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岸见一郎 邓超那是发生在我去北海道时的事情。清晨去散步时,我察觉到树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仔细一看,原来是松鼠。松鼠有一個习惯,一旦发现橡实,就会到处挖洞,把它们埋起来。但松鼠会忘...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凯蒂·兰登 陈荣生那是在我读高二的时候。我忘了是哪家影院了,也忘了是哪部电影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爸爸那天所做的事。一群人在排隊,等着买票。我本能地寻找着队伍的后面,然后朝那个方向...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叶红从我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一棵高高的芙蓉树。烟树参差的春日里,花红点点,煞是好看。它牵动着我的灵感,照耀着我的文思,久而久之,我竟视这位隔窗而立的“邻居”为知己了。可是,有一...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何帆编假话比讲实话更费劲请你做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写出一组长长的随机数字序列。比如,你可以每次从0~9这10个数字中任意选一个数。所谓的随机,就是指每个数字出现的概率应该都相等,而且...

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刘同一有个同事因为热爱电影,所以进入光线传媒做了字幕翻译,把中文字幕翻译成英文发行到海外。因为她英文真的不错,脑子又好使,所以就一边翻译一边帮同事对接海外发行业务。后来,负责海...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许荣哲什么样的故事不易被遗忘?答案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举个例子,澳大利亚拍了一则关于交通安全的电视广告:在马路上,记者随机抓了一个路人采访,问了他几个问题。特别提醒一下,...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Fanny Fan36岁的我常常被20多岁的女孩追问中年困惑,我想了一下还真没有。于是,在反思自己为何如此幸运地没有自我认同危机时,我突然发现这一篇章已经在13岁时经历了。那是1998年3月底,13...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母亲口中的神话我们从一开始就试图从中国古老的神话故事中,去寻找这个民族隐藏的对生命价值的一些期望。我的这一部分是在童年时母亲给我建立起来的。当时,台湾的经济条件不好,生活也很艰...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今世未央1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家的孩子不同。别人家的孩子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外面玩,而我不行,稍微剧烈的运动我都不能做。进医院打针、输液于我而言是家常便饭,我熟悉医院里消毒水的味...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理查德·泰普勒 傅婧瑛我记得工作中的一次团队讨论,我们本来要进行头脑风暴,让员工产生自己被重视的感觉。头脑风暴的意义在于接纳所有的想法,不做负面评判。可团队中的一个成员几乎对每一...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甲、乙兩位诗人很久没有见面了。一天,他们在路上相遇,于是两人站在路边谈了起来。甲得意扬扬地说:“我把今年的两个大喜讯告诉你:一是我结婚了;二是我的诗很受欢迎,在咱们没见面的这段时...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杜泱霆自从二姨在乡下养了两只鸡后,我们家的剩菜剩饭就全归外婆管理了。她每天总是把这些剩菜剩饭仔细打包,夏天时害怕坏掉,甚至还会放进冰箱,等二姨路过我家时,再像什么宝贝似的递给二...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王玉柱我曾是个“借口大王”,只要自己做不好的事情就会找借口。小时候,村里的孩子自成阵营,分为两派:上半庄一派,下半庄一派 。平时,大家都找各自阵营的孩子玩,上学时也是各自阵营内的孩...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茅冠隽在越来越多的景观设计强调航拍、宏观、大尺度的时候,29岁的周晴烽却反其道而行之,在镜头前装上放大镜,专注于拍摄一种常被忽视的生命——菌物。在她的延时摄影镜头里,各种各样的真菌...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李如雪 徐林枫我叫李如雪,是“云山保护”工作人员。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寻找猿粪。寻找“缘分”?听起来是不是很浪漫?其实是寻找长臂猿的粪便。大二时,和师长一起在森林里偶遇长臂猿的经历,让...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冬瓜面包树今年夏天,网剧《隐秘的角落》大火,不少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又嫌剧情不够“黑暗”,便找来原著《坏小孩》细读。看完原著后,不少网友不仅佩服紫金陈的逻辑,更惊诧于其文笔:“叶驰...

9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韦娜有一个朋友多次考研未果,又失恋,她很伤心,问我怎样减轻痛苦。其实,人在特别痛苦、迷茫的时候,是看不到所拥有的东西的,更难相信自己一直是幸运的。电影《寻梦环游记》告诉我们,死...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盐野七生 田建国 田建华 田卫华意大利人为什么那么热爱足球?有一个日本人问我,意大利踢足球的人有多少,我说有5000万。于是他又问意大利有多少人口,我又说有5000万。他忍不住大笑起来。我...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Sora2019年10月,破冰船“极星”号被困在北冰洋中部的厚海冰中,这是茫茫“空无”中的唯一地标。另一艘破冰船“阿卡德米克·费多罗夫”号,带着大量的物资和人员慢慢靠近“极星”号。科学家和船员们在...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未铭吃雪绝对是许多人的童年趣事之一,小时候傻乎乎的,什么都吃,就连地上的石头也想捡起来尝尝。赶上冬天下雪,漫天白色看着就像奶油冰激凌,总忍不住想抓一把尝尝。大人都说雪太脏不能吃...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蝌蚪君提到鸡,你会想到什么?三杯鸡、辣子鸡、肯德基……其实,鸡的价值可不仅仅体现在餐桌上。不信,一起来看看吧。两脚生物试管2004年,科学家绘制出了家鸡的基因图谱,发现家鸡的遗传基因...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黄春青密码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战争中常被用于传递情报。破译敌方的密码,有时会成为克敌制胜的关键。最古老的密码——恺撒密码在密码世界,有一个简单又广为人知的成员,叫“恺撒密码”,又叫“恺...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李相僖 尹信荣 陈建安你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会冒出一些奇怪的疑问: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为什么会腰疼?为什么可以喝牛奶?为什么爱吃肉?为什么岁数越大,感觉脑子越不好...

8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3期

塔塔有种开玩笑的说法:是懒人推动了科技的发展,因为懒人的存在,各种越来越便利的发明才应运而生。虽然没有人会把这样的说法当真,但有些“懒人科技”确实创意十足。面包碗英国一家食品公司...

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