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我心

傅周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7月A

上期回顾:乔笺被陷害“酒驾”之后,事业处处碰壁,受尽责难。这个时候宋然声竟然向她表白,手足无措的乔笺选择逃避,躲回到父母家……

同样满腹心事的还有宋然声,他靠坐在书房的躺椅上,伸手揉了揉眉。自从那次吻了乔笺被她打了一巴掌之后,他心里有气,忍了几天,没有去找她,今天终于决定面子里子都不要了,想去见一见她,结果却发现她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电话也被她拉黑了。

宋然声觉得自己的心情很不爽,有多少女人上赶着要嫁给他,她为什么就为着一个宋立声这么不待见他?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网上都是一些关于她的乌烟瘴气的言论,因为他的缘故,她的公司甚至不替她公关,资源更是没有。哪有这么倔强的人,他明明都已经表白了心意,只要她对他稍稍低一下头,她想要什么都可以。

宋然声睡不着,干脆起床,他的酒窖里藏着拿破仑窖藏法国白兰地,他虽然因为哮喘很少喝酒,但是他喜欢收集美酒。

管家去酒窖的架子上将那瓶落满灰尘的白兰地拿过来,酒这种东西,时间越久越显得珍贵,酒瓶上的灰尘是时间珍贵的沉积。管家打开软塞,小心地给宋然声倒上一杯,这样小小的一杯,价格却极其昂贵。

宋然声的手放在吧台上,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敲。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大概知道了乔笺是怎样的性格,那个女人倔强,吃软不吃硬,所以他逼得越紧,她越讨厌他。

乔笺为什么会喜欢宋立声,或许跟宋立声一直处于弱势脱不了干系。所以,如果他想要追求乔笺,最好是改变策略,不要那么强势。

宋然声垂眸,示弱?好像他并不擅长,但是如果示弱的对象是她,那么他愿意试一试。

万千思绪,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宋然声知道自己一败涂地了。

【3】一个巴掌换一个吻值得

乔笺是被奶奶喊醒的,奶奶很早就起来了,给她做了她最喜欢的甜酒酿蛋。

乔笺洗漱完,同爷爷奶奶围着炉火坐下来,奶奶已经给她盛了满满的一碗,要她趁热吃。很久都没有吃过甜酒酿蛋了,她小时候最喜欢吃,每天都要吃一大碗,后来做了艺人,被公司严格控制饮食,根本不允许吃高糖食物。

“乔乔,什么时候带个男朋友回来?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奶奶边看着乔笺吃甜酒,边笑眯眯地问出这个问题。

乔笺差点儿呛到,只好含糊地“嗯”了一声。

奶奶又笑眯眯地说:“我前段时间认识了刘阿婆,她的孙子不错呢,在市里当公务员,过几天他回老家,要不你们约个时间认识认识?”奶奶知道乔笺的职业是演员,具体做什么却是不了解,但是不管是什么职业,老人都操心儿孙的终身大事。

乔笺是真的怕奶奶要她去相亲,于是决定撒一个小谎:“奶奶,我有男朋友了。”

奶奶一喜:“真的?”

“真的,真的!所以你不要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了。他长得很高,也长得很帅,人还特别好。”乔笺一脸真诚地点着头。

“那怎么没听你爸妈跟我说,他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看我?”听到乔笺这么说,奶奶又有些疑惑。

乔笺脑子转得很快,摸了摸鼻子,放下碗,整个人依偎在奶奶肩上,委屈巴巴地说:“奶奶,其实我和他吵架了,他惹我生气了,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理他。”

奶奶一听着急得不得了:“这怎么行呢?有什么问题好好沟通,怎么能这么赌气呢?”

