五道题,虽然题量比方才少了一半,但沈言宁用了比刚才多一倍的时间解题。

好在过程虽然艰难,但总算都做完了,一道都没空着。

她发现这里的题目基本上都可以用刚才顾牧呈讲解过的思路解答,唯独最后一道要将几种解题思路结合在一起,所以耗时最长。

当她信心满满地准备将做好的题目给顾牧呈时,侧头就看见长臂搁在书桌上、侧脸搭在手臂上睡着了的顾牧呈。

暖黄色的灯光倾落在少年的肩膀上,黑色碎发落在他的额前,遮挡住了他些许长睫。他的鼻翼随着呼吸微微鼓动,薄薄的唇轻抿着,睡着的他少了些痞气,多了几分温暖。

沈言宁想起早上他在早餐店帮忙的画面。早上四点就开始做准备工作,他一定累坏了吧?

沈言宁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觉得莫名舒心,像寒冬里端着一杯温暖的茶,温暖缱绻;又像炎炎夏日里路过的一缕清泉,清澈明朗。

她没忍住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几张他的睡颜,拍完之后,看着照片中的他,再看看现实生活中的他,怎么都移不开眼。

她看着看着,忍不住想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这时,睡梦中的少年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炽热的视线,慢慢地睁开了眼……

Part 2

当顾牧呈忽然睁开眼睛时,沈言宁才发现他们的距离近得只要她再往前一点就能碰到他了。

四目相对的那刻,沈言宁的心跳忽地停了一拍,随即她飞快地坐正身体,十分正经地说:“哥哥,有没有人说过你的五官很精致?我刚刚凑那么近就想看看你的五官是不是纯天然的。

顾牧呈没吭声,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他懒洋洋地坐起身。沈言宁心虚地看着他,又解释道:“我有一个喜欢的男明星,他五官特别精致,刚出道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是整的。

“是吗?”顾牧呈朝她勾了勾手,示意她过来。

沈言宁又心虚又紧张,乖乖地靠近了一点,正想听他说什么,就见他倏地靠了过来,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沈言宁吓了一跳,慌忙退开。

顾牧呈不慌不忙地靠回椅背上,笑着问她:“看清楚了吗?

沈言宁十分紧张了,假装平静地说:“看……看清楚了,是……是纯天然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纯天然的,她只是找个借口而已。

顾牧呈不打算再逗小姑娘了,缓缓地起身,好笑地揉了揉小姑娘的短发:“早点睡觉,小姑娘,晚安。

沈言宁有点蒙,他就这样走了?

“哥哥!”看着他走出卧室,沈言宁忙跑到门边探出个脑袋喊住他,“你明天还会教我吗?

走廊上,顾牧呈身形修长挺拔。他侧身回头,弯着唇:“只要你需要,我都会。

沈言宁的心情顿时无比快乐,朝他挥挥手:“那你去吧,哥哥再见,不,是晚安!

关上门后,沈言宁靠在门背上,窗子上映出了她甜甜的笑脸,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不过这一次她不打算控制自己的表情,反正没有人看见,这是她一个人的小秘密,一想起就会感觉很甜的小秘密。

回到卧室的顾牧呈揉了揉眉心,自家里发生变故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没睡好了,即使晚上睡着了,也睡得浅,经常早上三四点就醒了,醒来后再也睡不着。

去早餐店兼职也好,帮沈言宁补习也罢,其实更多的是他想用事情将他的时间填满,淡化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过去。

但没想到……这天居然在跟小姑娘补习的时候睡得那么熟。

顾牧呈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后,起身去浴室洗澡。

大概是他真的太累了。

话是这么说,但在之后帮沈言宁补习的时间里,他总在补习接近尾声让沈言宁做题的时候,忍不住倦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房间里澄净的暖光,身边专注做题的小姑娘身上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奶香,许是这份恬静令他竟能安心入睡​‍‌‍​‍‌‍‌‍​‍​‍‌‍​‍‌‍​‍​‍‌‍​‍‌​‍​‍​‍‌‍​‍​‍​‍‌‍‌‍‌‍‌‍​‍‌‍​‍​​‍​‍​‍​‍​‍​‍​‍‌‍​‍‌‍​‍‌‍‌‍‌‍​。

