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王源最近常有一个感受:18岁以后的时间都过得好快,快得像是一步就迈了过来。但是细细想来,成年后近两载的光阴,确实很忙碌,走过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人和事。如果一定要从这些回忆里抽取...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谷川俊太郎 高伟健我曾思考过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有一些是一开始就不着边际的,开始思考后也难以梳理出什么条理,最终还是不着边际。这种时候,自己一个人想破脑袋也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和...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沈嘉柯读大学时,我最害怕上体育课,两节课折腾下来,大部分学生半死不活。当年的体育课是分门类的,20多个门类都及格了才算过关。踢毽子、打拳、游泳、投篮、跳远,我都不怕,其中双手倒立...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刘继荣那天,我回去得略早,在楼道里就听见儿子的声音:“家长真难教育,当孩子就得有耐心啊!”我捏着钥匙,瞠目结舌。听声音,他是在跟同学通电话:“等父皇和母后老了,有了逆反心理就更难引...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立山在人们的想象中,图书编辑的工作是什么样的?每天看看书、改改错别字,在咖啡馆里谈笑风生?像《天才捕手》里的麦克斯·珀金斯一样挖掘培养出世界级的文学大家?或者像《重版出来!》里的...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爱德华·威尔逊 杨玉龄或许,一般大众想象中的自然野地已不复存在;或许过不了多久,每一平方千米的土地都将被人类的脚步踏过。据我所知,亚马孙河源头、新几内亚高地以及南极洲大陆,现在已全...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和菜头刚开始写作的人,最常见的问题都一样:极端在意文笔。这样的做法当真很糟糕。在开始写作的时候,最困难的事情是完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但是,许多人大概觉得这个难度还不够,还要自己额...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看理想》编辑部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我们快要被不断包抄而来的影视改编宠坏了。比如,先看完电视剧或者电影,再掉头回去看文字的时候,角色是带脸的,对话是有声的,情节是在脑内不断...

9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某人從自己的小屋出发,向北走了10千米,又向西走了10千米,最后向南走了10千米,结果刚好回到自己的小屋,请问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答案见下期)上期答案:(1)F。其他4个字母都具有对称...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赵静电视剧《十六岁的花季》播出时,我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学生,用仰视的目光看剧里那些浑身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少男少女,还有那位善解人意的班主任,心里满是羡慕。同时,我对我的十六岁也...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依江宁白噪声治好了他的失眠声谷的老家在广西桂林,小时候他住在乡下,院子里种着很多花,旁边还有一大片竹林。春天的时候,他可以听到蜜蜂在花丛中穿梭时发出的嗡嗡声;夏天时,知了和青蛙的...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杨澜“他創立了大名鼎鼎的网络支付平台贝宝(PayPal),31岁成为亿万富翁,10年时间制造出世界上价格最低的运载火箭,开辟私人探索太空时代,同时制造出第一辆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电动汽车,新...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20岁的时候,我上大学三年级。如果让我形容那时候的状态,那就是“疲于奔命”。大学三年级阶段的阿拉伯语学习越来越辛苦,不仅语法难度升级,也有越来越多的单词和课文要背。而那时的我除了学...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孟大明白有没有发现,青春片、校园剧留给我们最深的印象就是:学生都是活在夏天里的。从《奋斗》《蓝色大门》《老房有喜》《红苹果乐园》《十七岁不哭》《我在垦丁天气晴》到《海洋馆的约会...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马鹿当人类成了入侵者科幻电影大多讲的是地球被外星人侵略的故事,比如《独立日》《世界之战》等,而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却打破了这一惯例。《阿凡达》的背景设置是将人类放置在一个科技...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江雪五颜六色的声音我们已经知道,人眼看到的颜色其实是可见光。光是一种电磁波,人眼可见光的波长在380纳米~780纳米,可以刺激人眼产生电信号,最终由大脑“翻译”成颜色。频率低的光波被“翻...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于紫月宇宙是由什么構成的?千百年来科学家一直在寻找答案。行星、恒星、星系等为人们所熟悉,然而,宇宙中还有许多罕见且令人叹为观止的结构。近日,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利用宇宙三维地图,发...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向长河在著名的魔幻小说“哈利·波特”系列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堪称魔法世界里的“顶级名校”。为圆名校梦,众多少男少女汇聚在伦敦市中心的国王十字车站,当他们手推行李车走进“九又四分之三站...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马小玲一天,我的大学同学亚当跟我在网上闲聊,抱怨由于超市断货,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吃到自己最爱的薯片了,转而问我是不是也遭遇了同样的状况。我当即表示:“不是哟,我常网购的网店由于是...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陶雨晴猎豹奔腾一般的猫科动物,会静静潜伏在树木、草丛中,缓慢地匍匐前进,直到猎物近在咫尺时,才全力发动扑击。猎豹却在一二百米外起跑,冲向非洲草原上速度第二的瞪羚,以100千米的直线...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叶克飞德國是一个没有流浪狗的国家——请注意,是“没有流浪狗”,不是“号称没有流浪狗”。德国人并未以此自我标榜,但他们神奇地做到了。流浪狗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即使在德国的近邻法国,...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科迪·卡西迪 保罗·多赫蒂 王思明去金星上度假,并不像降落到木星上那样肯定会死,但是会有很大不同。从外太空降落到金星的大气层里,这个过程应该是比较愉快的。它的重力类似于地球上的重力...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张辉食欲是对食物的强烈感官欲望,而对食物的欲望并不单纯由饥饿引起。那么,在并非饥饿的情况下,为什么面对美食人们还是难以抗拒?科学家认为,这不能怪我们太贪吃,而是与大脑机制有关。...

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1期

皮特·宾利 韩睿尽管如今的人工智能已经相当先进了,但它们还是无法主动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许它们能回答“你是不是计算机”“你是什么”之类的问题,然而它们的回答只是人们预先设定好的答...

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