“好了,奶奶,我知道啦!我过两天就联系他,但是现在我要先把他晾在一边,让他反省反省。”乔笺靠着奶奶撒娇,奶奶身上的味道令人心安。奶奶笑着用手来摸乔笺的脸,她的手上长满了老茧,有些粗糙,但乔笺却觉得很有安全感。

吃完甜酒酿蛋,乔笺回房拿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张琳琳的微信——

“乔笺,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后面跟着一大串感叹号,又发了一串“对不起”的表情包。

张琳琳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简直莫名其妙, 乔笺给她回了个问号,可是张琳琳一直没再回复信息。

下午的时候,奶奶要给乔笺熏腊肉。整块猪肉用细细的棕榈叶串起来,再将棕榈叶打结,挂在事先准备的架子上,下面烧了一些木柴。乔笺陪着奶奶坐在厨房的灶火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过了一会儿,听见有人敲门,乔笺还以为是附近的邻居来串门,便跑过去打开院门,入目的是考究的黑色手工皮鞋,笔直的灰色西装裤垂至脚踝,上身是同色西装,里面配着白衬衫,西装外面套着蓝灰色格纹大衣。

“喬笺。”声音轻轻浅浅,似风刮过乌桕树。

乔笺完全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宋然声!看到宋然声,乔笺的笑意完完全全地僵在脸上,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的就是那个狼狈不堪的夜晚——他让她知道宋立声向别人求婚,以及他突然的告白和他霸道的吻。

她还记得那唇齿相依的感觉。

乔笺反应过来之后,下意识地去关门,可是宋然声反应更快,急急地伸出一只手撑住门。乔笺为了不让他推开门,两只手抵住门,半边身子都靠在了门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脸上带上了不正常的绯红。她透过那条窄窄的门缝看他,低声吼问道:“宋然声,你怎么会来这里?”

相对于乔笺的费劲,宋然声显得轻松极了,看着乔笺微红的脸颊,他的心情莫名地好,像跟着她闹着玩儿似的,嘴唇不自觉地勾起,他说:“我当然是来找你的!”

乔笺瞪了他一眼。

两人正较着劲,奶奶从厨房走了出来:“乔乔,是谁啊?”看到乔笺的动作,又透过缝隙看到外面似乎站着一个人,奶奶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不让人进来?”

奶奶边说边走过来将门打开。

乔笺犹豫着,不知道如何跟奶奶解释。

宋然声这时候整个人站得笔直,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连下巴都绷得紧紧的,显得下颌线更是流畅,乔笺突然被他这个样子弄得有些发愣。

四目相对,奶奶有些疑惑地望着他问:“你是……?”

“奶奶,您好!”宋然声朝乔笺的奶奶问候道,语气恭敬。

奶奶看了看门口的陌生男子,又回头看了看乔笺的神色,两厢打量,终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色,脸上露出喜不自胜的表情:“哎,乖孩子!乔乔,赶紧让人进来啊!”

“奶奶?”这下子轮到乔笺疑惑了。

“乔乔,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任性呢?和男朋友闹脾气了,坐下来好好说嘛!”奶奶冲着她摇摇头,然后向宋然声走去,高兴地拉着他道,“来,快跟奶奶进屋吧。”

这误会可大了!事实证明真的不能撒谎,早上她就随便编了一个谎言,没有想到下午宋然声就来找她,还让奶奶误会了。

“奶奶,他不……”乔笺正想解释,却被宋然声抢先道:“奶奶,是我的错,我不该惹乔乔生气的。”

乔笺第一次知道宋然声竟然这么会演戏,他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微微低着头,眼神里竟然有些许的委屈,好像是乔笺在无理取闹,而他在无条件妥协一样。

“谁跟他……”乔笺话还没说完,奶奶就不赞同地看了乔笺一眼,把宋然声领进了屋。

奶奶和宋然声走在前面,宋然声微微侧过头望着她,眼里都是笑意,乔笺觉得他这是向她耀武扬威,几乎要被他气得吐血。

奶奶将宋然声领进客厅,好吃好喝地招待他,完全不给乔笺插嘴的机会。而宋然声在奶奶面前一改平常在别人面前冷傲的模样,变得谦逊有礼。乔笺赌气离开客厅,躲在厨房的灶火旁熏腊肉。