那段时间,小姑娘不知道,她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人形安眠药。

Part 3

次日上课,也许晚上补习太晚,早上又起得太早了,下午化学课的时候,沈言宁觉得特别困。

她的眼皮好几次情不自禁地闭起,但想起自己跟沈国辉的约定,她又强打起精神。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化学老师喊她名字的声音,她紧张地站了起来。

化学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指着黑板上的题目说:“你上来把这道题做一下。

大概是化学老师看见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才喊她起来让她清醒清醒。

这一喊的确让沈言宁清醒了不少,过往化学老师喊她上去做题地情景历历在目。

往往都是站在黑板上看着上面的题目,每个字她都认识,连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一次,她站起来之前,下意识地往后面看,刚好对上顾牧呈的眼睛。

向来都在低头刷题的顾牧呈意外也正看着她,墨色的眼神中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她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信心与动力。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上讲台,拿起粉笔,看了一眼黑板上的题目。

她本以为跟过去一样还是做不出,却不想这次黑板上的题目竟然跟昨天顾牧呈让她做的几道题目很相似。

她想了想,按照昨天顾牧呈给她讲解的思路和公式进行答题,很快便列出了解题的过程与结果。

做完后,她回到了座位上,听见化学老师说:“看来沈言宁同学回去之后有好好地复习,这道题的解题思路和答案都是对的,非常好。

沈言宁一愣,听见化学老师继续说:“这种学习的精神很值得鼓励!好了,大家现在来看这道题,这题其实是一道非常典型的……”

“言言,你也太厉害了吧……”路知知对沈言宁竖起了大拇指,“从没见化学老师这么表扬过一个学生!

沈言宁的内心也是很激动的。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做了出来,并且得到了赞扬。她又激动又惊喜,刚才的困意早已跑光,现在她只想继续好好学习,这种被人认可的感觉太棒了!

她又忍不住回头看向顾牧呈,他正低头刷题,侧颜过分优越,像是有感应似的,他在沈言宁看过来的时候抬了抬头,对她勾唇一笑,竖起了大拇指。

沈言宁顿时脸一热,红晕从脸颊绵延到耳根,她慌忙移走了视线,但心里甜滋滋的。

周五下午放学早,沈言宁准备等顾牧呈一起放学回去补课,但下课铃响的时候,她跟一道化学题斗争了很久,等到她解出来之后,回头却发现顾牧呈的位子上空荡荡的。

他去哪里了?

沈言宁在教室内外都找了一遍也没找到。

她在教室里等了好一会儿,直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还没见他回来。

没办法,她只能先回家。

她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了她等了很久的熟悉身影,只不过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女孩。

这个女孩沈言宁并不眼生,正是跟她有过恩怨的周思元。

明明周思元在这之前还跟顾牧呈不合,为什么他们会走在一起?顾牧呈一下课就没见人影是因为去找周思元了?

沈言宁脑补了各种想法,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满写着“我不开心”。

沈言宁不知道的是那天周思元之所以会跟沈言宁道歉,是因为顾牧呈答应每周五下课后帮她补习功课。

对于周思元一直以补习为借口接近他的心思,他心里清楚,不过既然已经答应过她,关于学习方面的问题,他还是耐着性子回答,只是对于她的故意接近敷衍得懒散又冷漠。

只是他没想到会在楼下遇见沈言宁。

“言言?

顾牧呈的声音传来时,沈言宁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周思元身上。

她站在原地没动,看见顾牧呈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周思元,瞬间像奓毛的小猫一样,充满警惕地看着周思元。

顾牧呈见沈言宁这个反应,眉梢微挑,看她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妹妹,你好啊……”周思元很自然地跟沈言宁打招呼。

沈言宁根本没搭理她,扯了扯顾牧呈的衣袖叫了一声:“哥哥。

小姑娘黛眉杏眼,短发齐耳,穿着中规中矩。不像周思元这类的女生,即使穿着校服也会在细节上打扮自己,要么把校服群故意改短,要么敞开校服衬衫里面穿个小吊带。

但即使穿的中规中矩,仍遮挡不住小姑娘生得好看的事实。

周思元一怔,之前没注意过,现在才发现顾牧呈的这个妹妹还未长开就这样温软好看,再长大一点,估计能惊艳四方了。

她想起那天顾牧呈在校门口拦住了她们的路,他站在那里,黑眸深沉,散发着冷意,只问了一句:“你们欺负我妹妹了?

