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20年18期

李少威有人曾在读了海子的诗歌《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后,突然问道:“为什么姐姐在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结构里有那么重要的位置?”这是一个好问题。确实,除了母亲、父亲,姐姐是最常出现在抒...

44 0
读者 2020年18期

〔日〕中村恒子在心理咨询工作中,经常会碰到人们抱有这样的烦恼: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工作没有价值,得不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与同事关系不和……原因各不相同,总之大家都感觉很痛苦。不过...

40 0
读者 2020年18期

谭保罗在全国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议,男性60岁和女性55岁的退休年龄已经不适合我国国情。我国人口正在老龄化,这将导致巨大的人力资源浪费。这种观点我是支持的,因为退休人口的基数实在...

34 0
读者 2020年18期

徐菁菁婚姻升级的代价1987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工作的陈一筠启程前往加州大学社会学系学习。这次出国,陈一筠是奔着全新的领域去的。老师费孝通建议她进入婚姻家庭的研究领域。...

34 0
读者 2020年18期

黄灯2005年,我博士毕业后,入职南方一所极为普通的二本院校——广东F学院,当了一名教师。在大众化教育时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其中只有少数人能进入重点大学,更多的...

45 0
读者 2020年18期

谭山山阿根廷动画短片《雇佣人生》描绘了一个人人皆是工具人的世界:清晨7点15分,闹铃大作,伴随着一声叹息,主人公起床,开始千篇一律的一天。他家里的灯、镜子、桌椅、衣帽架,通勤路上...

51 0