过了一会儿,奶奶来找她了:“乔乔,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然声都来找你了,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奶奶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欢你,刚开始看见奶奶,我看出他还有些紧张呢。奶奶虽然老了,但是看人是不会错的,这孩子不错。”

乔笺知道,要是这会儿跟奶奶说宋然声不是她男朋友,奶奶肯定是不会信的,所以她干脆放弃解释。她看得出奶奶是真的很高兴,如果把真相说出来,奶奶反而会很失落吧。

所以,乔笺干脆不再解释了,就当哄奶奶高兴吧。

“奶奶,我想和乔乔说几句话。”宋然声也出现在厨房门口。

“好,好啊,你们聊。”奶奶笑着走了出去。

乔笺坐在小板凳上,看都不看宋然声一眼。她旁边有一张小板凳,宋然声走了过去,坐在了那张小板凳上。两人并肩坐着,柴火偶尔响起噼啪声,空气里有着淡淡的烟火味,火光映在乔笺的脸上,明明灭灭。

半晌,宋然声终于开了口:“你在家的样子和在外面很不一样。在家里你没有任何伪装,像个任性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以前遇到的你,像是穿着盔甲的女战士,好像随时准备冲锋陷阵。”

乔笺愣住了,没有想到宋然声看得这么透彻。以前刚进娱乐圈,她一个新人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每天都提心吊胆。后来为了宋立声的事业,为了他去和不同的人周旋,所以必须穿着盔甲,戴着面具,随时准备为他冲锋陷阵。

可是在家里,她只要做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就可以了。

“乔笺,看到你这个样子真好。”他的声音低沉,像是一个人喃喃自语。

乔笺有些不自在,不想和他说这个话题,调转话锋问道:“宋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我问了张琳琳。”宋然声倒是坦诚。

乔笺恍然大悟,原来早上张琳琳发“对不起”是这个意思。这么说来,依张琳琳那个性格,肯定是对宋然声知无不言了。看灶里的火要灭掉了,乔笺将柴火往里面推了推,因为心里呕着气,力气使得有些大,一不小心从里面飞出了些小火星子,乔笺被吓得整个人往后一仰,差点儿连人带凳摔到地上。

宋然声及时用手掌撑住了她的腰:“小心点儿。”宋然声说话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她的耳畔。

这下,乔笺像只奓了毛的猫一样,“腾”地站起来:“宋先生,你身上的行头昂贵,被火星子弄到就不好了。我不知道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目的,我只希望你能尽快离开。”

宋然声坐在板凳上望着她,神色不明。厨房的光线并不好,有些昏暗,他的脸一半隐在阴影中,另一半映着燃烧的火光,火苗摇曳,他整個人显出一种神秘的美感。

说实话,如果没有先遇到宋立声,或许乔笺会对宋然声心动。他的长相、家世和能力都无可挑剔,可是偏偏她遇到宋立声比他早十几年,他和宋立声又是这样的关系,她怎么可能会对宋然声动心呢?

更何况,前不久他们还是敌对状态,虽然乔笺已经决定忘记宋立声,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对宋立声没有感情了,所以如何让她动心?

宋然声喉结微动,看着乔笺说:“你以为我想喜欢你吗?你以为我想承认对你的这段感情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并不想看到我吗?我越压抑这段感情,它就越汹涌,我能怎么办?我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让我心动的人,你叫我如何放弃?”宋然声苦笑了一声,继续说,“我对你着了魔,我甚至比自己想的还要喜欢你。是什么时候对你动心的呢?或许在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动心了。”

乔笺咬了咬唇,没有想到宋然声会和她说这么一番话,不得不承认,他这样吐露心声,她还是有些动容,可是她不能因为这个而心软。乔笺板起脸道:“宋先生,你是记性不太好吗?我好像说过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还是说,我那一个巴掌打得不够重?”