不同于那日被她们围堵时的漫不经心,此刻的少年浑身仿佛笼罩了一股戾气,那股气场仿佛随时都能摧毁眼前的一切。

其中有个女生不服气地指着少年的鼻子说:“就是我们欺负的,你能怎么……”

那女生的时胳膊当场就遭殃了。

气氛静谧了片刻。

一群在学校里称霸王的女孩子们当场就被吓哭了……

接着,路过的学生们就看见几个一边哭一边哽咽地女生对着站在原地,修身玉立,丰神俊朗的少年说着——

“那你……你想怎样?

“如果不……不是她要替你出头,我……我们也不会欺负她啊!

“欺……欺都欺负了,那你说……说怎么办!呜呜……”

“呜呜呜……”

对于被自己吓哭了的女生们,顾牧呈半点同情心都没有,只说了四个字:“向她道歉。

倔强的女生们满脸不服气,全身上下都写着“凭什么”!

但在面对顾牧呈时,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没有了底气——

“道……道歉就道歉!

“呜呜,有什么了不起!

“道……道歉可以,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在被吓坏了的同时,和其他女生不同的是,周思元还不忘记提要求,“你……你得答应每周五放学帮我补习功课。

那日,顾牧呈答应了她的要求,也把刚才女生遭殃的扶了起来。

此刻,周思元看着眼前的顾牧呈,他凝视着眼前的沈言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很温和地“嗯”了一声,与那日阴沉暴戾的少年判若两人。

这沈言宁明明是顾牧呈的妹妹,周思元却觉得自己像个第三者。

为了打破这种奇怪的气氛,她对顾牧呈说:“牧呈,加一下微信吧,刚才那道题目我还有不懂的地方……”

“哥哥。”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周思元的话,“爸爸说让我们快点回家吃饭。

沈言宁知道自己这样打断别人的话挺不礼貌,但……她不想让周思元加顾牧呈的微信。

她把小心思藏得严严实实的,不想被顾牧呈发现​‍‌‍​‍‌‍‌‍​‍​‍‌‍​‍‌‍​‍​‍‌‍​‍‌​‍​‍​‍‌‍​‍​‍​‍‌‍‌‍‌‍‌‍​‍‌‍​‍​​‍​‍​‍​‍​‍​‍​‍‌‍​‍‌‍​‍‌‍‌‍‌‍​。但她抬头看顾牧呈时,顾牧呈恰好也在垂头看她。

撞上小姑娘的视线后,顾牧呈歪了一下头,轻挑了一下眉,嘴角勾出一抹浅笑,有点坏,似乎将她的小心思看得透透的。

小姑娘迅速低头逃避了他的眼神,心里又羞又慌。

接着,她便听见顾牧呈对周思元说:“快要高考了,家里人不让我用手机。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周思元也不好强求,只能失望地说:“那好吧,我先走了,再见。

周思元走了之后,只剩下顾牧呈和沈言宁两人。沈言宁本以为顾牧呈会生气,却不想他声音温和地说:“走吧。

沈言宁:“去哪儿?

后者扬眉:“不是说爸爸让我们快点回家吃饭?

借口被拆穿,沈言宁的脸红了红,问:“哥哥,你不生气吗?

“生气?

沈言宁吸了吸鼻子,壮着胆子说:“因为我破坏了你的姻缘……”

顾牧呈失笑,小朋友的脑回路,他怎么不太懂,怎么就跟姻缘这种戏扯上了关系?

沈言宁鼓起勇气,一本正经地说:“哥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周思元想跟你走得近,全校人都知道,所以才要加你的微信。哥哥,你那么聪明肯定能看出来。但是我们现在还小,老师说我们到了大学才能谈恋爱,你不能因为早恋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听着小姑娘谆谆教诲,顾牧呈点了点头道:“是,言言教育得是,以后哥哥都会跟女孩子保持距离,绝对不早恋。

沈言宁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得到了顾牧呈的这种保证,感觉好像得到了未来男朋友的承诺一样,小心脏“怦怦”直跳。她心里甜滋滋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牧呈见小家伙终于不绷着一张脸了,伸手揉了揉她的短发,道:“好了,回家了。

回家路上,沈言宁乖乖地跟在顾牧呈的身后。她的书包被他拎在手上,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

看着身前的人修长挺拔的背影,沈言宁心想,她一定要快快长大,不让别人捷足先登把她相中的少年抢走。

Part 4

一个月过去得非常快,月考时间终于快到了。

考试的前三天,学校例行不上晚自习。

在家补习时,沈言宁很紧张,顾牧呈跟她讲题的时候,她走神了好几次。

顾牧呈发现之后没有直接问她,而是提议:“陪我出去散个步吧。

沈言宁愣愣地看着他:“散步?

