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20年1期

杨宙2019年·秋长排的物理楼坐落在玛珈山上,如一座信号塔俯视着远处碧蓝的渤海,好多条爬坡山路蜿蜒通向这里,初秋里行人气喘吁吁。已经是暑假末了,午后的山上空旷无人,太阳把地面烤得发烫...

45 0
读者 2020年1期

艾江涛在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7天后,据瑞典媒体报道,95岁的著名汉学家、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于当地时间10月17日去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马悦然,这个来自瑞典的老头儿,以瑞典学院有资格...

51 0
读者 2020年1期

李桂廖智和女儿。尹夕远摄从暗处一步步走向舞台,廖智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红色高跟鞋。细长的鞋跟踩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声响。鞋里是一小块硅胶材质的、肤色的“脚背”,“脚背”往上是两...

48 0
读者 2020年1期

毕飞宇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总之,那一天我得到了一碗汤圆。但我们乡下人要土气一些,把汤圆叫作“圆子”。我的碗里一共有4个圆子,后来,有几个大人又给了我一些,我把它们吃光了。以我当时...

47 0
读者 2020年1期

陈思呈写到韭菜的诗浩如烟海,最让人感怀的是那首《赠卫八处士》。在微信时代,我们很少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机会了,但这几年参加同学会,也常常发出这样的感慨:“少壮能几时,鬓发...

42 0
读者 2020年1期

祝勇苏东坡是一个容易感伤的人,也是一个善于发现快乐的人。当个人命运的悲剧浩大沉重地降临,他就用无数散碎而具体的快乐把它化于无形。这是苏东坡一生最大的功力所在。一北宋的官场,比赣...

44 0
读者 2020年1期

张爽“很快你就82岁了。身高缩短了6厘米,体重只有45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地美丽、优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58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越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茫,只有...

44 0
读者 2020年1期

毛利开车到机场门口,跟往常不一样,我特地从车上下来,从安全座椅上抱下儿子。他爸爸在后边提行李箱,他们准备出发,开始一次为期半个月的回乡旅行。亲完小孩,我下意识地跟他说了一句:“...

48 0
读者 2020年1期

心有靈犀的爱情与独自支配的财富。——最幸福的两件事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穿越时空;“脑洞”不够,平行宇宙。——听上去“高大上”,关键是懂的人少我更喜欢追科学巨星。——在第二届世界顶...

38 0
读者 2020年1期

潘向黎墨鼠。齐白石水墨我曾看過一篇文章,说在“二战”期间,一群流浪汉保护了原本计划被炸毁的科隆大教堂。我最初以为是夸大其词,结果是真的。当时,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每天晚上栖身于...

40 0
读者 2020年1期

这是一张正方形的纸板,在纸板偏离中心的位置上有一个洞(如右图所示)。将这张纸板剪成两部分,并且将这两部分重新排列,就能把这个洞移到正方形中心的位置上。你知道怎么做吗?(答案見下...

41 0
读者 2020年1期

宿亮数夜前,我在北京的一家饭馆吃饭。服务员递过一本厚厚的菜单,每一页都有两张A4纸那么大,随便翻开一页,我被吓了一跳。整整半页纸都是一幅猪头的照片,焦点是巨大的猪鼻。登时,我的食...

39 0
读者 2020年1期

蒋丰初来日本生活的外国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到行动上的拘束,仿佛自己干什么都是错的,不经意就会违反日本社会无形的规矩。与大喊“自由”的美国截然相反,日本社会到处都是条条框框,甚至连日本...

43 0
读者 2020年1期

段宇宏马耳他素有“地中海心脏”的美誉。很多中国人兴许在地图上都无法将这个岛国找出来,它的面积仅有300多平方千米,弹丸之地却承载着非常厚重的人文历史。每当我阅读马耳他历史之际,总忍不...

39 0
读者 2020年1期

袁越地球生命属于碳基生命,碳无疑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元素。那么,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呢?如此重要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准确答案,只有一个估算。大约10年前,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的1000多名地质科...

43 0
读者 2020年1期

铁凝我坐在窗前看窗外的窗,窗外的窗子静静地看我。在白夜里我才知道,我看世界时,世界也在看我。奥斯陆的白夜银白银白。夜最深时也能辨清对面窗内窗帘的颜色。那亚麻色的窗帘从不拉严,我...

40 0
读者 2020年1期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她像一阵旋风似的从门口冲了进来。“我的衣服送来了吗?”“没送来,小姐。”使女答道,“我也不大相信今天这衣服还会送来。”“当然不会送来了。我知道这个懒家伙。”她嚷道,...

38 0
读者 2020年1期

何大草我书房的窗户朝西,雨后天晴,能望见50公里外的青城山。峨眉、青城,是蜀中两座名山,一座大而秀,一座小而幽。大,是山体的巨大、嵯峨,也是言其盛名远播。但凡到四川的游客,有两处...

42 0
读者 2020年1期

〔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我一个人住在贝尔格拉诺街一幢楼房的5楼。几个月前的一天傍晚,我听到门上有剥啄声。我开了门,进来的是一个陌生人。他身材高大,面目模糊不清。也许是我近...

45 0
读者 2020年1期

〔巴勒斯坦〕马哈茂德·达尔维什假如一定要有一轮月亮就让它做一轮庇护情人的满月弯弯新月只是一根隐匿的琴弦藏身于上一把吉他的苦痛里假如一定要有一个家园就让它足够宽敞,能看见金丝雀,还...

42 0
读者 2020年1期

妙在简淡陈迅看清代画家恽南田的画,觉得妙,却不知妙在何处。一天,闲来翻书,见《南田画跋》里,清楚地写着四个“妙在”,即:“妙在平淡,而奇不能过也;妙在浅近,而远不能过也;妙在一水一石...

45 0
读者 2020年1期

〔匈牙利〕马洛伊·山多尔與心灵共生,与另一种更神秘、更隐匿,比世界之潮的涌动更难以捉摸的生活节奏保持和谐。人的心脏伴随着律动的节奏,每分钟搏动80下。不要像马拉松运动员一样生活,要...

44 0
读者 2020年1期

刘墉海明威曾经说过,庞德是真正教他“如何写作和如何不写的人”。“如何写作”好比教我们如何获得一样东西;“如何不写”则是当我们已经获得后,教我们怎样将不必要的东西放弃。前者容易,后者就...

42 0
读者 2020年1期

阮义忠那天,在地铁永宁站的入口处,我看到一个牵着导盲犬的盲女,好奇心大起。此处线路复杂,要爬好几处楼梯,拐好几个弯才能抵达月台,普通人都有可能转迷糊,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人,到底...

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