话落,宋然声就别开视线不看她,脸绷着,唇也抿得紧紧的。乔笺知道他生气了。看到自己终于气到他了,她的心情愉悦起来。

宋然声一言不发地看着灶里烧着的柴火,过了许久,他才说了一句:“乔笺,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那么想让我生气?”

乔笺正想说”是“,他突然抬起头望向她,脸上又有了玩世不恭的笑意。

他说:“乔笺,我偏不。一个巴掌换一个吻,值得。”

乔笺觉得他这句话里面有危险的含义,她下意识地拔腿就跑,可是宋然声的动作更快,他长腿一跨,长臂一捞,一把捞住她的腰。乔笺伸手推开,而宋然声的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两只手,高高地举起扣在墙上。他将她整个人都抵在墙壁上,两人胸膛抵着胸膛,鼻尖抵着鼻尖。

乔笺因为他这个动作,羞得满脸通红,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怕引得奶奶过来。这样危险的姿势,她甚至连挣扎都不敢。

乔笺压低着声音,警告道:“宋然声你可不要乱来,这可是我家。”

宋然声此刻的声音十分喑哑:“乔笺,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说完,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脖颈处,深深地呼吸她的气息。

“你浑蛋!”

第六章 步步为营

【1】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宋立声

等宋然声放开乔笺时,乔笺的脸完全红透了。实在气不过,乔笺走的时候,一脚踩在宋然声的鞋上,用尽了全力。

宋然声疼得弯下了腰。

乔笺刚走出厨房,迎面就看到了奶奶,她用盘子盛着两碗甜酒酿蛋,亏得乔笺反应快,不然整个人就撞进奶奶怀里了。

“乔乔,干什么这么急急躁躁的?”奶奶小心地护着两碗甜酒,又细细地打量了乔笺两眼,“哟,脸怎么这么红呢?”奶奶笑得见眉不见眼,“和好了吧?”

“不是,奶奶……”乔笺大窘。

“奶奶。”宋然声走了出来,这人刚刚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装得比谁都正经,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乔笺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宋然声看到她这个样子反而笑了。

奶奶将两人的小互动看在眼里,认定他们已经和好了:“想着然声没有吃过我做的甜酒酿蛋,我在楼上做了甜酒。这是乔乔最喜欢吃的,甜酒是家里酿的,然声你快尝尝。”

真气人,刚刚宋然声那样欺负她,现在奶奶还对他这么好!虽然乔笺觉得自己幼稚极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她就是想做点儿什么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她拿起一个勺子,端起其中的一只碗,将另外一只碗里面的鸡蛋全部挑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大口大口地舀着吃,似乎要将心中的羞愤一起吞下去。

“这孩子!”奶奶无奈地望着乔笺摇头,端起桌上的碗递给宋然声,“上面还有呢,乔乔有时候喜欢闹小孩子脾气。”

宋然声朝奶奶道了谢,接过她手中的碗,道:“奶奶,让她多吃点儿,她太瘦了。”突然想到那天手掌下的蝴蝶骨,他嘴角含着笑,眼神宠溺,话语里透出几分关切。乔笺又白了宋然声一眼,她觉得自己所有的不待见都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

乔笺回房给张琳琳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张琳琳就不打自招,把出卖她的事和盘托出。这个张琳琳果真不仅告诉了宋然声关于乔笺决定忘记宋立声的事情,还事无巨细地跟他说了她家里的情况。张琳琳在那边使劲地道歉:“对不起啊,乔笺,宋少突然来找我,我有点儿怕,一怕我就兜不住自己的这张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因为宋立声跟他不对盘,你干吗给他我家的地址啊?”乔笺抚额。

张琳琳说话吞吞吐吐:“其实我这样做是有私心的,我最近听到一些关于宋少的事情。”她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乔笺,我觉得圈子里关于宋少喜欢你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乔笺当然知道不是空穴来风,正主已经采取手段了。

而张琳琳还在好心地帮她分析:“你还记得赵导的那部电影吗?那部电影赵导钦点你做女主角,而女二号是宋少捧的于云清。可是我后来才听圈子里的人说,原来宋少是那部电影最大的投资商。你想想,如果宋少真的想捧于云清,完全可以让你给于云清作配,捧红她,而那个时候你经常帮着宋立声跟他作对,这样他都没有将你的女主角撤下来……还有,你没有发现于云清的眉眼有几分和你相似吗?”