这么久以来,顾牧呈第一次提出跟她散步。

两人在小区里散步,沈言宁偷偷看了顾牧呈好几眼。他走得不快,似闲庭散步,修长挺拔的身影看起来很倦怠。离得近了,沈言宁看见他眼睑下的青色,那应该是他因经常凌晨去兼职没睡好留下的。

沈言宁心里正为他心疼时,就听见他尾音上扬的声音:“小姑娘,怎么总偷偷看哥哥?

沈言宁倏地停下了脚步。

双方都没说话,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半晌,他慢条斯理地问:“喜欢哥哥?

他这话说完,气氛更安静了。沈言宁心跳如擂鼓,连呼吸都变慢了。

哪有人这么直接问的?如果换成别人,沈言宁肯定觉得他自恋,可是他……

他……他难道已经发现了她一直藏着的,谁都没说过的小心思?

可看他的神情太平淡,平淡得就像问她喜欢晴天还是阴天一样。

沈言宁感觉自己虚汗都要出来了,身侧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

她眨了眨眼,紧张地咬唇,半晌才心虚地说:“才……才没有。

顾牧呈“啧”了一声,故作失望地说:“小东西,你没良心啊。哥哥每天上课和兼职,还省睡觉的时间给你补习,你居然都不喜欢哥哥。

沈言宁先因为“小东西”这个新称呼感到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果然是“喜欢哥哥”是字面上的意思,没有夹杂任何男女之情。

发现这个事实后,沈言宁的内心除了紧张之外,竟然有些失落。

可能是因为顾牧呈只把她当妹妹看吧,所以他才会这么无所顾忌地逗她,就像……逗小孩那样。

想到这里,沈言宁绷着一张小脸,严肃地说:“哥哥,你别逗我了,我不是小孩!

顾牧呈“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地道歉:“对不起,哥哥错了,哥哥不该逗言言。

明明是道歉,可是沈言宁一点都感觉不到他道歉的诚意。他脸上那不正经的笑意分明在说,她就是个小孩。

沈言宁本来还想顶嘴,但看到他眼睑下的浅青色,想到他平日里的辛苦,心里又是一丝心疼。

她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该跟他计较。

她的视线一转,看到一家橱窗里摆满色彩缤纷的糖果的店。

这家糖果店在这里开了很久了,沈言宁小时候经常会撒娇让徐妍带她来买糖果。后来吃糖吃得多了,牙齿有问题,徐妍才狠心不让她吃了。

因为牙齿的痛让她印象太深,所以即使很喜欢吃糖,她也一直忍着没来这里。

就在沈言宁望着橱窗时,一抹身影忽然压了下来。她条件反射地抬头,见顾牧呈双手背在身后弯腰,浅色的双瞳与她平视,眉毛挑了挑:“小姑娘想吃糖了?

虽然他的语气像在问小孩一样,但与他目光对视,沈言宁依然很紧张。他的瞳孔很浅,表情不羁,明明是很普通的视线,却有一股纨绔子弟的感觉,看得她脸红心跳。好在店外面的光线很暗,他看不见​‍‌‍​‍‌‍‌‍​‍​‍‌‍​‍‌‍​‍​‍‌‍​‍‌​‍​‍​‍‌‍​‍​‍​‍‌‍‌‍‌‍‌‍​‍‌‍​‍​​‍​‍​‍​‍​‍​‍​‍‌‍​‍‌‍​‍‌‍‌‍‌‍​。

沈言宁其实不敢吃,但点了点头,怕他看出她的表情,径自朝便利店走去:“是的,哥哥。

沈言宁推门进去,站在货架下装模作样地挑吃的,她知道顾牧呈跟了进来,她偷偷看去,见他在货架上拿了一盒薄荷糖。

灯光下,他身形修长挺拔,站姿却透出一丝懒散,他身上一直有一种清冷矜持的气质,有时又有一种吊儿郎当的痞气,总能轻易吸引人的目光。

他挑好东西后朝她走了过来。

沈言宁忙收回目光,从货架上随便拿了一盒东西。

她看着顾牧呈走到她身边,一双浅色双眸盯着她手上的东西。他斟酌片刻,问:“言言喜欢这个?