自从乔笺被全网黑之后,于云清买通稿把自己炒了起来,搞笑的是,她的通稿还喜欢拉上乔笺,说她美艳更甚于乔笺,放出一些与乔笺有几分相似的对比图。观众虽然现在不待见乔笺,但对乔笺的美貌是服气的,于云清凭着这几分相似,还拉到了几个不错的资源。

电话那端,张琳琳仍在分析:“他现在又主动来问你的下落,我觉得他是真的喜欢你。宋少不错,你只要同意和他一起,你所有的困境都会迎刃而解。宋少条件这么好,你为什么不试着喜欢他?”张琳琳是真的出于好心,想借此撮合他们,可是乔笺不需要这样的好心。

在她这里,宋然声注定是铩羽而归了。

从房间里出去,远远地看见爷爷奶奶坐在宋然声的身侧,都伸长脖子望着他手中的手机,他竟然在教爷爷奶奶用微信。

“这个是视频通话,按下这个等对方接听,就可以看到他在做什么……”宋然声说得很详细,甚至还亲自演示。

“真的呀,老头子,看到你了!”奶奶惊呼声中透着兴奋。

说来惭愧,乔笺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层,想来能够这样耐心细致地对待老年人的人不会是坏人。宋然声,其实还不错,乔笺生出这样的一个认知。

说起来,其实他是受害者,他从小因为李希文的缘故而失去了母亲,而以前乔笺对他的看法实在有失偏颇。

爷爷奶奶研究微信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他们。

宋然声是打车上的山,连行李都没有带,天色渐渐黑了下去,他竟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宋先生,你还不回酒店?”乔笺试探着问宋然声。

“我今晚住这里,明天早上司机来接我。早上的飞机,年末了许多事情要忙,以后我会常陪你来的。”宋然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谁要他陪啊!刚刚生出的一點儿好感消散得无影无踪,乔笺想着法子赶他走,可是他偏偏能哄得奶奶笑得合不拢嘴,让她想赶都没有办法。

奶奶因为宋然声来,准备好好地做一桌特色菜给他尝尝。乔笺是南方人,非常嗜辣,而宋然声从小在北方长大,自然吃不了辣的。奶奶在咨询乔笺关于宋然声的口味时,乔笺却说无辣不欢。

果然,乔笺看到当宋然声吃了一口青椒炒肉时眉毛稍稍挑了一下,不知情的奶奶还一个劲儿地给宋然声夹菜,乔笺在心里憋着笑。

宋然声微微抬了抬眼皮看着她,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眼里有藏不住的幸灾乐祸。宋然声不禁有些失笑,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孩子气的表情,不用想,这顿饭肯定是乔笺故意交代过的。

他是真的不能吃辣,口味很清淡,奶奶做的菜虽然很香,可是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辣了,这种辣好像是火在口腔里面烧,贴着皮肉的每一寸跳跃。

“然声,多吃点儿啊,奶奶特意给你做的呢!”乔笺声音甜美,脸上满是笑意。

宋然声反而笑了:“好。”

宋然声的肤色白,一吃辣,额上就有细细的汗沁出,双颊都有些淡淡的红晕,更衬得肤如冠玉,而他的唇有些薄,本来唇色有些淡,此刻因为吃辣,唇色变得绯红,就像涂了一种独特的口红。