沈言宁狐疑地瞅了顾牧呈一眼,再看着自己手上拿的东西,有点尴尬……她居然拿了一个小孩子玩的糖果玩具,上面写着:适合5-6岁小孩。

在顾牧呈的注视下,沈言宁因为拿错东西红着一张脸,说:“我……我就要这个。

“那就买。”低沉悦耳的男声响起,似是看出她气呼呼的样子,他伸手在她小脑袋上揉了揉,“我们言言果然还是小孩。

“你才是小孩!”沈言宁将玩具往顾牧呈怀里一塞,“哥哥,你快去买单吧!”说完,她看都不敢看顾牧呈一眼,飞快地跑出了便利店。

出了便利店,冬日的寒风吹到脸上,沈言宁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真是又气又尴尬。她怎么会拿错东西,最主要的是他说“我们言言果然还是小孩”那语气……

谁是小孩啊!他分明就只比她大一岁!

沈言宁最讨厌的就是顾牧呈把她当小孩看,年龄差距把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更远。如果是别的,她还能努力赶上他的脚步,可她就是比他小一岁,就算她努力,也不可能一下子长大。

顾牧呈付完钱后出了门,将刚才那个糖果玩具和一瓶糖果罐子递到她面前:“哥哥觉得这个挺好看,觉得你会喜欢,送你。

沈言宁接过,那是一个透明的糖果罐子,里面装了五颜六色的软糖,分外精致好看。

沈言宁抱着糖果玩具和糖果罐子还是不敢看他,只是往家的方向走。

顾牧呈“啧”了一声:“小姑娘怎么拿了东西就走,都不等哥哥?

沈言宁不理他。

顾牧呈忽然喊住她:“等等。

沈言宁站在原地没动,下一秒她便看见他高大的身子绕到她面前,半蹲了下来。

她才发现是她右脚的鞋带散开了。他蹲下身帮她将右脚的鞋带系好之后,看了一眼她左边的鞋带:“这么大姑娘了,怎么系鞋带都不会?看着,哥哥教你。

说着,他将她左边的鞋带拆散了后,重新仔仔细细地系了一遍。

路灯下,他半蹲在她面前,低着头,短头发浓密而黑,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地打着结。

系好之后,他起身对她说:“这样系的话,鞋带不容易散。

他的声音温和又平静,是很认真地在教自己的妹妹,不带任何异样的感情色彩,不着痕迹地化解了方才沈言宁拿错东西的尴尬气氛。

沈言宁抿了抿唇,他半蹲下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得飞快。她庆幸现在是晚上,路灯不算太亮,照不清她发烫又通红的脸,可她内心深处却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呼之欲出。

顾牧呈帮她系好鞋带之后,转过身,继续往前散步。

沈言宁的家在别墅区,小区的地基很高,能看见整个城市的夜景。

今晚月色很好,路上没什么行人。月色下的城市灯火通明,少年站在路边,不吝啬地赞扬:“今晚月色下的北城挺好看的。

月光下,他的双眸淡如琉璃,脸如美玉,月光倾泻而下,他的气质温和而文雅,皎洁如月。

少年没得到回应, “嗯”了一声,尾音有些倦意。

他发现身边的小姑娘没跟上来,回过头,见小姑娘站在路灯下,一双眼睛凝望着他。她像无暇明珠,洁白透亮。

抱着小熊饼干的小姑娘声音温柔、清脆,问:“牧呈哥,你是不是想考北城大学?

顾牧呈似乎并不诧异她为什么知道。

北城大学在北城市,是全国最好的重点大学之一,尤其是北城大学的编程专业,十分有名,是所有想学编程学子的梦想学府之一。

顾牧呈也不例外。

听沈言宁这么问,顾牧呈大方承认:“对。

“那我们约好,你大学也做我的学长好不好?我们以北城大学为目标,一起考上北城大学好吗?”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光。

顾牧呈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忽然对理科这么感兴趣,不过既然她的目标这么远大,作为哥哥的他当然不能否定她的梦想。

他微微一笑,好脾气地应下:“好。

那一刻,沈言宁只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顾牧呈,她为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

回家之后,沈言宁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她很久没写过日记了,总觉得以前的日子平淡无奇,可是现在……她忽然很想写下一段话:

“今晚的月亮很亮,弯起来的弧度很好看。

“你问我月亮下的城市好不好看。

“我根本没看月亮与城市,我在看你。

Part 5

由于害怕沈言宁对于考试太过紧张,所以考试前一天,顾牧呈并没有和以往一样让沈言宁补习,而是带着她来到学校篮球场,教她打篮球,试图让她放松。

沈言宁在打篮球这方面简直就是个白痴,顾牧呈教了半天,她一个球都进不去。

虽然顾牧呈很有耐心,但是沈言宁觉得自己笨得太丢脸了​‍‌‍​‍‌‍‌‍​‍​‍‌‍​‍‌‍​‍​‍‌‍​‍‌​‍​‍​‍‌‍​‍​‍​‍‌‍‌‍‌‍‌‍​‍‌‍​‍​​‍​‍​‍​‍​‍​‍​‍‌‍​‍‌‍​‍‌‍‌‍‌‍​。

顾牧呈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他刚带沈言宁来球场打篮球,就被传遍了学校——

“顾神在教他妹妹打篮球啦!

“顾神”,是顾牧呈的粉丝们给他取得别称。

要说这顾牧呈的粉丝可不止女生,就连一些男生都是他的粉丝。

因为顾牧呈的篮球打得特别好!甚至学校男子篮球队的队长亲自邀请顾牧呈参加篮球队,但被顾牧呈以要专注学习为由拒绝了。

此刻,大家都知道顾牧呈在带妹打篮球,操场上围着一群顾牧呈的粉丝。

其中以女生居多。

她们虽然碍于顾牧呈的面子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沈言宁能看见她们的眼神里都带着嘲弄与鄙夷。

尤其是里面还有校女子篮球队的女生,看见沈言宁这么笨更是捂嘴跟身边的人小声说个不停——

“她真笨啊!

“就是就是!

“作为兄妹,哥哥那么聪明,妹妹怎么就那么笨呢?

“据说不是亲兄妹。

“难怪了,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哥哥,要是教教我多好啊!我肯定打得比她好!

沈言宁听着就非常烦躁,忽然将篮球往地上一丢:“我不打了!

说着她转身气嘟嘟地往座位上,拿起自己的书包就要走。

“哎呀,还生气了呢!顾牧呈有这样任性的妹妹,也太可怜了吧!”就在这时,那群女生里有个人又道。

而在她说话的同时,一个篮球飞了过去,从她的耳边擦过,差几毫分就擦破她的脸颊。

女生惊呼一声,吓了一大跳,正要大骂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就感觉到一抹如利刃般犀利的眼神。

女生顿时一愣。就见顾牧呈的望过来的眼神,那眼神太冷,犹如冰冻三尺,直接将人冻穿。

其他女生们吓得都不敢说话,那个女孩更是被吓得哭了起来。

一时间篮球场安静不已,只有那个女生哭泣的声音。

大家就看见顾牧呈朝沈言宁的方向追了上去,根本不管那个女生被吓哭得有多惨。

“啊!刚刚顾神的眼神好吓人啊!我差点以为他要上来揍人了!

“嗐,你也别哭了,谁让你说人家顾神的妹妹啊!顾神肯定要生气了啊!

那哭泣的女生更觉得委屈了,刚才她们也没少说沈言宁吧?

沈言宁这天觉得自己特别容易烦躁。她正气呼呼地往学校大门口走,就感觉到身下一股暖流,她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下期预告:

顾牧呈见她没说话,浅色的双眸含着淡淡的笑意,随即扬了唇:“我们言言好棒,考了全班第二十三名。

沈言宁想说:“你才很棒,年级第一呢。

不过顾牧呈这么表扬,沈言宁心里很高兴,说:“哥哥,等我回家给你准备礼物。

顾牧呈扬眉:“言言考得这么好,不是应该哥哥给你准备礼物吗?

沈言宁一愣,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哥哥要给我准备礼物吗?

“嗯。”顾牧呈语气柔和,像哄一个可爱的小宠物似的,“言言想要什么?

沈言宁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想要什么,就想哥哥你一直在我身边……”

说到这她脸红了,生怕顾牧呈发现她的小心思,又加了句:“就想哥哥你一直在我身边帮我补习。

(下期连载见《花火》6A)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偏爱只给沈言宁(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