乔笺视线落到了他的唇上,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匆匆移开。

桌上有一个小碟子,盛着的是一块块腐乳,也是奶奶亲手做的,上面裹满了姜丝和辣椒酱,那是乔笺的最爱。

乔笺夹了一块到碗里,尝了一口,是真的辣。因为要腌制,怕豆腐在腌制的过程中腐烂,所以才裹了许多香辛料,经过那么长的时间,都入味了。

乔笺辣得都直吐舌头,粉红色的小舌一伸一伸的,像只小狗。奶奶连忙给她递过来一杯水,她仰头喝了一大口,眼泪都要辣出来了。

放下杯子才發现宋然声在看着她,他眼里有浅浅的笑意。乔笺不怀好意地说:“然声,你是不是也想尝一尝啊?”也不等宋然声回答,她径直就夹了一块腐乳要他吃,“喏。”

宋然声看了她一眼,而乔笺挑了挑眉,眼里有隐隐的挑衅。两人就这样视线相接,宋然声半晌都没有动作。当乔笺以为他肯定不会来接招的时候,宋然声却动了动身子坐到乔笺的对面,身子稍微前倾了一些,头一低,就着她的筷子,张嘴接住了那块腐乳,将那块腐乳全部含入嘴中。

那是她的筷子!乔笺眼神微动,匆匆收回了手。

“哎呀,不要吃那么多,很辣的,快吐出来。”奶奶看到宋然声吃了整整一大块,急急地开口,又给宋然声倒来了水,而宋然声只是朝奶奶摆了摆手,细细地将口中的食物咀嚼。

乔笺自然知道有多辣,没有想到他竟然吃得这样面不改色,甚至好像是甘之如饴。过了一会儿,乔笺看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应该是咽了下去。

他自然不会像乔笺一样没有形象地吐着舌头,他只是喝了一杯水,甚至还朝乔笺勾了勾唇,薄唇的绯色更甚,眼里隐约有被辣出的眼泪。

乔笺觉得不可思议,他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他还是在那里装作若无其事。她埋头吃饭,过了一会儿才惊觉这筷子是宋然声含过的。她抬头朝他望去,果然,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吃过饭,乔笺将宋然声喊出来散步,说是饭后消食。

晚上的山里很安静,路上都铺着青石板,皮鞋踩在上面,发出“笃笃”的声音。难得有月亮,冬天的月亮要更冷清一些,不像夏夜月色如水温柔。

并肩走在青石板上,两人好久都没有说话,还是乔笺先开的口:“宋然声,你究竟想怎样呢?”

宋然声停了下来,乔笺也站定,他说:“乔笺,我喜欢你。”

乔笺握紧手指:“其实,你第一次说的时候我并不相信,但现在我相信了……可是,宋然声,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月色还不错,借着月光,乔笺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的眉眼。他的眉眼同宋立声长得很像,都像他们的父亲,双眼皮的褶皱很深,眼睛极黑。宋立声的眼睛像是清澈的河,垂着眼睛显得有些无辜;而宋然声的眼睛像是夜色下的海,形状也较长,看人的时候无端地显得有些风流。

“我喜欢宋立声那么多年,虽然现在决定忘记他,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过多久才能忘记他,或许几年,或许一辈子,只是我不想再跟他扯上任何干系了。”乔笺叹了一口气。

宋然声望着她,声音低沉地道:“所以,你宁愿就这样退出娱乐圈?乔笺,你这样太懦弱了。如果你真的要离开娱乐圈,我希望是在你功成的时候身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声名狼藉的时候。发生那件事我也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我会把一切都解决好,你只需要回来就可以了。”

如果以前不是因为宋立声而跟他对立,听到这番话,她一定会对他动心的。不是不感动,可惜有些东西已经先入为主了。

宋然声的视线太过灼人,乔笺装作若无其事地别开目光:“宋然声,你这是何必呢?”

“乔笺,其实我现在心里很嫉妒,但是我相信你今后的人生都是属于我的。往后余生,数十年的光阴,我都会陪着你,不会再有宋立声。这段时间,我先允许你逃避我。”

上市预告:宋然声的强势告白,让乔笺无处可逃,避无可避。一边是自小喜欢的“竹马”,一边是突然从天而降的商业巨子,到底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呢?飞言情工作室年度巨献《声入我心》,邀你准时观看后续详情!

所有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链接:声入我心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